有形的東西會留下來,但不是留下財產

葬禮是送走活在世上的人的最後場所。那裡有許多人的想念,還有層層疊疊的人生戲碼。在那麼多的葬禮裡,有兩個葬禮至今仍留在我的心裡。
  • 書摘
  • 2017-05-18
  • 瀏覽數2,572

留在心裡的兩個葬禮

我做為僧侶,到目前為止已經執行了無數葬禮的工作。在那麼多的葬禮裡,有兩個葬禮至今仍留在我的心裡。

那是A先生和B先生的葬禮。兩位都是享壽七十歲以上,活得非常認真的人,我想談談這兩位先生的事情。

A先生一家人的生活非常富足。A先生自知名的大學畢業後,就進入所謂的大企業工作,並且很快就得到升遷的機會,一路往上爬,最後還當上了董事。

偶爾,我也會看到A先生來廟裡掃墓。他即使在退休之後,仍然穿著整齊的西服,顯得非常有氣派,讓人印象深刻。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一個有社會地位,也有很多財產的人。

A先生去世後,夫人對我說:「外子在社會上有相當高的地位,所以大概會有很多人來參加靈前守夜。我想應該不下於三百個人吧!麻煩您準備招待三百個人的食物。」

準備三百個人的靈前守夜食物,那可是一件大事。既然是這麼大的葬禮,寺廟裡的所有人手,都參與了準備的工作。

到了靈前守夜那一天,來訪的人數比預期的少很多,到了進行靈前守夜的儀式時,參與的人數大約在一百位左右,但很多人燒完香就回去了。

寬敞的靈前守夜會場空蕩蕩的,冷清得令人不勝唏噓。

來參加葬禮的人們,都穿著合適的西服,看起來都是有社會地位的人。但是,他們沒有人發表對故人的思念之詞。

 

要如何留下自己活過的證明

另一位B先生。B先生是地方小工廠的經營者,高中畢業後就繼承父親的事業,非常勤奮地工作著。

B先生來廟裡掃墓、參拜時,總是穿著全身油汙的工作服,應該是在工作中抽空來掃墓的吧!他總是笑笑地和我打招呼。

小工廠可能真的經營不易吧!B先生的兒子不想繼承,所以大學畢業後就去上班B先生本人好像也決定了,要在他這一代結束工廠的經營。

B先生忙到連去醫院的時間也沒有,他的生命結束得很突然。太太和兒子為了安排葬禮的事情,到廟裡找我。

「家父只是小工廠的經營者,會來參加葬禮的人很有限,所以靈前守夜的食物只要準備二十份,應該就足夠了。舉行儀式的場地也不需要大,小場地就可以了。」B先生的兒子如此對我說。

「我家一直沒有錢,因為有獎學金,所以我才能去讀大學。那樣的工廠根本不能賺錢,不明白家父為什麼堅持要繼續經營那個工廠。老實說,我真的一點也不能理解。」

出乎太太與兒子預料的是,雖然下著雨,卻有很多人為B先生來廟裡,到了深夜,來的人也都沒有離去,大家一邊喝酒,一邊聊著B先生的事,回憶B先生生前的種種。會場裡坐不下了,還有人站在寒冬中掉眼淚。

只看葬禮上的情形不能解釋一個人的一生。我只是因為替他們辦理了葬禮,所以對人類應該留下什麼產生了一些想法。想證明自己曾經活著,是誰都會有的願望,或許也是人的本能。

每個人都想留下什麼,然而應該留下來的,絕對不是有形的東西。我認為「心」才是一個人應該留下來的財產。

要用什麼樣的形式來證明自己曾經存在呢?等到快死了才來想這個問題,那或許就太晚了。應該在還年輕的時候,就開始認真地思考這個問題,那樣才能建立自己人生的路標。不是嗎?
Copyright © 2016 SHUNMYO MASUNO, All rights reserved.

 

摘自 枡野俊明《不為錢煩惱的老後》/遠流出版

 

 

Photo: ajari,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