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究竟是什麼?我只希望,能彼此相伴到老

婚姻是彼此的心甘情願?還是彼此不得已的責任?是彼此的承諾?還是彼此的約束?是彼此的依靠?還是彼此的負擔?是彼此的親情?還是彼此的愛情?

文/陳安儀


有一次上《新聞挖挖哇》,于美人說了一句話,我覺得挺生動:「哪一段婚姻,不是縫縫補補的呢?」

我心中暗暗接上一句:「更多的婚姻,都是千瘡百孔呀!」

算一算,我結婚已經二十年,要邁入第二十一個年頭了。在這其中,我們吵過架、打過架;吵外遇、鬧離婚;有甜蜜思念、也有苦澀委屈;生下了小孩、也拿過小孩……這樣的酸甜苦辣,倒也過了這麼些年。

婚姻到底是什麼?我經常問自己。

 

幸福的一對,也是吵吵鬧鬧的

我看到過、參與過的婚姻,其實只有我父母的。在我心目中,我爸爸媽媽可以算是幸福的一對。雖然爸爸脾氣暴躁,每次一發起脾氣來總是大吼小叫,讓我們覺得媽媽很可憐;但是,爸爸的脾氣來得快、去得快,每次吵架的隔天,總會看到爸爸在家扮小丑,嘻皮笑臉的討媽媽歡心。也因此,他們的吵架經常像是一齣齣鬧劇。

大概在我小一的年紀吧!有一次他們吵架,我媽一邊哭一邊在房間整理行李,說要帶我去台北。正當我哭哭啼啼的跟在媽媽後面,眼看著媽媽提著行李箱要走出大門時,那個坐在客廳裡看書、沉默的老爸,忽然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攔在媽媽前面,身高比媽媽高二十幾公分的爸爸,不知道什麼時候,左手已經拿好釘鎚、右手拿著釘子,雙手一伸、越過了媽媽的頭頂,把我家的大門「砰砰砰」的釘了起來!

矮小的我躲在門下,愣了半晌,然後破涕為笑。雖然我搞不清楚他們為什麼吵架,但我覺得爸爸真是厲害,他把門釘起來媽媽就走不了了!他怎麼想得到這一招呢?我媽媽也是一臉的驚愕,然後在門前忍不住就笑起來了。

長大之後,我跟媽媽經常閒聊,有時候,她會跟我抱怨,父親又胡亂發脾氣,氣得她很想在外面買一個小套房,老了之後一個人搬出去住。可是,當兩個人一起出去看表演、爸爸牽著她的手陪她在社區裡面一圈又一圈的散步時,媽媽又會帶著像小女孩崇拜偶像一樣的神情對我說:「妳爸除了脾氣壞,什麼都好!他很有骨氣、很聰明、又有學問,以前追我的男人,沒有一個比得上妳爸爸!」

爸爸媽媽吵吵好好的度過了三十多年的婚姻生活,媽媽在五十五歲那年病逝。

媽媽過世之前,在醫院住了將近半年時間。那段時間,我親眼見到,爸爸每天下班後就直接到醫院,親手餵媽媽吃飯、更衣、按摩、如廁、餵藥,兩百多個日子,沒有一天間斷。

媽媽過世之後,爸爸買了一對骨灰罈,每天在家裡整理媽媽生前的遺物。我們把桃園的大房子賣了,爸爸扛了好幾麻袋的遺物回來,他把媽媽手寫的每一張紙條、照片,用本子一本一本的貼起來。

 

反覆的思索,卻沒有答案

婚姻到底是什麼?結婚後的每一年,我都不停的在問自己。

婚姻到底是為了製造出兩個像我們的小孩?還是為了要一起存錢買房子?

婚姻是因為相愛的兩個人想要一輩子在一起?還是只是因為怕老了之後沒有人照顧自己?保障彼此合法安全的性愛?還是下班之後有一個家?

婚姻是彼此的心甘情願?還是彼此不得已的責任?是彼此的承諾?還是彼此的約束?是彼此的依靠?還是彼此的負擔?是彼此的親情?還是彼此的愛情?

即使到現在,我一直都想不太出答案。

有一次我在《國光幫幫忙》形容,婚姻就是兩個走在鋼索上的男女,必須要有危險的恐怖平衡,才能繼續下去。狄鶯對此非常不以為然,她認為老公的愛就是婚姻必要存在的全部。我反駁她:「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一輩子只愛一個人,除非那個人很短命。」

我不認為婚姻裡應該沒有任何的誘惑、犯錯,我也不認為婚姻裡應該沒有任何的失望、苦澀。要維持婚姻最簡單、也最重要的是:兩個人都想要維持這段婚姻。

 

時間過去,想不起對方的好處

無論是婆媳不和也好、外遇緋聞也罷,打架動粗、或是沒有子嗣,讓婚姻不能持續下去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其中一方不再想要這段婚姻,否則都還可以持續下去。

只是,結婚十多年了,妳偶爾會想不起對方的好處,只覺得他現在缺點一籮筐。

妳忘了,現在被妳嫌棄的他的父母,正是調教出妳當初愛戀男人的推手。

妳忘了,現在被妳討厭的他的沉默,正是當年吸引妳的穩重。

妳忘了,現在被妳抱怨的他的冷漠,正是因為妳的不在意。

你也忘了,現在被你嫌棄的她的多話,正是當年吸引你的熱情。

你也忘了,現在她的樣子邋遢,正是因為她為你養兒育女。

你別忘了,現在她雖不復從前的浪漫,但卻是你最忠實的伴侶。

我還是不懂婚姻的真諦。

但是,我還是希望在我又病又醜又老又臭的時候,有一個人願意,牽著我的手。就像,我爸爸對我媽媽那樣。

摘自 陳安儀《致婚姻中狂翻白眼的時刻》/野人文化


Photo:Chilanga Cement,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