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開平餐飲學校:千人大校教改成功的典範

教育通常立即想改變學生的當下外顯行為,也就是「管學生頭皮外的事」,但教育應該是要「多管學生頭皮內的事」,就是說,少去干預學生當下的外顯行為,多花時間去讓學生符應而入社會認同的價值觀中。
  • 書摘
  • 2016-11-24
  • 瀏覽數5,767

文│果哲

轟轟烈烈的教育革命

二000年前後,開平學校正醞釀爆發一場劃時代的教育革命,夏惠汶校長著手進行校內全面革命,首先就挑戰了所有老師的改革意願。

當時的老師必須思考決定是否願意參與這場歷史性的革命,「這是一個革命團體,要拋頭顱、灑熱血的,每個人我都講過類似的話,在這邊是沒有好日子過的喔!」夏惠汶要找的老師,是真正願意獻身教育工作的人,「不要期待我跟惡質的社會現況妥協⋯⋯不想追求理想的人,就不要留在開平,那對大家都是痛苦的。」

使命感!是當時老師們決定留下來的共同原因,」經歷過開平新舊兩個時期的張家聲老師,回憶起十多年前的往事:「那時候,老師們傍晚在學校開完會,晚上回家吃個飯,就又跑到同事家繼續討論。」回憶往日的革命情感,家聲眼中閃起亮光,「有時就討論整個通宵」,直到東方既白,才肯離去。這背後的動力,究竟是什麼呢?「因為我們終於可以開始去實踐自己心中的理想教育了!」夏惠汶權力下放,授權不授責,授權給老師規劃,老師有權執行。學校支持老師大膽嘗試創新教學,讓老師們實踐理想。

通常立即想改變學生的當下外顯行為,我稱為『管學生頭皮外的事』。所以『少管學生頭皮外的事,多管學生頭皮內的事』,就是說,少去干預學生當下的外顯行為,多花時間去讓學生符應而入社會認同的價值觀中。」夏惠汶首先揚棄傳統教育中控管學生外在行為的權威教育,而堅持選擇正確卻耗時的理念教育,關注學生的內在思想成長,「要解決上述的問題,就是要用智慧、用方法啊!不要只想走回頭路,將高壓、管理、限制、威脅等扭曲人性的招數,用在教育改革的路上。」

開平的「導師制」被取消,因為「傳統的導師管東管西,學生覺得煩,往往是師生衝突的原因之一。十五至十八歲的孩子,要學會自己負責,承擔社會責任,不能什麼事都要導師從早盯到晚,老師的功能應是『關懷的角色』,而不是事事要替學生打點」。訓練學生獨立的能力,包括獨立面對處理問題的能力,以及獨立思考,夏惠汶所主張的「讓學生學會『學』,不要太多的『教』」,也正是自主學習的核心精神。

「要注意的是,忍住是策略,忍住不給答案;但一定要引導,引導才是最難的,那叫『循循善誘』。」夏惠汶苦口婆心地反覆強調,老師不要干預,要去影響。要培養出孩子的獨立思考,就必須堅持正確的方法,「引導、引導、再引導;孩子的頭腦就靈活了,視框就打開了,思考組織就開始了。」

夏惠汶並且大手筆的改革了學校組織結構,「沒有了導師,也沒有專任輔導老師,但全校每位老師都可能是學生的輔導者,在此情況下,訓導處、輔導室當然喪失功能,就裁掉了!而開平各年級採『學群制』,學生不需要購買制式教科書,各學群的老師一起討論出自創教材;課程進度及課表的安排,都由學群的老師自行排定,在這樣的制度下,制式的教務處毫無作用,當然也裁掉了!」

學校每學期會調換一次班上同學,老師也是經常更換。為了培養學生互動交流的能力,夏惠汶特別重視學生要有更多的機會去學習人際關係的課題,「餐飲實際上是在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開平獨創的「學群制」,改變了過去傳統班級導師只需顧好自己班上學生,每班各自為政的現象,讓整個年級的十幾位「學群老師」,合作經營同一個年級的全部學生。十多位老師的命運相繫,在教師會議上,討論並共同認識學生的情況,大家齊心協力面對問題處理困難。結合成一個團體之後,老師的能力迅速加總加成,激盪產生出想像不到的力量。

↓↓↓聽奧閉幕3500人同享台灣美食。(圖片來源:開平餐飲學校提供)

為了培養老師的反思能力,釐清教學觀念,老師每天要記錄事件的發生。早期稱為「田野筆記」,現在是「六步模式」,作為個人固定的內省功課,培養老師反思的習慣和能力。

藉著「六步模式」把永遠向外看的習慣,每天轉回來往內看自己。經年累月的磨練,開平老師具備自省的習慣,是提升教師素質最有效的方式。

一,現象:看到或發現一個現象能清楚寫出觀感直覺。

二,比對:回到自己內在⋯⋯回憶曾經在什麼時候也發生過類似的情況⋯⋯比對一定要進入回憶程序。

三,感覺:有點難過⋯⋯(我的難過是因為⋯⋯)。先寫出喜怒哀懼的情緒詞彙,再寫出為什麼。

四,決定:回到大腦,我決定要⋯⋯(自己內部有個決定要怎麼做);這個決定以後要遵照這樣的方法⋯⋯或重啟一個方法。

五,行動:根據決定我做了什麼⋯⋯每做一次就會增加一次經驗也滋養一次銘印;如果每次做法都是一樣的,銘印會越來越大。銘印來自於過去的決定及實踐。

六,T O T E:測試再測試做到滿意為止。選擇讓自己做到滿意的事情,可以增強自己的信心;如果還不能讓自己滿意,就連續寫作(幾天),一直做到自己滿意才結束議題。這是建構好銘印的方式。

 

拋開部編教科書,全面統整課程

「老師只要扮演陪伴和協助的角色,盡量給出支持和關心,被邀請時也參與一併討論,共同思考解決之道,這是師生關係已經進入『共學』境界。」夏惠汶同時不忘提醒,「老師切記不要太快給出答案,要一起思考,給出樓梯,讓學生自己找到答案。」

開平自二00一年起,全面進入「超學科(trans-disciplinary)統整課程」的發展與實踐。跟著這樣的課程規劃出:協同教師團隊、學群及督導。整個開平學習圈的設計,是以「群」為概念,依年級分成兩個學群:新鮮人學群(一年級)和成熟學群(二、三年級)。

「學群」是由十幾位不同專業科群的教師(包括語文類、數理類、餐飲專業、商業類、資訊類、生活類、社會科學類、輔導及體育等),以及整個年級的學生,共同組成。「督導」的任務是協助教師群進行主題式課程設計、協同教學完成、問題解決、教學目標檢核、師生團體動力判讀、行政與教學的溝通等等。學群教師每天早晚和寒暑假都必須接受督導。

學生自己企劃的行動學習,也讓學生直接進入關懷世界。開平的學生團隊,從協助台灣老農銷售滯銷的大蒜;到泰北偏鄉教孩子們烹飪手藝;到中國痲瘋村落照顧痲瘋病人⋯⋯開平的學生有充分的機會去擴充生命經驗,培養服務貢獻的情操。

↓↓↓「分享力量」是由開平的學生規劃到校外,去跟社會上不同的人作分享互動。(圖片來源:開平餐飲學校提供)

大校的民主與法治

「當我們還給學生更多自主思考學習的空間時,學生才有機會發展出健全的人格,我們的校園也才能培養出有活力、有創造力的青少年。」開平教育注重培養學生的獨立性,包括行動力和思考力,「在民主的公民社會中,就是要每一個人都能面對問題,發出自己的聲音,與人群對話,釐清人我空間界限。這才能彌補威權時代取消後所留下來的縫隙。

「在開平,我們的學風是開放的、自由的,那是建立在學生懂得選擇自己要的空間和界限,也懂得尊重自己、尊重別人的空間和界限。也就是說,不讓別人侵犯自己的空間和界限的同時,也不要侵犯別人的空間和界限。」開平作為一個開放自由的學校,如何營造出一個大家可以共享的自由環境?「當然這些空間和界限必須是共同約定的,自己才願意遵守。所以有這樣的想法和表現的學生,才有資格留在這裡享受開放、自由的學風。」

在學校這個公共場域裡,大家既要能享受自由的美好,又不想讓自由氾濫成為災難,其中,需要很多的學習與努力。「來到開平的學生,我們會讓他們分得清楚,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相信這就是人格成熟度的重要展現。」

↓↓↓週三民主平台是全校師生的對話課,是重要的民主對話練習過程,圖中站立者是夏惠汶校長。(圖片來源:開平餐飲學校提供)

開平強調的是,學校的任何措施都是教育,若沒有教育意義,那項措施就要重新檢討。「我們都是從威權時代教導出來的,習慣威權體系中被教育的方法,」夏惠汶隨時將思考方向,回歸到教育的意義,「但在今後,我們要隨時保持警覺地去看所有事情的發生。每一個處理的方法,都是在教育,孩子都在看我們是怎麼面對的。他們會從中學習,而且比在教室中學得還多。當我們警覺地以回歸教育意義的方式處理的時候,孩子就學習到了如何面對、如何處理『群我關係』。」

 

「愛」在付出的時候就完成了

在開平任教的老師,確實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這些夏惠汶都看在眼裡。開平的老師「背後付出的『煎熬』是別人不容易看到的,但我知道。」教育本是良心事業,「不要期待回應、回報。那是投資,而不是愛。『愛』在付出的時候就完成了。」老師要如何才能愛得不累?「我們要愛我們的學生,讓他們感受到我們的愛,但也要讓他們沒有負擔。我們是愛那個『人』,不要期待那個『人』的成就來證明自己或滿足自己。」

摘自 果哲《台灣教育的另一片天空:20年民間實驗教育的里程碑》/ 大塊文化

照片提供:大塊文化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