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種籽小學:資深教師團治校的實驗小學

我們不擔心孩子摔跤,我們反而是用事先的安全教育,讓孩子理解如何保護自己。無論是混齡導師班、空堂、各種活動、畢業挑戰或是校外教學,這裡的孩子有更多機會學習如何與人相處,從小就開始在碰撞中學習拿捏分寸。
  • 書摘
  • 2016-11-17
  • 瀏覽數6,349

文│果哲

看見微笑的孩子們

兩排教室的中間,就是種籽最獨特的「小樹屋」了。「小樹屋」有兩層樓高,懸架在香楓樹幹上,是由早期家長提議與建造,並和孩子們一起討論,因為孩子們的發想,所以「小樹屋」有了小閣樓和繩索的設計。幾個小孩小心地爬上小木屋,「我先下去啦。」開始依序抓著繩索滑盪下去。

種籽校長瑋寧說:「我們不擔心孩子摔跤,我們反而是用事先的安全教育,讓孩子理解如何保護自己」。

每天九點進入學校後的打掃工作,在十五分鐘之內完成後,直到第一節課九點四十分之前,都是孩子們的自由活動時間。廣場、劇場、球場、教室、圖書館、樹上以及每個角落,都是將近一百位孩子每天徜徉的生活空間,不是個陳設而已。

↓↓↓種籽的小樹屋是早期家長依照孩子的發想建造的。圖片來源:種籽小學提供

沒什麼爭吵聲、沒什麼人在生氣,孩子們似乎總是知道自己想去什麼地方、想做什麼事情,孩子們的肩上沒有來自大人世界的沉重壓力。在這樣安全祥和的環境中,孩子們臉上放鬆的線條,老讓人以為他們是在微笑。

 

自由選課,上課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國生老師說著故事,同時不斷地拋出問題:「為什麼牠害怕別的貓發現牠就是大紅貓呢?」「因為牠怕別的貓不跟牠做朋友了!」江國生運用戲劇的功力,在小一班的語文課裡邊講邊演,收攏了孩子們的注意力。「後來發生什麼事了呢?我們下次再繼續說咯!」「噢喲,國生每次都這樣啦!」

孩子們在種籽直接稱呼老師的名字,不冠上「老師」的頭銜,不注入馴化服從的思想;師生之間不建立威權,大人不發號施命令不進行操控,師生都是朋友,彼此之間以理服人。

「學校確實讓老師有很大的空間,可以自由發揮」,頂著一頭白髮、腳穿一雙藍白拖的駐校藝術家阿正,十分肯定種籽對於老師上課內容及方式的授權。他曾經開了一門選修的書法課,花了整整一個月,和孩子們學一首王維的四言絕句。「雖然在課堂中,我容許孩子無拘無束,但是我對他們的要求是很嚴格的,如果打混摸魚,我就會請他們退選!」對孩子一向寬鬆的阿正,卻重視孩子的學習態度,「成績的評鑑方式,學校也讓我們自己決定」。

種籽的孩子,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自由選擇自己想上的課,必修課只有國語課、數學課、一週一次的生活討論課和六年級的畢業製作,其餘都是選修課和社團。學校教孩子如何做課程規劃,並建議孩子和家長一起討論。

單車教練永綸(Alan)的單車課,在種籽已經開了十多年,一週一次用兩堂課的時間,帶高年級的孩子去騎山路。遇到下雨天,就會在學校教孩子維修自行車,或教一些單車的機械原理,「我講解一些基本力學,身體的操控,比如說什麼姿勢最省力,是什麼原因;怎麼樣使力才不會造成運動傷害等等。」

讓孩子自由選課,對老師確實是個挑戰,也因此老師必須一直保持全力以赴的意志。種籽現任總顧問、政大教育系鄭同僚副教授認為,「老師需要將課程開得有趣、有意義,才能經得起選修門檻的考驗。吸引學生來修課,贏得孩子和家長的口碑,永遠是當老師向上的重要動力。」

 

「空堂」課,讓孩子學到更多

大人習慣把孩子從小到大的每個空檔,都用上課安排得滿滿的,對於孩子可以擁有自己的空閒時間,通常會有不同程度的焦慮不安,倘若孩子有一堂課「無所事事」,像是大人的錯誤與失職。

種籽的孩子,在自己的空堂時間,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或者不想做什麼,大人不會自責,不會擔憂。空堂讓人恢復了自然呼吸,這種安詳的生活態度不但在種籽出現,並一直成功地進行著。種籽畢業生家長余庭妤說,「大人不會敲著一定節奏的鼓聲讓孩子齊步前進,尊重孩子的個別發展勝於一切,這也就是當年我們選擇種籽的最大原因。

↓↓↓孩子在學校旁的小溪跳水。(圖片來源:種籽小學提供

 

自己的導師自己選

種籽的孩子可以自由選擇導師,每個孩子依序寫出自己選擇導師的四個志願,經教師團討論後,依孩子的性向需求,再做些調整。所以,同一個導師班上的孩子是混齡的,一到上課時間,孩子們就分頭進各自的課堂教室;同時兼具選課的自由,又保留了導師班的安全港口。

這樣混齡的導師班,是種籽重要的基石,導師對孩子的生活教育擔負起重責。「孩子需要導師陪伴他長大,」瑋寧說,「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必須做許多的抉擇;孩子在抉擇時,需要有人在旁邊和他進行合適的對話」。

 

躲在「祕密基地」吃著媽媽現煮的午餐

十二點整的鐘聲響過了,大家開始拿著自己的便當,到廚房去打飯。

「哇!今天的排骨蘿蔔湯,太讚了啦!我可以喝三碗嗎?」種籽的午餐,特別美味,都是由媽媽爸爸們輪流到學校替孩子們煮出來的!「嗯,咖哩雞好好吃,我還要再吃一碗。」如果想要自己的孩子也能吃到這樣的午餐,家長就必須一個學期排定一日,輪流到學校來煮飯。當然,也可以選擇每天自己帶便當。

最初,因為有媽媽希望孩子能吃到現煮的飯菜,於是逐漸形成了這樣的傳統。由於一學期才輪一次,所以家長盡顯手藝,這裡的孩子可真有口福啊。

種籽沒有整齊劃一的用餐時間、沒有禁語,老師不會要求孩子盯著時鐘把飯吃完;不為了方便大人而集體管理,也不搬古訓,連餐桌都不用。每個人可以有自己感覺飢餓的時間,自己走進廚房打飯吃。吃飯可以是一件沒有壓力、很輕鬆的事。

吃午飯是一個令人震撼的場景!到處都有人捧著碗吃飯:圖書館前走廊的「老人街」,老藤椅、舊沙發坐滿了聊天的師生,連桂花樹上也夾著幾個在吃便當的孩子。

「祕密基地」,當然也是一個享受午餐的好地方。種籽開放孩子申請自己的「祕密基地」,屬於私人領域,「外人」進入需要經過「基地」申請人同意。其實「基地」的申請,只需要用一張A4的紙,說明哪些是共同申請人,把基地的地點畫出來,領域範圍標清楚,不是學校規定的公共領域、不破壞自然生態,再經過老師同意,張貼在「基地布告欄」上,算是完成了公告,就可以擁有一學期的私人基地了。

無論是混齡導師班、空堂、各種活動、畢業挑戰或是校外教學,這裡的孩子有更多機會學習如何與人相處,從小就開始在碰撞中學習拿捏分寸。

進入國中後的種籽畢業生光瑋認為,「和別的學校不同之處是,種籽畢業的孩子,有很好的自我管理能力。」這樣的教育成果,是教師們多年來細心耐性的陪著孩子們,走上正確的路。

↓↓↓種籽的生活討論課是全校參與的課程,孩子們聚在一起討論全校的事情。圖片來源:種籽小學提供

用六年時間,將全台灣走一遭

種籽每學期都會舉辦一次五天四夜的戶外教學,將台灣分成十二個區塊,用六年的時間,將全台灣走一遭,現在已經是環遊台灣第三輪了。除了學校致家長信,與家長充分溝通之外,孩子也必須先做好行前準備,每個年級的孩子,都有一些叮嚀與基本能力目標。

「每學期走訪十二分之一的台灣,全校師生出去玩五天,家長不可以跟。」種籽現任家長會長夏宏豪說:「那是帶給孩子最真切的教育,課本上的,全都要摸到或走過,然後孩子就不會忘記。也因為爸媽不在身邊,孩子一瞬間都得長大,變得獨立。」在每學期五天四夜的校外教學,全校師生緊密相處,其中人際互動能力、相處之道、進退方式,就顯得格外重要。這是全校學生的必修課—人際關係課。

學校的親師溝通密切,有著信任的關係,家長是種籽成功運作背後的支持力量。

夏宏豪認為「要讓孩子自由,對父母而言,是一個多大的練習!也因為我們開始讓孩子自由,同時我們也釋放了自己;或者說,放過了自己。這在親子之間,創造出一個自由的空間,因為有這個空間,親子之間反而更親密」。

「在面對自己的強項時不驕傲,面對自己的弱項時不自卑。這就是我所謂的『不卑不亢』、『自在』的生命態度,這是孩子從種籽帶走的資產,也會是他們長久一生的資產。」種籽畢業生家長蘇浩志,觀察了十二年的種籽,有著很深的感觸。

摘自 果哲《台灣教育的另一片天空:20年民間實驗教育的里程碑》/ 大塊文化

照片提供:大塊文化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