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理心,決定孩子可不可以跟別人好好相處

同理性高,能夠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的人,也很擅長反省自己。相反的,同理性弱的話,自我省思能力也弱。重要的是,必須看清楚現在發生的拒絕反應,是因為自己的過度反應,還是說跟本質上的價值觀有關。如果就算改變對象也會發生同樣的事,因此反而必須去克服這一點。

文│岡田尊司

掌握關鍵的兩個力量

要預防人際過敏,並且克服它,有兩種能力掌握了關鍵。

其一就是同理性。那並不單單只是與對方同調,而是站在對方的立場去理解他心情的能力。同理心弱的人,很難查知對方的狀況或心情,內心只會想著自己方不方便或有沒有利。

另一點就是自我反省的能力。藉由回頭反省自己,也能夠把那些乍看之下似乎是對方的問題當成是自已的問題來思考,那會使你修正自己的行為,也會帶給你圓滑的人際關係。

自我省思能力弱的人,一旦被對方指責錯誤,就會理解成是對自己的攻擊。攻擊你的人就當作是敵人,會想要還手或是反駁、惱羞成怒。因為不能坦誠地反省自己,也很難修正自己的行為,只會增加摩擦。對方可能只是覺得這樣比較好所以給了建議,也有可能是因為忍耐很久,最後無法忍耐,才會要求你改進。積極地接受對方,改變自己的行為,對方應該也會增加對你的信任,能夠邁向更平衡、更持久的關係。

希望你能回頭反省自己。當發生什麼事情違反你的想法時,你是不是會站在對方的立場去思考。還是當對方這麼對你時,你也想讓他嚐嚐同樣的滋味。被指責出錯誤時,你是不是能坦然地接受,自己改進?還是覺得對方明明什麼都不知道還敢說,用憤怒去反應。

 

你是屬於哪一種呢?

如果是後者,或許同理心或自我反省能力的缺乏,就是容易引發人際過敏,而且產生無謂摩擦的原因。

同理心與自我反省能力就像車子的兩個輪子一樣連結在一起。用大腦的結構來看也是,負責這兩個作用的領域彼此相鄰,兩者以神經纖維的網路密切的聯繫,藉以形成功能上的聯盟。

實際上我們已經知道這兩種能力的高低,存在平行的關係。同理性高,能夠站在對方的立場思考的人,也很擅長反省自己。相反的,同理性弱的話,自我省思能力也弱。

因此不愉快的體驗也更容易感覺到是來自對方的攻擊。有不愉快的體驗時,就會緊緊抓住自己的主張或想法,頑強的抗拒變化。於是會在心裡告訴自己,他人就是討厭的東西、是不可靠的、不能輕忽的敵人,人際過敏益發增強。

然而,即使有同樣的體驗,受的傷不那麼大,也可以跟對方加深信賴關係。掌握這個關鍵的,就是體恤對方的立場,反省自我的能力。換言之,就是擁有坦率且溫柔的心吧。

為了克服人際過敏,在反省自己的同時,平日就養成站在對方的立場去考慮對方的狀況與心情的習慣。要有效實踐這一點,書寫整理的作業很有幫助。

此外,找一個人來聽你說話,一面對話一面整理也是很有用的方法。

 

跟任何人都不想好好相處

過敏並不是忍耐就會變好的東西。通常來說越是忍耐、就會越惡化。得了花粉症之後若是持續沐浴在花粉之中,症狀會更嚴重,連日常生活都會有困難。就像得了花粉症後不要去接觸花粉是最簡單快速的處置法一樣,得了人際過敏症,也是減少跟過敏原的人接觸,就會得到改善。保持距離是最基本的,因此若是對同一個部門的同事或部下、上司產生了人際過敏時,就早點表現出來,更換座位或是調動部門會比較好。

重要的是,必須看清楚現在發生的拒絕反應,是因為自己的過敏或過度反應,還是說跟本質上的價值觀有關。如果是因為過敏或過度反應,就算改變對象也會發生同樣的事,因此反而必須去克服這一點。

然而如果是在本質上的價值觀或生活方式不相容,而引起抗拒反應,就不應該忍耐,而是考慮保持距離比較好。

 

穩定依附關係

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在述說修正過度認知異物的方法。但是,要克服人際過敏也有別的有效方法。

那就是活化抑制人際過敏的機制。抑制人際過敏的機制,除了依附情感別無其他。換言之,藉著穩定依附關係就能緩和人際過敏症。近年來,筆者著眼於這個方向,在臨床上也投注很多心力。

那麼,該如何穩定依附呢?這種情形下,關鍵就是恢復「安全基地」。當依附情感穩定時,就表示那個作為安全基地的存在發揮了功能。所謂安全基地,就是讓一個人的安全不受威脅,只要要求就會伸出手來,宛如溫柔的母親一樣的人物。

這裏的重點是「溫柔」。因為能活化負責依附的催產素系統,並不是嚴格或是攻擊,而是來自溫柔或照顧。人際過敏一旦開始,只有嚴格或攻擊會越來越多,讓事態惡化。然而若有能夠找回「溫柔」的契機,就有可能使這個惡性循環逆轉。

產生人際過敏的人,因為心裡受到傷害,心靈表面宛如帶刺。這種時候,對任何人都會擴大異物感,增加摩擦與衝突。例如,看起來像是在職場的問題,但實際上大多跟應該會支持他的父母、伴侶也都相處得不融洽。這時候該怎麼辦?

筆者在與感到困擾的案主建立信賴關係的同時,也會向期待能扮演支援角色的人請求幫助,並也與那個人建立信賴關係。此外,還可以代表他本人說出心情,傳達本人的心裡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周圍的人幾乎都是只解讀表面上的態度或是言行,所以幾乎都看不出他們真正的想法。因此,即使應該是要支持他們的人,很多時候卻完全理解成相反的意思。讓他們知道內心真正的想法後,再指導他們相處的方法。

如此一來,產生了驚人的變化。許多人不只和支持他們的人關係變好了,跟他人的關係或是情緒、行為上也有很明顯的改善。戲劇性好轉的案例也不少。

擔任支持者的人知道了本人內心的真實想法,認真地改變相處方式後,逐漸改變,過去的事情都變得如同過眼雲煙。

首先應該做的就是尋求支持者的協助,這是建立依附穩定的起點。治療者與支持者建立信賴關係,為了讓支持者作為「安全基地」並發揮功能,建議他如何去做。一旦得到安全基地,依附關係就會穩定。結果是使抑制人際過敏的機制活躍起來,過去雖然對一點小事就產生異物反應,但是耐受度開始漸漸恢復。不會為一點小事就覺得不爽,變得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看待。過敏性變弱了傷害也減少了。

像這樣減輕了人際過敏症,摩擦跟麻煩也會慢慢減少。周遭的人也很歡迎這樣的變化,因為得到肯定的評價,被接納,好的循環也因而產生。這個影響不只是人際關係,也提升整體生活的層次與讓心情更穩定,以及恢復自我肯定。

這並不是紙上談兵,而是現實中會發生的變化。

摘自 岡田尊司《人際過敏症:曾經良好的關係,為什麼突然改變?》/時報出版
 

Photo:Joren Arana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