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不該做的事:讓孩子學會不信任

當孩子回家後和爸媽分享課堂上所學習的事物時,家長是否可以客觀回應,對孩子的觀念判斷有著很深的影響,因為孩子最信任的終究是父母。

文│廖振順

父母不該做的事

沈家豪是班上的學生,素質不錯,就是偏激了點,常說自己是個憤青。

家豪的父親是一家中小企業的主管,對家豪的學校生活非常關心。舉凡國文老師今天在課堂上介紹孔子生平,歷史老師講解二二八事件的始末,英文老師教單字要如何記憶等,家豪都會和爸爸分享,家豪父親也會主動詢問,並和孩子談論上課的細節。


「英文老師說背單字最好是跟著句子背,所以上課的時候,老師經常帶著我們念句子。」家豪和父親分享著上課的點滴。

「你們老師這樣上課不會很浪費時間嗎?」家豪的父親回應道,「難怪你經常說英文課都要趕課,我以前背單字都是不斷複誦死記,單字背久了就會記得,背多了就會知道怎麼用,一句一句背效率很差吧!」


「國文老師說寫作文要理解題意,要言之有物,所以大量閱讀很重要。」

「也是啦,大量閱讀確實很重要,但是你有這麼多時間嗎?你不是一天到晚都覺得沒時間把要考試的課本內容讀完,我看啊,還是務實一點,讀書要有方法,做事要有效率,寫作文其實也是有捷徑的,你看這些作文都是起、承、轉、合的架構,只要在不離題的狀況下,把裡面的一些句子換掉,馬上就完成一篇四平八穩的文章,又快又有效率,這樣不是很好嗎?」


「 地理老師說濁水溪口的台塑六輕廠對於南方的外傘頂洲確實產生影響,但是還不至於讓外傘頂洲變成消失的國土。」

「不會吧!我朋友就住在那裡,他說外傘頂洲愈來愈小,很快就要消失囉,都是可惡的六輕害的。」


剛開始家豪在校上課還算認真,不過漸漸地從喜歡「問」問題,轉變成喜歡「嗆」老師的狀態,覺得被嗆的老師有時也會不留情面地反擊,或是情緒化地回嗆,甚至靜默罷工不上課,來個全班大眼瞪小眼。

班上同學有的人對老師不滿,有的人對家豪不滿,更多的是對為何形成此一狀況的因素不滿,最後這些不滿很自然地往相對弱勢的家豪身上宣洩。

家豪因而變得愈來愈離群,內心無比的寂寞,卻因受限於愛「嗆」別人的行為模式制約,而無法符合「社會化」的要求,因此不被認同。

如果時光能回溯,家豪父親當時說話的方式若能修改,或許今日的家豪會很不一樣。

「國文老師說寫作文要理解題意,要言之有物,所以大量閱讀很重要。」

「大量閱讀真的很重要,雖然會耗費很多時間,但是這種投資絕對值得,不過礙於升學考試的現實,你得好好想想如何才能管理好各科與課外閱讀的時間分配,這麼說不是要阻止你閱讀課外讀物,而是提醒你如何做到時間最佳化處理,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事實上很多人都做不好,包括我也不敢說自己做得好,但是從年輕開始訓練,不斷累積經驗,一定可以愈做愈駕輕就熟。」

兩種截然不同的家長反應,哪一種會教出比較正向、樂群、令人充滿期待的快樂孩子呢?

 

別讓孩子開啟不信任之門

打開電視機,隨時都可以看到負面新聞報導,名嘴無時無刻都能說得讓觀眾血脈賁張、義憤填膺,你喜歡這樣的憤怒生活與無望的社會嗎?如果不喜歡,就不要學習他們。

多和孩子聊聊,聽聽他說什麼,就算不喜歡也請先贊同,贊同之後或許有機會讓孩子聽聽你要說什麼。

為了怕孩子受傷,就一直對孩子述說各種社會、政治的黑暗面,或許太過頭了,這會造成孩子對國家、社會、學校、家庭、父母全面的不信任,一個什麼都不信任的孩子,你不覺得很可憐、很可悲嗎?

「不信任」有多可怕,因為什麼都不信任,所以年輕人不想生孩子,他們怎麼敢把孩子交付在一個自己都不信任,而且看起來沒有希望的世界呢!

因為不信任,缺乏可信賴的朋友、可交流的心靈,因為不信任,長期寂寞的心靈多麼難以忍受。

有些年輕人選擇進入宗教,有些選擇進入虛擬遊戲世界,他們還算是幸運的,不幸地,有些則因憤怒而想殺人。

一個互不信任的社會,還能正常運作嗎?

停止這種太過度的行為,多給孩子希望與熱情,這兩樣東西才能讓孩子在廣闊的世界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

摘自 廖振順《教育這種病》時報出版

Photo:Nikit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詹凱婷、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