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給孩子做壞事的自由

孩子為了獲得自主性,有時會不惜反抗父母的教誨,試著採取行動。因為只有嘗試這麼做,才能親身體會到父母所說的事情是否正確。「好孩子」必須從某處打破「好孩子」的外殼,才能成為真正的好孩子。

文│河合隼雄

怎麼樣才是好孩子?

當大人稱讚一個孩子是「好孩子」的時候,這孩子通常給人聽從父母與師長教誨的印象,說得更極端一點,就是「配合大人的孩子」,但是,這反而會妨礙孩子長成有自主性與責任感的大人吧?

真正的好孩子,必須培養自己本身的判斷力。這件事說起來簡單,實際執行起來卻相當困難。

「好孩子」必須從某處打破「好孩子」的外殼,才能成為真正的好孩子。

 

惡的作用

孩子為了獲得自主性,有時會不惜反抗父母的教誨,試著採取行動。孩子只有嘗試這麼做,才能親身體會到父母所說的事情究竟是正確的,還是將使他陷入深沉的悔恨。孩子衝撞現實的同時,也在培養他的自主性。如果沒有經過這種循序漸進的「練習」,在壓抑的自主性突然浮出表面時,就會採取偏離現實的形式,譬如企圖透過離家出走,使自己能夠獨當一面。換言之,孩子為了成為真正的好孩子,必須體驗適當的惡。話雖如此,大人也不需要「鼓勵孩子做壞事」。壞事就是壞事,我們還是需要禁止,但同時也適度保障孩子的自由,讓他們透過自己的力量,「自然地」好好完成分辨善惡這個困難的課題。

然而我們必須有所自覺,近年來這裡所說的「自然而然」變得愈來愈難。從前的大人拼命想要禁止孩子做壞事,但孩子數量多,父母也都很忙,無法那麼緊密地監視孩子,孩子自然擁有適當的自由,能夠體驗適度的惡,但是,現代人孩子一般生得少,母親從事的家務也變少,雙親對孩子的期待度變得更高,大人對孩子的監視在不知不覺間變得緊密,孩子逐漸失去「自然而然」去分辨善惡的優勢。可想而知,最近這種可說是「人工好孩子」的好孩子,已變得愈來愈多。

想要養育出「好孩子」的父母,看似拼命為孩子著想,但內心多半隱藏著害怕自己碰到麻煩的自私。心中也懷著如果孩子走在自己鋪好的路上,自己就隨時都能安心的想法。

說明到此,我想各位都能理解,大人完全不需要鼓勵孩子做壞事,但必須給予他們內在自由度,做壞事的可能性也包含在內,在這同時,對他們予以信賴。這麼做通常伴隨著危險性,因此父母或許會覺得這很難,但父母如果能夠了解,即使試著打造出人工的好孩子,最後他們還是會反彈,反而可能遭遇更強烈的危險,那麼,就能忍耐孩子小小的「惡」吧!

 

對話

但事情沒有單純到接下來就一切順利。

因為先前把孩子綁得太緊而失敗,所以接下來改採放任主義,但即使這麼想,孩子的發展仍不如所願。面對孩子時,是要斥責他才好,還是不斥責才他好;是要管理才好,還是放任才好,像這樣二選一的單純討論,沒有什麼意義。如果這麼簡單就能找出「好方法」,那每個人都會那麼做吧?我們看到,即使身為教育學或心理學的專家,在面對自己的孩子時,依然煩惱不已,或許就能知道世上並不存在任何人都適用的「好方法」。

尊重孩子的自主性,就是尊重父母的自主性。如果父母認為孩子的態度惡劣,就必須將這件事情告訴孩子。但這並不是像從前那樣,是因為父母絕對正確,孩子必須絕對服從,而是因為,雖然父母不想奪去孩子的自由,但孩子總是這麼懶散,會讓父母也很困擾。這麼一來,父母不是單方面強迫孩子接受自己的觀念,而是賭上自己的人格直接面對孩子,無論是出於自己先前教育方式的反省,或是逐漸意識到對給不給孩子自由的兩難,該說的事情還是必須說出口。

有位父親與我商量,他決定對兒子坦然說出自己的心情。結果出乎意料,兒子聽他這麼說,不僅露出開心的表情,還說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話。

孩子說,父親雖然答應尊重兒子的自由,但自從給予兒子這樣的保證之後,就變得心浮氣躁,愈來愈常因為一些小事責罵母親。這代表,父親只是表面上好像尊重兒子的自由,實際上內心依然無法接受。

父親聽了這段話,嚇了一跳,原本以為還是小孩的兒子,竟然如此仔細觀察父親,並精確地將他的觀察表達出來。

家人之間的對話、大人與孩子的對話只要具有深刻的意義,就會帶著某種對決的意味。因為只說些無關痛癢的話是無法改變任何事情的。這樣的對決有下列特徵:並非為了贏過對方,而是為了彼此的成長;擺出對決的姿態時,面對的不只是對方,也是自己的內心。

對話事實上不僅為孩子帶來成長,也為父母帶來成長。

摘自 河合隼雄《轉大人的辛苦:陪伴孩子走過成長的試煉》/ 心靈工坊 

 

Photo:Andrew Branch,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