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傷,讓孩子學會珍惜「幸福」

當你受傷時,有醫生來幫助你,還有爸爸媽媽、小弟陪在你身邊。我們還能夠全家有錢去買冰淇淋吃。你看,這樣的你其實是很幸福的。

孩子受傷了並不可憐,是珍惜幸福的機會

我們一家四口利用在印度的學校假期,進行一趟斯里蘭卡與馬爾地夫的16天親子自助旅行。這趟旅行即將在比白沙更白、藍天更藍的馬爾地夫畫下句點,準備打道回府。想不到,人永遠不知道意外與明天誰會先到。在機場,我們的大兒子Hank因為手抓著行李推車晃盪,結果整台行李車正面將他壓倒在地。

正想要碎念孩子太頑皮,卻看見爸爸把推車從他身上移開,鮮血從他的嘴巴流出。當爸爸開口訓斥他時,我一個箭步向前,把從驚慌中醒來,開始痛哭的他,往身上攬。

他哭泣、他流血,噗倏噗倏的眼淚與汨汨而流的鮮血都滴落在我的肩上。好像一個個的印記,烙印在我身為母親的靈魂上。暫且收起自責的情緒,一向容易慌張的我,立刻揮去對鮮血的恐懼,挑戰開始了。

 

尊重孩子哭泣的權利

我和他爸眼看孩子嘴巴流出的血越來越多,已經不是自己的外用藥可以止住,立刻詢問機場櫃檯醫務室所在。圍著頭巾的穆斯林櫃台小姐把我們已經領到的登機證拿給另一位櫃台小姐,要我們帶著護照,又走出大廳,經過X光掃描機,來到長廊盡頭的醫務室。看見醫生,孩子開始驚天動地的哭,我的心也被更加地拉扯著。

我又摟著他說:「喔...好可憐喔…嘴巴流血好痛喔。沒關係,爸爸媽媽還有醫生在這裡。你會沒事的……」

爸爸不喜歡他這樣受傷大哭。但我認為在這樣的傷勢當下,孩子有哭泣的權利與需求,一句「不要哭」或「沒甚麼好哭的」都會讓孩子除了生理的傷勢之外,心理也會默默刻下傷痕,默認哭泣的他是羞恥的。所以,我讓他哭,同時,因為他要大聲哭,嘴巴必須張的很大,這樣醫生剛好可以用手電筒往內探測究竟發生甚麼事。

我們一起看見在孩子的左邊嘴唇內有一個割裂傷,傷口長約三公分,但醫生說雖然傷口較長,但所幸不深,不需要縫合傷口。只需要擦藥、吃抗生素以預防感染 (我的英文能力所及聽到的) 。

聽到醫生說傷口算是沒有大礙,我放下心中的大石頭,跟Hank說:「你知道嗎?上帝一直在保守你喔!本來傷口會很大的,但上帝只讓你受一點傷喔!祂是不是對你很好?你想要跟祂禱告嗎?」

我這樣說只是想要轉移他對傷口的注意力,加上他近來很喜歡禱告。在馬爾地夫的夜晚,全家躺在海邊看星星,他好甜蜜地禱告,請上帝讓雲散去,好讓喜歡看星星的媽媽可以一邊看星星,一邊唱:「Stary Stary night」。

旁邊的小弟,兩歲半的Woody已經闔起雙手、閉起眼睛要開始禱告了。想不到我家Hank竟說:「媽媽,我要你幫我禱告。」

平常都是他自己跟上帝說話的。而且天知道,他母親我並非基督徒。這些上帝耶穌之類的語言,都是我尊重他父親的信仰,並且看見孩子喜悅接納,所以作為教育的穿針引線。但,此刻眼前嘴唇有三公分割裂傷的孩子這樣要求我,能說不嗎?

 

受傷,讓孩子體會到「幸福」

於是,我們一同闔起雙手,閉上眼睛,回想每日他們父親飯前禱告內容,生澀地開始:「親愛的上帝,Hank受傷了,流血了。但我們知道因為有祢的保守,讓他的傷口並不嚴重。這樣的傷是要提醒Hank 以後要更加小心環境,注意安全。請祢保守他的傷口趕快好起來,身體健健康康、順順利利。禱告奉耶穌的名求,阿門。」

非常幸運,這次的意外沒有造成大礙,也沒有延誤登機時間,甚至我們還能手牽手去吃一球3美金的冰淇淋(讓嘴巴消腫)、一碗7美金的麵(給兒子吃),與一組11美金的勁辣雞腿堡套餐(媽媽想收驚),將遠遠超支的預算煩惱拋到九霄雲外,全家痛快一番。特別的是,店員找給我的美金中,有張一元美金鈔票上面,有人將原來的 In God We Trust(信靠主)用黑筆抹去,用紅筆在上端寫下:「In Goddess We trust(信靠女神?!)」

才在納悶這張鈔票還能用嗎?想要去跟店員換時,虔誠的基督教徒老公先不管字面上的意義,已經把這張美鈔交給Hank,跟他說:「這張鈔票上寫著要全然相信主。你看,上帝知道你受傷了,他要把這張鈔票送給你,你要全然相信主,他一定看顧你。」

兒子非常受用,小心翼翼、十分珍藏地將鈔票收在口袋中。並不時檢查有沒有掉了。

在機場候機室,已經可以跑跑跳跳的他,突然捧著臉,哀聲說:「嘴巴好痛。我好可憐。」

此時,我將他拉過來摟在懷裡說:「大寶貝,剛剛你受傷流血的時候好可憐。可是,現在你要知道你是很幸福的。當你受傷時,有醫生來幫助你,還有爸爸媽媽、小弟陪在你身邊。我們還能夠全家有錢去買冰淇淋吃。你看,這樣的你其實是很幸福的。世界上有很多小孩,受傷時,沒有醫生幫他,也沒有爸爸媽媽小弟陪他,更不可能會有冰淇淋吃的。所以,你是很幸福的。」

教育有趣也有意義的地方在於,當你輸入一個指令進入孩子的程式,沒有產生排斥現象後,這個指令就深深內化在他心中了。

隔天,當我們終於回到印度曙光村的家,舒服地一覺醒來全家共用早餐時,爸爸看著Hank腫脹的嘴唇,心疼地說:「喔!好可憐,我的寶貝!」

這位寶貝立刻正色說:「不可憐,我已經很幸福了。而且我有一張上帝給我的鈔票。」

 

照片提供:吳怡慧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