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在幼稚園就有留級制度?

如果小孩還沒有準備好,還不具有基本能力,那就不要急著把小孩推出去。

文│吳維寧 

「你們在以色列怎麼做幼小銜接?」暑假快到了,今年家中有小孩要升小一的台灣朋友敏敏,在臉書上問我。

小孩要上小學,她比小孩還緊張,一直打算著暑假要先把小孩送去加強數學與國語。

「在台灣怎麼做幼小銜接?我想差異不大!」。

 

以色列的「留級制度」

就我的認知,以色列幼稚園中每天真正坐下來上課的時間非常少,數學、語言都是分小組上課,幾乎看不到一整班一起坐下來安靜上課的樣子。上了小學之後要面對新老師、新同學、新環境,要準時到校,有上下課鐘響,要開始提書包上下課,要一起坐下來聽課,廁所在教室外頭,要尿尿還要先跟老師報告這些事情。對以色列小孩與父母而言,如何讓小孩從「天天玩」過渡到「天天學」,而且要對自己的言行以及隨身用品開始負責,一樣是生命中重大的轉變與里程碑。

如果有什麼比較顯著的差異,那應該是以色列的幼稚園老師有權決定沒有準備好的小孩必須多留幼稚園一年。」我想了一下我兩個小孩上小學前,最後的幼稚園家長會談。

「啥?」電腦另一邊的敏敏似乎嚇了一跳。「以色列在幼稚園階段就有留級制度?」

「留級制度?」我看到這四個字也嚇了一跳。「不、不、不。這不是代表小孩資質不好或程度差,這不是這個制度的意思……」

 

以色列的幼教師資培育:從小班到小學二年級。

在師資培育上,教育部是把幼教教師的證照階段定在小班到小二。

「這代表我也可以去小學教書。」有一次我跟小雅的幼稚園園長提到這件事時,她這樣告訴我。「當然去念這個大學學位的人,多半是想要成為幼稚園老師。所以我們都是去幼稚園做大實習,但還是要去小學一年級跟二年級做小型的實習作業。這個部份的師資培訓對於我們的工作幫助很大,因為幼小銜接是我們(幼稚園大班老師)要做的事情,我們必須十分清楚小孩在升上小學一年級時必須具備好那些能力,評估小孩是否已經準備好,如何讓他的求學生涯從一開始就比較順利而正向。

 

以色列幼教老師可以影響小學一年級的分班決定。

以色列幼教老師每年必須與教育局的督察人員一起,匯整幼稚園所有要升小學一年級的學生的各種學習與個人資料,與小學一年級的導師做「交接」,說明每個孩子的狀況。

「當然暑假時,孩子未來的小一導師會找時間跟小孩碰個面,做點小會談與小測驗來建立一些初步印象。但導師們其實在跟幼稚園老師開會時,就已經很清楚每個小孩強項與弱項,甚至是小孩父母的狀況。這個部份的最大好處是可以減少師生磨合的時間,讓導師可以較快速的進入狀況,馬上接手提供小孩需要的協助。」小雅的老師這樣跟我說。

另外,在分班上,這裡也有一套他們的處理原則。

「我們這裡是小學校,所以都是開完交接會議之後,學校才會依據每個導師的教學能力、小孩狀況進行分班。我們不抽籤,也不接受關說,而是依教育專業做分班。幼稚園老師可以對於,要把那些小孩放在同班,或不放在同班做教育專業建議。小一的導師也可以依班級經營的需要,要求把某些特質的小孩放在她的班上。」

 

以色列幼教老師可以決定小孩是否需要再留幼稚園一年。

對於幼稚園老師而言,上了小學後就是一條學習的「不歸路」。在那之前,該有的準備與演練愈多愈成熟愈好。如果在與地方教育局的督察共同評估後,認定小孩沒有準備好,老師可以要求小孩多留大班一年。

「上了小學之後,就要能在椅子上坐得住,要能夠靜得下心來聽話,要有專注力,要有足夠的生活自主能力以及社交能力……有很多因素會干擾孩子的學習,所以我們會希望在小孩上小學之前,把一些基本能力就培養起來。如果小孩完全沒有準備好,那就不要急著把小孩推出去。從第一年的學習經驗就很挫敗的話,孩子要如何學完後面的十一年?」小雅的老師這樣跟我說。

 

那要如何知道小孩是否準備好了呢?

「妳記得我們從小班開始就有『工作坊時間』?」小雅的老師問我,我點了點頭。這個活動其實就是各種小孩需要坐下來,專注動手或動腦的時間。一般而言都會有四到五個桌子,每個桌子上有不同的活動,或是畫水彩、或是學寫數字或連連看、或是美勞剪貼、或是拿線穿珠子……

「『工作坊時間』是觀察小孩:是否有能力坐下來專注一段時間最好的方式。從中也可以看到小孩細肢體活動發展的狀況:小孩是否會拿筆、是否會用剪刀。如果小孩到了大班,還是沒有辦法有耐心坐下來獨立,或是在老師的教導下完成一件事,到了大班下學期剪刀還不大會拿,或是對『工作坊』的內容完全沒有興趣,只想著要出去盪鞦韆或玩沙。成果牆上那個小孩名字上的空間,從來沒有貼過小孩的作品,那我會告訴你:『小孩還沒有準備好……』這只是其中一個面向,我還可以從其他面向來跟妳解釋。」小雅的老師說道。

 

「留級」是替未來做更好的準備

當然,還有很多面向可以評估,像是我自己做大班助教的那兩年,我的班上就有一個十分聰明,而且創造力十足的小女生被多留了一年。那個小孩在幼稚園班上以及家裡排行一直是最小的一個,加上升小班時父母離異,小孩自信心跟安全感都非常低。雖然十分聰明,卻總覺得自己很小,什麼都不會。念幼稚園大班時,從來不跟同年紀的小孩打交道,每天黏在老師與助教身旁。她的腦袋與生理狀況都已經準備好了要上小學,她的心理狀況卻還沒有。

而留在大班的第二年,她的狀況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她變成幼稚園的「老鳥」,年紀最大的一個,加上她聰明伶俐,所有大班與中班的孩子都很樂意向她詢問,要求她的協助。她很快就變成班上的熱門人物跟帶領者。漸漸的她不再需要躲在老師與大人的身後,漸漸的,她開始知道自己是有能力給予的人,而充滿自信。

這孩子今年十三歲,成年禮後回幼稚園「探親」。我略為詢問了一下她求學與交友的狀況,從她自信而快樂的笑容中,回想到她在幼稚園大班第一年時的退縮與害怕,讓我真的覺得當年她幼稚園園長的決定真的是十分的明智。

看完我的說明後,電腦另一端的敏敏停頓了一下,繼續問我:「那家長呢?家長不會覺得沒有面子?或是親朋好友不會覺得小孩被留下來代表小孩程度很差?」

小雅升小學一年級的那一年,幼稚園有三個男生被留了下來;老二小瑪升小學的那一年,則有一男一女被留了下來。這種狀況在以色列的幼稚園並非特例。

「我不覺得以色列父母會認為,被多留幼稚園一年的小孩很笨或程度差,他們跟幼稚園老師一樣,通常是覺得小孩的心理或生理還沒有到位,不用急!」我想了一下回答。「這樣不是很好?從自己的小孩很小時,父母就要學會不要跟別人的小孩比快、比早?

 

「慢慢來」才能「比較快」

大概也就是父母從很早就被以色列教育單位這樣「教育」,以色列父母對於小孩的生涯規劃以及中斷學習,通常都可以以較彈性的態度面對。在以色列有很多小孩高中畢業後不打算直接去服兵役,而先去做一年的社區服務。很多年輕人在當完兵後不打算直接工作或念大學,而是先去環球旅行。很多人結了婚、生了小孩之後才去念大學,偶爾找不到保母時還要帶著寶寶到大學殿堂上一起上課。

在這裡沒有人告訴你幾歲之前就一定要做過那些事,或一定要做完那些事。二十二歲念完大學或三十三歲念完大學只是人生規劃的不同,而不是勝利/失敗、優秀/駑鈍的標準定義。

如果身心狀況還沒有準備好,那「慢慢來」或許才是「比較快」的方式。

摘自 吳維寧《猶太媽媽這樣教出快樂的孩子》/ 小樹文化 

 

Photo:Sagi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