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關係再怎麼親密,還是要尊重孩子的私領域

飢餓的人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消除飢餓感,相較於此,「寂寞」極少由單純「想找個同伴」的念頭,直接連結到「找尋同伴」的行為。

文│森博嗣

伙伴意識是霸凌的基本成因

我雖一直在大學任教,卻沒有進一步和學生深入接觸,但我知道班上的確有學生被霸凌。在我這個世代,霸凌是很普遍的現象,而且要說哪一種人最容易成為霸凌的對象,就是那種「看起來好欺負」的傢伙吧。但是好欺負不是指個性老實溫順,也不是身體孱弱或是身體有殘缺的人。

我國中、高中都是讀男校,因為清一色是男生,所以打群架打到頭破血流,根本是家常便飯,但還不到被師長叫去訓一頓的程度,因為出手的一方知道鬧得太大肯定出問題,所以會適時收手。

而且動手的人不見得是壞學生,往往是那種有正義感,不知裝傻、變通,個性認真的人,所以充其量只是男孩子之間的爭執,稱不上霸凌。

小時候的我個頭矮小,體弱多病,常常請假。升上國中後,曾被行為有點粗暴的同學突然勒住脖子,那時我使盡全力抵抗,迫使對方痛得大叫、鬆手。也許知道我會反抗,從此他再也沒有對我動粗。後來有次考試,他偷看我的答案,結果考得很不錯,從此便主動向我示好,這情形也算是一種社會縮影吧。孩子之間也懂得以「力」來測試彼此。

與其說霸凌者在團體中扮演「好孩子」角色,不如說他能掌控團體氣氛。而且霸凌者極少孤單一人,身旁總是圍繞著伙伴,藉以彰顯自我。

國中時的我參加過不少運動社團,最先是參加劍道社,但沒有結交到特別要好的朋友,我想應該是沒有多餘心力吧。後來又加入健行社,不但持續好一陣子,也交了幾個朋友。但運動社團的活動多,我的體力實在負荷不了,所以每次活動結束後,精疲力盡的我總是趕快回家休息,根本沒力氣和朋友交流。

升上高中後,我參加了幾個非運動類的社團,其中以電波科學研究社待得最久,足足待了三年。在社團可以自由使用無線電通訊機器(當然要通過國家考試,取得證照才能成為玩家),也交到一輩子的朋友,因為彼此有共通話題,說是友情,更像在交換情報,也讓我明白擁有技術與情報力,便能贏得伙伴的認同。

 

可以感受到孤獨,是身而為人的能力

為何「寂寞」與「孤獨」給人負面印象,顯然是因為覺得對於自身不利。

縱使如此,本章還是想探討「寂寞為何讓人恐懼」這一點。

為什麼呢?因為像是「總覺得有點寂寞」這樣的情感,雖然不是什麼大問題,卻不乏有人被寂寞擊潰,因為孤獨而尋死。

如果這種情況意味著生存危機,那麼「飢餓」等情形也是生存危機,因為飢餓遠比寂寞更接近死亡。然而,飢餓的人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消除飢餓感,也是所有動物都有的本能,只要有想吃的慾望,就會尋找食物。相較於此,「寂寞」極少由單純「想找個同伴」的念頭,直接連結到「找尋同伴」的行為。這也是為什麼「寂寞」的原因遠比飢餓複雜許多,而且很難輕易解決,總有不知所措的時候。

「寂寞」的原因並非單純只是有無「同伴」的問題,而是關係到更高層次的情感與意識,像是幼子找尋母親而哭泣的動物性行為,或是情人不在身邊而感到寂寞,這一類的寂寞與孤獨感顯然比較單純,也有一定的解決方法。然而,人類懷抱的「孤獨」並非都是那麼單純的狀態,我想應該不少人能理解才是。任誰十幾歲時,多少都有孤獨感襲身的時候,二十幾歲踏入職場,即便感覺不是那麼明顯,內心多少還是感受得到。

講得明白些,感受不到孤獨的人,就是欠缺身而為人的能力,關於這一點,容後詳述。

 

不要失去獨處的時刻

不只學校,感覺家庭也是如此,為了讓孩子不會感到孤獨,父母顯然過於干涉孩子的生活。這樣的父母對於「作風開明的家庭」這字眼存有幻想,相信任何事都能開誠布公,才是絕佳的親子關係,強迫孩子接受這樣的價值觀。

世上有各種類型的人,即便是親子,個性也不見得一樣,因為成長環境不同,時代也不一樣。有些孩子的「開朗」只是順應父母的強制要求,因為要是顯得「陰鬱」就會被斥責。

雖然我常表態自己喜歡個性陰鬱的人,但不可否認,個性開朗的人的確比較吃香。我不明白,人為什麼不能陰鬱呢?我有兩個小孩(都是老婆大人在照料),要是他們為某件事開心喧鬧時,我會斥責他們「安靜點」,雖然不知道這樣的管教方式是否奏效,但兩個小孩都挺乖的。當然,也可能是在我面前佯裝乖巧。但我認為這樣的管教方式,對於他們日後如何面對社會這個大環境是有幫助的,至少懂得應付各式各樣的人,也能守住自己的原則。

我想,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懂得如何在人前,展現自己開朗或陰鬱的一面。

孩童房本來就是為了讓孩子獨處而設計的空間,隨著年齡漸長,孩子更需要獨處時刻。我認為孩子升上國中後,週末假日偶爾可以讓他們負責看家,大人出門放鬆一下,但絕大多數日本家庭都是全家出遊,深信孩子同行比較好。

也有不少家長將自己的興趣強加在孩子身上,希望孩子和自己有著共同喜好,在我看來實在很不可思議。若父母如此要求孩子,何不先身體力行,迎合自己父母的興趣,這樣不是能彰顯自己很孝順嗎?明明自己做不到,卻要求孩子。

當然也要依孩子的個性,調整與孩子的相處方式。但我常常在想,孩子升上高年級之後,是否讓他適度嚐嚐孤獨的滋味,有助其人格養成呢?

無論是再怎麼親密的關係,都要遵守一定的禮儀;無論是再怎麼相愛的彼此,也必須保有私領域,我認為這一點非常重要。

雖然有些人總愛說些既然是一家人,就不應該有所隱瞞的漂亮話,其實不把這些話當真,才是智者,因為我覺得這些話一點都不「漂亮」。思考什麼事應該讓對方知道,什麼情報能共享,才是真正的體貼。

摘自 森博嗣《孤獨的價值》/時報出版 

Photo:Lima Pix,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