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是一段尚未完成的過程,不能強求

父母在孩子身上進行了許多投資,把他生下來,撫養他長大,提供教育;所有這一切都是有條件的,至於這些條件是否事先訴諸於口,那並不是重點。遲早有一天他們會對孩子說:「我為你做了這麼多的事情,現在,你應該遵循我們的觀點,去做我們要你做的事情。」

文│奧修

人生來就帶著一種未知、不可知的潛能。當他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他最初始(original)的臉孔還未出現。他需要尋找它。那會是一種發掘,而這也是它所具有的美。同時,這也是一個存在體和一個東西、物體之間的差別。

一個東西是沒有潛能的,它是它所是的樣子。一張桌子就是一張桌子,一張椅子就是一張椅子。椅子不會變成其他任何東西。

這一點帶來了所有的麻煩和所有的喜悅,所有的挑戰以及所有的困擾。孩子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是空白的,他身上沒有書寫著任何東西,甚至也沒有什麼事情能夠顯示出他將會是什麼樣子,他所有的向度都是敞開的。

孩子不是一個東西,他是一個存在體。他尚未完成,他還在過程裡。他是一個過程,也因此你無法預測他最終會是什麼樣子。

 

別讓孩子成為利益爭奪的棋子

孩子真正的麻煩來自於傳教士、政客以及中小學老師。政客感興趣的不是孩子真正的潛能。他感興趣的是孩子是否會成為他力量鬥爭裡的一份子。他在孩子身上投資了一些東西,因為每個孩子都是他潛在的朋友或是敵人。所以招攬的工作進行的越早越好。也因此,在孩子能夠自立之前,已經有人讓他走上了岔路,以便滿足那些政客的欲望,但是,這卻會扼殺孩子所具有的種子。

不論在哪裡,總是有一些人試圖從孩子的身上獲取利益。而每一個孩子來到世界上的時候都是一片空白,上面沒有任何痕跡;而對任何一個人來說,能夠在孩子身上留下一些記號,那都是一個極大的誘惑。就像是父母親,他們當然會在孩子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跡:宗教的痕跡、所屬階級的痕跡、哲學的痕跡、政治傾向的痕跡,因為父母親認為孩子代表著他們。孩子應該成為他們的繼承者。

 

父母給孩子的愛不該有條件

父母在孩子身上進行了許多投資,把他生下來,撫養他長大,提供教育;所有這一切都是有條件的,至於這些條件是否事先訴諸於口,那並不是重點。遲早有一天他們會對孩子說:「我為你做了這麼多的事情,現在,你應該遵循我們的觀點,去做我們要你做的事情。」

父母親可能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些什麼,因為他們自己的父母也是用同樣的方法來養育他們。一代又一代,這同樣的過程持續不斷地進行著。同樣地,那些老師們感興趣的是學生應該要能夠代表他們,那些宗教導師感興趣的是他的門徒應該成為他教導的典範。

我要你記得的是:每個人都對孩子充滿了興趣,但是他們感興趣的完全不是孩子自己的興趣。
孩子是無助的,他沒有辦法對抗這些人。這些人擁有力量,孩子需要依賴他們;如果他們想要把孩子塑造成某種樣子,他就必須成為那個樣子。對孩子來說,有一點是絕對清楚的:如果他違背了父母的意願,他就是行為不當,他就是背叛了父母。父母一直灌輸孩子這樣的概念,那些傳教士和師長也是。所以孩子常常會覺得有罪惡感。只要他有自己的看法,不論那是什麼樣的看法,那都是不對的。

所以孩子從很早就學會像政客一樣思考,因為如果你讓自己真實的話,你就會受到懲罰。這對孩子而言,實在是一種很簡單的計算,我們沒有辦法譴責他的行為。

 

地球不是任何人的財產

在一個比較好的社會裡,每個人可以了解彼此的誠信,人們甚至會敬重一個幼小孩子的存在,而不在他身上強加什麼東西。但是這樣的社會似乎還非常的遙遠,遙不可及,因為所有人都有著他們自己的既得利益,而他們無法停止這些把戲;他們已經習慣於剝削他人。

國家有什麼必要性嗎?這整個地球是一體的。人們只是在地圖上不斷地畫出國界,然後又為那些國界不停的爭戰和殺戮。這實在是很愚蠢的一種遊戲,要不是全人類都瘋了,你實在很難相信這種事情是如何持續地發生著。

這整個地球都是屬於我們的,不論一個人想要在哪裡,他都有存在的權力。太陽不是任何人的財產,地球也不是任何人的財產,月球也不是任何人的財產;這陣風、這些雲朵、這陣雨,沒有什麼是任何人的財產。

要拯救人類最簡單的解決之道就是去除掉地圖上的所有線條。因為在地球上,那些線條根本不存在。只要地圖上的那些線條消失了,人類就不會有第三次世界大戰,你也不會在世界上擁有這麼多的敵人。

 

找到自己最初的模樣

只要透過你最初始的臉孔,你就會感到如此地滿足、無比的滿足,還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以至於你再也不需要任何的追尋;你已經找到了。

但是那些既得利益者不會允許你找到自己最初始的臉孔。他們會設法讓你分心,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們有自己的詭計,他們有自己的想法,而你需要為了他們的想法而犧牲。政客會為了他們的政治而犧牲你。宗教會為了他們的政治而犧牲你。沒有人會對孩子本身感興趣,理由很清楚:孩子需要被塑造成為某種特定的樣子,以便符合這個社會、國家和某種觀念思想。

每個人都因為某些愚蠢的觀念、神學、政治和宗教而被犧牲。這就是為什麼人們會分心走上岔路。

孩子們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原因很簡單,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會成為什麼樣的人。他很自然地依賴父母和長輩,那些人知道的比較多。而孩子並不了解這些人所知道的並不比他多;他們其實都在同一艘船上,他們都一樣地無知。唯一的區別在於孩子無知的同時也是天真的。那些成人無知的同時卻是狡猾的,而且因為他們的狡猾,他們不斷地透過外借而來的知識來掩飾自己的無知。

沒有人問過他們:你所知道的知識,真的是屬於你自己的嗎?如果它不是你真正的知識,最好把它放到一旁去;那是沒有價值的。你現在所做的事情是真的來自於你的渴望嗎?你真的感受到自己心裡真實的迴響嗎?如果不是的話,那就不要再浪費任何一個片刻了。

你很難要求父母不強迫孩子去滿足他們理想中的期望,同樣地,你也很難要求老師不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強加在孩子身上,他們認為自己真的知道一些事情。他們不斷地假裝自己知道。

這就是我想要你注意的事情。你到目前為止接受了所有的一切:他們所說的話語,你全都接受進來了。你需要開始去質疑、懷疑。不要害怕權威。

 

成為你自己的權威

如果有一天你了解了你自己最初始的臉孔,你也只能成為你自己的權威。即使是如此,你也不會成為其他人的權威。沒有人可以成為其他人的權威。這整個關於權威的概念需要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是的,人們可以分享他們的經驗,但是那不是權威。我不想在你身上強加任何事情,我甚至不想強加任何一個字眼或概念。

你永遠不知道,你初始的臉孔會是什麼樣子,你也沒有辦法知道你最真實的存在會是什麼樣子。只有當你知道了,當你面對面地和你自己在一起,當所有的阻礙都消失,而你被全然單獨地留下來時,你才會知道那是什麼樣子。

就在那份單獨裡,它讓所有曾經綻放過的存在得以出現。

接受你自己的單獨。接受你自己的無知。接受你自己的責任,然後看著奇蹟的發生。遲早有一天,你會突然間帶著一種新的眼光看見自己,就好像你過去從來不曾看過自己一樣。這一天才是你真正誕生的日子。在那之前所有的一切,只是誕生前的過程罷了。

摘自 奧修生命的追尋之旅》/麥田出版

 

Photo:Joris Louwe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