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活過,一次就夠了

人生啊,活一次就夠了。要是可以活兩次、三次,就不會努力活下去了吧?」和這位豁達的長者相比,我對死亡的領悟,實在顯得膚淺。然而,當我與這樣的人相遇,並且放入真情相待時,卻能感受到直接正視死亡的力量。

文/特掃隊長


有人來電詢問遺物處理事項。公司打電話給我時,我正在外頭處理事情,只能利用空檔回撥給委託人。

接聽電話的是一位年長男性,聲音非常微弱,感覺說話不太靈光。我猜他的年紀應該很大,於是拉開嗓門,一字一句慢慢說:

「我是XX公司,要回覆你詢問的遺物處理事項。」

「不好意思,這麼忙還麻煩你。」

「請問物品的數量有多少呢?」

「因為生活很長一段時間了,數量還不少。」

「這樣啊!請問我可以找時間去府上拜訪嗎?」

「啊,當然可以。」

因為與其問一堆讓這位年長男性傷腦筋的問題,還不如我直接到現場看看,於是和他約好時間上門拜訪。

 

事先安排後事,無牽無掛

他除了想要處理亡妻遺留下的物品之外,也希望順便安排好自己的身後事。我發現自行安排身後事的高齡者並不少,所以我聽了也不覺得驚訝,加上這位委託人態度溫文和煦,更讓我覺得這是好事。

「你看,我年紀都這麼大了,也沒多少日子了,所以想趁現在安排好一切。」我知道還是有不少高齡者或病人對死亡避而不談,或許是多數人不愛說、也不愛聽這類話題吧,但是眼前這位老人卻一點也不忌諱。

「因為我不想給兒孫造成麻煩。雖然這麼說,死了以後也無可奈何啊。」

「是啊。」

「所以才想趁現在處理好。」

「原來如此。」

「不過,話雖這麼說,我不確定哪一天可以整理,這樣會不會造成你工作上的困擾?」

「不會不會,沒關係。」

思考自己的臨終也許會讓人感到孤寂與恐懼,但絕對不會只有這些感覺而已;思考死亡應該會帶給我們意想不到的人生意義和全新體悟,這絕對不是毫無意義的事。我在心裡極力贊同他的想法。

 

人生,活一次就夠了

我本來就愛跟老人家聊天,聽聽人生前輩分享寶貴的人生經驗。一開始他慈祥地聽我說話,最後不忘給我人生經驗的指引,我也將他說的每句話深烙於心。

「不過,人實在很難一下子突然死掉,現在睡覺時很容易會想東想西,特別是一想起自己小時候,還有年輕時,就特別懷念。但是,我不會想要回到年輕時的我。」

「是嗎?」

人生啊,活一次就夠了。要是可以活兩次、三次,就不會努力活下去了吧?」

「是的!」

「有努力活過,才叫做人生啊!我已經比我父親死時的歲數多活了十年,已經很感謝了。」

他侃侃而談,不見任何悲傷的情緒,滿是豁達,表情平靜溫和。當我和他天南地北聊得正起勁時,照護人員也準時出現在我們面前。

不久,我便來到他家整理物品。

他走了。

這裡雖然是公營住宅,但是和租來的房子一樣,無法慢慢整理。我沒有時間靜靜緬懷他的死亡,只能匆忙安排工作,動手清理。記得那時,正值寒冬過後、春暖花開的季節。

我認為思考「死亡」,尤其是自己的死亡,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當然,無須因死而變得短視近利,深入思考後,自然會得到平靜的心

從事這份工作的我,也許無法從一般工作得到人生的體悟,又我如果從事一般的工作,可能會失去人生重要的東西吧。我藉由面對死亡,得到了無數的人生體悟,這對我來說或許是任何東西都換取不來的寶物吧。但和這位豁達的長者相比,我對死亡的領悟,實在顯得膚淺。

我的人生終日與「死亡」為伍,但我卻無法透澈如他。或許是因為我年紀還輕,也沒有生過一場大病,所以無法通透地體會吧。然而,當我與這樣的人相遇,並且放入真情相待時,卻能感受到直接正視死亡的力量,讓內心的那道光照亮幽暗不明的此刻,為人生注入力量,活在每個當下。

「他是否是笑著離開呢?」在這空蕩蕩的屋子裡,僅存著深烙在我腦海裡的記憶,以及這位委託人以澄淨的笑容對我說著:「人生啊,活一次就夠了!」

摘自 特掃隊長《那些死亡教我如何活》/時報出版


Photo:Moyan Brenn,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