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佩霞:「夫妻吵架贏了只是贏在表面,你還是輸。」

盛怒下的心情通常火大,然後越想越氣,同時不斷往上澆油,想著對方如何惹惱我們、如何不為我們著想。然而卻完全看不見其實是自己像著了魔似地在助長自己心中那把火焰。如果我們真的想要終止暴力,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靜下心來問:「此刻,愛會怎麼做?」

文│賴佩霞

看過太多失敗的例子,別說別人,我們自己前面的婚姻就錯誤百出。既然不想重蹈覆轍,既然想給自己一個新的機會,既然決定再次走入婚姻,就必須先承諾自己徹底「洗心革面」,決心收起那張總會壞人心情的晚娘面孔。這樣的改變不是為了對方,而是為了自己接下來的生活品質。

厭倦了愛侶間各懷鬼胎的生活,我決定「虛心學習」親密關係這門藝術。

 

如何打造一個由正面能量運作的親密關係?

承諾是絕對必要的第一步。沒有承諾就不會有堅持,當我們心甘情願作出承諾,所有為了達到目的所作的調整都不會覺得委屈。只是,我們到底承諾了什麼?

說得如此堅定,難道前一段婚姻沒有承諾嗎?有,當然有,但當時我所認知的承諾是不夠的。

我承諾婚姻裡要忠實,絕對遵守律法,不給婚姻以外任何男人機會、不暗渡陳倉、不偷情,這些我都認真做到了,無論外面的吸引力有多大,我都守住了這個分際。但結果還是以離婚收場,問題出在哪裡?

當初以為一紙結婚證書就能約束彼此,以為從此就能完全屬於對方,以為有了共識,即使吵翻天,兩人都能遵守不出軌的誓約。因此,吵起架來火力全開,因為急於想讓對方知道我的好惡,「我不喜歡的事你就別再做,不喜歡聽的話你就別再說」,熱吵、冷戰,赤裸裸、毫無保留地傾洩心裡一切真實的感受。重點在後面,為了確保對方以後絕不再犯,每次的溝通都奮勇一戰。

是的,我贏了!但只贏在表面,轉身之後,對方選擇用他自己的方式去平衡心裡的不滿。這一點我完全輸了。

我,再生氣也不會選擇出軌,但對方並沒有這樣的自我約束。

所以,是的,在關係中我承諾了要忠實,但這對營造「親密關係」來說,是不夠的。

回想年輕時談戀愛,我就不是一個會腳踏兩條船的人,這是我對感情的自我約束跟價值觀,基本上跟結婚與否無關。我是一個你說不敢也好,不喜歡、沒興趣也好,總之,我不會。因此才天真以為只要結了婚,另一半也會跟我一樣忠實地看待這樣的誓約。然而,我錯了,真相並非如此。

我不相信,原來有這麼一手,或者說,我根本不相信這樣的事會發生在我身上。當對方使出這樣的殺手鐧,我兵敗如山倒,完全招架不住,最後以離婚收場。

 

發飆前,趕緊自問這句話

除了放大另一半的優點,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有長期被低估「想要幫助人、成全人」的好意存在。每個人都存著想帶給人愉快的善意。一些讓自己舒服的負面情緒,像自私、嫉妒等,即使像灰塵一樣積得厚厚一層,可是不要忘記,在塵埃的底層,每個人的心裡都隱藏著一顆渴望和諧、渴望愛人與被愛的心。

正是這份友善、溫和的力量,不斷幫助我們在親密關係裡加溫、增甜。如何讓自己感受那股善意?有個簡單的方法:發現情緒上來,快要和另一半起衝突的時候,趕緊問自己:「愛會如何展現?」這是一個對自己當頭棒喝的絕佳問句。

盛怒下的心情通常火大。然後越想越氣。我們為自己的怒火合理化,同時不斷往上澆油,想著對方如何惹惱我們、如何惡質、如何不為我們著想……然而卻完全看不見其實是自己像著了魔似地在助長自己心中那把火焰。

然後,「管不了那麼多了」,噴火~

就像任何一場拳擊賽……親密關係裡多少這樣的賽事,一回合又一回合持續上演。

除非,厭倦了爭執、厭倦了怒火、厭倦了廝殺,否則「愛會如何展現?」這句話一點都吸引不了人,也不可能發揮效力。

如果我們真的想要終止暴力,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靜下心來問:「此刻,愛會怎麼做?」這時,有一份覺知自然會把我們帶到隱藏在人心中,那份最強烈、渴望「愛人」與「被愛」的核心中找到答案。

別急,這需要練習,慢慢來,別急……

摘自 賴佩霞 《我要心動一輩子:親密關係的10道練習題》/方智出版社

Photo:Wyatt Fish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