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心聽,你的另一半在說什麼?

聆聽可不只是在對方說話的時候保持安靜而已。聆聽需要完全專注在對方講的話上。
  • 書摘
  • 2016-05-05
  • 瀏覽數4,444

文│傑克‧謝弗、馬文‧卡林斯

 

不管是什麼樣的關係,婚姻或是友誼,最終都需要對話來聯繫。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

 

守則一、聆聽:別人說話時你要注意聽,這樣才可以了解對方在說什麼

聆聽可不只是在對方說話的時候保持安靜而已。聆聽需要完全專注在對方講的話上。因為我們思考的速度比講話的速度快四倍,我們很有可能不小心就讓自己的思緒飄走了。你要記得克制住讓思緒飄走的慾望。

對方有沒有在聽你說話,是可以觀察得出來的,視線是否維持接觸就是一個觀察重點。

視線接觸也是一個友好訊號,可以幫助你建立高強度的關係。視線接觸不是要你盯著對方看,而是在對方講話時,大概三分之二到四分之三的時間都要維持視線接觸,以建立連結,顯示你有注意聽對方說話。

對方講話時,盡量不要打斷對方。這點對於外向性格的人來說特別要注意,因為外向性格的人很容易在對方講完之前就開始說話,甚至幫對方講完話,好讓說話權趕快輪到自己身上。

我們都喜歡讓我們說話的人,尤其是讓我們講自己的事的人。有一個不知名的作家曾說過:「朋友就是那些會問你『你好嗎』,還會真的等著聽你回答的少數人。」說得真好!

同理心句型就是展現你有認真在聽對方說話的極佳方法。要說出一個好的同理心句型,你一定要仔細聽對方說的話,或者是注意他們情緒或肢體上的表示。把對方的話換句話說,可以把對話的重點維持在對方身上。

在非正式的對話裡,我們常常沒仔細聽對方說話。就算是一個很乾的對話,也可以透過同理心句型改善。例如,你的同事很熱情地跟你說他週末的湖畔假期,除非你也有去,不然你對這件事可能不會有什麼興趣。

但是運用一個同理心句型,就可以讓對方知道你有在聽他說的話,也對他說的事情有興趣,你可以說:「你應該玩得很開心吧!」。同理心句型就是對話的調味料。如果你能養成善用同理心句型的習慣,你就能逼自己更仔細聽別人說話。而這樣的結果就是,別人會對自己感到開心,也會開始喜歡你。

 

守則二、觀察:任何對話裡,都要記得要觀察對方說話前、中、後的狀況,也要觀察對方聽你說話之前、中、後的狀況

當你跟另一個人互動時,你們兩人的溝通有兩個層面:語言溝通跟肢體表達。在語言溝通之前、過程中、講完之後,你都需要觀察對方的肢體語言。這些訊號就像是一個氣壓計,可以幫助你評斷這個對話是否恰當,是否進行得很順利,或者是對話結束後是否造成了什麼影響。

身體往後躺、雙手抱胸、抿唇,都是很容易觀察的肢體語言訊號,告訴你對話並沒有進行得很順利。我們往往會跟不想看到跟聽到的事保持距離,這就是我們前面講的身體前傾的相反訊號。雙手抱胸是一個防衛性動作,可能代表這個人想要象徵性或實際防衛他們看到或聽到的東西。另外一個抽離的訊號就是看別的地方或看手錶,好像在暗示:「時間差不多了吧?」,或者是把腳、身體或兩者都轉向門口。當你看到別人開始從對話中抽離,你就該換話題了。你可能已經花太多時間講自己的事,沒有把注意力放在對方身上。

遇到「文字地雷」尤其是這樣。

文字對不同的人可能產生不同的意義。運用這些字的時候,他們很有可能變成像地雷一樣,會把一段關係炸毀。當對話的一方覺得受到這些「文字地雷」的冒犯,他通常不會說什麼話來明確表示他不高興,但是他會開始跟你保持距離,也會漸漸疏離這段關係。但是,對方的肢體訊號可以幫助我們了解我們是否說了什麼冒犯到他的話。他們可能會皺一下眉,表現出震驚或驚訝的表情,或者是往後站一點。發現這些訊號之後,可以趕快跟對方說明自己沒有那個意思,也可以更進一步討論這個冒犯到對方的字對彼此有什麼樣不同的意義,這樣可以平息不好的感覺,讓對話帶著正面意義重新開始。文字地雷的麻煩點就在,我們不知道別人對某個我們認為是中性的字詞,會有什麼樣的情緒解釋。

課堂也是一個很容易讓文字地雷爆炸的地方,讓毫無防備的老師措手不及。之所以會這樣可能有兩個原因,第一就是因為現在的學生組成多元,第二是因為上課人數多。講到種族議題,老師上課時一定要小心,不要講一些可能對學生有不同意義的文字地雷。有一次我在上課時,我的筆電不知為何沒辦法開機。每次打開都只是黑屏。所以我就問我的學生說:「有誰知道要怎麼辦嗎?」

有一個學生點頭,走過來幫忙,弄了一下之後把電腦還給我。我說:「好吧,現在螢幕是白的了,白的至少比黑的好。」

其中一個黑人學生立刻覺得被我的話冒犯了。他說:「你說『白的比黑的好』,你這樣是種族歧視。」

我完全沒有暗諷種族的意思。我講話時根本沒想到種族問題,我只是急著想趕快把筆電弄好開始上課。我的話是指電腦的狀態。黑屏代表電腦沒有開機,白屏則代表電腦開機了。

換句話說,我的意思是,有開機的電腦總比沒辦法開機的好。但是學生用不同的觀點來解讀我的話,在他腦裡引起了很情緒化的反應。這就是文字地雷的可怕。

大部分說話的人就算真的發現自己讓聽者產生了負面的反應,面對對方這樣意外的情緒反應,他們也不會試著化解危機,而會想要防禦自己的行為。這樣只會更讓對方更加不高興。說話的人如果踩到地雷,讓別人生氣了,還繼續為自己辯駁,會讓人覺得你很不體貼,也沒有同理心。而說話的人最後只會覺得很困惑,面對聽者的怒氣,不知道該怎麼辦或該說什麼。

同理心句型就是處理文字地雷最好的方法。運用類比的語言,可以描述對方的感受,並傳達給他們,表示你理解對方的感覺,也讓你顯得不像在防備。

如前所述,同理心句型的基本句式是:「所以你......」。這個基本句式把對話的重點放在對方身上,而不是在講錯話的人身上。我們很自然而然地會想要說:「我了解你的感受。」這種話只會讓對方覺得:「你才不了解我的感受,你又不是我。」

同理心句型讓對方能夠發洩情緒。只要這個壓抑的情緒可以被釋放,對話就可以回到一個正常資訊互換的層面。避免跟正在氣頭上的人唇槍舌戰,可以增加關係存活維繫的可能。

一旦你踩到文字地雷,你就要記取教訓。要記得在心裡把這個有爭議的字貼上標籤,預防未來再踩到一次。

在這個充滿文字地雷的世界裡,要讓你的口語溝通還是能有效運用,以下有幾個好方法:

講話之前先仔細思考你要用的字,看看有沒有潛在文字地雷,有的話就把這些字從你的話裡刪除。

講話時觀察你的聽眾,看看他們在聽你說話時有沒有奇怪的反應,如果有的話可能代表文字地雷已經引爆了。

不要因為對方覺得被你的用字冒犯,就覺得生氣或是開始為自己辯駁(就算你一開始不知道這樣講會冒犯到人家)。

要立刻確認對方不開心是否是因為你踩到了他的文字地雷。如果是的話,要向對方道歉,跟對方解釋你並不知道這個字對他來說會有負面的意思,然後向對方保證你不會再用這個字了,當然你也要說到做到。

 

摘自 傑克‧謝弗、馬文‧卡林斯 《如何讓人喜歡我》/遠流出版

Photo:John Hop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