襁褓和叢林之間

只要曾經被無條件愛過、關懷過,人就會認為這個世界上一定會有人愛我、肯定我。
  • 書摘
  • 2016-03-09
  • 瀏覽數1,894

文│李承珉

 

愛是什麼?可以吃嗎?

 

曾有個長期處於憂鬱狀態的患者告訴我,他跳脫不了覺得周遭一切都只是與他擦身而過的想法,覺得自己像是個異邦人。他說自己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壓力。經過諮商後發現,他可能是個內心深處非常寂寞孤獨的人,但也不是因為曾經被背叛而受傷。我問他:「請問您是否曾經認為不需要特別開口說,對方也會懂你?是否曾經有那麼一個人,不需要什麼條件他就能理解你,只要待在他的身邊就感到安心?」他回答從來沒有過,還反問我:「怎麼可能有人會有這種經驗?我不懂。」

 

通常被醫師問到這個問題時,人們最先想到的是自己的父母。只要曾經被無條件愛過、關懷過,人就會認為這個世界上一定會有人愛我、肯定我,並且懷抱著這個信念去看待他人。我們秉持著這股信念去交朋友,且相信朋友會像父母一樣不僅能包容我的缺點與過錯,還會喜歡我。因為我們相信其他人跟父母一樣溫柔體貼,所以與人相處時並不會產生不安全感。相反地,當一個人缺乏「無條件被愛與肯定」的經驗時,就沒辦法產生這種安全感。前述的患者在小時候曾經歷過父母不在身邊的時光,即使父母在身邊,也幾乎沒有扮演好應該的角色。給予子女充分的愛是需要相當大的精力的,要是父母本身就精力不足,或者精力都耗費在其他問題上,就沒辦法給與子女足夠的關愛。夫妻關係不睦、父母因生理或經濟壓力導致情緒低潮或不安時,也不能給予子女所需求的愛。平常父母的關愛就好比磚瓦,唯有一磚一瓦穩固地堆砌好,才能蓋出房子;父母精力消耗時,子女自然得不到足夠的磚瓦了。

 

總的來說,在穩定的教養環境長大的孩子,不需要特別花心思去引起父母的關心;但在不穩定的環境下長大的孩子,卻會不斷嘗試去做引人注意的舉動。重點就在於孩子是否擁有全然被愛、被接受的經驗,且這項經驗將會對孩子的人際關係產生莫大的影響。當孩子相信「對方能夠接納我原來的樣子」,他就不會過度在意周遭的狀況,並且懂得好好站穩自己的腳步。

 

王子和咕嚕的差異

 

目標征服聖母峰的登山客在遇到天候不佳、體力不支等問題時,就會回到基地營,直到身體狀況恢復後才繼續攻頂。對人而言,基地營就像是一種信念,相信某人會無條件愛我。縱使我會對他發脾氣、因為他不理解我而憤怒,但只要存在基本的信念,它就不會輕易被動搖。

 

還有一件事要記得,所謂無條件的肯定和愛,必須是當事人自己感受到才算。不管父母再怎麼誇口自己多麼毫無保留地犧牲、付出,子女不能感同身受也是枉然。另外,幼時未能從父母身上獲得肯定,也不表示會一輩子處於缺乏愛的狀態。別忘了人生中有這麼多親戚、朋友、同事、師長可以支持我們。而我們也必須接受每個人的起點不同。若把它比喻成紮營,假設「懂得信任他人與肯定自己」的基地營必須蓋在海拔兩千公尺處,有些人可以輕鬆搭車到一千公尺的地方下車走路,有些人則必須從地面一步步跋涉長達兩千公尺。

 

飢餓感並不是回到家才有,出了門就消失。人類的本能隨時隨地都會產生。到學校上課的時候,我們也渴望被肯定。為了獲得同學好感,我們會盡其所能地耍帥、表現得活潑開朗;為了被老師注意,我們可能會努力考好成績、擔任班級幹部表現自己的領導力。為了吸引異性的目光,我們會花心思打扮自己。有誰能發誓讀書、交朋友純粹只是為了自己、為了光明的未來?在學生時期,有哪些事情不是為了獲得父母師長的稱讚和關心,以及朋友的肯定呢?其實到了青春期,孩子會更渴望獲得同儕或他人的肯定,甚於對父母關愛的渴望。對這個時期的孩子而言,沒有嘗過的總是比較美味。我們不是常常看到孩子被父母責備後,就跟朋友一起用電話或簡訊批評爸媽、互相安慰嗎?

 

當人離開家庭後,便展開了對自我信念的挑戰:「爸媽說我很重要,我真的那麼好嗎?別人又是怎麼看我的呢?」找到能支持信念的證據時,我們欣喜;當事實與信念相衝突時,我們心慌。我們發現許多反證,例如「我書也讀不好,長得又醜,朋友都不喜歡我。這不符合我值得被愛的說法」,有時候反證的力道過大,甚至會動搖我們從前已建立好對自己的信念。我們害怕知道原來自以為風度翩翩的王子,其實是個醜陋的「咕嚕」。這個過程到了大學、當兵都還會持續進行。我們無法不被他人的看法影響。只有繼續當個王子或公主,並且尋找賴以支持的證據,我們才能心安。

摘自 李承珉《受傷的勇氣》/大田出版

Photo:Marius Brede,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