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需要」,從小學習愛物惜福

一口飯有一口飯的價值,一小菜葉有一小菜葉特別的養分與暖愛

文/彭菊仙

 

 

吃學校的營養午餐,就是種幸福


我希望這個世代裡從未匱乏過的孩子能夠體會到:學校的每一頓飯菜都是經過營養師精心計算養分、斟酌過菜色搭配的。一口飯有一口飯的價值,一小菜葉有一小菜葉特別的養分與暖愛。在這麼圓滿的用餐環境與條件,孩子們,還嫌什麼呢?


一位媽媽跟我說孩子挑剔學校的午餐很難吃,想幫孩子送飯或是自己私下訂別家的餐點,問我幫不幫孩子做午餐送便當?


「我不打算!我有三個孩子,這樣一來,中午要提前一兩個小時做三個便當, 再跑兩個學校,哇!我恐怕沒這個時間哩!」


「孩子不會嫌學校午餐難吃嗎?」


「老大從一年級開始都吃學校的營養午餐,他從來沒比較過,所以中午一餓起來,都覺得很好吃呢!有時還跟我說學校煮的湯比我煮的好喝,他一喝就喝了兩三碗哪!而老三呢,懵懵懂懂的,還不知道要嫌棄學校的餐點;只有老二凱凱,看班上同學吃校外的『╳媽媽便當』吃得津津有味,常常回來跟我要求說他不要再吃學校的午餐,要跟同學一樣吃『╳媽媽便當』!」


「那你不要給老二凱凱試試看嗎?」


「不,我跟他說,學校的午餐都是中央廚房統一製作,有營養師的調配,一定營養均衡,少油又少鹽;而且每天有媽媽輪值去監廚,絕對衛生可靠,價錢又非常公道!我跟他說,這已經是最棒的選擇了!更何況,每天在學校不過就是吃那麼一餐嘛,真的想吃別的,我晚餐時就會幫他做了啊!」


那一陣子,剛好我讀到齊邦媛的鉅著「巨流河」,她在書中寫到年少時期邊逃難邊學習的慘烈生活,給我很大的省思。


當時,很多學生離鄉背井,在顛沛流離中要填飽肚子只能仰仗學校供應的餐點,不論學校供應什麼食物、供應得足不足夠,只要能固定吃到食物,就已是煉獄中的天堂。


書中描述,在戰亂中,半大不大的孩子們吃學校的大鍋飯,臨時借宿寺廟的大廳,有時情勢緊張,還要連夜躲空襲,一起窩在漆黑的防空洞裡過夜。


一路流亡時,則睡禮堂、宿操場,而一路上遇到清淨的大廟,馬上把握機會, 當成是就地學習的最佳教室,孩子們趕緊抓著破舊的課本拚命學習。


每逢佳節倍思親,家鄉音訊杳然的孩子們在大年夜裡獨自吞忍著濃濃的鄉愁,大家只能齊聚在校堂裡相互取暖,全校師生一起包水餃,就是最豐盛、最溫暖、一輩子難忘的年夜飯!


讀到這些真實的情節,真讓我不勝噓唏!反過來看看孩子們,每天午餐有肉、有菜、有湯、有五穀飯,更有水果;有營養、有衛生;有遮風避雨的偌大教室,有自己平整的桌子與椅子;有可愛的同學一起陪著吃飯聊天,說說笑笑;有班長、菜長監督飯菜份量舀得夠不夠,有老師盯著吃飯規矩好不好。


這麼圓滿的用餐環境與條件,孩子們,還嫌什麼呢?


孩子們,「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日子不會維持太久的,未來的人生,你們的每一餐可都要自己張羅!有多少本事吃多少飯,每一口飯可都要你們自己掙!


學校的餐點有多難吃呢?餓了,粗茶淡飯都變成了珍饈美食,白米醬油都會吃乾抹盡的!更重要的是,每天回到家,你們才會更加珍惜媽媽我平凡手藝裡那永遠獨特的「媽媽的味道」啊!

 

(BOX)

「想要≠需要」,從小學習愛物惜福


我當然愛我的孩子,我也知道--愛孩子,就是給他們最好的!但絕對不是給他們最好的物質、最名貴的衣物、餐餐合他們脾胃的食物、時時順其意的決定,因為這個世界絕對不會永遠滿足孩子的所有需求與喜好。


而是,送給孩子看待萬物最好的態度--惜福、惜物、知足、感恩。


當孩子發出每一聲嫌棄、每一個抱怨時,如果確知孩子日常生活中的各項所需並不匱乏,我要告訴自己,必定要堅定「不多給、不亂給」的信念。


而在孩子每一次想要得更多之時,正是送給他們美好人生禮物的最佳時刻--堅定地牽引他們回過頭來,看看自己的擁有、仔細數算已受的恩典。

 

 

摘自 彭菊仙《管教的勇氣》/時報出版

Photo:Claire mono,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彭德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