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善於傾聽的父母》傾聽更可以讓孩子感受到父母的肯定和在乎,進而讓他們充滿自信,擁有解決問題的能力

「說話的時候,你只是在重複自己已經知道的東西。但聽別人說話的時候,你或許會學到新的東西。」―達賴喇嘛

停下來想一想,上次你和旁人好好聊一聊是什麼時候的事。或許是在工作上、在家或在酒吧裡。或許是跟朋友、同事或家人。或許是跟你家附近咖啡館裡的咖啡師,或跟你們當地的送貨員。想想看,是什麼讓這次談話令人難忘呢?

傾聽可以提醒旁人你在乎

和人聊他們日常的壓力和緊張時,一句「你還好嗎?」,往往就足以提醒他們你在乎──這句小小的問候真的能帶來大大的不同。但你很熟悉的人如果情緒跌到谷底,內心承受很大的痛苦,遭逢難以承受、複雜難解、令人心亂如麻的巨變,又或者情緒健康出了問題,那麼,積極主動的傾聽就真的很有幫助。主動的傾聽不只是聽聽而已,而是真的用心聽對方說了什麼,認真思考他想表達的重點,不打斷對方,不提出你自己的意見。要幫助和你談話的人,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懷著同理心洗耳恭聽,不妄加論斷,不批評指教。傾聽有著讓對方感覺受到認同的神奇作用。傾聽還能把自信還給他們,給他們力量改寫自己的結局。

聽起來很簡單吧?但這個人人都能做到的簡單舉動就足以為別人的人生帶來很大的不同。截至目前為止,六十五年來,主動傾聽術不只對撒瑪利亞人有效,而且很多人都說主動傾聽術救了他們一命。我們知道幫助別人敞開心扉、探索他們的思緒和情緒是很寶貴的,有時只要當下讓他們宣洩一下就夠了,有時你們的談話可能是催化劑,促使他們意識到自己需要更進一步的協助。

 

傾聽小訣竅
聽與說同等重要

對人類而言,把話說出來和被聽見,就跟呼吸、食物、水一樣不可或缺。說話是我們最早學會的技能之一,也是我們與別人互動的要素。在學習跟人溝通的時候,「聽」是基本必要的。成長過程中,我們跟父母溝通,接著跟朋友和老師溝通,再來跟同事和家人溝通。說話的主要功能在於讓我們被聽見、讓別人了解我們的訴求、讓我們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無論是想吃冰淇淋,還是想調整一下期限。由於說話的主要功能有其實際的作用,所以,這項主要功能一不小心就會凌駕於它的次要功能之上,亦即「說」凌駕於「聽」之上,以致就算說了也沒有真的受到傾聽。

 

傾聽助人探索自己的感受

看著自己在乎的人受苦,我們常常不知該怎麼做,或不知該說什麼。我們想要盡快找到辦法幫助他們,讓他們好過一點,但卻不知如何是好。

你可能會試著針對他們的問題出主意、告訴他們你自己怎麼處理類似的情況、分享在你身上奏效的辦法、或是幫忙想個解決方案。你可能會先判斷一下狀況、決定一下你是否認同他們。你可能會搬出自己的經驗,從自己的角度看問題,把自己的觀點投射在跟你談話的人身上。

這在許多時候都沒什麼不對,尤其如果是對方自己來向你請教的話。在一般的日常對話中,我們只要能抒發一下心中的煩憂可能就夠了。而且,有時聽取自己沒想到的全新觀點或不同意見是很有用的。了解我們的人往往最能幫我們想到該怎麼辦好。

但如果跟你談話的人有焦慮症或憂鬱症,抑或有其他的心理健康問題或身心症,當你不了解他們的感受或不清楚他們確切的狀況,你的大發議論聽在他們耳裡可能就成了一種冒犯。你憑什麼呢?人各有異,每個人對每件事的反應都不一樣。雖然大家一樣都是人,對許多事情的反應都類似,但每個人對自身遭遇的反應總是獨一無二的。就算有一樣的經歷,例如一樣都喪親,一樣都窮苦度日,但我們總是會有自己獨特的反應和行為表現。

 

聽和傾聽是兩回事

只是在別人講話時稍微注意一下和用心聆聽、讓對方感受到你聽進去了,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後者是付出時間了解對方在說什麼,並賦予自己聽到的東西分量與意義。用心聽的時候,你聽懂字裡行間的涵義,你全神貫注努力掌握對方要表達的東西。

正如哲學家羅蘭.巴特所言:「聽只是一種生理現象;聽進去則是一種心理活動。」我們隨時都在聽各種聲音,多數時候是下意識的──廣播的聲音、嘈雜的街道、背景裡吱吱喳喳的交談聲。但要不要聽進去則是一種選擇。相對於只是聽見旁人說的話,你得有那份意願、專注力和同理心才會去關注這些話背後的涵義。如果你基於了解對方的出發點去聽,而不是對方還在講,你就在心裡形成意見或產生質疑,那麼,你就能營造出一種信任感,讓對方覺得能夠對你推心置腹。

 

我們都能成為更好的傾聽者

但有些因素阻礙了我們好好聽別人說話。如果我們真心想要幫助別人,那就有一些挑戰是我們要克服的,例如我們禁不住就會有一股試圖想改善情況的衝動。當我們在乎的人陷入困境,我們自然會很渴望伸出援手。這份渴望是出於給對方愛與支持的好意,但一股腦插手別人的事情隱含著一定程度的控制慾和支配慾,反而可能在無意間造成有害而無益的結果。當事人真正要的往往不是你的介入。他們要的只是你的陪伴。

尤其是當他們與你意見相左的時候,你得拿出你的寬厚與仁慈,很有意識地去包容對方,才能放下自己的定見,敞開心扉傾聽和接納對方的看法。

撒瑪利亞會以幫助情緒陷入重大危機、飽受情緒問題折磨的人著稱,但我們所做的不止於此。許多時候,我們發現打電話來的人只是面臨難題而不知所措的普通人。撒瑪利亞會訓練有素的志工在來電者最黑暗的時刻予以協助,但志工不是給人建議的治療師。他們只是平凡人在做不平凡的事。

我們知道探索內心的感受就能舒緩情緒上的痛苦,並能幫助來電者更了解自己的處境及手邊握有的選項。我們知道也接受自己不能替他們解決問題的事實。無論他們有什麼感覺或遭遇,我們都不能把他們從中拯救出來。我們的角色只是陪在他們身邊,直到他們可以自救為止。我們的目標始終是透過傾聽、透過給他們把話說出來的時間與空間,讓來電者為自己做出正確的決定。每個人都比別人更清楚自己腦袋裡的想法,所以唯有你自己才最有資格為自己解決問題。別人往往只要幫忙提醒你記得這一點就好。

摘自 凱蒂・可倫波斯 《陪傷心的人聊聊:重要時刻這樣傾聽、那樣對話【英國生命線志工訓練手冊】樣》/橡實文化

Photo By:ACphoto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