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哭鬧」的背後,都有一顆害怕受傷的心,而爸媽的功能就是得一次一次地讓孩子相信「他是安全的」

生物演化中,每一次出現危機,杏仁核絕對會跑在前額葉前面,而在杏仁核主導的情形下,孩子會有很多情緒,這些情緒可能會使他感受很差,甚至感覺不被愛。他們會開始亂推東西、躺在地上耍賴、哭泣,試著想發洩情緒,藉此向父母表達他很不舒服,期待父母能用他習慣、覺得安全的方式去愛他。

我家也有躺地兒


圖/朱羿靜諮商心理師的雜思雜記

這個月兩歲兒子妥妥的進入了秩序敏感期,每件事情都要有自己的主見,吃飯時爸爸要坐這裡、媽媽要坐那裡;喝牛奶時,杯子要由媽媽拿過來、但喝完時要由爸爸拿回廚房…,這種可愛又迷人(?)的反派指令多如牛毛,一旦沒有照做,就會一秒崩潰,哭天喊地彷彿整個世界都翻轉。

大多數時候,只要是無傷大雅又能力許可的事情,我們都會尊重孩子的想法,因為我知道這是他在腦中建立規則和次序的階段,也是他們維持安全感的重要依據,但當然很多時候會碰上不能完全按照孩子邏輯去行動的情境。沒錯!這時候你就會得到一個躺地的大嬰兒。

今天早晨,我就再一次與躺地兒正面交鋒,事情是這樣發生的。我坐在兒子規定的小椅子上吃我的早餐,兒子在旁邊的遊戲區玩一個丟小球的玩具,此時有一顆球稍微滾了出去,大概在他微微起身就可以撈到的距離,但他卻開口「媽媽撿」。我覺得這樣的要求實在有點誇張,於是我們展開以下對陣:

媽:你可以自己去撿啊,就在你前面而已。

兒:媽媽撿媽媽撿!(坐著大聲叫)

媽:媽媽正在吃早餐,現在不能幫你撿。

兒:(開始生氣,遷怒旁邊的一套教材,那套書有些不穩碰到他的肩膀,他愈是生氣想推回去就愈是大力又倒彈回來)

兒:鼻要這個。(哭)

媽:那個本來就放在那邊的。

兒:(瞬間倒地,躺在地上踢腳,然後哭)

媽:我知道你想要我幫你撿,可是我正在吃早餐,你可以請消防車幫你撿…。

兒:鼻要!(大力踢腿)(哭聲)

媽:或是你溜滑梯下來撿?

兒:(哭更大聲)

媽:或是垃圾車幫你撿…?

兒:(繼續哭)(繼續踢腳)

媽:我可以幫你撿,但是要等我吃完早餐。

兒:媽媽撿!(伴隨踢腳哭)

媽:我可以幫你撿,但是要等我吃完早餐。

兒:(大聲哭)

媽:我看到你的難過寶寶好大隻好傷心,我在旁邊陪你喔。

兒:媽媽抱(哭)(目的應該是想拐我走過去)。

媽:好,我好想抱你,你過來讓我抱抱。

兒:鼻要!(繼續哭加踢腳)

媽:我真的好想好想抱你,我知道你很難過。

兒:(在地上繼續哭了10幾秒左右,突然站起來)

這時我以為兒子放棄了,要自己去撿那顆球,結果他繞過球,哭著走過來伸手討抱,我就張開手擁抱他、安慰他。幾秒鐘過後,他慢慢冷靜下來,站在我旁邊看著我吃完早餐。

兒:媽媽吃完了。(我知道他在暗示我答應他吃完就會去撿那顆球)

媽:我這裡還有牛奶要喝。

兒:媽媽撿。(情緒是安定的)

媽:媽媽知道,等我喝完牛奶就會去撿,你可以幫我抽一張衛生紙嗎,我想幫你擦眼淚。

兒:(跑去抽衛生紙,臉湊過來)

媽:(喝完牛奶)謝謝你等我吃完早餐,你是最棒的。

 

這個過程並沒有歷時太久,大約在五六分鐘內就結束,它也不能代表或複製成所有小孩以及我的小孩每一次的狀況。

我在許多次的親子演講中,都想和父母強調,從孩子身上去觀察情緒如何調節是學習情緒最快的途徑,因為孩子的表達方式十分直接且鮮明,沒有成人之間過多的隱藏及扭曲。

在早餐的插曲中可以很清楚看見這個歷程,第一次聽到我不能撿球時,兒子的杏仁核開始啟動,杏仁核主導的情形下,他開始有很多情緒,這些情緒可能會使他感受很差,甚至感覺不被愛。他開始亂推東西、躺在地上耍賴、哭泣,試著想發洩情緒,向我表達他很不舒服,期待我用他習慣、覺得安全的方式去愛他。

我沒辦法代替他承受這個情緒,也沒辦法按照他的意思去做,我只能不斷表達我有我的限制,但我愛他,我很想陪伴他。然後他在某個瞬間突然接收到這些訊息後,起身討抱,他在嘗試另一種新的方式得到愛和安全感,我馬上回應並滿足他。這讓他的杏仁核被緩解,前額葉開始活動,因此他可以安靜下來,聽進去我說的話。擁抱過後當我請他等待時,他便能夠等待了。

這之後,我站起來到廚房洗杯子,他也喊了好幾聲要我回去,但當我回答「好,媽媽洗完杯子就回去」時,沒有如開始那樣崩潰。因為生物演化中,每一次出現危機,因為杏仁核會跑在前額葉前面的關係,這樣的對陣可能要重複數十上百次,小人兒才會學習到「媽媽不幫我撿球」並不是什麼毀滅世界的重大危機。再來是他們會不斷發現有其他事情也很值得崩潰,於是爸媽得一次一次地讓他們相信「你是安全的」。

試想,若是你的伴侶每次逛街都因為芝麻小事而在街上與你大吵,你大概老早落跑了,但我相信這只是多數父母的日常。為此我心裡是很敬佩那些能夠耐住性子在大賣場和孩子乾耗的父母,這不僅是在與小孩戰鬥,還得承受路人甲乙的側目,只要父母有試著努力,無論他用什麼策略(毆打和無視當然除外),我始終願意給一個敬意的。

 

全文獲《心的自由-朱羿靜諮商心理師的雜思雜記》授權轉載

 

Photo:Shutterstock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