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會議好處多!不管是孩子要爭取權益或是爸媽要制定規矩;透過討論、引導孩子思考、表達,會比直接給他們答案要好得多

沒有一個家庭沒有衝突,該如何解?諮商心理師黃柏嘉在家裡具體實踐「阿德勒」所學,固定召開家庭會議,解決各種生活和關係的難題,包括:兄妹爭吵、家務分工、零用錢發放,以及家規的討論制定等。

職場上,開會是一門學問,從議題的設定、議程的安排到發言的氛圍,有許多的「眉角」要注意,才能有效討論出問題解決方案。場景換到家裡,開會也是解決家庭各種難題的好方法。

諮商心理師黃柏嘉的專長為阿德勒學派的正向教養。阿德勒很強調民主的討論,黃柏嘉在家裡具體實踐所學,透過召開家庭會議,解決各種大大小小問題,包括:兄妹爭吵、家務分工、零用錢發放,以及家規的討論制定等。

黃柏嘉指出,阿德勒學派教養的核心信念為「社會情懷」,每個人都渴望有歸屬感,並貢獻一己之力,「你好、我好、社會共榮」。要如何培養孩子的社會情懷呢?黃柏嘉指出,最好的方式就是開會:「大家坐下來溝通想法和意見,孩子可以從中培養與人建立正向連結、考慮到別人,以及表達自己的能力。」

 

開會培養溝通表達、解決問題能力

黃柏嘉強調,無論是爸媽想要傳遞給孩子的價值觀,或是需要處理的關係議題,都很適合在家庭會議中提出來討論。每個人輪流發言,表達自己的想法、整理對方的想法,「不只是爸媽說,也讓孩子說說他們的想法和觀點。」

作為一個阿德勒理論的實踐者,黃柏嘉非常喜歡「家庭會議」這個技巧,並分享他們家召開家庭會議的方法。

原則1 固定時間開會

原則上是每周開一次,固定每周日晚上召開會議。黃柏嘉指出,孩子大一點點之後,有時因為夫妻倆忙,會調整成二周開一次,但理想上是希望每周開。開會時間不用太久,控制在30分鐘以內,「不要把開會變成負擔。」

 

原則2 以愉快的心情結束會議

在議程的安排上,依序為:感謝家人、綜合提案、價值觀或知識的傳遞,最後是同樂玩桌遊。

黃柏嘉指出,孩子3歲以上就可以開家庭會議,但「孩子年紀愈小,開會時間要愈短。」家有幼兒的話,建議每個人輪流說出對所有家人的感謝之後,跳過綜合提案的討論,直接玩桌遊,以愉快的心情結束會議,重點在於讓孩子喜歡開會。

 

原則3 輪流當主席和會議紀錄

開會的主席和會議紀錄,由每個人輪流擔任。黃柏嘉說,小小孩負責會議紀錄,畫圖或是幫忙錄音都可以,「女兒小時候畫圖做的會議紀錄,還畫了大象,雖然看不懂是什麼意思,但沒關係,形式到了就好。」

家裡有一個資料夾,存放每次的會議紀錄。開會之前會把上次的會議紀錄拿出來看,確認有沒有什麼事情沒討論完,或是經過一周後需要調整的。

 

原則4 以「討論」取代「說教」

會議第2個議程為「綜合提案」,每個人都可以提案,針對家中最近遇到的議題,進行討論。黃柏嘉指出,除了事務性的討論,如:零用錢怎麼發、怎麼花、家事如何分配之外,家庭關係的議題和家規的制定,都可以在此階段提出來。

黃柏嘉舉兄妹吵架為例,妹妹覺得爸爸不公平,「發生當下無法解決的事情,就帶到會議上討論,」妹妹可以表達希望爸爸怎麼幫她,或是哥哥那天說的話給她什麼感受等。

黃柏嘉家開會,曾就紅包使用、出國的花錢原則等進行討論。黃柏嘉指出,「透過討論、引導孩子思考,會比直接給他們答案要好得多。」

黃柏嘉也希望教孩子建立應有的價值觀,因此,會議第3個議程由他來規劃。以紅包問題為例,綜合提案時討論紅包使用問題,接著他會和孩子聊大人為什要給孩子紅包、爸爸如何看待這件事等。另外,也希望傳遞知識性給孩子,和孩子談性教育、人為什麼會懷孕,以及情感教育、怎麼樣的人是危險情人等。

黃柏嘉十分享受開家庭會議,讓家人之間的感情變得更緊密,「該吵的架放在這裡一起吵,還可以學到東西,真的很好玩。」

 

原則5 每個人發言權力是平等的

阿德勒很強調民主、平等地討論。開家庭會議時,每個人都擁有提案權,表決時一人一票。在黃柏嘉家,家規是大人和小孩一起討論、制訂的。

有一次開會,女兒當主席,兒子舉手提案,爸爸喝啤酒應該要有規範,應該降低頻率,不能隨時想喝就喝。於是全家人討論,什麼時候喝啤酒是合理的?最後決議,只有客人來訪時才能喝,並訂出罰則,寫成會議紀錄。

「開家庭會議時,每個人發言的權力是平等的,」黃柏嘉說。即使是9歲的孩子也可以訂一個管爸爸的規則,黃柏嘉說:「只要訂出來的規則沒有超過界線,像是可以無限制的玩電玩,我認為『家』是什麼樣子,規則不應該只是大人訂的,而是全家人來訂。」而且,孩子參與制定的家規,他們也願意遵守規定。

 

原則6 用「協商」取代「命令」

家有青少年,愈適合開家庭會議。黃柏嘉剖析青少年的心理:「青少年想要擁有權力。」一般來說,獲得權力的方式有兩種:一是革命、和權威對抗,證明你拿我沒輒;另一種是透過合法權力的討論、來爭取權益。假如青少年沒有任何和大人討論的空間,通常會選擇和權威對抗。

黃柏嘉指出,「家庭會議很重要的一個意義是,提供青少年一個合理獲得權力的機會。」以手機使用問題來說,造成很多親子衝突。黃柏嘉說:「孩子想要爭取,爸媽想要防守。」3C管教問題很適合透過家庭會議,討論使用的用途和時間。

親子坐下來討論、說說自己的意見和想法,包括:何時用、為什麼用,雙方都提出自認合宜的時間數字。最終爸媽還是要設限,但這是經過通盤考量,包括:雙方的想法、使用經驗和需求,所做的決定,而不只冷冰冰的規定。

黃柏嘉強調,「這是一個協商的過程!」很類似大人在職場上和主管談工作量和薪水,雙方一來一往,建立起初步的規則,實施一周之後再來討論是否遇到什麼困難、需要做哪些調整。

黃柏嘉指出,整個討論、協商過程最終希望,培養出孩子控管手機的後設能力。透過開會討論,訓練他思考這周要用多久、用在哪裡、超過時間怎麼辦、如何設限?黃柏嘉提醒爸媽,在孩子長出控管手機的能力之前,可能會滾動調整2、3年之久,無法一蹴可及。

會議進行表決,若家裡4個人,最後結果2比2,「這代表還需要一些討論。」在黃柏嘉家,通常結果不會是2比2,他常跑票、站邊支持小孩,「只要你願意試,我願意給機會。」黃柏嘉很看重孩子能不能把自己的想法講清楚,「如果他能清楚表達,也願意試試看,為什麼我不給他機會呢?」

以手機使用來說,孩子爭取用更多時間,「如果你看重的是孩子聽不聽話,那大人就要堅守立場。」黃柏嘉說:「如果你看重的是孩子能力的培養,我不介意給他們摔跤或犯錯機會,反正下周會再進行討論。」

黃柏嘉認為,「教養應該以目標來設定做法,」如果你希望教出能獨立判斷思考的孩子,而不是聽話的孩子,就必須提供他討論和對話的空間,而不是用上對下的方式對待孩子。

 

照片提供/黃柏嘉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