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褚士瑩:如果你希望孩子追求夢想,那你就去追求夢想;沒有追求夢想的父母,教不出追求夢想的孩子

每個孩子最大的運氣,就是父母。褚士瑩直言,這說來殘忍,但一個孩子這一生是好運、壞運,很大程度取決於父母,父母得仔細想想「我要給孩子什麼」;也請記得:如果希望孩子追求夢想,最好的方法,就是父母自己先追求夢想。

褚士瑩的身分很多元。他是旅行愛好者,17歲開始遊歷世界,至今足跡已遍布上百國,即便有疫情干擾,今年他還是飛行了30多趟。他也是國際NGO工作者,關注和平、農業、兒童、難民等各式議題。

他還是作家,出過超過50本書,有一群「鐵粉」,最新作品《看見自己說的話:9堂雙向思考練習,解鎖你的對話力》,強調好的對話可以讓人啟動思考、帶來成長。


 

頂著台大、哈佛的高學歷光環,還曾到埃及學新聞、法國讀哲學,褚士瑩沒有照著傳統成功人士的劇本活,而是跟著自己心中的聲音走,非典型又多彩的生活,讓他成為人生有夢、追夢的代表性人物。

「活成夢想中的樣子」,聽來夢幻動人,其實得一步步務實邁進。褚士瑩的父母很早就把他當成大人來看待,讓他學會了獨立自主。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生命個體,孩子並不屬於父母

「父母必須在孩子很小時,就意識到『孩子並不是屬於我』;大部分父母會以為孩子是屬於他們的、屬於家庭的,但,實際上孩子只屬於自己。」褚士瑩強調,每個人都是獨立的生命個體。

現在有些孩子,即便長大也還很仰賴父母,學不會負責,「父母得要想想,我什麼時候才能意識到孩子是獨立的生命個體?有沒有可能父母自身也根本沒有獨立過,沒有為自己的生命負責過?」

褚士瑩直言,如果父母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對自己負責,又怎麼可能要孩子學會對自己負責?

所以,一切都要回到自我覺察。父母可以想一想「我是不是在做根本不想做的工作?」、「我是不是在當『不是自己』的人?」如果父母意識到了,就再回想看看自己是何時失去了好奇心、何時停止追求夢想,然後,重新開始,去追求夢想,去做自己小時候一直想做的事。

 

「活在夢想中」,是父母能給孩子最好的禮物

以學鋼琴為例,有些父母在督促孩子練習時,會說:「小時候我家境不好,想學鋼琴也沒辦法,你現在能學就要好好練。」從邏輯上來看,應該是父母要去學鋼琴,完成小時候的夢想、消彌當年的遺憾,不是嗎?為什麼要孩子為父母負責呢?

讓孩子從小看到父母有夢想,活在夢想中,這是父母可以給孩子最好的禮物,而不是命令孩子去練琴,然後自己在旁邊滑手機。

但褚士瑩並不是在提倡「身教」,因為身教的概念並還不夠真誠,更直接的說法,應該是「父母做不到的事情,就別要求子女」,如果父母在孩子面前,追求夢想,例如學鋼琴、繼續學習、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等等,那孩子追求夢想,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透過學習思考對話,看清楚自己的人生

如果想要更看見自己的人生,他認為,可以從「自己說的話」開始改變,練習有意識的觀察與覺察,看懂每一句話語背後的基本邏輯,讓自己與他人,或自己與自己的對話,都成為啟動思考的契機,甚至觸動靈魂。

在新書中,褚士瑩分享了許多對話原則與方法,都是他從哲學踐行諮商的訓練中,萃取提煉而出的。

他指出,「對話」這個詞,源於希臘文中的「dialogs」,意思是「兩者之間的穿越」,有很深層的意涵,例如兩個主體的平等互動、真誠溝通等等,只是多數人在日常生活中,對於對話這件事的理解,太過馬虎,才造成了對話是簡單的、無效的,或沒有價值的偏差印象。

 

親子對話首重真誠,父母要有覺察有意識

親子之間如果想要有高品質的對話,首先要真誠,父母要釐清自己說話的意圖,別再用對話控制孩子。

比方說,「你不覺得你應該要去洗澡睡覺了嗎?」這句話其實就是個假問題,孩子無論回答「覺得」或「不覺得」,都會被父母視為頂嘴。

褚士瑩說,父母如果是希望孩子「現在就去洗澡睡覺」,那就直接告訴孩子自己的意圖,好好說清楚;現在父母常有「我要跟孩子當朋友」的念頭,卻忘記了父母是可以有權威的,是可以做某些決定的。

如果父母是想問孩子「什麼時候要洗澡睡覺」,那也就好好問,孩子回答了之後,耐心等,時間到了,孩子假若沒去做,再提醒孩子已違反承諾,記得為剛剛自己說出的話負責。

對話要真誠,父母得先養成習慣,每次想說話前,先釐清自己的意圖,然後再好好說出來,別再把說服包裝成問句,或把控制粉飾成關心。褚士瑩強調,如果沒有這樣的覺察與思考,每一次開口,都可能更破壞親子關係。

 

別搶著當孩子的「代言人」,多練習傾聽

台灣父母另一個常見的習慣,是喜歡當孩子的代言人,在對話中搶話,急著幫孩子說出他們的心情或想法,雖然是出於好意,但其實這會傷害孩子的獨立與自主。

父母得多練習傾聽,不只要聽到孩子說出來的話,更要聽懂孩子沒說出來的話,理解「對方為什麼這麼說」。

褚士瑩很建議大家,像昆蟲一樣有「複眼」,試著練習用360度的、多元的角度來看世界、看自己、看旁人。昆蟲複眼的概念,是他到法國學哲學時的老師Oscar Brenifier教的,當時老師要大家嘗試用昆蟲學家的角度,好好研究自己,後來他就養成了轉換多元視角的習慣。

 

想像自己有昆蟲般的「複眼」,視角更多元

例如,很多父母擔憂孩子沉迷手機,並認定孩子玩手機是沒意義的,倘若用昆蟲複眼看待此事,或許會發現,現在的孩子即便跟朋友就坐在隔壁,也可能是透過手機互動,一起玩遊戲、一起聊天,假如沒有手機,孩子或許真的沒辦法跟同儕互動。

「孩子如果不用手機,會影響人際關係。」這在現代或許是真的,父母用複眼看清楚情況後,就能比較客觀有效的來處理此事,而不是一廂情願的禁止。

視角更寬廣之後,就能跳脫自我中心,更客觀、更全面的看待眼前的一切,也就能做出更好的回應,在人生很多時候,這都能派上用場。

照片提供:大田出版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