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近年最大教育改革起跑!「雙減」政策新學期上路,補習班bye bye

過度競爭影響學生的身心靈健康,中國政府今年七月底,針對幼兒園到初中的九年義務教育,投下「中國教改震撼彈」——「雙減」政策。

2009年中國學生第一次參加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每三年一次的PISA測驗,便在79國、60萬名15歲中學生中拔得頭籌,《紐約時報》以「為之震驚」形容當時全球教育界的反應;接下來三次測驗中,有兩次的全球第一名依然是中國。 

 
美國、英國……等學生成績排名節節落後的已開發國家,一時間紛紛掀起「向中國教育看齊」的教改路線,英國教育部甚至從2018年開始,在全英國8000間公立小學引進上海小學數學教科書,教學方式、考試方式也從上海拷貝而來。 

 
中國、亞洲式填鴨教育看似席捲全球之際,中國政府卻在今年七月底,針對幼兒園到初中的九年義務教育,投下「中國教改震撼彈」——「雙減」政策。 

 

所謂「雙減」,第一減是減少校內作業量、減輕學生負擔。包括:禁止學校能力分班,不得設立重點班(類似台灣的資優班、升學班);小學低年級不得進行紙筆考試,其他年級每學期也只能舉行一次期末考,而且成績不公開、不排名,並嚴格禁止老師「超進度」教學。中央宣布雙減的隔天,北京市教育局就跟進要求:小學生上學時間不得早於上午8:20,中學生不得早於8:00。 

 
第二減是從嚴管制校外補習班,以減少學生、家長在校外補習的心理、金錢負擔。包括:學科類補習機構不得上市;禁止補習班在週末、假日、寒暑假提供學科類課程,同時禁止學齡前兒童的線上或補習班先修課程。 

 

過度競爭 影響學生身心靈健康 

根據中國教育學會的統計,中國有75%以上的學生參加過校外補習。學校下課後再到補習班上課,早已成為中國中、小學生的新常態,雖然使中國學生學科表現比其他國家優秀,但過度競爭的學習環境,卻也隨之出現許多問題。 

 
華南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授陳先哲曾經撰文他對教育過度競爭的觀察,指出:「內卷已經在更早的學習階段產生了,對學生身心健康產生嚴重的影響。」(「內卷」是中國2020年十大流行語之一,指的是投入大量努力,卻不斷感受到競爭壓力,如果稍微鬆懈必會落後、被淘汰、出局的無力感。) 

 
陳先哲同時提到,很多學生「在小學和初中階段就不得不接受大量刷題(做練習題)、高強度長時間訓練的折磨,在強調競爭的流水線上運轉,教育的樂趣、美感、溫暖,都被無奈地擠兌甚至無情地拋棄掉了。無論是學生還是家長,都深陷在囚徒困境,唯分數、唯升學的頑瘴痼疾更是難以破解。」 

 
補習班販賣父母的焦慮 

為了不讓孩子落於人後,儘管所費不貲,家長們還是不顧一切為孩子報名補習班。根據美國管理顧問公司Oliver Wyman報告,中國2019年幼兒園到高中的補教業的市場規模,高達8000億元人民幣(台幣3.4兆)。 

 
中國中小學生的補習費到底有多貴?CNBC採訪了一位住在上海市中心靜安區的13歲中學生,她今年暑假參加一個為期兩週、每班20人的初中先修班,補習費是5000元人民幣(台幣21000元)。這個費用相當於上海市中心居民平均7058元人民幣月薪的71%、上海郊區居民3756元人民幣月薪的1.33倍。 

 
北京的補習費更可觀。CNBC報導,北京明星學區的一對一家教,時薪在500到2000元人民幣(台幣2150到8615元)間。這也可以說明,當中國官媒訪問51萬名家長時,收入在中等偏低的受訪者,對子女教育焦慮的比例高達九成,超過一半的受訪者出現「不補習就跟不上」的焦慮,另外還有48%的家長擔心因為收入有限,無法提供孩子「最好的教育資源」。而在雙減政策實施後,73%收入中等的受訪家長,表示對教育的焦慮「減緩很多」。 

 
雙減踏出教改第一步後,中國第13屆全國人大常委又在八月下旬表決,由曾經公開發文提倡「有溫度的教育」的懷進鵬接任教育部長,推動教育改革的新方向越見明朗。 

 
懷進鵬是中國科學院院士、擔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校長多年。他認為,有溫度的教育不只是知識的傳遞,還應該要重視人與人間的溝通、人文的交流、素養及團隊合作,特別是對文化的自信、對社會的理解,「教育應該要透過這些方式,來關愛學生、培養學生、支持學生的發展。」 

 
懷進鵬上任後第一次公開發聲,就是強調「中國教育站在重新出發的關鍵節點上」。而如何落實雙減政策,將成為他的首要任務,畢竟要減緩家長對教育的焦慮,只有整頓補習班絕對不夠。如何提升校內教育品質讓父母安心?如何重新配置失衡的教育資源?中國教育改革之路,還有不少困難和挑戰必須克服。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