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動生命之鑰,接住每一位跌落的孩子

兒童和青少年時期,是生命成長與探索的階段,懵懂摸索之下難免有偏差,若家庭或學校無法及時接住孩子而產生偏差行為時,啟動社會福利服務系統就更為重要。因此,行政院在107年核定「強化社會安全網計畫」,整合政府相關部門與民間團體,共同撐起一張防護網,接住每一個需要幫助的兒少和家庭。

兒童和青少年的成長與發展,非常需要家長與學校老師的支持、陪伴與引導。然而,當家庭與學校喪失功能,導致兒少誤入歧途,透過社政、教育、勞政、衛生醫療、警政、司法與民間團體等相關網絡資源的協力合作,可以引導他們走回正軌。

 

去標籤化才有機會改變,孩子是自己問題的專家

家庭是兒少最適合成長的環境,但若是家庭失能,兒少又該何去何從?曾經走過徬徨兒少時期的王員外(化名),3歲被送到寄養家庭、8歲到育幼院、12歲觸犯《少事法》進行保護處分,15歲又被送到了安置機構。他提到,雖然育幼院能夠提供生存的溫飽,但與學校同儕間的生活經驗相較,仍有很大落差,在「別人有我卻沒有」的心態下,養成了偷竊的習慣,也因此被貼上標籤,不被照顧者信任,只要發生問題就第一個被懷疑,這種標籤化的效應對孩子影響很大,他希望所有的照顧者,不管是學校老師、機構生輔員或保護官,要傾聽並信任孩子。

同樣也是司法安置服務自立青年的阿正(化名)也深受被標籤化的困擾,他從小遭受家暴而習慣封閉自己、不願溝通,一旦觸碰到情緒點就爆炸。因為被認為脾氣暴躁,不斷更換寄養家庭,又被送到安置機構,在變動的環境下,情緒更易波動。後來經過朋友規勸,並在社工輔導之下,才慢慢學會練習控制情緒,保護官也從一開始填鴨式的教育,轉由傾聽阿正的心理話,並給予適當的建議。

設想一下,如果兒少階段也遇到跟王員外或阿正的狀況,從家庭中跌落,又該如何甩掉身上的標籤,重新找回自我呢?《少事法》修法後,未滿12歲的兒童若觸法,將不再移送少年法庭,而是先回歸到教育、社政等行政體系來協助輔導。但兒童去刑化並不是任由司法放手不管,而是由行政機關積極介入輔導與教育,並扛起責任,才能夠期待未來每一個孩子都能擁有應有的童年。

另外,《少事法》修法特別去除「虞犯」(指有犯罪之危險)的標籤,將「虞犯少年」改稱為「曝險少年」。曝險少年將由縣市政府的少年輔導委員會,結合福利、教育、心理、醫療等相關資源,先行輔導。若輔導發揮了功效,少年能回歸正常的生活,就不需要再以司法介入處理。希望以「行政輔導先行,以司法為後盾」的原則,協助曝險少年能在常軌生活中不受到危險環境危害,也減少被標籤化的可能性。


↑ 強化社會安全網計畫,整合政府及民間資源,期盼能「接住每一個需要幫助的人」,提供他們走回正軌的力量。

 

偏差行為是宣洩的出口,了解背後問題才能改變

俗話說:「仙人打鼓有時錯,腳步踏差誰人無!」在兒少成長的過程中難免會犯錯、遭遇失敗或是挫折,再加上家庭喪失功能,誰能夠引導這些兒少走向正確的道路呢?司法安置服務自立青年Apple(化名),國小六年級時被人毆打,卻發現無人可以幫助自己,只好加入幫派,甚至染上毒癮,15到20歲間反覆進出少年觀護所。直到接受良顯堂陳綢阿嬤的幫助,讓他一圓學修車的夢想,即使每天騎機車從埔里到台中上下學也甘願,並在保護官的引導下逐漸步入正軌生活。

另一位青年阿彥(化名)從小父親逝世,由不識字的外婆撫養,在國中被朋友帶著抽菸喝酒,後來又嘗試毒品,甚至加入販售以從中獲利。後來在社福團體、社工等許多貴人的引導下,提供幫助並輔導學業,才慢慢重回正軌。

兒少階段的物質濫用只是一個問題的展現,而非單純處理毒品本身就能解決的,像Apple、阿彥這樣的情況,偏差行為只是他們眾多問題的一個宣洩出口。為了健全兒少保護工作,需要連結社政、教育、衛生、警政、司法、勞政等政府資源,以及民間專業服務機構與服務團體、社區鄰里、親友等力量,才能建構以「兒少為焦點、家庭為中心、社區為基礎」的支持系統,撐起一張綿密的大網,引導迷航的兒少走回正途。

偏差兒少因為缺乏關愛的家庭環境,給予他們成長過程中需要的保護與滋養,他們是不良撫養環境下的受害者,而在他們身旁提供替代照顧、保護教養與引導的大人,如果能夠傾聽、理解,並相信他們可以改變,將會是支持這群孩子回歸生活常軌最重要的力量。


↑ 衛生福利部於4/6與社團法人中華育幼機構兒童關懷協會共同舉辦「110年兒少保護論壇」,由超過百位從事兒少保護及相關網絡工作人員共同參與,希望透過論壇的分享與互動,為社會啟動生命之鑰,建構以「兒少為焦點、家庭為中心、社區為基礎」的福利服務,撐起一張緊密的大網,引導迷航的兒少走回正途。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