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是對幼兒下手的少年性侵犯,精神科醫生透過測驗發現,其實在國小就有跡可循

社會大眾一聽到性侵害犯罪的案件,通常誤以為犯人有特殊癖好。我進入少年院工作之前,也懷有相同的錯誤印象。

作者:宮口幸治

老是對幼兒下手的少年性侵犯

我所任職的少年院中,許多少年因為強制猥褻、強暴未遂、強暴等性侵害犯罪相關案件而來到這裡。

其中又以對幼兒下手的強制猥褻案件最多。而社會大眾一聽到性侵害犯罪的案件,通常誤以為犯人有特殊癖好。我進入少年院工作之前,也懷有相同的錯誤印象。

部分少年的確特別偏好女色。經常有外部人士前來參觀少年院,參觀時通常看不到少年,只會在設施內移動時偶然擦肩而過。少年院要求少年此時必須背對對方,他們卻總是忍不住偷瞄對方。參觀的成員以年長的更生保護志工居多,但偶爾會出現女大學生。少年看到女大學生不免眼睛一亮,尤其是因為強制猥褻而來到少年院的部分少年甚至紅著一張臉來跟我報告:「醫生,我忍不到晚上。」所謂忍不到晚上是指趁著對女大學生印象還深刻時自慰。

然而強制猥褻女童的少年並非性慾特別強烈,反而對成年女性沒什麼興趣,甚至感到害怕。有些少年告訴我:

「我只對八歲以下的小女生有興趣,一過九歲就好可怕。」

兒童成長過程有好幾個階段,其中一個階段是「九歲危機」──過了九歲,小孩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九歲危機的特徵之一是想像力急速發展,語言能力也跟著發達。因此強制猥褻小女孩的少年並非沒來由地覺得女童「一過九歲就好可怕」。這種少年當然無法和同齡的女生正常來往,卻又想接近異性,於是對八歲以下的女童出手。

我在面談時感覺到的是,這群少年與其說一開始就想猥褻女童,不如說是認為「這個女孩應該會了解我」。由於認知扭曲,才會對比自己小十多歲的小女孩產生情愫。

另一個主因是受到色情片影響。例如:發展障礙青年常見的說法是,看到色情片中「一開始對於性交十分厭惡的女性後來舒服起來」的情節,所以認為「被自己強暴的女性其實很高興」。

 

透過面談與測驗發現的真相

醫療少年院對於新來的少年都會進行二小時的面談,面談內容多半是詢問犯罪理由和對被害人的想法,我逐漸發現這些問題對於更生其實沒什麼幫助。閱讀這群少年的調查報告,他們從小到入院前的偏差行為罄竹難書。我剛上任時,也以為院裡淨是兇暴的少年,隨時可能挨揍,總是提心吊膽。實際接觸後卻發現他們十分和藹可親,有些少年甚至會令人覺得:這樣的好孩子怎麼會進入少年院呢?

但最令我驚訝的是,許多少年做不到以下幾件事:

  • 簡單的加減法。
  • 認國字。
  • 臨摹簡單的圖形。
  • 複誦短文。

他們的視知覺功能、聽知覺功能,以及想像力都非常薄弱,不僅不擅長念書,還經常聽錯話、無法判斷情況而造成人際關係失敗、遭到霸凌等等。這些情況進而引發他們出現偏差行為。

除此之外,這群少年明明已經是高中生了,卻不會背九九乘法、動作笨拙、無法控制力道,拿出日本地圖要他們指出自己住在哪裡竟然回答不出來。大部分的人都知道北海道,可是指著九州問他們是哪裡,部分少年居然回答:「那裡是國外,是中國。」最誇張的是看著日本地圖說:「這是什麼圖形?我從來沒看過。」問他們現在的總理大臣是誰,沒幾個人說得出來是安倍晉三,不然就是思考一會兒告訴我:「老師,我知道了,是歐巴馬(當時的美國總統)。」問他們最不擅長什麼事,大家異口同聲表示是「念書」「跟人交談」

 

教師從未注意到的學童真相

這群少年院裡的少年,當初在學校裡究竟過著什麼樣的日子呢?

實際調查他們的成長過程,可以發現許多共通點:多半從小學二年級開始跟不上學校課程、被同學當作笨蛋、遭到排擠與霸凌;而學校老師誤以為他們只是上課不認真、不愛念書的麻煩孩子;在家中的情況則是遭受父母虐待等等。在種種困境下,他們慢慢開始逃學,出現暴力行為或順手牽羊等偏差行為。然而校方只當他們是「問題兒童」,幾乎從未發現他們可能是「臨界智能障礙」(介於正常與智能障礙之間,有時需要協助)或是智能障礙。

等到這群孩子上了國中,已經成為脫韁的野馬,進而犯下罪行,造成他人受害,最後遭到警方逮捕。直到關進少年鑑別所,才終於發現原來他們是智能障礙或是發展障礙。

醫療少年院請這群少年以折線圖呈現自己從小到大的成長經過。Y軸上方寫好事,下方寫壞事;X軸代表時間。

其中一名少年在小學二年級到四年級時,上學經常遲到又順手牽羊;小學五年級遇到非常熱心的老師,覺得「念書很有趣」「上學好開心」。一個會順手牽羊的孩子居然說出上學和念書很快樂這種話,相信那位老師教他時一定很有成就感。然而他的人生到了國中時期便急速墜入谷底,屢屢上學遲到、蹺課、做壞事被抓,最後進入少年院。

為什麼上了國中就一落千丈呢?我實際詢問他所獲得的答案是:

「上了國中,課都跟不上,可是沒人願意教我。我聽不懂老師講課的內容,覺得學校很無聊,所以開始蹺課和做壞事。」

總而言之,如果該名少年的國中老師發現他有發展障礙或智能障礙,並且熱心指導,或許就不會出現偏差行為,也不會有人受害了。這個案例告訴我們課業輔導也是預防偏差行為的重要手段。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從呱呱墜地到淪為非行少年,其實一路上有跡可循。即使成長的各個階段曾經出現許多人伸出援手,然而援助過程遭遇挫折,最後這群大家都拿他們沒辦法的孩子的下場,就是進入少年院,也是「教育失敗」的例子之一。

 

摘自  宮口幸治 《不會切蛋糕的犯罪少年》遠流出版
 

作者簡介:
宮口幸治(Koji Miyaguchi)

醫學博士、心理師。京都大學工學院畢業後,進入工程顧問公司工作。之後重回校園,就讀神戶大學醫學院,畢業後於精神科醫院、醫療少年院擔任兒童精神科醫師。2016年起執教鞭,擔任立命館大學產業社會學院教授,同時是「日本COG-TR學會」負責人。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