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達4成青少年有被約會對象施暴的經驗,教孩子保護自己從學會堅定的說「不」

被男友打的那天,我想到男友的媽媽,於是我撥了電話,跟男友媽媽哭著訴說經過,他媽媽原本靜靜聽著,後來卻這麼說:「可是,我聽我兒子說妳有點強勢...?」

編按:

現在社會男女兩性接觸、交往的機會比以前多,但處理戀愛的方式與情緒管理卻沒有相對提升。一項大規模的青少年約會暴力研究發現,有過交往經驗的青少年中,26.6%受訪者曾對交往對象施暴,38.3%曾遭受親密關係暴力。雖然《家庭暴力防治法》已經多次修正,2015年也新增《恐怖情人條款》,但是父母只要看到新聞報導關於月會暴力或恐怖情人的消息,不免都心驚肉跳。

很多孩子自己身處危險並不自知,或是已經深陷暴力卻不知該如何求救,加上同儕壓力、社會的目光和批判,被發現時通常已經承受多重傷害。家長應多關心青少年的交往狀況,適時介入,並培養孩子正確的感情觀念。

本文是韓國一位遭受約會暴力的受害者現身說法,她用圖文漫畫的方式去表現內心的無助,以及被害者所承受社會的觀感。


文│李雅莉

受害者的遭遇

我從來沒有對別人詳細描述自己所經歷過的,只有讓幾個人知道他會砸東西或是辱罵我。

被他甩耳光、被他勒住脖子,以及被他關在車子裡的事,我隻字未提,因為我怕別人覺得我很奇怪。

「妳真沒有看男人的眼光。」
「應該是妳也有不對的地方吧?」

「原因出在妳身上吧?」
「早該分手了。」
「為什麼這麼傻?」

我沒有信心去承受隨之而來的目光和批判。即使不是我的錯,我還是感到怯懦。
但是,我現在能講出口了:說我經歷過那些事,說那不是我的錯,說我沒有錯,說我每一刻都盡了全力。




 
如果有攻擊的加害者,
和受傷的受害者,

「為什麼不聽話?」「為什麼不逃?」
這樣問是對的嗎?

不是應該這樣說嗎:「別打人。」
「別欺負人。」

不適應該把受害者和加害者分開,採取適當措施嗎?
為什麼怪我...?



社會欠缺能阻止加害者的強力法律及體系,
我只能無奈地從中逃避。

他要是很幸運地沒被法律抓住,
他...會反省嗎?
還會不會...有下一個受害者?

他可能戴著面具,
接近妳、妳的朋友、和妳的家人...

我很想問,若是如此,受害者逃跑和迎合加害者,
大家還會說這是解決之道嗎?

 

【讀者迴響】
*我一口氣認真地從第一篇看到這一篇,覺得自己有時像在看新聞,有時候,像站在灰濛濛的破碎畫面前,又或是直面凝視著這些真實的人。這部作品讓我明白,我們亟需關於約會暴力、跟蹤狂的法律懲戒。最重要的是,妳的圖畫和文字本身就是傑作。謝謝妳畫出這麼好的作品。(*****)
*當我從暴力中解脫時,最先聽到的話是:「這樣聽起來,妳好像也沒做對什麼事嘛。」就算過去了好多年,直到現在,那句話還是令人很扎心。責怪受害者的話語,會造成更深的傷害。(ro***)
*我們國家的人,對加害者和受害者的看法好像有點「獨特」。我覺得,有那種觀點的人和加害者沒什麼兩樣。(*****)
*現實就是:大家想盡辦法從「加害者」身上,找出引發犯罪的可憐遭遇;而想盡辦法從「受害者」身上,揪出應該受罪的錯。(*****)
受害者就是受害者。「怎麼不早點分手?」這句話對受害者來說,是二次傷害。(i_***)


摘自 李雅莉《都是李雅莉:「約會暴力」──誰都可能受害,卻誰也不敢說》/ 寶瓶文化 


圖片:photoAC、寶瓶文化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