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孩子學習,請收起你的「直升機」噪音,改成穩定溫暖的「療癒之聲」

當對方聽不懂、學不會、做不到的時候,身為老師(教練)的我們很容易失去耐心,常常脫口而出:「你怎麼連這個都不會?」、「你很笨耶!走開,我自己做比較快」、「我教了這麼久,你怎麼還不懂呢?」殊不知這些話搭配嫌棄的語氣,聽起來就像一把又一把利刃,直接插進對方心裡。
文│周震宇
 
應用照顧者之聲,溫暖慈悲的療癒力
生活壓力每一個世代都有,就算沒有經濟壓力,也有來自家族控制、童年創傷、人際關係,甚至人生自我實現等等不同類型的心理壓力。關鍵在於以前的人習慣壓抑心裡的傷痛,應付生活都來不及了,哪還有時間傷春悲秋?問題是這些傷痛不會因為壓抑而消失,反倒是壓抑久了,心也變硬了;心變硬了,人就麻木了,人們卻把這樣的麻木,誤認為堅強。
 
我岳母在生命晚期,曾特別提過小時候被她父親用藤條打的傷痛,但她始終不敢對自己的父親講這件事,這個傷痛直到她離世,都沒有機會被療癒。我一直以為岳母是個堅強的女人,沒想到她如此在意童年時被父親打,肉體上的傷,早就好了;心靈上的傷,卻讓她疼痛了幾十年。
 
這樣的遺憾和不捨,讓我想到了照顧者原型的使命:以一種無條件的關愛態度,達到照顧、療癒,以及幫助對方學習、成長的目的,使對方感覺到愛和支持,而不是被評價、被否定、被傷害。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透過修練高層次照顧者原型的聲音,帶著愛來說話,給正在受苦的人、需要引導的人一些溫暖的能量,用聲音來擁抱他們,是一件美好而且非常值得努力的事。
 
這幾年心理學成為顯學,人們比較願意把內在的傷痛分享出來,才發現需要好好被疼愛、被療癒的人很多,每個人身邊不乏需要使用照顧者之聲來說話的家人、朋友、學生、病患、受難者及他們的家屬。
 
照顧者之聲未必要老氣橫秋,重點是要暖心,以下幾種情境使用起來最有力量。
 
1.安慰
安慰要有方法,不管是語句的挑選,還是聲音的搭配。維吉尼亞聯邦大學復健諮商碩士,專研悲傷、失去與失能心理諮商的芙爾.沃克(Val Walker)在她《安慰的藝術》這本書中提醒:「剛經歷創傷或失去的人,會不想聽到或接受那些出自好意的指導或智慧之言。只要聆聽並真誠回應對方的說法,就是很大的安慰。」
 
與其用行禮如儀的聲音說:很遺憾、請節哀、保重之類的社交辭令,不如用溫暖的聲線告訴對方:「如果你願意說,我很願意聽」、「我就在這裡,我會陪著你」、「要面對(處理)這件事需要時間,我會為你禱告(或抄經)」。
 
2.陪伴
陪伴不是一直叨叨絮絮跟對方說話,或是忍不住想為對方做點什麼的躁動。陪伴就是單純陪在對方身邊,讓對方知道他並不孤單,只在對方有需要的時候才出聲、出手。
 
正在寫這個段落的時候,一位學員傳來以下訊息:「老師好,要跟老師表達最真摯的謝意!我媽媽星期六急性腦出血(輕度中風),但是意識清楚,她一直很急躁,血壓降不下來,謝謝老師提點,幫我找到療癒聲線的作用和方法,我用了那個聲線幫媽媽寧靜下來。現在病情穩定,在慢慢復原當中,感恩老師幫我找到我的療癒聲源,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用到,真的療癒了媽媽的不安。」很感謝他的回饋,我想這就是療癒之聲用在陪伴的最好示範。
 
3.勸導
「我都跟他講了啊,可是對方就是講不聽」這是很多人在溝通上會遇到的困擾。這個困擾的根源在於沒有人喜歡被控制,而勸告、勸導就是一種控制的手段,如果對方沒有配合的必要或動機,講不聽是正常的。
 
不過身為家長、監護人、老師、主管、好朋友,勸導孩子、學生、下屬、好友,是難免的義務,除了要先觀察對方的原型,選擇適合的溝通策略、劇本之外,搭配不帶指責、貶損、價值判斷的療癒之聲,效果會比苦口婆心的「跳針式勸說」好很多。
 
4. 指導
每個人都有值得分享、傳授給別人的強項,也會遇到教別人、指導別人的情境。當對方聽不懂、學不會、做不到的時候,身為老師(教練)的我們很容易失去耐心,常常脫口而出:「你怎麼連這個都不會?」、「你很笨耶!走開,我自己做比較快」、「我教了這麼久,你怎麼還不懂呢?」殊不知這些話搭配嫌棄的語氣,聽起來就像一把又一把利刃,直接插進對方心裡。
 
很多時候,不是對方不想學,而是用錯方法教,或者是讓對方在學習過程缺乏安全感、成就感,導致教學成效不彰。很多人在指導別人的時候,習慣使用冷冰冰的智慧之聲,但其實溫暖的療癒之聲對多數學生更有幫助,因為學生只有在老師面前有犯錯的權利,如果老師太嚴厲,讓學生不敢犯錯,很可能直接澆熄學生的學習動機,失去變得更好的機會。
 
 
修練方法
想修練高層次的照顧者之聲,在心態面有3 件事要特別注意:第一,不要控制;第二,不要控制;第三,還是不要控制。
 
你可以等待、守護、陪伴,就是千萬不要控制。如果對方願意說,你就專心聽他說;對方不願意說,也不要逼他,讓他知道你是那個願意傾聽的人就好。如果對方向你求救,可以在能力範圍內幫他,做不到的不要勉強;如果明知對方需要幫忙,而他卻沒有向你開口,只要讓他知道需要幫忙時可以找你,可別強迫人家非得欠你一個人情不可。
至於技巧面的練習,照顧者之聲裡的「慈」,慈愛的慈,這個特色,我來詳細說明一下:慈,是不帶取與貪等汙染成分的愛。討價還價、爭辯對錯時的聲音絕對不會慈祥,照顧者聲音裡的慈,來自於理解與接受,理解每個人都有難處、接受人性的陰暗面,不作任何否定與價值判斷。
 
在聲音的表現上,這個「慈」,包含了以下3 個很重要的聲音元素。
 
1.底氣:帶來信心、能量
情人原型和照顧者原型,都是屬於比較感性的原型。兩者在聲音表現上最大的差別,就是情人說話不需要底氣,但照顧者說話要有底氣。底氣有兩個解釋,一個是說話時,腹部用力,力氣往上經過胸腔,把聲帶振動所產生的聲音從嘴巴裡推出去的狀態;一個是說話時有充足的信心和能量。
 
「說話有底氣」和「說話用力」是兩回事,說話有底氣,是氣息在身體裡得到足夠的蓄積,以及順暢地輸送,讓聲音加了沉穩、厚實效果;而說話用力,則是指說話者習慣使用重音,是一種過度用力的現象。慣用重音的人,通常控制慾比較強,說話時呼吸急促,聲音像蓋房子打樁一樣「ㄉㄨㄤ、ㄉㄨㄤ、ㄉㄨㄤ」,能量比較容易消耗,跟說話有底氣剛好是相反的效果。
 
照顧者的聲音,因為有底氣,聽起來有一種持盈保泰的厚實感,但高層次的照顧者並沒有用聲音壓制別人的意圖,不會用力說話,你會發現他們很少使用重音和突發音。
 
關於照顧者聲音裡的底氣,我想請你聽聽看保護國際基金會「大自然在說話:大自然母親」公益影片中文版裡面蔣雯麗老師的聲音(參考示範音檔編號034)。
 
2.氣音、語速慢:循序漸進引導
慈的第二個聲音元素「氣音+語速慢」,聽起來就充滿療癒感,加上前面說的底氣,就形成了循循善誘的感覺。注意了,循循善誘的意思是循序漸進,慢慢引導對方覺察自己的狀態、學習新的觀念和知識,而不是用各種方式強迫對方接受教導,也不是嘮嘮叨叨,用聲音轟炸對方。
 
關於這一點,保護國際基金會「大自然在說話:海洋」公益影片中文版姜文老師的聲音,就是很棒的示範(參考示範音檔編號035)。
 
3.音階低:易撫慰人心
說話時,用高音階會顯得事不關己,用中音階則太像一般社交對話或例行公事,想要表達感同身受、慈悲的感覺時,請使用低音階說話。說話聲音低沉,透露出飽經世事的內斂穩重感,另外,低音階也是心靈對話的聲音,當一個人在心靈平靜、精神生活滿足的狀態時,說話聲音會自然偏低。
 
我想請你聽聽保護國際基金會「大自然在說話:雨林」公益影片中文版裡面葛優老師的聲音(參考示範音檔編號036)。
 
蔣勳老師有一段話,我特別喜歡。他說:「有時候我們聽到一個人的聲音覺得好美─ 不論是當面說話或講電話,或者自己的心情有一點低潮沮喪時,你聽到他的聲音就感覺得到很大的安慰,因為那個聲音本身從容不迫、不慌不忙;他可以利用身體發生的這個氣流,讓你感覺到一種安定,一種穩重。」祝福你,也能擁有如此療癒人心的聲音,給人安定、撫慰、力量。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