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觀不同沒有對錯,原生家庭的習慣造就不同的生活模式,同理是溝通的第一步

很多夫妻的爭執,都來自價值觀的差異,大家互持己見,結果越演越烈,變成不可挽回的結局。其實價值觀的不同真的沒有對錯,都是來自原生家庭的習慣,如果願意用同理的心去理解對方的焦慮和情緒,溝通就會容易許多。

慢性焦慮

憲文夫妻為了如何付款買車而爭執。雙方各執己見,急於說服對方。憲文希望解了定存來支付,這樣每個月就沒有分期付款的壓力。妻子強烈反對動用定存,強調定存解約的利息損失高於分期付款的利息。其實不管以哪種方式支付,都不會影響家庭生計,但雙方都堅持不讓步,不禁讓人懷疑這對夫妻到底在擔心什麼?

分別探究兩人的原生家庭經驗。

憲文的父母嚴格管控生活消費,一直告誡孩子家裡收入不夠,全家只有重要節日才能吃大餐、買新衣。吃大餐和買新衣成了憲文愉快經驗的象徵。憲文幼時無法從嚴厲的母親身上得到關愛,因而學會在情緒低落時,吃一頓大餐或買一些新衣撫慰自己。對憲文而言,錢的意義是要能隨時使用,讓自己過得舒適,他擔心分期支付的方式,會讓他們每個月需要省吃儉用,無法享受生活。

妻子的原生家庭生活則相反。她的父親靠買賣股票賺錢,他缺乏投資遠見,收入不穩定,卻花錢花得隨心所欲,經濟好時全家會去高級餐館用餐,參加豪華旅遊, 買名牌衣物,而非未雨綢繆規劃儲蓄。她對這種缺乏自律的生活方式一直有很大的焦慮。對她而言,動用定存代表生活無法自律,讓她下意識會擔憂。

憲文夫妻在爭執用哪種方式付車款時,他們都沒有辦法清楚地覺察和表達自己內心的焦慮,只是想以道理說服對方,溝通像兩條平行線,無法達到共識。他們的道理無法撫平對方內心真正的憂慮。

 

焦慮蔓延

情緒是一種身心反應,維持生命運作的本能也屬情緒系統,負責在面對危機時,迅速啟動生存保衛戰。感覺是可意識到的情緒,為生活帶來能量與動力,快樂、愉悅、溫暖、哀傷、憂鬱、焦慮的感覺為生命添加色彩。情緒和感覺是人類生命不可或缺的重要反應,但強烈的負面情緒和感覺卻也能破壞關係。包文統稱憤怒、生氣、不安、害怕、緊張、煩躁、懷疑、猜忌、沮喪、悲傷、憂鬱等負面感受為「焦慮」(anxiety)。

人的一生不可能無憂無慮,生活中無可避免的會感到焦慮。焦慮是個人面對壓力時負面情緒升溫的反應。壓力可以是來自家庭系統或個人系統之外(如經濟不景氣、戰亂),來自家庭系統內(如親人死亡)或個人內心(如害怕不被認可)。焦慮可能是慢性的,多年來或多個世代不自覺地隨著家庭系統傳遞,也可能是急性、短暫的,因當下的變動而起(如看到一條蛇)。

長期的焦慮也稱慢性焦慮(chronic anxiety)。慢性焦慮升溫容易使系統失衡產生症狀。慢性焦慮如果在整個家庭系統中蔓延升溫,其症狀可能是家庭三角關係連結更緊密,或家族中經常出現情感疏離、情感截斷、激烈衝突等症狀。慢性焦慮的升溫如果局限於個人,個人可能出現嚴重的生理、心理或社交症狀,例如慢性焦慮可能改變個人體內的細胞、器官或器官系統的運作而生病,或在心理面導致憂鬱或思覺失調,或在行為面表現出暴力或強迫症等症狀。

憲文夫妻各自的焦慮源於幼時經驗(家庭系統內、個人系統外),以及他們各自對幼時經驗的解讀(個人系統內)。這些慢性焦慮雖然存在,但在他們決定買車之前並不明顯,他們實際上也付得起車款。就實際經濟狀況理性判斷,並不須焦慮,但「解除定存—無法自律」或「每月可消費額度減少—無法享受生活」,事件產生的聯想讓不自覺的慢性焦慮升溫。如果兩人無法覺察對方的焦慮,強迫任一方順從對方的意見,另一方的焦慮依舊存在。

 

幼時經驗

嬰兒出生時已具備產生焦慮的生理機制,嬰兒與父母的情緒融合,父母的焦慮能感染嬰兒,嬰兒對父母焦慮的反應,也會倒過來影響父母。透過家庭互動系統, 孩子在生理上習得焦慮反應,心理上也接收這個家庭傳來的態度和信念。家人如果認為自己的孩子相貌平凡,在言談中有意無意的暗示她將來沒辦法靠外表佔得優勢,要靠自己努力爭取成就,她長大後自然而然對自己的外表缺乏自信。反過來,家人如果一直散發出孩子很棒、樣樣傑出優秀的訊息,孩子也會表現出超乎常人的驕傲。

每一個人都帶著幼時習得的焦慮印記生活,以此解讀成長後的經歷。

同樣一件事,有些人會感覺到壓力,有些人卻沒有特別感覺。一個人如何感知壓力,一生會承受多少慢性焦慮,主要受幼時經驗影響,與目前的生活未必相關。倘若孩子年幼時,父母常在提高嗓門之後責打他,孩子長大後,身旁有人提高聲量,過去經驗形成的「高聲量—責打」連結,就可能激發他強烈的焦慮感,儘管他長大後的生活已經沒有暴力威脅,他的焦慮反應已經不合時宜,但高聲量作為警鈴的焦慮反應早已烙印在他的神經系統中,高聲量隨時可能觸發他的焦慮。

憲文夫妻幼時的經驗讓他們產生不同的焦慮印記,影響他們對壓力的詮釋。對憲文而言,每月付車貸省吃儉用是一種壓力;對憲文的妻子來說,缺乏自律為生活花費解除定存是壓力。這都跟他們目前的經濟狀況沒有太大關聯。

 

對負面情緒的誤解

家庭中的焦慮氛圍極具感染力和穿透力,即使父母極為小心,想保護孩子不受大人影響,這些保護措施大都枉然,反而讓情況更糟。例如,一位滿懷焦慮的母親, 不想讓孩子受自己影響,面對孩子時總是刻意強顏歡笑,讓自己的言行舉止依著教養書中的父母守則,輕聲細語、溫柔講理。但孩子普遍對照顧者的情緒感知較為敏感,依舊能感覺到母親的焦慮。面對焦慮母親所展現的笑容,孩子接收到矛盾的訊息,反而容易困惑,讓他懷疑自己的感覺,或誤解感覺的適當表達方式。

負面情緒不是問題,造成問題的是負面情緒之後的不當行為。

負面情緒有它的價值和功能,有些人可藉由悲傷深思,從失去中獲取教訓,更珍惜自己所擁有的。恐懼也可以提高個人靈敏度,讓人警覺潛在問題,準備好要戰鬥或逃避。嫉妒讓人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以及想要的程度。綜合來說,焦慮有其功能,可以讓人更謹慎審視自己,避免重大失誤。

有些父母不認可負面情緒,其實是不認可負面情緒所帶來的不當行為,是誤解了負面情緒,沒有深思負面情緒背後所代表的心理意涵。只要孩子出現負面情緒, 父母就想盡辦法要控制這樣的情緒,控制的方法很多,以常見的斥責威脅和討好屈服為例說明。

如果父母選擇斥責威脅,命令孩子趕快收起「不恰當」的情緒,孩子喪失學習辨識、理解、接受負面情緒的機會。同時,這樣的反應也暗示孩子的感受不值得重視,孩子少了學習認識自己、接受自己的機會。這樣的孩子成長後可能習於壓抑負面情緒,或無法正視負面情緒帶來的訊息。

如果父母選擇討好屈服以平息孩子的負面情緒,例如,讓孩子得到他想要的, 只求儘速平息孩子的胡鬧,孩子會學到把胡鬧當成工具,用來操縱他人,實施情緒勒索,「你不……,我就……。」不管父母採用的是斥責威脅或是討好屈服,這樣長大的成人,都很難學會適當表達自己的情緒或尊重他人的情緒。

如果父母願意理解、回應孩子的負面情緒,願意帶著孩子認識它、面對它,接受它,並設法從負面情緒帶來的啟示中獲益,將有助孩子學習以更恰當的行為表達自己的情緒,或回應他人的情緒,孩子較有機會發展能在情感與理智間取得平衡的自我。

在憲文夫妻的案例中,並無法判斷他們的父母過往如何回應他們的負面情緒。但是從夫妻雙方溝通時極力以利益得失說服對方,可以推測他們在覺察、理解與表達情緒方面的能力不足。幼時沒有習得這些能力,挽救的方式是在此時此刻的生活互動中把握機會加以練習,比如,憲文夫妻可以學習內省自己真正的恐懼,或關心的詢問對方在擔憂什麼?

摘自 邱淑惠博士修復關係,成為更好的自己:Bowen家庭系統論與案例詮釋/商周出版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不快樂的大人養不出快樂的孩子,唯有媽媽的需求受到理解和滿足時,家才會充滿溫暖與愛

孩子一生氣就動手?手足間爭吵不斷?不要急著斥責小孩,了解孩子在想什麼並教他該怎麼做才是最重要的

Photo:pexel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怡蓓、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