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直覺通常很準,如果妳覺得事有蹊蹺,就一定要追根究柢

現今家長最害怕的議題,就是毒品或藥物濫用的問題,青少年好奇衝動的特質,讓他們很容易就掉入毒品的陷阱之中。這時候,家長的關心非常重要,如果心裡隱約感覺到異樣,請務必追查到底,第一時間,就幫助孩子遠離危險的事物!│教養好文就在未來親子

烈性毒品的殺傷力

一個錯誤的決定,可能造成災難性的後果。就像十四歲的加州女孩伊爾瑪.培瑞茲(Irma Perez)在二○○四年四月二十三日那天發生的事。根據她的妹妹伊梅達所描述,伊爾瑪那天在派對上吃了別人給的一顆MDMA(學名為亞甲基雙氧甲基安非他命),這是一種合成興奮劑,有輕微的迷幻效果,又稱為搖頭丸。吞下藥丸之後,伊爾瑪立刻覺得不舒服。

「痛苦得身體扭曲,也吐了。」伊梅達說。但她的朋友怕惹上麻煩,遲遲不打電話叫救護車也不送她去醫院,就這麼折騰了好幾個小時,還把情況弄得更糟。伊梅達在她協助設立的網站(www. nationalparentvigil.com)這麼寫:

他們試著給她大麻,以為這樣可以讓她放輕鬆,因為他們聽說大麻有醫療作用。伊爾瑪痛苦了好幾個小時,最後終於被送到醫院時,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她看起來很糟。五天以後,醫生拔掉伊爾瑪的呼吸器,她就這麼離開了人世……伊爾瑪究竟是怎麼死的?法醫專家萊絲莉.艾佛里(Dr. Leslie Avery)和彼德.班森(Dr. Peter Benson)說明,伊爾瑪的大腦因為缺氧而腫脹,「她的大腦腫得太厲害了,以至於擠壓到小腦。」班森說。(刊載於聖麥提歐日報,San Mateo Daily Journal)

濫用藥物的人數在過去十年來有下降的趨勢,但是根據美國Drugfree公司以及大都會人壽基金會(MetLife Foundation)在二○一一年共同贊助的全國調查中顯示,使用迷幻藥的青少年竟然多出67%。這種被青少年暱稱為「莫莉」的迷幻藥,是一種純的MDMA,在青少年和年輕人當中很受歡迎,因為據說能增強性愛、提升情緒、還能增加與其他人的連結感。熱愛狂歡音樂的人用「滾動」來形容吸食MDMA 的快感,基本上是一種長時間的搖晃興奮狀態,正好和電子音樂幾乎永無止境、近乎催眠的跳動節奏相輔相成。如果藥效太強,可能有致命的危險。

迷幻藥的負面影響眾所皆知--思緒混亂、情緒不穩、心律不整、癲癇、睡眠失調、肝臟和大腦的損傷,當然還有死亡。事實上,二○一三年的九月就有兩名年輕人在紐約舉行的電音動物園音樂節(Electric Zoo music festival)中喪生,另外四個人住院治療,他們都吸食了MDMA。雖然為期三天的音樂節每天的門票要價高達美金一百七十九元,主辦單位還是因為有人喪命而取消最後一天的表演,同時接受退票。「我剛剛吸了六次莫莉。」這是二十歲的奧莉維亞.羅托多(Olivia Rotondo)在醫護人員面前癱倒之前所說的最後一句話,幾個小時之後她死了。

MDMA的危害除了立即性的影響之外,實驗研究也顯示其影響青少年大腦突觸的變化,幾乎遍布每一個區域系統,其中也包括血清素。血清素不足會引發罹患憂鬱症及壓力反應的機率,而壓力又會影響調節學習與記憶的麩胺酸受體的作用。

針對迷幻藥和古柯鹼等藥物為何及如何對青少年產生危險影響的研究,每天都有新的發現。青少年吸食毒品的生理反應和成人不一樣。古柯鹼是一種刺激性藥物,青少年的大腦接受刺激後釋放的多巴胺比成年人還要多,其中又以兩個區域特別敏感:伏隔核(獎勵中樞)及形成習慣的背側紋狀體(dorsolateral striatum)。青少年吸食古柯鹼時,多巴胺集中產生在此兩區域的狀況比成年人密集。任職於麻薩諸塞州貝爾蒙(Belmont)邁克連醫院(McLean Hospital)的研究者,透過實驗老鼠將這些區域連結成一條「生化快速通道」。另一項類似的加拿大實驗則顯示,當注入相同劑量的古柯鹼時,青少年老鼠會跑得比成年老鼠快。

 

青少年比成人更容易上癮

另一個值得關切的議題,是老鼠實驗中顯示青少年大腦中多巴胺的增加,會永久改變大腦處理訊息的方式,讓青少年大腦比成年人更容易成癮。加拿大的研究也指出,注射等量古柯鹼時,青春期老鼠比成年老鼠的反應大很多,很多區域也出現永久性的改變,包括伏隔核、紋狀體、島葉皮質、眼窩額葉皮質、及前腦內側神經束,所有的這些區域都和成癮有關。另一個同樣值得關注的部分,是這些改變在戒斷一個月之後仍然存在,由此也證明古柯鹼對大腦影響的永久性。

古柯鹼對大腦來說,是完美的誘惑;其他常見的興奮劑藥物還包括安非他命和甲基安非他命。美國三分之一的高四學生承認自己食用過毒品,例如SPEED(快速丸,成分為甲基安非他命),而西南部和中西部地區青少年食用安非他命的人數甚至是全國平均的2 倍。

安非他命和甲基安非他命也像古柯鹼一樣,會增加腦中多巴胺的濃度,也一樣會產生興奮的愉悅感;愈來愈多青少年濫用治療注意力缺失過動症(簡稱ADHD)的藥物。基本上,青少年服用藥丸的目的不是為了治療疾病,大多數都是為了在晚上讀書時保持清醒或更有體力,或是為了做功課、寫論文時讓精神更集中。但是利他能、安非他命緩釋劑、及專思達(Concerta)等治療ADHD 的藥物,都是一種刺激性藥物,也會使青少年陷入習慣性服用與成癮的陷阱裡。

 

吸食毒品過量喪命

海洛因在全美各地高中掀起食用藥物的風潮, 大麻和其他藥物也沒花多少時間就讓伊恩.艾亞卡利諾(Ian Eaccarino)上癮,他之後足足用了兩年的時間戒掉癮頭。他的母親金潔.凱茲(Ginger Katz)在「勇於說出口」(Courage to Speak)的網站上,描述二十一歲的兒子如何對海洛因上癮:

伊恩去世的前九個月和兩個朋友第一次吸海洛因,他們那時是大學二年級的學生。其中一個男孩被藥效嚇到了,另一個男孩覺得不舒服,伊恩卻喜歡上那種感覺。不過,他最後終於進了勒戒所。他告訴我:「媽,大學裡就像藥物大雜燴,如果你沒錢,他們會免費送你,然後你就上癮了。」

有天晚上,伊恩不小心吸食海洛因過量,而凱茲就在第二天早晨發現自己的兒子毫無氣息地躺在床上。

他死掉的前一個晚上,我才發現他又故態復萌。伊恩知道我很害怕,也知道這麼做對我造成很大的傷害。他對我說:「媽,我明天早上想去看醫生,還有,我不想搬去跟朋友住。」我們是這麼約定的。晚一點他上樓之前,還對我說:「媽,我很抱歉。」這句話一直在我耳邊縈繞。我從沒想過他會到地下室重蹈覆轍。即使他表現得如此悔不當初,藥物的力量還是戰勝了一切。

過去十年來,處方藥的濫用比率都逐年升高,15%的高四生承認自己吃過非醫療性的鎮靜劑,特別是處方藥煩寧(Valium,一種鎮定劑)、安定文(Ativan,具解除焦慮與安眠效果)、可那氮平(Klonopin,一種治療癲癇的鎮定劑)、和贊安諾(Xanax,鎮定劑)。洛克斐勒大學(Rockefeller University)的研究員發現,服用奧施康定(OxyContin,麻醉性止痛藥)的青少年可能會導致大腦的永久性損傷,因為這種藥物會造成獎勵作用的永久改變。當青春期大腦進行修剪作用時,奧施康定會誘使它保留不需要的多巴胺受體。類似奧施康定這類的止痛藥,能激活大腦的類鴉片受體,使其在大腦的獎勵迴路中釋放更多的多巴胺。

關於使用毒品及青少年之間讓人不寒而慄的發現是:導致青少年難以溝通的大腦訊息處理過程,正是讓他們容易落入藥物濫用陷阱中的運作方式。尚未成熟的前額葉皮質代表難以掌控的衝動性行為,無法預見後果,抑制行為的因子也較少。而青少年尚未成熟的伏隔核也比成人更為活躍,意思是青少年大腦幾乎會自動尋找高風險、高獎勵的活動,希望只要花一點努力就能獲得最大的獎賞。

吸食毒品的立即危險性以及攸關生死的後果,已經廣為大眾所知。但是單一的錯誤決定或衝動行為所造成的影響牽連的範圍非常大,受影響的不只是家人,還有每一個生活周遭的人,特別是其他的青少年。

請大家一定要瞭解,和成年人相比,青少年的生理機制使其對藥物濫用更難以抗拒,因此我們需要以更積極的態度來面對青少年藥物濫用的問題,也要比對待成癮的大人更有同理心。我很不願意這麼說,但是請把你的懷疑程度放到最大,這麼做是為了幫助孩子。假若你/妳需要趁孩子上學不在家的時候,偷偷看看他的房間,就去做吧―為了你/妳的孩子。如果真的發現了什麼,請一定要打電話給小兒科醫師,然後形容所看到的東西。成癮是一種醫療問題,是可以治療的。網路上有十幾個提供免費資訊的網站,倘若真的沒有其他選擇,美國國家藥物濫用協會會是一個很好的開始,大多數的社區和鄉鎮也有可以利用的資源。如果你/妳覺得事有蹊蹺,就一定要追根究柢,最後也許會因此拯救了孩子的生命。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上網也可以不上癮:3C世代躲不開數位科技帶來的改變,父母的陪伴,將是最關鍵的解藥>>https://pse.is/D8W62

青春期好難聊?專家分享:和孩子有談心的習慣,你才有機會傳遞正確的價值觀>>https://pse.is/DEU6L

 

摘自   法蘭西斯‧詹森艾蜜‧依莉絲‧納特青春期的腦內風暴:腦神經科學家教你如何面對衝動、易怒、難溝通、陰陽怪氣的青春期孩子/高寶書版

 

Photo:pixabay,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怡蓓、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