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可依賴對象」的人比較堅強

「人」無法獨自生存,「獨自堅強」無法撫平內心的傷痛。試著學習依賴他人,相信你也能重新找回快樂的自己。

「只要三天,你就能改變!」「這樣你也可以變得很輕鬆!」……在書店看見這類自我啟發書籍的封面,幾乎都在說著「看了這本書,你也可以跨越人生的困難!」等等,羅列著這類看來極有魅力的說詞。

但當你拿在手上開始看,才發現裡面寫到後來,「人類終究是一個人。總而言之,你也要努力活著!」 多半變成這些精神論。

不過,真的是如此嗎?一個人堅強地活著,是人類的理想姿態,但我們必須要這麼堅強才行嗎?

二○一六年獲得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東京工業大學的榮譽教授大隅良典,在領獎時的訪談中做了以下回覆:「我是因為有妻子支持,才能得到這個獎。」

「都是託家人的福」、「因為有這個人,才有辦法完成」等等發言,常會在各種頒獎場合聽到。感覺聽起來像是場面話,但能說出這些詞彙的人們,的確是「非常堅強」的。

能夠拿到諾貝爾獎的研究,需要每天有耐心地面對乏味實驗的反覆操作、嘗試,以及錯誤的連續循環。因為我們只看到結果,以為領獎人是一口氣大獲成功而登上名人堂而成為大獲成功的人物,但實際上,連續失敗才是研究的本質。一次就成功這種事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研究者所必備的,是我們幾乎無法想像的忍耐力以及努力。

然而,研究者是普通人,當然也會有感到沮喪的時候。那時,就關係到是否有人願意支持沮喪的自己。

對研究者來說,這跟實驗的累積是同樣重要的事情。

「如果有她的支持,我或許就能持續這份工作啊……」

「跟著這個主管的話,應該可以成功!」

「因為存在著這位既是對手,也是同伴的傢伙。所以,我才能前進。」

以上這些想法和度過困難的方式,就是「寇哈特流派」的生存方式。

因此,剛才所述大隅榮譽教授的例子,並非只是場面話,在某種意義上可說是「寇哈特流派」的發言。而且這些可解釋為褒義上的「依賴」。

當然,心理上的依賴,也有各種型態與程度。

例如,沒有看穿想欺騙自己的人而依賴了對方,就會有不好的遭遇;如果過度依賴對方超越了必要的程度,自己也可能會變成跟蹤狂。這些例子,就難以歸類為寇哈特流派的依賴了。

也就是說,依賴有分為「良好的依賴」與「劣質的依賴」。寇哈特流派的依賴,當然是指「良好的依賴」。

看過《被討厭的勇氣》,對於「像個大人一樣地變堅強吧!」這樣的話感到疲倦;那麼,你一定要了解以「自戀」為主流的心理學。在美國諮商界蔚為流行的寇哈特學派認為,好的人際關係會讓人生更完美,而適度的自我中心、依賴他人,對朋友撒嬌,則能讓自己或是他人都過得更美好。

「人」無法獨自生存,「獨自堅強」無法撫平內心的傷痛。試著學習依賴他人,相信你也能重新找回快樂的自己。

 

摘自 和田秀樹 《學會自戀,找回被愛的自己:放下「不允許依賴」的觀念,讓自己和他人都快樂的心理學》/時報出版

 

Photo:StockSnap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