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忍著,有苦就要說出來

你得學會傾訴。記住,是傾訴,不是嘶吼,不是吵架,心平氣和地說出來。當你把擰得皺巴巴的心情和痛苦,全部都說出來,心裡的苦就會變淡,也會舒服許多。

一位在外打拚的女孩,距離上一次跳樓不成兩個月之後,又跳樓了。那一躍,所有的年華,所有的故事,都隨著塵埃飄散了。她離開後不久,家人在她的枕頭下發現了一本破舊的日記本,零零碎碎地記錄著她的遭遇。

女孩說,她其實早已厭倦了生活。奔波在大城市裡,沒有絲毫安全感,每天戴著面具做人,剩下的只是疲憊。與上司相處要察言觀色,處處小心;與同事相處要謹言慎行,生怕得罪了誰;與客戶相處要熱情洋溢,就算受了委屈也得笑臉相迎。每天遇到各式各樣的人,遇到錯綜複雜的事,有失意,有痛苦,有憤懣。許多話不知道跟誰說,也不知有誰值得相信,憋在心裡久了,就變成了對生活的厭棄。

在浮躁而複雜的世界裡,她那顆脆弱而裝滿抑鬱的心,承受不住生活的重量,就做出了極端的選擇,用結束生命來結束這一切。痛心的事發生之後,周圍多少知道她名字的人不禁扼腕嘆息:你心裡那麼苦,為何不肯說出來呢?

高爾基曾經說過:「我相信,如果懷著愉快的心情談起悲傷的往事,悲傷就會煙消雲散。

一個內心強大的人,不是把所有的情緒都默默裝在心裡,把所有的事情都扛在肩上,沉浸於苦難之中,緊緊包裹著抑鬱的情緒,只會讓心靈失去光澤,對生活失去信心。一昧地沉默,把焦慮以能量的形式存儲在心裡,聚積得多了,心理界線就會徹底崩潰。

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要讓自己保持最佳的狀態,與外界的陰晴雨雪和平共處。

當工作的挫折、戀愛的失敗、家庭的變故潮水般襲來時,要勇敢地敞開心扉,為悲傷的情緒找一個出口。當你把內心的真實感受以語言、行動的方式表達出來,哪怕不能直接地解決問題,心靈也會有如釋重負的感覺。所有的事都深埋於心底,就像在心靈上了一把鎖,獨自忍受痛苦,獨自醞釀憂傷。

不只是人類,世間萬物,都在用其特有的方式傾訴。鮮花凋零,花瓣隨風而逝,那是它在向絢爛之夏告別;樹葉隨風飄蕩,那是樹木對生命輪回的訴說;白雲飄在天際,那是在向天空分享晴天的喜悅。

 

學習「傾訴」,不是吵架也不是嘶吼,只是心平氣和說出來

沐子很喜歡輕哼孫燕姿的那首《天黑黑》:「我走在每天必須面對的分岔路,我懷念過去單純美好的小幸福…」她憶起兒時,和幾個小女孩吵架,哭得像個淚人兒一樣跑回家,在母親的懷裡哭訴委屈。那時的自己很幼稚,很愛哭,卻很幸福。

漸漸地長大之後,沐子開始什麼事都藏在心裡,總覺得母親無法理解自己的想法和做法,彼此間有了代溝。上學、工作、戀愛,生活積累在她身上的東西愈來愈多,絕大多數的時候,她都是默默承受,很少會淋漓地傾訴一番。抑鬱的日子裡,她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喝酒,哭泣,折磨著自己。壞情緒的肆虐,順帶也害苦了男友,沐子的鬱悶無處發洩,不經意間就會把男友當成出氣筒。

朋友勸她說:「你得學會傾訴。記住,是傾訴,不是嘶吼,不是吵架,心平氣和地說出來。當你把擰得皺巴巴的心情和痛苦,全部都說出來,心裡的苦就會變淡,也會舒服許多。」對於已經有抑鬱傾向的沐子而言,邁出傾訴的第一步,談何容易?可是她還是嘗試了。

 

說出來後,才不會深陷其中…

沐子至今還記得,第一次向過去的同事傾訴的情景。那天,老闆可能心情不好,無端端地批評沐子。在大庭廣眾之下,沐子的臉整個發燙,她甚至忍不住掉下了眼淚。事後,她心緒不安,心裡委屈得要命,下班時甚至不敢直接回家,生怕自己在家人面前情緒失控。

那一刻,她想到了自己過去的同事,也算是職場裡的第一位「師傅」。

她想打電話給「師傅」,可是撥了電話又趕緊掛上電話。她猶豫了,來回了幾次,始終下不定決心。如果再這麼耗下去,今晚也許要失眠,想到這裡,她鼓起了勇氣。聽到「師傅」熱情的聲音之後,她懸著的心落了下來。在傾訴中,「師傅」開導了她,讓她覺得自己的遭遇其實算不上什麼,跟「師傅」的經歷比起來,簡直不值得一提。

電話聊過後,沐子心裡的壓抑已經減輕了許多。她明白了,很多事情沒有自己想像得那麼嚴重,只不過自己深陷其中,鑽牛角尖。正所謂,旁觀者清。很多事,你傾訴出來,旁人只要稍稍一點撥,你就會立刻幡然醒悟,笑自己的固執和狹隘。

傾訴是一扇門,你把它打開,心中的快樂和悲傷就能夠自由地流淌;傾訴是一面鏡子,能夠照得見別人,也可以看得見自己。傾訴可以讓人體會到如釋重負的輕鬆,釋放心靈的一隅,獲得心靈的慰藉,看到安然的世界,也可以帶來一份平和心態、一份淡泊的境界和一份感恩的生活態度。

心裡有苦處了,就要大膽地向別人傾訴,別因為不好意思而把自己憋出內傷。

 

摘自 應衛強《當時拒絕就對了》/采實文化

 

Photo:MariangelaCastro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