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弱也是一種力量,沒必要逞強

其實,很多時候,示弱也是一種力量,可以得到別人的理解和支持。一昧地強撐著,只會給自己找罪受。

「人,什麼都可以丟,就是不能丟臉。」我們不時這樣要求自己。

在這種暗示心理驅使下,我們變成了好面子的人。好面子並沒有錯,但是一旦過度,從好面子變成了死要面子,那麼不僅自己活受罪,還會影響到身邊的人。

好面子的人字典裡沒有「拒絕」這個詞。不管是拒絕別人還是被人拒絕,他們都無法容忍。他們意識不到拒絕是一種權利,人人都能行使。在他們看來,拒絕別人就表示自己無能,被人拒絕就表示對方不尊重自己。

為什麼不放了自己一馬呢?面子並不是最重要的東西,重要的是明白自己需要什麼。被人拒絕了又怎樣?誰沒有被拒絕過呢?拒絕了別人又怎樣?你不欠別人什麼,為什麼不能說「不」呢?

我認識一個非常好面子的女強人,她工作能力很強,在公司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因此平時表現居高臨下,盛氣凌人。她不能容忍別人拒絕她,也不准自己拒絕別人。

不知道是不是性格使然,她身邊沒什麼親密的朋友,隨著在公司職位的晉升,她變得愈來愈強勢,甚至到了咄咄逼人的程度。因為她的人緣一般般,有時看到公司裡年輕女孩聚在一起說笑,她甚至會疑心大家是在取笑她,笑她戴了一副冷面具。

除了同事,她對家人也疑神疑鬼。孩子不聽話,是故意找她麻煩;丈夫不冷不熱,說不定有外遇了…各式各樣的想法占據她的大腦。在人前,她依然心高氣傲,可是四下無人的夜裡,她的內心卻是瀕臨崩潰的邊緣。

即便有些誤會只要溝通一下就能真相大白,有些鬱結只要傾訴一下就可以輕鬆很多,但是她不願意去嘗試;因為她覺得這種行為是一種示弱。從小到大,她從來沒有畏懼過什麼,她想成為女強人,也努力為自己樹立這樣的形象。身為一個強大的女人,從來都是她主動幫助別人,如果轉頭向那些不如自己的人求助,她會覺得丟臉。

 

拒絕示弱?一味強撐著,只是給自己找罪受

她努力維持著精明能幹的形象,殊不知在別人眼裡,她愈來愈難以理解。

公司的事,家裡的事,別人的事,自己的事,所有的一切將她團團困住,她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可是就算是這樣,她還是不願意開口求救,因為一開口,她就輸了。她不知道這樣的輸贏到底有什麼意義,並沒有人和她打賭,也沒有人跟她比賽。可是,她就是不想輸,哪怕是輸給一個不合常理的意念。

誰都知道這樣的狀態不能長久下去,終於,她最親密的人打破了這種局面:丈夫提出離婚,因為受夠了強勢敏感的她。雖然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也斷了,但是苦苦哀求、以淚洗面這種事,她做不到,於是她立刻同意離婚。離婚的事,她沒有跟任何人說,雖然說出來可以得到別人的同情,但是她最不需要的就是別人的同情。她是驕傲的、堅強的、有尊嚴的女強人,至少她自己是這樣認為的。

可是,再怎麼自我麻痺,再怎麼努力表現得不在乎,傷害還是在,並且不會因此而減輕。在不知不覺中,她得了抑鬱症。她的身體愈來愈瘦弱,精神也不振,同事們擔心她的身體,建議她跟公司請年假調養一段時間,但是在那些擔憂的神情背後,她對關心視而不見,只覺得大家是在幸災樂禍。

我最後一次見到她,她已經辭職了。她不是主動辭職的,是家人和公司半強迫要她休養。她的母親和弟弟到公司領走她的東西,據說他們已經幫她請了心理醫生,會一直陪著她直到痊癒。希望她可以放下沉重的面子,治好自己的拒絕恐懼症。

現實中,有不少類似這位女強人的人,把所有事都扛在肩上、憋在心裡,最後事情沒得到解決,反而讓自己身心俱疲。

其實,很多時候,示弱也是一種力量,可以得到別人的理解和支持。一昧地強撐著,只會給自己找罪受。

 

摘自 應衛強《當時拒絕就對了》/采實文化

 

Photo:Riala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吳佩珊、陳玉玲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