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教育這樣教:學習是馬拉松賽跑,不是百米衝刺 不要一開始就用盡力氣

我不覺得每天重新充電是自私的行為,反倒是持續工作,直到壓力過大、焦慮不已、無法用心照顧學生,那才叫真正的自私。學生們非常倚賴老師的穩定,如果教師瀕臨崩潰,勢必無法提供學生最佳授課品質。
  • 書摘
  • 2018-03-09
  • 瀏覽數5,680

教書和學習一樣是馬拉松賽跑,不是百米衝刺

有一年以上教書經驗的老師都知道,教書是馬拉松賽跑,不是百米衝刺。根據我在美國學校的觀察,許多老師(包括當時的我)即使身體已發出警訊,告訴自己要放慢速度,但他們依舊不願調整步調。 

過去在波士頓擔任菜鳥教師的歲月裡,任何事我都卯足了勁。我會不斷工作,直到一天結束、腦袋瓜終於沾上枕頭為止;我會刻意讓自己少睡一點,以便提早到校;午休時間更是統統拿來備課。這種毫不停歇工作的模式,結果可想而知:我徹底崩潰了,並為此焦慮不已,當我決定舉家搬遷至芬蘭時,我甚至以為自己永遠都不會再從事教職了。

回頭想想,在我首執教鞭的第一年,最大的錯誤就是對自己訂定了不合理的評鑑標準:我認為工作時數越長,就越是一位成功的教師,但事實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當時的我努力工作,但缺乏智慧。在那一年裡,放學後我很常花上大量時間準備隔天上課要用的各項器材,或寫出完美的教案。但我真正需要的並不是多出時間備課,而是能有一小時或更長的時間遠離這些工作。

有一次,我遇到一位參訪赫爾辛基的美國教師,他在維吉尼亞州的公立學校教書,每天上下班都要打卡,他描述自己就像在工地工作一般。這位老師感到最奇怪的是,儘管學校表示打卡資料不至影響教師評鑑,但上下班就是得打卡。我當時看著他的表情,完全可以想像他和其他同事面對的壓力——在這樣的制度下,任誰都會覺得早點上班、晚點下班比較好,即使沒有人要求他們這樣做。我甚至認為,該校強調的根本不是教學品質,而是教學時數。

如果我們要在課堂中強調快樂與幸福,就必須抵制這種不健康的思維,不再以工作時數多寡來評鑑自我。和其他國家相較,美國教師的工作時數的確非常長。正因事實如此,我認為更應該鼓勵老師們,每天至少利用一部分有限的私人時間,進行感興趣的活動,好讓自己的身心重新充電。

我不覺得每天重新充電是自私的行為,反倒是持續工作,直到壓力過大、焦慮不已、無法用心照顧學生,那才叫真正的自私。學生們非常倚賴老師的穩定,如果教師瀕臨崩潰,勢必無法提供學生最佳授課品質。事實上,有四六%的美國教師表示,每天都得面對龐大的壓力,就和美國的護士一樣,在所有專業中占了最高比例。

 

找出工作與休閒的最佳節奏

每位老師放學後的充電方式各不相同:有人喜歡慢跑;有人喜歡和年幼的孩子一起玩火車,也有許多人享受獨自閱讀的時光。其中最重要的,是看清並劃清工作與休閒之間的界線。所有的教師都知道自己的工作量,手上都有一份待辦清單等著處理,我並不是慫恿大家縮減責任,而是建議教師們找出並維持良好的節奏。

多年前,我曾和一位美國教師聊天,放學後她會盡量花時間陪伴自己的學齡孩子,等到他們都入睡了,她才開始備課、回電子郵件。這個模式對她很管用,她知道什麼時候該重新充電、何時得專注工作。我比較喜歡不一樣的方法:寧可把所有的工作都留在學校,儘管必須晚幾個小時回家,但一到家就可以完全把工作放下。在赫爾辛基,我的目標是上完每天最後一堂課後,於兩個小時內回家。這兩個小時內我會陸續完成許多重要工作,例如:隔天的教學計畫、材料準備、評量學生表現、看完電子郵件等。

我深知自己如果沒有做完重要事項,絕對無法專注於重新充電。即使正在從事其他休閒活動,例如在家裡和孩子玩,我的腦子也會一直想著哪些事情沒做好。而設定一個完成任務的時間,可以逼著自己在離開學校前趕完所有進度;一旦這些基本事務處理好之後,我就會對第二天的教學更有信心,下班後也能完全放下工作。

有些教師在課後時間會很想參加許多有趣(但非必要)的活動,例如:上網聊天、參與志工委員會或讀書會等。這些事情儘管樂趣十足,但也會讓我們分心,無法完成重要的教學任務,因此還是建議各位把時間拿來重新充電比較好。(寒暑假是教師參與這類趣味活動的最佳時機,因為我們無須為第二天備課。)

然而,即使我們設下合理界限,確保每天身心都能充電,難免還是會有需要加班的時候,例如:打期末成績時,就經常會有芬蘭同事工作到很晚;另外有些特別場合,也常造成超時工作的局面,例如親師會。儘管這些情況難以避免,但如果你在平日已養成充電的好習慣,就不致影響身心平衡。

 

芬蘭當然也出家庭作業,但有訣竅的

一旦掌握經常替身心充電的價值,你就會發現這對學生也很重要。(尤其是那些上學時間別長的孩子,他們的自由被壓縮到少之又少。)儘管教師很難影響班上的孩子放學之後要做什麼,我們還是可以透過最簡單的方式鼓勵學生每天重新充電——那就是家庭作業。

許多網路和媒體一再報導,芬蘭學校不出家庭作業。很抱歉,要讓大家失望了,這是錯誤的訊息。事實上,芬蘭教師給的家庭作業量很合理,若給得太多,孩子們就會負擔太大。因此,即便在已開發國家中,芬蘭學生的上課時間已比別處少了很多,芬蘭老師還是認為家庭作業應該再更少一點。

在芬蘭,我沒看過關於家庭作業的政策規定,芬蘭老師可以自行決定學生的家庭作業量。以我的經驗,芬蘭教育者往往規定(相當)少的家庭作業,而且可以花好幾天完成。這些作業通常都很簡單,學生能夠獨立完成,無須成人協助。如果你任職的學校有規定每天的家庭作業量,那麼不妨考慮將家庭作業的內容設計得越簡單越好,當學生越能快速完成,他們就越有時間好好調整身心。

 

【芬蘭教育這樣教】

一開始就給予自由:不必等到學生準備好才放手,從學習之初就讓孩子自己做決定。提供更多低風險的學習機會讓他們體驗失敗,這對教師和學生都很有幫助。

✤ 留一些彈性時間:每堂課開始前先安排一些簡單的活動(約三~五分鐘),有助於孩子靜心學習,或改以工作坊的方式授課,學生自行完成任務;教師則自由巡堂並適時提供協助。

 提供更多選擇:於課堂上提供開放式任務,讓學生依自己的興趣作答,可有效避免教師獨斷決定課程方向,並藉此提升孩子的參與度。

✤ 和學生一起參與計畫:此為「提供更多選擇」的進階做法,孩子從計畫的源頭便參與其中,教師和學生可以共同合作,設計全班都感興趣的課程,發揮最大的學習效能。

✤ 讓孩子玩真的:遊戲是興趣的延伸,會對孩子的生活習慣及未來發展造成深遠影響。因此提供真槍實彈式的學習機會(如讓學生拿真實的針線縫紉等)非常重要。

 信任學生,同時賦予責任:以信任為基礎,給孩子「有意義的責任」,而非以後果的嚴重性要脅他們必須消極地遵守義務。有時候刻意減少協助,學生反倒能自己發展出有效做法。

 

摘自 提摩西.沃克《像芬蘭這樣教:快樂教、快樂學的33 個祕密》/遠流出版

 

Photo:達志/Shutterstock

數位編輯:吳佩珊、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