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教育這樣教:讓老師和孩子自由選擇下課15分鐘要做什麼

安排時間讓大腦休息:明確告知學生何時可以下課,而非長時間不間斷地授課。並讓孩子自由選擇休息時能做些什麼。
  • 書摘
  • 2018-03-09
  • 瀏覽數3,985

讓孩子自由選擇休息時要做什麼

美國記者布里吉.舒爾特(Brigid Schulte)在著作《精疲力盡》(Overwhelmed)中探討了過勞議題,以及在工作與生活之間保持平衡的掙扎。舒爾特提出了各種獲得幸福的策略,其中她最喜歡的是「維持工作和休息之間的脈動」。脈動的基本概念就是,人們在工作和休息時的節奏並不相同,如果你整天都在工作,就會擾亂讓身體茁壯的自然節奏。

在不同的脈絡中,脈動會有不同的樣貌。舒爾特強調每天一定要有規律的休息(正如芬蘭學校的做法)。她本身是媒體記者,每天必須寫作,每次寫一個半小時,這中間她不接電話,也不看電子信箱。

那麼在課堂上,脈動又是什麼樣子呢?我認為就是在漫長的教學中,安排規律的下課時間,讓學生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可以休息。我不認為休息時間一定得玩耍,老師可以在一天裡提供許多時段,讓學生能在數種選擇中決定自己要做什麼,例如:十分鐘自由閱讀、自由寫作、玩有趣的數學遊戲等。

我認為,在休息時間中選擇「做什麼」,應該要有三個核心品質:高度的樂趣、獨立、新意。強迫每個人安靜閱讀十分鐘並不算休息,尤其是在學生才剛上了一小時的閱讀課之後;我相信,上完閱讀課,為每個人提供新的活動,才能讓孩子重新充電。無論接下來要上何種課程,都能有最好的銜接。

對於小學生而言,這些排在課表上的下課時間特別重要,因為學生和老師通常要一起相處好幾小時。至於國中和高中生,安排下課時間可能不那麼必要,因為學生每天只和各科老師在課堂裡相處四十五到五十分鐘,然後在這一堂與下一堂課之間,有好幾分鐘的自由時間可以喘息。

我發現有些孩子會比同儕更需要休息時間。照顧這種學生的方法,就是在教室裡設置一個「安靜角落」(calm spot)讓他們休息。研究者亞曼達.莫里諾(Amanda Moreno)率先注意到安靜角落的價值。教師們告訴莫里諾,有了安靜角落後,以前每天發好幾次脾氣的學生,現在都不再發作了。

你可以主動邀請學生,告訴他們你正在重新擬定課表,每天預計安排數次固定的下課時間以幫助他們學習,因此你希望學生給你回饋,並協助你設計課堂裡的安靜角落(這個地點可以用來進行他們認為有新意且有趣的獨立活動)。這種做法不但可與學生分享學習的主導權,同時也能讓你獲得更多有價值的建議。

 

放學後,讓身心重新充電

赫爾辛基學校的標準工作時數是每週二十四小時(編按:目前臺灣教師每週工作時數以四十小時為限),如果扣除十五分鐘的下課時間,我每週的授課時數只有十八小時,這是芬蘭小學教師典型的全職工作時數。然而,許多美國學校的教師,與學生相處的時間整整比赫爾辛基多出五○%。事實上,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即OECD)的各國當中,美國教師平均每週的授課時數最長,高達二六.八小時。

一開始,我心想,既然芬蘭同事在課堂裡花的時間較少,那麼下班後一定有更多的時間備課、寄電子郵件、寫教學計畫。我之所以會有這種想法,是因為過去在美國教書時,我曾經想轉當兼職老師(工作時數相當於全職的芬蘭教師),以便擁有更多時間備課。然而芬蘭同事的作為讓我非常驚訝,每到下午四點,我的學校——由一棟大型舊醫院建築改建——幾乎人去樓空。

在赫爾辛基教書的第一年,我的妻子懷了第二個孩子。預產期前一週的某個下午,校長對我說:「你不是應該在家裡陪太太待產了嗎?」

在這之後,某個星期五下午三點半,我獨自在空無一人的教師休息室裡工作,校長又來到我身邊說:「你該回家囉。」

這位芬蘭校長和我過去在波士頓的某位校長極為不同。美國校長認為,教師分為兩種:一種工作到很晚;一種則是一放學就奔向停車場,搶著比校車更早開出校門。前者代表專業,後者則表現不佳。但在芬蘭教書讓我體悟到,這種二分法既不正確也沒有助益。我雖然常看到同事上完最後一堂課就匆忙離開學校,但這是他們努力控管自己工作時數的成果,是種智慧,而非懶惰。他們知道離開工作、讓身心重新充電的重要性,這樣才能一直維持最佳狀態,當位好老師。

 

芬蘭教育這樣教

安排時間讓大腦休息:明確告知學生何時可以下課,而非長時間不間斷地授課。並讓孩子自由選擇休息時能做些什麼。

✤ 一邊活動,一邊學習:活動時間不應只限制在體育課或下課時段,於一般課堂上安排各種巧思,讓靜態的學習變得更具動感。

✤ 放學後,讓身心重新充電:教師可以安排私人活動,完全把工作拋到一邊;學生則應少寫家庭作業,並將內容設計得越簡單越好。

✤ 簡化空間:教室牆面留白,孩子學習更專注。牆面的神聖性、作品的優秀性都是好理由。

✤ 呼吸新鮮空氣:芬蘭法律規定,多大的教室就只能容納多少學生;時時打開窗戶,保持空氣流通,有利大腦運作。

 到野外走走:帶領學生親近大自然可減少霸凌、抑制肥胖。城市裡的學校可分三階段進行:一、於教室內進行生物觀察;二、到戶外上課;三、綠化校園,讓大自然在校內扎根。

✤ 保持寧靜:環境越安靜,學習效果越好。教師可以藉由制訂班及規定、製作噪音量表將此事具體化。或利用正念覺知等方式,教導學生練習如何讓心平靜、提高學習效率。

 

摘自 提摩西.沃克《像芬蘭這樣教:快樂教、快樂學的33 個祕密》/遠流出版

 

Photo:達志/Shutterstock

數位編輯:吳佩珊、黃小羽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