孵蛋的爸爸:瀕臨絕種的阿德利企鵝

每年十一至十二月,是南極最暖和的季節,牠們就會開始下蛋,而孵蛋和哺育的責任,由企鵝爸媽們輪流負責,一隻去覓食,另一隻就負責孵蛋。而正在孵蛋的企鵝則是不會進食的。

文/舒夢蘭

南極唯一的原住民:與阿德利企鵝的偶遇

很多人一聽到南極,腦中就會浮現可愛的企鵝,南極共有七種企鵝,數量約一億兩千萬隻,但多半都集中在沿岸或南極半島,只有帝王企鵝和阿德利企鵝可以生活在酷寒的冰封沙漠,長期棲息在廣大的冰原上。

我們這一次深入南極內陸,探險任務當然也包括探訪南極唯一的居民─企鵝。Patrick 幾天前聽說,俄羅斯科學站附近陸緣冰架旁的岩石堆發現了阿德利企鵝的蹤影,於是我們也趁機踏上探訪的旅程。

俄羅斯NOVOLAZAREVSKAYA 科學站位於南極中部的毛德皇后山脈,這座山脈是在一九一一年由挪威探險家阿蒙森所發現,以挪威毛德皇后來命名,關於阿蒙森事跡,且容筆者之後再詳述。

既然是在岩石堆附近,那就知道不可能仰賴任何交通工具前往,只能靠雙腳緩步前進。

但嚴格地說,還必須用到雙手才行。

阿德利企鵝,原來是探險家愛妻的名字

因為前方的路既非正常的道路,並且還是既溼滑又有裂縫的冰層,山勢更是異常的高,幾乎全部是呈九十度直角的陡峭懸岩、峭壁,而這就是我們必須克服的障礙。

待好不容易翻過一座岩山,眼前出現幅員廣大的冰波浪地形,但每每踩下的那一步都得小心翼翼,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也許下一步,就是薄冰下的深淵。

我只能跟著Patrick 的步伐,小心翼翼地踏上每一步。

歷時近三個小時的攀爬,驚險萬分。而正當我們被一旁冰川景色吸引,又專注於腳下步伐的同時,牠們,出現了。

圓圓胖胖的身形,黑白相間的可愛模樣,配上醒目的白色眼圈,在廣大冰原一旁的岩石斜坡上三兩成群,這就是在一八三O 年由法國探險家杜蒙德佛里(Dumontd,Urville)發現,並以愛妻之名為他看到的第一隻企鵝命名的阿德利企鵝Adeliae。

梳毛、擺手、甩頭,還有幾隻企鵝會不時瞇著眼睛偷偷打盹,阿德利企鵝的每個動作與表情,都可愛到讓我們興奮地只想尖叫……。

阿德利企鵝的體型較小,身高約五十公分,體重則在三至五公斤左右,可愛模樣十足像個天真無邪的小孩。

身處無人居住的冰封南極,看到我們這些陌生訪客,每隻企鵝都睜著又大又純淨的眼神望著我們,似乎是在問:「你們是誰?」

 

明年此時,還能再見到你們嗎?

夏季的此刻正是阿德利企鵝孵蛋的時節。

我們費盡千辛萬苦抵達的這片大浮冰旁裸露的岩石堆,正是阿德利最喜歡的棲息地,每年十一至十二月,是南極最暖和的季節,牠們就會開始下蛋,一次會下兩顆蛋,但通常只有一隻小企鵝能夠存活。

而孵蛋和哺育的責任,由企鵝爸媽們輪流負責,一隻去覓食,另一隻就負責孵蛋。而正在孵蛋的企鵝則是不會進食的。

這時也是情況最艱險的時刻,一旦企鵝爸媽一時大意,或因受到驚嚇而離開鳥蛋,這時,在附近盤旋、虎視耽耽的賊鷗或白鞘嘴鷗,就會毫不留情地吃掉鳥蛋或幼鳥。

正因為擔心驚擾到牠們,我們始終保持五公尺以上的距離拍攝,大夥兒屏氣凝神地,沒人敢大聲呼氣,就是擔心這些可愛的小東西會因為我們的輕舉妄動而受到驚嚇,也許會拋下鳥蛋,晃著小手逃走,讓企鵝小寶寶沒能見識到這美好的世界!

 

溫馨的畫面,卻讓人更不捨牠們的未來

在如此靜謐的時空,看到企鵝爸媽用鳥喙刁起一顆顆的小石子築巢,每顆小石子落地的聲響,清晰可聞。

但全球暖化,南極冰融速度增加,魚類、磷蝦數量減少,過去住在浮冰上,卻要在沒有冰的陸地上繁殖的阿德利企鵝,無處覓食,根據統計,過去二十五年來,阿德利企鵝的數量已經減少了百分之六十五,只剩下二百五十萬對。

看著這些黑白相間。動作遲緩卻可愛萬分的小傢伙們,我們雖然無法靠近,但卻越是了解,越想呵護……。明年三月,這群企鵝爸媽將會帶著企鵝寶寶回到海洋,只是當夏天再度來臨時,牠們是否還能找到孵蛋的棲身之處?

我何其有幸,能與阿德利企鵝相遇,在這片冰封卻溫暖的大地上!


摘自 舒夢蘭《生極限》/時報出版


數位編輯: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