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停止所有「無法想像的事情」

「堅持的人」和「放棄的人」之間,存在著對於事物想像的差異,而是否可以想像一件事情,會決定人的行為。

文│嶋津良智

人類的行為以形象為依歸

我的朋友A「從小就很喜歡祭典」,即使現在已經年過四十,依然年年在祭典中抬轎。

我小的時候也抬過神轎,但現在已經不再去祭典湊熱鬧了。

我的朋友B「很愛打高爾夫球」,一年至少參加一百回合。我以前也打過高爾夫球,但現在幾乎不打了。

我的朋友C「從大學時起就很喜歡衝浪」,一年至少有一半的日子都泡在海裡。我以前衝浪也衝了三年,不過現在已經不玩了。

為什麼我不再抬轎、不再打高爾夫球、也不再衝浪了呢?

美國的經濟學家肯尼思.博爾丁(Kenneth Boulding)在其著書《形象》(暫譯,The Image: Knowledge in Life and Society)中寫道:「人類的行為以形象為依歸。」

「堅持的人(能夠持續的人)」和「放棄的人(無法持續的人)」之間,存在著對於事物「形象強度」的差異,而「形象的強度會決定人的行為」。

 

從想像中「放棄了也無關緊要的事情」開始捨棄

我不再抬轎、不再打高爾夫球,或不再衝浪,都是因為逐漸無法想像自己持續做那些事情的樣子。因為我對於持續下去會得到的結果沒有興趣。比起繼續打高爾夫球,然後「成為一名單差點選手的自己」,我對於「登上講台成為講師的自己」有更強烈、濃厚、深刻、清晰且明確的想像,也有興趣。「想要變成那樣」的念頭也很強烈。

另一方面,當我在想像「放棄高爾夫球的自己」時,也不會有「好可惜」或是「放不下」的感覺。

這就是我為什麼會放棄高爾夫球,轉而把練習時間傾注在「工作」上的原因。

人會對於「能夠在腦海中清晰勾勒的事情」採取行動。

我會購買平板電腦,也是因為我能夠想像:「有了平板電腦以後,我應該可以在咖啡館做這樣的工作。運用時間的方式可能也會變成這樣。」

我會開始學習少林寺拳法,也是因為我在腦海中勾勒出「身心皆具爆發力的自己、強壯的自己」,所以才會「想要變成那樣的人」。

當我想像自己什麼都不做,然後變成「沒有爆發力的自己」時,心裡就會產生一股「必須採取什麼行動才行」的焦慮感。

當我有「想要得到的東西」或「想要達成的目標」時,我會找機會和「已經擁有那些東西的人」當面聊一聊,或一邊模仿那個人的習慣,一邊想像「自己也變成了那樣的人」。

因為我相信「能夠在腦海中清楚勾勒的東西,最後一定會變成我的東西」

如果在你的想像之中,現在開始不做(捨棄)這件事情,「結果並不會有什麼改變」或「不會造成任何人的困擾」的話,請試著慢慢放手吧。

取而代之地,把那些能夠清晰勾勒的、「現在開始做,自己將會改變很多」的事情融入生活當中。如此一來,便可大幅改變自己的行動。

我的行動:放棄對目標達成沒有必要的事,並把時間挪到工作上。

 

為了留下真正重要的東西,請捨棄「極端的效率化」

即使達成目標,也從未感到滿足

我是一個「討厭沒有意義的事情(無駄)的人」。

基本上,比起「喜歡或討厭」,我更習慣用「有必要或沒有必要」來判斷事物。自己的時間、金錢和能力,我只用在「能夠創造成果」或「對自己有益」的事情上。不過最近我開始覺得:「沒有意義的事情,未必真的沒有意義。」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我發現:「如果不曾經歷過沒有意義的事情,就無法分辨出真正重要的東西。」

從二十八歲獨立創業開始,一直到三十九歲為止,我都「心無旁騖」地專注在工作上,是個標準的窮忙族,好像一天到晚只想著工作的事。

無所事事的狀態令人焦慮,連空閒時間也忙著「找事做」。即使已經達成目標,也不容許自己鬆懈,我告訴自己:「不能滿足於現狀,因為好事不長久。」我總是這樣自我要求。

 

試著把時間和金錢用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上

然而到了四十歲以後,我開始心想:「我恐怕無法繼續像這樣一個勁地埋首在工作中了。」因為體力和精力逐漸衰退,年紀愈大也愈容易感到「疲憊」。

趁著搬遷到新加坡的機會,我決定「放慢工作的腳步」、「不再用工作填滿空閒的時間」,而要「空出時間享受當下那些沒有意義的事情」。

把金錢和時間用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上,讓我得到些許體悟。

比如說,開始接受沒有意義的事情以後,「選項」也會開始改變,於是才有機會得到新的體驗。

現在的我會因為「有人邀約就去看看」或「有人推薦就去嘗試」,也是因為想法改變了,變成「即使沒有意義也無所謂」。

 

透過「玩樂」和「沒有意義的事」看見重要的事物

此外,當我把時間和金錢用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上以後,我開始思考「對我而言,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東西?」

我的筆記型電腦型號是「Let's note」(Windows),但曾經因為覺得「在使用頻率高的物品上加一些變化,更能發揮槓桿效果」,所以把它換成「MacBook Air」。

不過後來我發現「MacBook Air」不太適合我的操作習慣,所以又再度換回「Let's note」。雖然白白買了一台「MacBook Air」,但是正因為我試用過別的機種,所以才有機會重新認識自己的工作型態。

 

對於金錢的觀念似乎也有所改變。

有錢的話,就能讓自己以外的人幸福;創業的話,就能雇用員工,還能繳納稅金。所以錢最好是「好好地賺、好好地花,再好好地回饋給社會」。我會有這樣的想法,也是多虧「沒有意義的花錢方式」所賜。

有的時候,不妨把自己的時間、金錢和能力用在過去不曾嘗試過的事情(東西)上,說不定能夠重新發現「重要的事物」。

我的行動:挪出更多時間與家人相處。

摘自 嶋津良智 《為了遇見40歲更好的自己》/ 麥田出版

 

Photo:Maximilian Weisbecker,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