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孩子邊玩邊學:家長該注意的四個觀念

大人可以和小孩玩,在某些情況下甚至可以當小孩遊戲裡的領導者,但這麼做的話,一定要滿足兒童對所有遊戲的渴望與期待。成人在孩子的心目中是具權威的,所以讓成人領導遊戲時,孩子常有被迫無法停止不玩的感覺。當兒童感到被強迫,遊戲的精神即蕩然無存,而這種精神的所有好處也隨之消失。

文│彼得‧格雷

學習、問題解決和創造力會因遊戲的干擾而劣化,也會因遊戲感的提升介入而有所改善。

1. 壓力越大,表現越好?研究:只會干擾學習進度

研究證實了這項結論。在研究中,施加壓力可以讓表現良好。但許多實驗也證實,這類的壓力對尚未熟習任務技巧者、或是才剛開始學習者的表現會產生劣化。「只是以玩耍」的心態在撞球場、數學或是辯論場上的表現,遠比試著要讓評估者印象深刻的人好的多。

2. 壓力越大,創意越多?研究:只會壓垮創意

心理學家泰瑞莎‧艾默伯(Theresa Amabile)於布蘭德斯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進行一項實驗,她要求一組人─有時是兒童,有時是大人─在一定時間內從事一項創造性的任務,例如畫畫、做拼貼畫或者寫首詩。

她只告訴某些參與者他們的作品會接受創造性評估與評選,或者可以參加競賽而獲獎,其他人則無。

當作業完成時,她讓一無所知的評審來評比這些創作作品。

實驗的壓倒性結果如下:任何對創造力提升有所刺激的介入,都會產生降低創造力的影響。大多數的創意性產品都是由非處於刺激環境下者所創作出來的,也就是那些覺得自己的作品不會受到評估或進入比賽、且並沒有任何獎品等著他們的人。

他們認為自己只是為了好玩而創作東西。簡而言之,他們就像在玩遊戲。

如果你想提升大家對拔河或者任何無聊、反覆性等任務的努力,像是剝豆殼或抄寫句子這種事,你可以藉由刺激讓他們做得更好而成功。但高度的刺激似乎只會把這些條件給打亂。

3. 遊戲心態可增加創意與問題解決的能力

保羅‧霍華德‧瓊斯(Paul Howard-Jones)與他的同事所進行的一項實驗,印證了改善藝術創造力的方法。他們在實驗中要求幼兒做拼貼畫,之後再針對作品進行創意評估。在做拼貼畫之前,先給一些孩子二十五分鐘自由玩黏土的時間,讓他們有遊戲的心情。其他孩子則把二十五分鐘的時間花在抄寫書本這種非遊戲性任務上。結果顯示,那些遊戲心態的孩子做出的拼貼畫,在創造力上所獲得的評價遠高於非遊戲心態的孩子。

4 遊戲心態可讓兒童戰勝邏輯問題

所有的貓都會汪汪叫(主要假設),馬芬是一隻貓(次要假設)。馬芬會汪汪叫嗎?

先前研究顯示─包括著名瑞士發展心理學家尚‧皮亞傑(Jean Piaget)所進行的研究,十歲或十一歲以下的兒童經常無法正確解決這類三段論法,也就是他們無法給出邏輯學家認為是正確答案的答案。當英國研究人員把這類的三段論法用嚴肅的語調告訴小朋友時,小朋友的回答就如皮亞傑和其他研究人員所預料。他們會說「不會,貓是喵喵叫,牠們不會汪汪叫」。

孩子們表現得像是他們無法去想,假設是否符合他們的具體、真實世界經驗。但是當研究人員用遊戲的語調提出同樣的問題,讓孩子們明確知道這是在講一個假裝的世界,像四歲那麼小的兒童經常能解出問題。他們會說:「會,馬芬會汪汪叫。」

這實在有趣:遊戲中的四歲小孩能輕鬆解決他們應該要到十或十一歲才能解決的邏輯問題。事實上,後續的實驗證明了在以明確為遊戲的方式呈現時,甚至是兩歲的幼兒都能解出這類問題。

 

遊戲是什麼?

遊戲本應具有「自我選擇」並「自我主導」的特性

首先,遊戲是自由的一種表現。舉例而言,在某個研究實驗中,幼稚園孩子認為只有自願性的活動才叫「遊戲」,也就是他們在休息時間所進行的活動,而「作業」則是屬於學校課程部分的所有活動,包括那些設計是要來玩樂的,像是手指畫、接力賽跑和聽故事。

遊戲的樂趣在於自由的著迷感。遊戲不是永遠都會有笑容與笑聲相伴,笑容和笑聲也並不永遠是遊戲的正字標記;但遊戲永遠會有一種「好啊,這就是我正想做的事。」的感覺。

遊戲者是自由的原動力,不是某人遊戲中的卒子。遊戲者不只選擇玩或不玩遊戲,他們也在遊戲期間導正自我的行動。遊戲永遠牽涉某種規則,但所有的遊戲者必須是自由地去接受規則,而且萬一規則更動了,所有遊戲者也都必須同意這些更動。這就是為什麼遊戲是所有活動中最民主的。

在遊戲中,最大的自由是不要玩遊戲的自由。如果遊戲者想要遊戲繼續玩下去,他們會知道當其他遊戲者不開心時,自然而然就會退出不玩,而遊戲也會因此結束,遊戲是學習如何取悅他人同時取悅自身的有力工具。

大人可以和小孩玩,在某些情況下甚至可以當小孩遊戲裡的領導者,但這麼做的話,一定要滿足兒童對所有遊戲的渴望與期待。成人在孩子的心目中是具權威的,所以讓成人領導遊戲時,孩子常有被迫無法停止不玩的感覺。因為成人提出的遊戲規則會讓孩子覺得不好玩,乾脆不要玩算了。

當兒童感到被強迫,遊戲的精神即蕩然無存,而這種精神的所有好處也隨之消失。

 

遊戲的動機大多來自手段,而非目的

重點在於完成「過程」的樂趣。目標的完成與否反而是其次。例如,以孩子在玩「蓋什麼東西」的堆沙遊戲好了,他們的想法一定是蓋出一棟建築為目標,而非擁有什麼物件。如果大人走過來說「你不用再堆了啦,我幫你做個城堡」,那麼正在堆沙堡的小朋友絕對不會開心。這樣只會毀掉他們的樂趣。同樣地,在玩競賽遊戲的大人或小孩,具有要得分和取得勝利的目標,但如果他們是真的在玩遊戲,激勵他們的是得分和試著取勝的過程,而非分數本身或獲勝狀態。若某人因為鑽規則漏洞而取勝,或透過捷徑省略遊戲過程而獲獎並受到讚許,那麼該人就不是在玩遊戲。

兒童真正的自由並不受遊戲規則所限,因為他們可以隨時選擇離開遊戲。沒有這份自由,遊戲規則就無法被接受。

 

遊戲富含想像力

我家小孩四歲時,有陣子他一直說自己是超人,有時還會碎唸超過一天。這種時候他會積極拒絕他只是在假裝當超人,而這種狀況讓他的托兒所老師很擔心。小孩從來沒有試著從真正的高樓跳下來,也沒有跑去擋火車,當他藉由把披風脫下宣布暫停時,他會承認自己當初是在玩遊戲,當我跟老師這麼說時,老師擔心才少一些。

人類天性的驚人事實是,即使兩歲大的小孩也知道真實和假裝之間的差別,兩歲大的小孩會把裝了想像之水的杯子,打翻在洋娃娃身上,然後說:「喔噢,娃娃溼答答了!」但小孩知道娃娃並不是真的弄濕了。我們不可能教這麼小的小朋友像「假裝」這種難以捉摸的概念,然而他們卻是懂的。很明顯地,虛構和現實的區別,是人類固有本能。對於遊戲而言,這份固有能耐是一部分的天賦能力。

 

在積極主動而又沒有壓力的心情下進行遊戲

因為遊戲不是外界要求或立即性生理需求的回應,遊戲中的人,不會受到壓力和情緒所影響。而且由於遊戲者在意過程比結果來得多,所以遊戲者的思緒不會因害怕失敗而受干擾。

遊戲的心理狀態,被某些研究人員稱為「流(flow)」。注意力被貫通到活動本身,所以自我意識和時間減少了。思緒受到想法、規則和遊戲動作所包裹,且相對地不受外來侵擾所滲透。

 

遊戲的力量存在於遊戲的無關緊要之中

遊戲是一個為其自身所進行的活動,而不是為了達成什麼嚴肅的真實世界目標,例如獲得食物、金錢、讚美、逃離獅子或是在履歷表上添上一筆豐功偉業。遊戲是一種至少些許部分發生在幻想世界裡的活動,所以的確是無關緊要!

但現在要告訴你遊戲的最美妙矛盾之處:遊戲的力量就存在於遊戲的無關緊要中。

遊戲具有嚴肅的教育目的,但遊戲者並不會如此認為,遊戲者是為了好玩而玩遊戲;教育算是副產品。如果遊戲是為了目的而玩遊戲,那遊戲就不再是遊戲,也會失去許多教育力。

因為遊戲中的孩子不會擔心未來,因為遊戲中的孩子,不會因失敗而承受真實的後果,所以遊戲中的孩子不怕失敗。玩遊戲的孩子因而感到安心自由。因為遊戲不用尋求成人的許可,也不會受到評估。

在不用擔心失敗和他人評斷的狀況下,遊戲中的兒童可全心投入其正在玩的技巧。他們會努力表現良好,因為表現良好是遊戲的直覺性目標。

摘自 彼得‧格雷 《會玩才會學》/今周刊

 

Photo:Donnie Ray Jones,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