姆米谷慧星來襲(1/2)

在與世隔絕的山谷裡,住著姆米一家人:勇敢單純的姆米托魯、溫柔又值得信賴的姆米媽媽,以及總是思考深奧哲學的姆米爸爸。

文│朵貝.楊笙

第一章 姆米托魯和史尼夫發現通往海洋的神祕道路、捕撈珍珠、發現洞穴、麝香鼠如何不讓自己感冒

發現一條從沒看過的道路

姆米一家在洪水(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後重新找回他們的房子,並在這座山谷安頓下來,至今已經過了幾個禮拜。這是個美妙的山谷,居住著快樂的小動物和開滿花朵的樹木,還有一條清澈的河流自山頭流下。小河在姆米家的房屋四周繞了一圈,便消失於另一座山谷之中,難怪其他動物找不到它的源頭。

姆米爸爸完成跨河大橋的那天早上,史尼夫有了新發現(山谷裡還有許多事物尚待他們發掘)。他在森林裡閒晃的時候,突然發現一條從沒看過的道路,詭祕的蜿蜒進入綠蔭。史尼夫看得出神,瞧了好幾分鐘。

「道路和河流真有意思,」他心想:「你看見它們經過,突然感到沮喪起來,想要遠走他方。也許我該去追隨這條道路或河流行進的方向,我應該找姆米托魯一起出發探險,因為只有我自己的話,會有點危險……」於是,他用美工刀在樹幹上刻下一個祕密記號,以便能再找回這裡。「姆米托魯一定會很驚訝。」他驕傲的想著,盡全力跑回家,畢竟他可不能錯過午餐。

史尼夫到家時,姆米托魯剛好搭建完他的鞦韆。他對那條祕密通道似乎很感興趣,一吃完飯,兩人便立刻出發,一探究竟。

他們在半山腰看到一叢藍樹,上面結滿巨大的黃色梨子,他們當然不能無動於衷,因為史尼夫說他肚子餓了。

「我們最好只撿那些被風吹落到地上的,」姆米托魯說:「讓媽媽用來做果醬。」但是他們得偷偷的搖晃一下樹幹,才撿得到足夠的果實。

史尼夫對於他們的收穫非常滿意。「你可以負責搬運這些存糧,」他說:「反正你沒別的事要做,對不對?我可是忙碌的開路先鋒,沒空煩惱這種小事。」

他們爬上山頂後,又回頭看著腳下的山谷。姆米家變成一個藍點,河流是細長的綠色絲帶,鞦韆則徹底消失在視線之內。「我們從來沒有在距離這麼遙遠的地方,看過自己的家園。」姆米托魯說。他們想到這裡,都興奮得起了雞皮疙瘩。

史尼夫動了動鼻子。他看著太陽,感受風吹拂的方向,再用力嗅聞空氣。事實上,這正是一個偉大的開路先鋒會有的行為。

「應該就在附近了,」他急切的說:「我用小刀在通道入口的一棵棕櫚樹上刻了祕密記號。」

「是這裡嗎?」姆米托魯指著左邊樹幹上的螺旋圖案問道。

「不!在這裡!」史尼夫叫道,他在右邊的樹幹上發現另一個螺旋圖案。

此時,兩人同時看到正前方的樹幹上也有螺旋圖案,只不過是在非常高的地方,至少離地一公尺高。

「就是那個記號!我確定!」史尼夫踮起腳尖說:「我一定長得比我以為的還要高了!」

「真是太奇怪了!」姆米托魯環顧四周後驚呼:「這裡到處都是螺旋圖案!有些甚至在三十公尺高的地方。史尼夫,我想我們找到了一條鬼路,鬼怪想阻止我們走這條路。你要怎麼解釋?」

史尼夫不發一語,他的鼻子變得非常蒼白。這時,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打破寂靜,接著從天空落下一顆藍色的大李子,差點打中姆米托魯的眼睛。史尼夫嚇得大聲尖叫,馬上躲了起來。姆米托魯則是很生氣,決定找出攻擊他們的敵人。突然間,他看到對方了,那是一隻絲絨猴!他生平第一次和絲絨猴正面相對!

 

那是一隻絲絨猴!

她蹲伏在樹枝間,彷彿一小團黑色毛球。她的臉龐圓滾滾,顏色要比身體其他部分來得淺,就像史尼夫隨便洗臉後鼻子會變成的顏色,而她的笑聲比她的體積要大上十倍。

「停止那可怕的笑聲!」姆米托魯看到她的體型比他還小,便鼓起勇氣大喊:「這是我們的山谷。妳可以去其他地方笑個痛快。」

「卑鄙的傢伙!」史尼夫喃喃說著,假裝沒有被嚇到。絲絨猴卻只是用尾巴吊著身體,笑得更加響亮。她朝他們丟了更多李子後,就消失在森林裡,只留下邪惡的笑聲縈繞許久。

「她要逃跑了!」史尼夫大叫:「快點!我們去追她。」他們急急忙忙的追趕在後,躲避著不斷掉落的熟透梅子和毬果,衝過樹叢和荊棘,腳下所有小動物全都匆忙的逃進地洞裡。

絲絨猴在他們前方,從這棵樹盪到下一棵樹,她已經好幾個禮拜沒這麼開心了。

「你不覺得,我們這麼努力的追一隻臭猴子,有點可笑嗎?」史尼夫上氣不接下氣的說:「我看不出來,她有什麼值得我們追逐的。」

姆米托魯表示贊同,兩人便坐在樹下,假裝在思考什麼重要的事情。絲絨猴就在他們頭上的樹枝舒服的趴著,也裝作在沉思的樣子。她覺得這樣很好玩。

「不要看她。」姆米托魯低語,隨即裝腔作勢的大聲說:「史尼夫,這地點很棒,對不對?」

「沒錯,這條通道看起來也很有意思。」史尼夫回答。

「通道,」姆米托魯若有所思的重複這兩個字,接著倒抽一口氣:「這一定是傳說中的祕密通道。」

它的確看起來異常神祕。李樹、橡樹和白楊樹的枝幹在他們頭頂上交錯,形成一條幽暗的隧道,通往未知的前方。

「現在我們得認真思考一下,」史尼夫說,他沒忘記自己是開路先鋒,「我來找路,如果你看到任何危險的事物,就敲三下。」

「我該敲哪裡?」姆米托魯問。

「敲哪裡都行,」史尼夫說:「只要不開口就好。你把我們的存糧放在哪裡?你弄丟它們了嗎?老天!難道我得每件事都自己來嗎?」

姆米托魯皺著眉頭表示抗議,但沒有答話。

於是,他們慢慢走進綠色隧道,史尼夫找路,姆米托魯則負責留意是否有危險的入侵者。絲絨猴就在他們頭上跳過一根又一根的樹枝。

通道在樹林間曲折的拐來拐去,越來越窄,到最後居然完全消失了。姆米托魯面露困惑。「這個嘛,好像就是這樣了。」他說:「我還以為會找到什麼特別的東西呢!」

兩人呆呆的愣在原地,失望的看著彼此。此時,一股帶來鹹味的風吹過他們的臉龐,遠方還傳來陣陣細微的嘆息。

「一定是海!」姆米托魯開心的吶喊,朝著逆風的方向奔跑,他的心興奮的跳動著,姆米托魯最喜歡游泳了。

「等一下!」史尼夫大叫:「別丟下我!」

 

是海!姆米托魯最喜歡游泳了

姆米托魯絲毫沒放慢腳步,一路跑到海邊後才坐了下來。他嚴肅的望著海浪拍打上岸,一波接著一波,簇擁著白色泡沫的浪頂。

不久之後,史尼夫也跑出樹林,來到他旁邊。「這裡好冷。」他說:「對了,你還記得嗎?我們以前跟溜溜在狂風暴雨中航行的時候,我暈船暈得好嚴重。」

「那都是另一個故事了,」姆米托魯說:「現在我要去游泳了。」他連衣服都沒脫下,直接衝進了滔滔白浪當中。當然,這是因為姆米托魯根本就沒穿衣服,他只有睡覺時偶爾會穿上睡衣。

絲絨猴從樹上爬下來,坐在沙灘上看著他們。「你在做什麼?」她大叫:「你不知道海水又濕又冷嗎?」

「我們終於成功引起她的注意了!」史尼夫說。

「是啊。對了,史尼夫,你潛水時會不會張開眼睛?」姆米托魯問。

「不會!」史尼夫說:「我也不想嘗試!你永遠不知道會在海底看見什麼。如果你張開眼睛,發生可怕的事情可別怪我!」

「哼!」姆米托魯說完就潛入大浪中,往下游進閃著綠光的泡泡裡。他越潛越深,來到一大片隨海流蜷曲搖擺的海草森林,海藻上妝點著美麗的白色和粉紅色貝殼。他朝著散發淺綠色澤的微光繼續往下游,發現一個幾乎深不見底的黑洞。

姆米托魯回頭,快速游上海面,剛好遇到一波大浪將他直接推回岸邊。史尼夫和絲絨猴就坐在那裡,大聲叫喊救命。

「我們以為你淹死了,」史尼夫說:「或者被鯊魚吃掉了!」

「別亂說!」姆米托魯的口氣還是一樣不屑:「我對海洋熟悉得很。我在海裡的時候想到了一個點子,是很棒的點子。但我不確定其他人該不該聽見。」他意有所指的看著絲絨猴。

「走開啦!」史尼夫對她說:「這是我們的私事。」

「噢,拜託,告訴我啦!」絲絨猴懇求,她是全世界最好奇的生物,「我發誓我一個字都不會說出去。」

摘自 朵貝.楊笙《姆米谷彗星來襲》/小麥田

 

圖片提供:小麥田

數位編輯整理:曾琳之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