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歲了她不享清福,還在為心願努力

生於民國三年的純子,在那個年代就勇敢追尋婚姻,歷經喪偶的痛苦,她安慰同樣失去家人的人,拉拔獨子長大,成立從小就是她人生夢想的服裝店。到了七十歲她不停下腳步,還開始學畫,立志為更多人記錄戰爭當時的苦難。

文/秦嗣林

 

民國初年的奇女子

純子是我同學的姨嬤,出生於日本時代大正三年(民國三年,一九一四年),她從小就生長在基隆萬里鄉的小漁村,爸爸是小學老師,媽媽在家操持家務,生活條件雖不富裕,但是也不曾挨餓。

純子自幼對於服裝設計充滿興趣,因此小學畢業後就開始在金山的裁縫店當學徒。從小她就有收集日本流行雜誌的喜好,對於色彩、款式的敏銳度極高,加上長相可愛,很得長輩的喜愛,一些遠嫁外地的鄉親也都會特地回到萬里請純子設計衣服,所以漸漸在北部濱海一帶嶄露頭角,十八歲時便更上層樓轉至基隆當裁縫師。

裁縫店隔壁是一間專營日本進口電器與家庭用品的商店,老闆是當地知名的大戶人家,兒子俊卿就讀基隆高中,比純子大兩、三個月。因為常常見面,小倆口暗生情愫,只是礙於門戶之見,彼此都不敢讓家人知道。

幾經輾轉,兩人終於結了婚,俊卿卻在新幾內亞戰死,純子成了寡婦。

 

歷經喪夫之痛,她安慰同樣失親的人

從新幾內亞回到台灣以後,純子恢復單身,她的婆婆希望她留下來,而媽媽則勸她改嫁。不過純子已經打定主意,這輩子不會再婚,人生目標只有好好養育兒子朝陽,以及用盡全力開一間最出色的洋服店。

此外,純子也沒忘了戰死在新幾內亞的台灣同胞,只要有空,她便翻出當時抄錄的筆記,照著地址寫信給每一位台籍日本兵的家屬,信中告知對方自己的身分,曾在新幾內亞看到該子弟的遺物云云,再謄上家書的片段,希望對方能夠放下悲傷,繼續走下去。

收到信的人個個悲喜交集,雖然戰爭結束了,然而其實家屬的苦難才剛剛開始。他們無處打聽家人的消息,就連政府都無法確認這群台籍日本兵的下落,沒想到竟然有一位陌生人如此熱心,因此許多人特地跑到朝陽洋服店找純子詢問詳情,事情一傳十、十傳百,一群同病相憐的人相互慰藉,純子成了安慰大家最重要的力量。

此外,純子還在基隆愛三路買下好幾間店面出租,成為當地有名的企業家。這樣一位年輕漂亮的多金寡婦自然吸引許多男士的注目,尤其很多國民黨的高幹透過各種門路向她示好,她全數拒絕。很少人知道,她隨身帶著那條送給俊卿的圍巾,裡面逢著她與俊卿的合照。

 

階段性任務完成,她全心為兒子尋覓良緣

俊卿家四代單傳,因此純子對兒子朝陽非常溺愛,朝陽書讀得挺好,一路從師大附中念到台灣大學,畢業後當專科老師。純子一心想要讓朝陽在親友面前出人頭地,而朝陽也沒讓純子失望。

在純子五十歲的那一年,她突然召集洋服店所有人手,鄭重地宣布:「我從十八歲就喜歡俊卿,嫁給他之後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時刻,現在我的人生完成了一部分,下一部分就是要讓俊卿家有後,所以我要辭掉工作,專心幫朝陽找媳婦,目標讓他生下三個孫子,以後店裡的工作就交給你們了。」此言一出,全場譁然,不過純子說幹就幹,經營權交給夥計,自己除了按時收租金,不過問任何大小事,改頭換面當上家庭主婦,每天除了買菜,就是到處找兒媳婦。

說來也是巧合,純子尋尋覓覓合適人選,最終竟找上了當年原本屬意嫁給俊卿的女士,對方毫無芥蒂同意將女兒嫁給朝陽。朝陽對婚姻沒有什麼太大意見,只要母親開心就好;她的兒媳婦因出身名門,所以家務啥事都不會,但在兩個人結婚之後,純子把媳婦當做女兒般疼愛,照樣包辦家中大小事,而她的夢想就是希望兒媳婦生三個孫子,為俊卿開枝散葉。

婚後朝陽般至台北居住,純子將基隆每間店面的店租轉到朝陽名下,小倆口也挺爭氣,總共生了三男二女,純子生來韌性十足,做事乾淨俐落,主動包辦一家子的三餐,有時就連整個社區的一些事務都由她主導參與,成為社區知名的強人阿嬤。

純子一路辛勤到七十歲,直到孫兒們都已成家立業,她的體力也大不如前,無法操持家務才停止。她這一輩子個性獨立,所以也早就為自己的老年安養生活有了一套計畫,她不願意給晚輩製造負擔,自己在陽明山上找了一間中意的養老院,入住後集合所有的親友和晚輩,表明住養老院是自己的主意,絕非兒子的意願。

 

七十歲了,還在圓一個夢

人生至此,許多人選擇靜靜等待時間流逝,不過,七十歲的純子還有最後一個夢想:她想當一位畫家,畫下與俊卿相處時一幕幕美好的回憶。不但如此,因為聽了很多日本兵到海外作戰的悲慘遭遇,她同樣用畫筆一幅幅地記錄下來,還舉辦了數次畫展。

純子在最後一次畫展的開幕式裡揭露了一幅畫,這幅畫是當年俊卿要上船之前,身著軍裝、手拄武士刀、脖子上圍著那條圍巾,威風凜凜地坐在椅子上的戎裝像。現場開始拍賣,最後由從日本飛回台灣參加開幕的伊藤太太出價一千五百萬日幣買下,感念當年俊卿在叢林的自我犧牲,使伊藤能逃出重圍。當天畫展結束的晚上,純子安詳地離開人世。

二戰期間,很多台灣的年輕人到南洋當兵,上千個家庭就此失去了溫暖,純子與俊卿的相處只有短短數年,卻支撐了她一生。她的婚姻和事業,全靠自己努力爭取,雖然她兒孫滿堂卻沒有享受過多的晚福,但是她毫不在乎,因為人生的三大夢想全數實現了,已無悔恨。無論身處哪一個時代,純子都算是一位開創風氣、建立標竿的新女性。

 

摘自 秦嗣林《那些年代,這些惦記》/麥田出版

Photo:M-n-M,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