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國平社區,開心農場樂無窮

國平社區的都市農場,推動綠色社區的新農民生活,提倡社區運動與環保永續農業,每天有人注意整理環境,一群群來種菜的人,也會在這裡聊每天的心事,交換生活的心得,找到互相依託的安慰。

文/王美霞

 

國平社區:透過農業創造新故鄉認同

清晨,國平社區農場聚集了一群晨興理荒穢的居民,他們是現代陶淵明,彎腰除草的身軀形成一道親土的線條,亮白的陽光將綠意喚醒,露珠收拾最後一道晶亮,滑入菜圃、棚架間歡欣的笑聲裡,這裡的空氣,顯得特別晴好,因為他們擁抱一個返璞歸真的夢,耕耘心中的福田。

國平社區原屬臺江內海,明鄭時代臺南的海岸線在永福路一線,古蹟「大井頭」早年為船隻停靠與淡水補給之處,兩百年前,這裡是一片海汪汪的潮湧之地。一八二二年曾文溪氾濫成災後逐漸成為海埔新生地,有魚塭、鹽田,一九八○年後,魚塭填土、建地,都市重劃為五期都更區,陸續遷入居民形成外來移民的新故鄉,用「滄海桑田」四個字來談國平社區,最恰切不過了。國平社區為新興都會區,居民大多從事工商業,有速食店、7-11、咖啡店約二十家,另有大潤發、小北百貨量販店,及大型宴會式場東東餐廳、富霖餐廳,區內亦參雜八大行業,整個社區展現多元的經濟生活型態。

 

人與土地的親密關係:新農民生活

國平社區最膾炙人口的成果是城市農場,這個農場位在國平路尾,靠近建興國中棒球場的畸零地,共有四百坪,目前約有三十戶認養農地,二○○九年社區文化的學習方式轉向以植物為主題,先從認識社區植物生態出發,內容包括植物與生活空間,生態保護與環境管理,植物與歲時,有機菜園學習。二○一○年開始整地將堆砌廢棄物清理,趕走橫行的野狗,開闢農作區與生態觀賞區,農場內採有機耕作,提供植物與居住,植物與器物,植物與醫療,植物與育樂,植物與神話傳說等等多方學習平臺。

這個農場不僅是耕作學習,更是社區景觀的田園美學,藉著農場的運作,建立人與土地的親密關係,在「辦桌慶豐收」的農場舞臺劇活動中更蘊涵著家庭倫理的親子關係。農場中依四時種作,夏天種絲瓜,冬天種草莓,沒有種菜經驗的社區夥伴,因為參與實驗農場的種植實作,得以一償「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的田園之樂!農場裡還有種橘子、枇杷、百香果、蒲桃,正好可以當作認識植物的課程教材。

 

四季的收穫,就是人心中的慰藉


幾年前八八水災曾重創略有規模的菜圃,颱風過後,幼苗夭折,水土流失,毀於一旦,這個慘痛的教訓,使他們檢測了農場經營的水土保持與土地養護的重要,面對瘡痍滿目的農場,他們大手牽小手,重啟爐灶,終於將綠意與生機重新找回。現今,每當日升日落的時刻,都可以在農場裡見到一群正在澆水、拔草、鬆土,或者是閒話家常的人,農場成了最好的關懷照顧之所。

這個社區農場也朝向藝術化經營,農場內的裝置藝術盡量以原木來呈現樸素的鄉野感,每天俯仰其間,用雙手耕作的居民,藉此產生人跟土地的、人跟環境的對話,透過土地的媒介,產生綿密的關係。


陽光西斜,清風徐徐吹送,彩霞滿天的時分,絲瓜棚下,一壺熱茶,茶香四溢,大家說著自已種菜的甘苦談,都市農場,推動綠色社區的新農民生活,結合樂活風潮,提倡社區運動與環保永續農業,社區開心農場開闢後,人來了,每天有人注意整理環境,然後一群群來種菜的人,聊每天的心事,交換生活的心得,他們在這裡找到互相依託的安慰。


摘自 王美霞《南方誌》/麥田出版


Photo:Dennis Jarvis,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