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做出的料理,是一種美學體驗

銀座「資生堂咖啡店」的主廚高石鍈之助曾說:「廚師必須不斷下工夫培養自己的鑑賞力,也必須懂得繪畫與插花,若非如此,肯定無法擺出美麗又清潔的餐盤裝飾。」

文/池波正太郎

 

低調而美味的壽司店

壽司店「松鮨」就在瑞泉寺的隔壁。
今天這家壽司店的外觀仍跟那時一樣,寬約兩間半的門上掛著暖廉,旁邊一盞方形的燈籠式門燈,燈罩上印著小字標出的店名。不論寒冬或就在不久之前,京都的朋友才告訴我,三条小橋附近有一家壽司店「松鮨」,味道非常好。

盛夏,門前總是垂著一面京都式竹簾,壽司店就靜悄悄地躲在竹簾後面。

記得銀座「資生堂咖啡店」的主廚高石鍈之助曾對我說過一句話。

廚師必須不斷下工夫培養自己的鑑賞力,也必須懂得繪畫與插花,若非如此,肯定無法擺出美麗又清潔的餐盤裝飾。」

「松鮨」的吉川松次郎擁有怎樣的審美眼光,我們只要踏進這間面積不大,但內部裝飾卻無懈可擊的壽司店,就能立刻明瞭。

再看看老闆親手握成的壽司,還有那瞬間擺成的酒菜餐盤,就能看出老闆的藝術品味。

店內的玻璃櫥窗裡,沒有專為炫耀而排放的鮮魚鮮貝,這是一家憑真本事吸引顧客的壽司店。

老闆握出來的壽司自成一派,既不是東京式,也不是大阪式,更不是京都式,但每種壽司都美味無比,好吃得令人想把舌頭伸進老闆的指甲縫裡舔一舔。老闆的手指和指甲早已跟壽司化為一體,他的手指好像已經變成了壽司。

 

廚師豁出生命的料理

記得有一次,我在壽司店碰到另一位常客。

「阿松的壽司是豁出性命握出來的喔。」

這位常客很認真地低聲對我說。

不論是握壽司的時候,還是拿著菜刀切割材料時,老闆那張神經緊繃的臉孔看起來真是美極了。

有一段時期,我曾為了想吃這裡的壽司,數度趕來京都。

大約在十年前,一個陽光燦爛的初夏午後,我又像往常一樣匆匆趕到京都。走進「松鮨」之後,先喝點酒,再飽餐一頓。吃完午飯,我向御池通走去,正好在路上碰到B出版社的Y氏。

Y氏看到我,以為我是昨夜來到京都,並在祇園附近,「作個好夢,睡個懶覺,中午起床後,又去喝了幾杯酒。」

可見當時我一定是滿面春風,整張臉上布滿了幸福滿足的表情吧。

直到現在,每次碰到Y氏,他總是喜歡提起我那時臉上的表情。

摘自 池波正太郎《散步時總想吃點什麼》/麥田出版


Photo:Japanexperterna.se,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吳羽茜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