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婚姻裡,男人最大的本事是讓自己的老婆開心

婚姻裡你用不用心,時間都知道。

我老婆愛花小錢,每天必須花一點,買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買。

有一天,我問她:「妳敢不敢跟我賭一把?退出支付寶一天,妳能撐到今晚六點,就算妳贏。」

老婆說:「我贏了有什麼獎勵?」

我說:「隨便妳。」

老婆當著我的面退出支付寶,果然一天沒有花錢。在阻止我老婆花錢的這條路上我找到了新辦法,簡直想跳起來給自己一個5 星好評,這個賭約簡直棒棒噠。

按照賭約,我老婆贏了,我請她吃飯。然後,我給她點了一份香辣蟹、一份麻辣小龍蝦、一份麵疙瘩湯、一份糖醋里肌。我們吃得無比開心,直到我去結帳的時候,突然感覺哪裡有點不對呢?

為了阻止老婆花10塊錢買個含運費的小帽子,我要花200塊錢請她吃一頓飯?嗯,我這個智商,不僅需要一頂小帽子,還需要一雙小手套,因為手頭緊啊!

/

別人家的老婆買衣服是一件一件買,精挑細選,我老婆買衣服是—袋一袋批發。

每次收到貨都是一麻袋由我扛回家,不知道的還以為我開網拍呢。麻袋撕開,衣服的風格天馬行空,老土限制了我的想像力。

老婆開心地站在鏡子面前一件件的試穿。

我問她:「過癮吧?」

她笑著說:「你看,麻辣小龍蝦,吃著吃著88 塊錢就沒了;大榴槤100多塊一顆,聞聞味就沒了。可是,現在200塊錢可以買你老婆開心一個月,划不划算?做人家老婆呢,最重要的是開心。你眼不眼饞,我換一件性感的給你看?」

以前,我總傻氣地問老婆幹嘛要批發衣服?那時候兒子剛開始吃副食品沒多久,她笑著說:「我買的這些衣服又便宜又好看,給兒子餵飯,髒了,洗不乾淨就扔了,也不心疼。你快誇誇我,是不是勤儉持家?」

想起這段回憶,我說:「妳缺錢了跟我說,我可以賺,別讓自己委屈,妳這麼漂亮,不能隨便拿幾件衣服敷衍自己。」

老婆一邊試著衣服,一邊問:「你剛才說啥?」

我說:「我可以賺錢養妳。」

老婆說:「不是,是下一句。」

我說:「妳這麼漂亮,不能隨便拿幾件衣服敷衍自己。」

老婆笑著說:「你剛才說啥?」

我說:「妳這麼漂亮?」

老婆急忙問:「嗯?怎麼變疑問句了?」

我認認真真嚴嚴肅肅地說了一遍:「妳這麼漂亮。」

老婆開心得又蹦又跳。

「妳這麼漂亮。」是多普通的一句話,我壓根就沒覺得這是一句情話,我可是個情感博主啊,寫的情話故事合起來,都出版五本書了。可是,就隨口說了這麼一句,她就能開心得像個孩子。

我以為努力賺錢給她買好衣服她就開心,可是,她買了一件9塊9含運費的小睡裙也開心;我以為請她吃大餐她就開心,可是,她吃我做的糖醋排骨也開心。

可能這就是婚姻吧,總想著憋個大招給她一個驚喜,可是,哪怕生活裡芝麻大點的小事兒,她也能開心好久好久。她隨口說一句想吃櫻桃,我去菜市場買菜就順道買回來;她說看中一款化妝品,有點小貴,我說手一滑替妳買了單,她一邊罵著我敗家,

一邊問我快遞幾天能到。

老婆這種生物,你越寵她,她就越可愛。我越來越理解結婚的時候朋友告訴我的那句話:在婚姻裡,男人最大的本事是能讓自己的老婆開心。

/

跟兒子一起讀書,我讓他表演開心的樣子,他很誇張地笑著說:「哇∼」

我說:「表演難過的樣子。」他接著很誇張地笑著說:「哇~」

我說:「這不是難過的樣子啊!」他指著書裡的一條河說:「哇!這麼寬的一條河,真難過。」

我把過程表演一遍給老婆看,她在沙發上笑得打滾,我說:「妳象徵性的笑一會兒就可以了,笑得這麼誇張,戲有點過了。」

老婆笑著說:「你不覺得很搞笑嗎?」然後老婆又表演了一遍,我澈底被她誇張的演技逗樂了。那一瞬間,突然覺得結婚真是有意思啊,一個冷笑話就可以讓家裡變暖,一份簡單的開心就可以被複製很多遍。關鍵是,往後想起「哇」這個梗,那一份開

心又會浮現。

原來婚姻是製造開心、儲藏開心、釋放開心,無數次循環的地方。

老婆笑著說:「不能再笑了,再笑眼角的皺紋回不去了,眼霜很貴的。」

我說:「你放心笑,眼霜,我買得起。」

老婆問:「面霜呢?」

我說:「買得起。」

老婆說:「水乳霜、BB霜、防曬霜、口紅、眼影、眼線、粉餅、遮瑕膏、面膜、除痘膏、去粉刺貼、潔面儀⋯⋯除了霜,還有乳、露、膏、水、液,買不起了吧?喂,喂,喂,你別走啊!有話好好說。」

當你喜歡上一個女生的笑,你肯定會花盡所有心思去逗她笑。她是你一擲千金能逗笑的女生,也是你兩個「髒髒包」就能哄開心的女生。

婚姻裡你用不用心,時間都知道。

 

摘自 柒個先生《愛,未完待續》/ 幸福文化

Photo:Shutterstock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成為未來Family Line好友,看更多教養好文及最新教育資訊喔!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