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傑輝兒時是學渣,學豬叫討大人歡心,意外發現表演天賦;在演藝圈闖出成績後,哭著跟媽媽說「我也帶獎狀回來了」

許傑輝從小就成績很爛,即使每天早上五點起床讀書,也因閱讀障礙而「有看沒有懂」。在家族聚會中,他常被親戚取笑,也曾被媽媽呼巴掌、罰跪;為了討大人歡心,他開始學豬叫、練口技,意外發現自己喜歡表演,自此決定走這條路。

在演藝圈中,許傑輝是個很特別的存在,擅長模仿、演技精湛、還能主持,讓他出道三十多年來,始終有著一席之地;去年還以《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中的「火寮一哥」角色,入圍金鐘獎戲劇節目的最佳男主角。

眾人尊稱的「輝哥」,不只在第一線演出,也當導演,還積極投入教育工作,曾到大學授課,並持續教後輩表演,最近他甚至成了作家,出版新書《我不是最耀眼的 但可以是最努力的:許傑輝的管家心理自學法》

「我寫書,不是要教人怎麼做才會成功,而是要分享我如何面對失敗。」許傑輝接受《未來Family》專訪時笑稱,自己堪稱是失敗專家,從小成績不好、早起苦讀;為了進演藝圈,放棄原本在中信辜家當管家的好缺,從片場小助理做起;星途不順時,回飯店打工端盤子;入圍金鐘獎十幾次,卻次次陪榜……

各式各樣的挫敗,不但沒打倒許傑輝,反而讓他學會了如何自我療癒、重新再起,而他堅持與努力的原動力,來自於他對表演的熱情。

 

學霸堂哥吃雞腿眾人捧,自己卻因成績差受冷落

許傑輝從小生長在大家庭中,阿公跟阿嬤生了12個小孩,他的堂表兄弟姊妹則有60多位,每次逢年過節,親戚聚會常常破百人,場面浩大。

「我很喜歡年節聚會的上半場,因為可以跟很多人玩,但很討厭下半場,因為吃飯吃到一半,大人就開始比成績了,」許傑輝回想,他的堂兄弟中,不乏後來考上建中、台大的學霸,每次阿公都會挾雞肉、甚至雞腿給成績好的孫子吃。

而身為學渣的許傑輝,只能默默縮在角落,扒碗中的飯菜,有時還得忍受親戚的言語攻擊和媽媽的羞愧憤怒。

他也曾想發憤圖強,為媽媽爭點臉面,向學霸堂哥請教後,每天早上五點爬起來K書,結果成績不但沒進步,反而更差,還被媽媽呼巴掌,在神明桌前罰跪。「現在回想,我應該是有閱讀障礙吧,看書總覺得看不清楚、看不下去,但那時誰知道、誰在乎呢?」

 

為討眾人歡心學豬叫,意外發現自己熱愛表演

許傑輝兒時住在台北市的大龍峒,附近有個屠宰場,每天早起讀書時,聽覺特別敏銳的他,總聽得到豬叫聲,看書無聊時,他便開始模仿起豬叫聲,還自己鑽研怎麼叫才像,常惹得媽媽很火大。

「有一次親戚聚會,我媽不知哪根筋不對,突然cue我學豬叫給親戚聽,大家樂得哈哈大笑,」難得受到肯定的許傑輝,從此開始鑽研口技,立志把12生肖的動物叫聲都學會;後來,他還拓展學習範圍,曾為了學大象叫聲,翹課跑到動物園,盯著林旺看一整天。

慢慢的,許傑輝發現自己愛上了表演。他參加了學校的話劇比賽、奪得冠軍,也報名了天才童星招考,順利晉級,雖然後來發現主辦單位是在騙補習費的,但還是很難得的經驗。

 

 

當然,許傑輝的成績一直沒起色,一路讀放牛班,最後讀高職;為了分擔家計,他開始打工,到當時最紅的康華飯店當服務生,「雖然我不會讀書,但『目色』很好,盤子要端得比我好,還真的很難!」

 

進飯店端盤子,後來成為中信辜公館管家

擅長察言觀色的他,連熟客喜歡喝有多少泡沫的啤酒他都記得,還會據此調整倒酒角度,擄獲不少客人的心,也賺進許多小費,後來被推薦進中信辜家的招待所。

在招待所時,他同樣盡心服務,連泡茶的時間都計算得分秒不差,總讓貴客們喝到不燙口卻熱呼呼、滋味又甘醇的茶。不久後,辜家人就記住他了,指名要他來辜公館當管家,那年許傑輝才19歲。

他回想,那時他會先查天氣以便幫老闆準備衣服、每天在老闆回家前就會站在門口迎接;其他瑣事諸如草皮不夠翠綠、落地窗霧霧的不夠乾淨、餐具有破損不成套了等等,也都要想辦法解決。當然,許傑輝也曾經犯錯,例如不小心叫了最疼他的老夫人「阿嬤」,或是把老闆的高爾夫球桿拿去打臘,害老闆輸球,「但有問題就解決、有錯就改。」

後來,許傑輝當兵去了,退伍後,辜家又向他招手,雖然就世俗眼光來看,這是份很好的工作,但他還是選擇實現自己的表演夢。

難得的是,許傑輝與辜家的情份深遠,辜濂松先生仙逝時,辜家人也通知了他到場跟老先生道別;中信集團各公司的尾牙,多年來也一直由他主持;甚至辜仲諒先生的金孫滿月酒,主持人也是他。

 

演藝圈闖蕩多年,「遲來的獎狀」獻給媽媽

剛進演藝圈時,許傑輝從小助理做起,舉凡片場馬桶堵塞、臨時缺道具等等,任何疑難雜症都得想辦法處理,戲棚旁站久了,他終於獲得了角色,演了第一齣戲《佳家福》,自此躍上螢光幕前。

為了精進演出,他曾飛到日本,砸下28萬訂製七頂逼真假髮,也曾研究解剖學,練習運用臉部主要的13條肌肉;缺錢時,他也放下明星光環,回飯店端盤子,即使被客人認出羞辱,也只在下班後才落淚。

就這樣一路拚搏,讓他成了「憲憲家族」的重要成員,也在《全民大悶鍋》、《全民最大黨》等節目大展模仿長才,還主持了公視外景行腳兒童節目《下課花路米》達十年。「大概二十多年前吧,我有次帶家人出去吃飯,餐廳原本說客滿了,看到是我後,還是喬了一個包廂出來,那時我媽才發現,我真的蠻紅的!」許傑輝笑說。

十多年前,許傑輝搬了家,某天晚上,他拆開一個紙箱,裡頭全是他入圍金鐘獎的證書,他一張一張的把證書掛起來,掛滿了整個書房的牆面。

突然,許傑輝想起,小時候到叔叔嬸嬸家時,因為堂哥堂弟很會讀書,家中到處都貼滿了獎狀,甚至連廁所的牆上也貼了獎狀,許媽媽那時曾偷偷的問他:「什麼時候你也帶一張獎狀回家給我貼?」

於是,情緒上來的他,顧不得夜已深了,撥了電話給媽媽,第一通沒接,還打第二次;電話接通後,他邊哭邊說:「媽,我也拿到好多獎狀可以給妳了,只是我的獎狀,來得比較晚……」

這時他才明白,即使已經有點年紀了,即使已經闖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心底的最深處,還是會期待媽媽的肯定。

 

大人想給的太多,反而剝奪了孩子的探索權

回首來時路,許傑輝自認,他雖然不擅長讀書、考試,但其實很喜歡學習,「只是我想學的,不是功利社會認可的東西,但你怎麼會知道這些東西以後有沒有用呢?例如,一定會有人說『學口技能當飯吃嗎?』,歹勢,我就靠這個吃飯。」

他觀察,現在的父母,想要給孩子的太多了,學才藝、補習、讀音樂班等等,但卻沒有給孩子「探索權」,孩子的時間都排得滿滿的,連閒晃的機會都沒有了,父母也事事都幫孩子決定好,讓很多孩子都已經讀到大學了,還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想做什麼。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氛圍也並未消散,許傑輝直言,時代變得很快,父母怎麼有把握現在覺得很棒的、有前途的路,未來還會通呢?更何況,人還是要選擇自己有興趣、有熱情的路,才走得好、走得遠,「適合當游擊隊去外面衝的孩子,你卻叫他死守四行倉庫,他會很辛苦!」

許傑輝強調,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有自己與眾不同的特質、優勢,大人不要限制孩子認識自己、探索世界;孩子找到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才會有熱情、有能量,未來即便碰到困難,也比較不會放棄。

如同他自身,因為有了表演夢,才能一路努力至今,即使曾經沒人看好,他也能自己鼓勵自己,調適好心情,持續學習、勇敢成長,「表演是我這輩子的信仰,如果能夠回到過去,我想跟10歲的許傑輝說:『堅持下去,就對了。』」

照片提供:大田出版、許傑輝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未來親子六星會員超回饋 立即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