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孩子的先天障礙和成績,你如何面對別人眼光?神老師:我不在乎,我的眼裡只有孩子

昨天有媽媽問我:「該如何走出憂鬱症?該如何面對別人的眼光?」自從那年踏進教評會申訴妹妹被剝奪受教權的事,幾乎每年同時,我的憂鬱症都會復發。我接受自己的情緒,留一段時間給自己發洩。我允許自己傷心,但是要求自己把該做的事情做完,不要把情緒帶到工作中或帶回家庭。

文│神老師&神媽咪(沈雅琪)

別人的眼光,干我屁事!

昨天有媽媽問我:「該如何走出憂鬱症?該如何面對別人的眼光?」

自從那年踏進教評會申訴妹妹被剝奪受教權的事,幾乎每年同時,我的憂鬱症都會復發。

情緒莫名低落,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勁,選擇聽很悲傷的歌,動不動就哭不停,胸口悶著快要喘不過氣,有時還會有輕生的念頭。我難過的時候,白天正常上班,下班後等弟弟放學的時間就去海邊,看著浪起浪落,有時默默掉眼淚,有時放聲大哭。我接受自己的情緒,留一段時間給自己發洩。我允許自己傷心,但是要求自己把該做的事情做完,不要把情緒帶到工作中或帶回家庭。

大海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把時間排得很滿,除了工作之外,我帶妹妹去上課、演講、烘焙、寫文章,做很多事讓自己忙到沒時間胡思亂想或鑽牛角尖。

我沒有朋友,也不跟同事聊天,不花時間去訴苦和抱怨,也不聽別人的傳言和批判。跟任何人訴苦都沒有意義,沒有人能理解和幫忙,我快要承受不了的苦,只會淪為大家閒話家常的笑柄。

在學校除了上廁所以外,其他時間都待在教室盯著孩子們的一言一行。批改作業、上課、整理二手衣物、收包裹、寄包裹……問我介不介意別人的眼光?我其實不知道別人在討論什麼。

有一次三立新聞的記者來訪,我聽到有人在走廊上怒罵:「在教室裡當王了嗎?」我聽了一笑置之。我在教室裡不只當王,還當聖誕老公公,當拿著魔法棒的仙女。我每個禮拜整理衣物自費寄出十幾個包裹,送出鞋子、襪子、文具等物資,也幫忙賣好多東西,賣過米、鳳梨、肉粽……我們還揪團一起幫早療買車、幫孤兒院做鐵窗!

哈哈!我好忙,完全沒時間理會那些無知的言論。有些人的眼裡只看到權力和地位,只擔心光芒都在我身上,但是我的眼裡只有孩子。

任何人對我的看法和批判,只反映出他們自己的修為和眼界。

至於面對妹妹的障礙和成績,我會不會難過?

妹妹放學後常這樣跟我說:「媽咪我考很低分耶,只考三十九分,怎麼辦?」我會拿一把零錢給她,要她數三十九個,問她這樣有沒有很多。我帶著她拿這三十九元買冰棒慶祝。不要覺得我是自欺欺人,她一個字也不認得,整張考卷對她來說像是天書,如果沒有助理員或老師幫忙,她寫不出一個字,答不出任何問題,她的每張考卷應該都是零分,那三十九分是賺到的,當然值得慶祝!

她的障礙是因為腦部灰質過少,不是不認真。既然花再多時間都沒辦法改變腦部結構,於是我選擇順其自然,她能學多少是多少,剩下的時間,我讓她做開心、喜歡的事,說不定可以讓她找到專長。這孩子這輩子不會用寫字來養活自己,如果能有樂觀學習的態度,有一技之長,比起認字寫字更加重要。她沒有大家在意的競爭力,我只希望她樂於學習,一輩子都這麼善良又單純。

我凌晨四點半就出門去外木山看海,六點回到家,她立刻衝出門來迎接我。我煮稀飯、寫文章,她在旁邊不斷的捏著黏土,把一個一個她喜歡的寶可夢做出來。雖然做得不像樣,但是我告訴她,只要是你做的,媽咪都覺得好棒、好喜歡!

對我來說,這孩子最重要。別人的眼光,干我屁事!
 
摘自 神老師&神媽咪(沈雅琪)《我不是挨打就會趴下的人》/ 遠流


圖片:photoAC
數位編輯:艾瑞卡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