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還不是導演的時候,我就是我;李安當導演後,我還是林惠嘉。─怪咖媽媽林惠嘉獨家專訪

李安之前差點放棄電影,還去學了電腦。林惠嘉對他說:「我一直相信,人只要有一項長處就足夠了,你的長處就是拍電影。學電腦的人那麼多,又不差你李安一個!」沒有林惠嘉當年的支持,就沒有今天的李安。世人誇讚她是個稱職的李太太,她只淡淡的說:「我沒有支持他,我只是不管他。」

【未來少年獨家專訪】怪咖媽媽 林惠嘉 

本文出自六月號《未來少年》〈我們這一家〉。 

還沒坐定,她劈頭就說:「這次採訪,你一定會失望的,因為我的理由都很奇怪……」她的雙眼晶亮,眼神溜溜的轉,笑起來就像個小孩;臉上脂粉未施,身穿一件左右設計不對稱的皮外套,背著一個厚厚的後背包,好像隨時可以浪跡天涯。 

她是林惠嘉,分子生物學家,擁有美國的博士學位,也是國際知名導演李安的太太。李安出名前,曾花了六年在家等待機會,當時就靠著林惠嘉在醫學院擔任研究員的收入過活。李安曾說:「惠嘉對我最大的支持,就是她自己獨立生活。她沒有要求我一定要去上班。」當時李安差點放棄電影,還去學了電腦。林惠嘉對他說:「我一直相信,人只要有一項長處就足夠了,你的長處就是拍電影。學電腦的人那麼多,又不差你李安一個!」沒有林惠嘉當年的支持,就沒有今天的李安。世人誇讚她是個稱職的李太太,她只淡淡的說:「我沒有支持他,我只是不管他。」 

 

英勇的獵人媽媽 

對林惠嘉來說,每個人是獨立的個體,應該選擇自己喜歡的事情,並為自己的選擇負起責任。她選擇成為一位科學家、妻子和母親,也決定扮演好所有的角色。在李安沉潛的六年,她賺錢養家;李安成名後在外拍片,她幾乎一個人撫養孩子。「我不會對別人說,我希望你怎樣怎樣,我只對自己有期望。」在李安眼中,她是「英勇的獵人媽媽」,每天會帶著獵物(生活費)回家:「她的個性很獨立,自己能做的事就不願麻煩人。」

對兩個兒子,她只有一個原則:「愛做什麼都可以,但要做得高興、負責,掃廁所也要掃得乾淨。」在研究室、家裡和孩子的學校間奔波,林惠嘉不太有時間管孩子,直說自己是個懶惰的媽媽:「我光是工作和餵飽他們就忙個沒完了,哪有時間去訂什麼規矩。」問她,如果孩子拿回很爛的成績單怎麼辦?她說:「我也考過很爛的成績啊,那又怎樣呢?除了讀書,小朋友應該還有很多事要做,像是發個呆、作個夢,做些很無聊的事情。」 

 

 

率直媽 v.s. 內斂兒 

這麼一個率直、爽朗的「酷媽」,談起和兒子的相處,神情卻突然抱歉起來。「每次看到阿貓,我就有無限的懊悔。」阿貓是李家的大兒子,從小乖巧,情緒內斂。「他像李安,是個『不吭氣的人』。我也不擅長揣摩別人的心思,說起話來直來直往,不知道多少時候忽略了他的需求。老二石頭出生後,我更是忙個沒完。阿貓乖乖的,我就沒注意他。」 

「現在阿貓已經三十五歲,成為爸爸。我們偶爾碰面,我還是會想起以前那些令人懊悔的種種。直到有一天他對我說:『媽,我們都已經長大了,你不必去想以前做了什麼後悔的事。媽媽的身分是一個精神支柱,不用一一去看細節。』」儘管兒子已經放下,林惠嘉仍在自省:「媽媽是永遠不會長大的青少女,總是在想當時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患得患失、沒安全感。」 

從孩子的身上看到自己 

老二石頭和林惠嘉個性比較像,鬼靈精怪,講話直來直往,常常讓她看到小時候的自己。「我當媽媽,從石頭身上學到比較多,因為石頭會告訴我,我做錯什麼。」 

全家的船錨 

石頭現在是電影演員;阿貓喜歡畫漫畫,當過電影劇組的美術設計;兩個兒子跟著爸爸的腳步,都走上藝術之路。林惠嘉自我解嘲的說:「父母哪個成功,孩子就想要像誰。你看,我多失敗。」其實,每當一家人聚在一起,三個人都搶著跟林惠嘉說話——她自由放養出三個愛她的男人。兩個兒子曾說:「爸爸很幸福,能夠娶到像媽媽這樣的女人,這是爸爸最成功的地方。」對於讚美的話,她一貫打趣的說:「我運氣好啦,大概也只有他們能忍受我。」 

「李安還不是導演的時候,我就是我;李安當導演後,我還是林惠嘉。」不論人生的高潮或低潮,他們的生活都沒有太大改變;外面怎麼變,她還是全家的船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和快樂,跟別人沒有關係。把自己的事做成了,然後再享受成果。」他們一家人,都貫徹了這個信念。 

採訪末,聊起身上那件不對稱的皮衣,她向我們分享她的衣服都是別人不穿的。「穿的時候就想起那個人,多好。」她面前的蛋糕盤只剩碎屑,因為覺得太好吃,她還拿起盤子來舔。問這位不一樣的媽媽,你幸福嗎?她說:「我從來沒有追求幸福,所以沒想過這個問題。」林惠嘉的答案,好像總是沒說,但也全都說了。是啊,滿意自己生活的人,哪裡需要刻意追尋幸福呢?  

 

※更多名人專訪精彩內容就在《未來少年》六月號

圖片提供:林惠嘉/繪圖:右耳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