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萬人瘋傳的家庭幸福智慧:生活太忙、生命太短,毋須每次爭辯都得贏,學習尊重不同的意見

大事比小事容易妥協。我們生活中遇到的波折,讓我們爭吵的都是小事。生命很短暫,不值得浪費時間自憐自艾。我們要忙著活?還是要忙著讓生命枯萎?

文│芮吉娜.布雷特

結婚前,我讀到一對情侶的婚前協議哈哈大笑。他們的婚前協議包含所有細節,舉凡「不可以讓汽車油箱中的油少於一半」,到「不可以把襪子丟在地上」都不放過。整整十六頁這麼多耶!

但結婚之後我發現這件事情沒那麼好笑了,我和伴侶一起買了一棟房子,合約上的簽名墨水都還沒乾,我們就因為一些小細節發生重大爭執。

 

大方承認錯誤,才是真正贏家

我總覺得我的伴侶很有外交手腕,能言善道。我們很晚婚,在我四十歲那年才步入禮堂。交往初期,布魯斯有次說女人分成兩種,搽指甲油和不搽指甲油的。我把手遮起來,問他:「那你喜歡哪一種?」而他回答:「我都喜歡。」因為他不記得我到底搽不搽指甲油。

即便不確定要說什麼才能討我歡心,他依然有本事不說錯話。我們剛開始約會時,有次在咖啡廳裡發生了一件事,讓我們的關係起了點波折,但也讓我更瞭解他的個性。當時我們和他的朋友一起坐在咖啡廳外,有位迷人的女士經過,她沒穿內衣,豐滿的胸部隨著步伐震動,我丈夫的朋友輕輕推了他一把,他們兩人看向那位女士,並像青少年一樣露出意有所指的笑容。我當時很憤怒。

離開咖啡廳後,我在車上告訴他這樣的行為無論是對那位女士還是對我來說都很無禮。我以為他會翻白眼,回嘴說我太敏感了,根本不需要在乎這件事情。我已經準備好大吵一場,也在腦海中演練過一遍我的論點。然而布魯斯聽完我說的話,只是看著我,握著我的手並當場向我道歉:「你說得對。我就像個青少年一樣不成熟。我不會再這麼做了。」什麼?!我可沒料到他會這麼說。我想要爭辯、用我的觀點逼問他、我想要贏得這場爭執,但他顯然已經投降了。

在我認識的人當中,很少有人能像他一樣,在犯錯時能立刻大方承認錯誤,而且自尊心完全不會受挫。他不需要每次與人爭辯都贏,而且只要發覺自己站不住腳,就願意先低頭。每當爭執陷入僵局,他就會像是個諾貝爾獎得獎者一般冷靜地說:「你說服不了我,我也說服不了你,讓我們尊重彼此有不同的意見吧。」

每當他這麼說,就很難再吵下去了。

 

一開始遇到意見不合時,我很難接受其實沒有對錯的說法

在遇見他之前,我從沒遇過有人會這麼說。起先當他說出這些話,並試圖緩和氣氛時,我都會非常生氣。對我來說,一場爭執的起因,是因為兩造雙方意見不同,而要結束爭執,最終勢必要有一個贏家,而且那個人得是我才行,爭執不應該和局收場。尊重不同的意見?這表示沒有人對也沒有人錯。

尊重不同的意見在婚姻當中尤其難做到,當我們剛得知房子的賣家接受我們的出價時,兩個人都開始計畫搬遷事宜,我很快就感覺到我們好像買了兩棟不同的房子。我想要丟棄一切從車庫拍賣中買來的二手家具,重新開始裝潢新家;但布魯斯想要保留所有他從大學開始就擁有的破舊椅子、沙發和燈飾。

他覺得我應該用二樓有陽台的房間當辦公書房,但我想要裡面已裝好書架的房間。他想把吃早餐的區域改成放電腦桌,但那個角落很安靜,所以我想早晨在那裡讀報紙。他打算買一台小型的洗衣機和乾衣機,然後放在廚房裡;但我無法想像在煮義大利麵時還要聞到洗衣精的味道。他看了一眼房子側面的露台,就決定要打造成有玻璃遮蔽的日光室;但我覺得應該要安裝一個搖椅,然後種一些植物。

我打算施展一下外交手腕,好好溝通,於是我建議在開始裝修前先弄清楚每個房間實際上要用來做什麼。嗯,我看看,廚房和食物以及廚房和洗衣服,哪個看起來更有道理?早餐區和電腦桌對我來說不太搭。而我丈夫則打算在餐廳擺放他的書牆。在他把所有書都開箱整理好之後,我們的餐廳看起來就像是書店。

他想在浴室裡面安裝架子來放收音機和電視(儘管他有蓄鬍,還是要一邊刮鬍子一邊看CNN)。他想要把架子安裝在馬桶上方,用來放書跟雜誌。在浴室裡放書?他究竟打算在浴室裡花多久時間?

俗話說得好,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而我丈夫離得更遠了,他來自冥王星。我覺得臥室應該是一個我們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但他認為那不過是其中一個「窩」。其實他把每間房間都當成「窩」。因為我們家裡沒有任何一個房間可以正式成為他的「窩」,所以他打算把每個房間都變成他的「男人窩」。當他說「窩」的時候,我想像的是深色的木板還有帆布壁紙,用來放槍枝的架子,以及各種動物的標本(鹿頭、填充鯊魚還有熊皮地毯)。不過他對收集動物標本沒興趣,只是需要一個空間來放各種大大小小的器材,包含一台要價一千美元的滑步機,除了把這部機器當成晾衣架外,他不過只用了兩次,我都戲稱這是全世界最貴的晾衣架。

你會覺得我在裝修的事情上堅決不讓步,但實際上我已經做了最重大的妥協:我們同意要用他的床而不是我的床,而且他馬上選好要睡在床的哪一側。當他還是獨居的時候,也總是睡在那一側,而讓床的另一邊整個晚上都維持原封不動。他是處女座,所以即便在睡覺時也依然追求整潔。

但生活中讓我們爭吵的,常常都是小事

大事比小事容易妥協。我們生活中遇到的波折,讓我們爭吵的都是小事。他想把收藏的兩百幅海報都掛在牆上,他很樂意把每間房間都打造成「星期五美式餐廳」。我讓他把冷戰時期的收藏品掛在餐廳裡。至少避難所的標誌、黃色的空襲警報器、用來裝急難口糧餅乾的巨大錫罐,還有上面印著一個女孩問:「媽媽,如果炸彈掉下來我們會怎麼樣?」的海報,讓我們每次用餐時都能為自己目前的生活心懷感恩。

我們最後幾乎在所有事情上都取得共識了,除了那些他沒能掛在牆上的海報,這些海報堆在牆邊整整一年。我想要每面牆上只掛一張海報,但他想把海報當壁紙一樣貼。最後,我們在每一間房間做出不同的妥協,有時候他得逞了;有時候我可以堅持己見。然而,最後我們為了裱著黑框的紅色跑車海報僵持不下。它們是十五歲青少年會掛在床頭的海報,而且這些年輕人一滿十六歲就會把海報拆下來丟掉。我想丟掉這些海報,但他卻想掛在顯眼的地方。

「我們可以尊重彼此意見不同嗎?」我說,試著學他那招卡特總統式的懷柔手段。他最後同意我們可以把海報放在地下室,直到我們達成共識,決定要掛在哪裡。三年後,他有天偶然撞見這些海報,然後問道:「這些是誰的?」他堅稱自己從未看過它們。我們兩人著實為此捧腹大笑,然後把海報拿出地下室,並同意最好放到路邊送給其他懂得欣賞的人。

摘自 芮吉娜.布雷特《上帝不眨眼:50堂百萬人瘋傳的人生智慧 》/大田出版

 

※更多您可能感興趣的相關文章...

婚姻的難題: 當丈夫問我「早餐只給孩子吃牛奶加麥片,妳也算是媽媽嗎?」

家人之間不可能完全沒有衝突,重要的是要學會好好爭吵的方式
 

Photo:Kelly Sikkema ,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