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醫生強調就不懂得讓孩子回診和吃藥、甚至還情緒崩潰的父母,到底怎麼了?

前些日子,一位小兒科醫師收到一位家長的留言,留言提到「幾個月前兒子中耳炎,醫師開藥卻沒有強調一定要吃;說要回診。卻沒有強調一定要回診,最近他聽不到聲音了,醫院耳鼻喉科說他是耳膜破了,這樣子算是你的醫療疏失吧,你為什麼沒有強調一定要吃藥和回診呢?」醫師公開這段對話,引來很多讀者留言分享,有人認為媽媽推卸責任、無知,但同時也有人關心,為什麼這位媽媽第一時間只能有這樣的反應?他的孩子現在又怎麼樣了呢?

(編按)前些日子,一位小兒科醫師收到一位家長的留言,留言提到「幾個月前兒子中耳炎,醫師開藥卻沒有強調一定要吃;說要回診。卻沒有強調一定要回診,最近他聽不到聲音了,醫院耳鼻喉科說他是耳膜破了,這樣子算是你的醫療疏失吧,你為什麼沒有強調一定要吃藥和回診呢?」

醫師公開這段對話,引來很多讀者留言分享,有人認為媽媽推卸責任、無知,但同時也有人關心,為什麼這位媽媽第一時間只能有這樣的反應?他的孩子現在又怎麼樣了呢?同時身為父母的我們,又可以怎麼看待呢?

《我們與惡的距離》:到底誰是好人、壞人,有標準答案嗎?

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於上週完結篇,引發了很多的對話和省思,很多事情只看表象時,很容易脫口說出錯和對,但倘若真的能看到不同的角度、或者更深入去觀察時,就會發現標準答案這件事好像沒有辦法那麼明確。其實,只要是人就會有所缺陷,我們其實跟惡的距離都沒有太遠。如果連上述媽媽的情況,我們都無法藉由同理和反思來解決情緒的衝突和困境了,那當像劇情中如此殘忍的憾事發生時,我們怎麼可能不崩潰呢?

所以最重要的是:如何避免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除了網路上發文,有沒有什麼方式可以使醫生,免除一場無謂的官司和紛爭?有沒有什麼方式可以引導這位媽媽能清楚知道自己真實的狀況、恢復理性和醫生求助、而非謾罵,來幫助這位可能面臨失聰的孩子呢?

如何在他人發生的痛苦和紛爭中,學到一些方法來避免重蹈覆轍,是比隔岸觀火更智慧的事,未來Family小編摘取柯萱如律師的內容,和您一同來提升自己的智慧和能力:

 

保護自己步驟一:了解多數人的人性
小心!將責任立刻推到他人身上,這位媽媽並不是特例

作為一名律師,對於這樣的情形其實並不陌生。執業過程中,我也曾遇過千叮嚀萬囑咐的給予建議與評估,會議中一再說明與告知風險後果,當事人仍不願意採納,執意為之。

最後果真不如預期,事務所第一時間收到當事人極度憤怒地客訴抱怨:「為何律師都沒有提醒?」、「就算我說要,律師如果認為不妥,就應該無論如何都要擋下來!」、「律師沒有跟我說這樣會敗訴!」、「律師很失職!」還記得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我真是當場傻住,驚訝呆了。

好不容易反應過來後,我忍不住高八度地跟事務所同事抱怨:「什麼叫做我沒有提醒?你知道我這三次跟他開會都在開什麼嗎?三次每次整整一個小時,我都在告知他如果一定要這樣做非常可能有不利後果耶!講到我舌頭都要爛了!」、「而且什麼叫做無論如何都要擋下來,我前面每次開會早就跟他提醒過N次了,他開庭的時候還是一定要這樣說,我有什麼辦法,難道叫我當庭堵住他的嘴、還是拿槍指著他嗎?」、「他竟然還說我沒有提醒過他會敗訴,我還上網找了這麼多實務判決給他看!你看,這麼多!這麼多!他竟然說我沒有提醒!」

忿忿不平又深感委屈的我,一一拿著判決整理與同事抱不平。

當時,老闆賴芳玉律師只是靜靜地認真看著我,淡淡地跟我說:「他可能太過於震驚了,或許在他心裡深處,他也知道自己錯了,但是沒有辦法接受是自己的決定所造成的,只好先把錯怪給別人。」記得聽到這句話的第一時刻,還在覺得很委屈、覺得自己明明那麼努力,受到當事人莫名指責很受傷、很氣憤的我,聽不太進去,覺得自己真是太衰了。但這句話默默地就留在我的心中。

 

保護自己第二步:保持冷靜,才不用因對方亂了腳步和心情
大多的情緒都是一時的,不用因對方起舞

後來,類似的狀況再發生時,這句話就莫名會默默地浮上我的心頭。我發現,當這句話浮上心頭之後,一切就不太一樣了。

當我只覺得自己莫名其妙被攻擊時,我確實只會覺得對方無理取鬧、睜眼說瞎話、難搞,甚至對於接下來還要跟對方繼續工作感到百般抗拒、痛苦。但當我願意緩一點點,去看見,他會有這樣看似「奧客」的反應,是因為在這個時刻,他要接受這個糟糕的結果,對他來說太痛苦了。要承認是自己的錯,自己承擔起這個責任,太難堪了。在理解這樣痛苦萬分的時刻,只有看似是別人的錯,才能好受一點的時候,我反而更能看見這並不是我的錯,而不因此氣憤難當,也比較有能力去面對、去協助眼前這個「痛苦」的人。

換言之,去理解這是一個遭遇「痛苦」而「情緒失調」的「暫時」時刻,而不急著用道理、用邏輯、用事證把對方逼死、或對「這個人是怎樣的人」下定論。

當我能這樣想,我就能不氣噗噗地去跟當事人理論、質疑他為何誣賴我,而能讓自己緩下來,輕輕地與當事人說:「接到這樣的結果對你來說一定很震驚、很痛苦,你好希望如果能重來一次,你可能會做不一樣的決定對不對?現在的你,真的很難受,是不是?」

很神奇的,當人痛苦的情緒終於被看見了、被接住了,他就比較能從「高張的戰鬥狀態」慢慢退卻下來,回到「正常」的樣子。

而當我不急著第一時刻怪罪、質問他為何說謊,而只是陪他度過這個難熬的時刻後,真的也就多次遇過當事人事後頻繁道歉 :「律師,真的對你很抱歉。其實我知道之前你有跟我說這樣不好,我不是故意的,那時候我真的......我真的是,就像是瘋掉了一樣,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保護自己第三步:了解遇到痛苦的心理歷程,輕鬆化解危機
知道的資訊越多,越懂得如何化解衝突

這學期,我在心理諮商所也學到類似的理論基礎,在一個人經歷極度哀傷、失落、痛苦的事件時,會反覆經歷五個哀慟階段:

1. 「否認」階段:不想承認、不敢相信,希望這不是真的、一定弄錯了,不願接受現實。

2. 「憤怒」階段:將內心挫折、衝突投射到外界世界,極度希望有一個代罪羔羊可以為整件事情負責,歸咎於他人或社會。

3. 「討價還價」階段:在接受事實與否認事實之間搖擺不定,希望藉由修正部分狀況,力圖挽回,減少事實對於自己的衝擊。

4.「憂鬱」階段:發現事實無法改變,但心理還無法接受,產生的認知與心理反應失調,因此自責愧疚、懊悔無奈、失眠哭泣。

5. 最後,在一段時間後,我們才能終究走到理性上能理解、感性上能釋懷的「接受」階段。

而這些否認、怪罪他人的反應並非病態,而是人之常情。情緒的反應,無法用「道理、邏輯、教育」得到平息。這段身心無法安放的情緒,需要被呼應、被接納、被認同,才能順利無礙的快一些走到第五個階段。

 

保護自己第四步:擁有正確同理心
不用當爛好人,但要擁有更好處理問題的能力

你的生命中曾經出現突發、難以控制的悲痛事件嗎?那時候的你,是否也曾夜夜哭泣、失魂落魄、衝動失控,做過事後後悔萬分的事情。是否雖然理性上也想要保持冷靜、理性,卻難以控制,沒辦法好好做一個「正常」的人。

為何律師與醫師最容易碰到這般處境?因為會走入司法、走到醫院的人,都是歷經生命中極度驚嚇、黑暗、難受的事情。很多在歷經這段痛苦的人們,都會一瞬間好像「失能」了一樣,原本的精明幹練、聰明練達像是一下子不見了,而像是成為了自己不認識的人。

而身邊的協助者越能夠理解這是正常的歷程,並且衷心的「相信」他們並非終其一生都是如此,這只是一個過渡期,以平常心以待。這些處於痛苦的人們,才越能早一些從「失能」狀態,回到「正常」狀態。「因為一時驚嚇、羞愧而無法面對自己的否認與憤怒反應」,與無知、有病、腦殘、智障,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倘若罵就可以使人清醒,那就罵
但若不會,是否反間接傷害到那個孩子?

看了這篇文章及那麼多留言之後,有一個沉重的疑問,一直重重地壓在我的心理:

「這個媽媽,與這個孩子,現在究竟怎麼了?」孩子現在身體狀況不好、突然聽不到聲音,這對一個孩子來說,是多麼驚嚇、多麼可怕的事情。這位媽媽,不管她做得多好或是多糟,想必都還是這個孩子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在這麼驚嚇、痛苦的時刻,媽媽的狀態,是影響孩子狀態極為重要的關鍵。媽媽若能安定、穩定下來,給予溫暖的陪伴,孩子也不較不會驚慌失措;反之,媽媽的狀態若脆弱不穩,孩子也會被媽媽無盡的焦慮不安、暴衝的情緒受到深深的影響。

我在想,這個媽媽如果不小心看到文章底下的留言,看到這麼多人尖銳的批評指責,她要怎樣好好地活下去、要如何在這個無盡痛苦的時刻,善待她生病了的孩子?如果我們真的真心關懷這個孩子,我們願不願意給予對於孩子來說至關重大的媽媽,少一點點的批判、多一點點的寬容。

是的,不是為了媽媽,是為了這個孩子。每個人拿石頭砸向媽媽,並不會讓這個孩子受到更好的對待,會先讓這個孩子失去他的主要照顧者。

不是說媽媽對了,不是說媽媽沒有錯,或是就可以就此正當化她的行為。只是,我們願意把一個人的處境,看得多深。我們願意多理解一個人、對一個人有多寬容的想像。

 

正確的同理心,不是要認為對方沒有錯
而是更有智慧又省力的讓對方自己發現問題

她雖然是一個言行失當的媽媽,或許無理卸責、態度囂張,我們願不願意去看見,此時此刻,她也承擔著對於親生孩子失聰的恐懼、對於自己未能照顧好孩子的深深愧疚與自責 (即便她不見得表現出來),她還沒走完她的哀傷歷程,她還需要接著照顧孩子,她需要多一點的喘息之地。

這個孩子若有一天,看到這則文章與留言,看見自己的媽媽被超過上萬個不認識的人一人一句的罵腦殘、智障、有病,這個無辜的孩子,究竟是會因為有一個「愚婦」媽媽,因此大聲叫好,還是會感到羞愧難當?

而我們,我們願不願意為了這個孩子好,給媽媽多一點善意與包容。

 

本文經作者柯萱如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如果你遇見「應思悅們」請告訴她,妳已經做的很好了!「同理」才是病患家屬前進的力量!

孩子生病就別再罵他了!「同理與安撫」比負面指責更能降低孩子的焦慮
 

Photo by Jordan Whitt on Unsplash

數位編輯: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