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那從小就不喜歡穿裙子的女兒

照著世俗的眼光走,難道就一定幸福美滿?
  • 書摘
  • 2015-12-17
  • 瀏覽數8,436

女兒說

裙子

 

從小我就喜歡自己是帥帥的樣子,但是那時媽媽沒有察覺,她總是把我和妹妹打扮成兩個小公主。

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這樣好可憐。

我明明短頭髮會超帥,卻頂著一頭每天都梳不開跟瘋婆子一樣的亂七八糟長髮,只能常常用手把長髮藏在腦後,照著鏡子想像自己短髮的帥樣。

我明明想要的是 T-shirt 配短褲,身上穿的卻是公主袖和蓬蓬裙。

我明明爬竿可以比男生快,但是我爬的時候下面的人都在笑。

我明明可以很厲害的把鞦韆盪得很高很高然後跳下來,但是整個人會瞬間變成一朵降落傘。

這些公主裝扮,嚴重摧毀了我渴望帥氣的心。

其實我覺得小朋友跟大人都一樣,今天如果我要你穿一套你不喜歡的衣服出門,你一定會渾身不自在,很沒有自信啊~

記得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了小學三年級,有一天,我真的忍不住了,抱著媽媽哭著求她不要再讓我穿裙子。

那天,媽媽對我說了我人生中聽過最美妙的一句話:「走吧,我帶你去剪頭髮!」

那一刻我望著媽媽,覺得她被雷打中了。

我求了她好多年她終於答應了!!!

 

她帶我去剪了一個超帥的短髮,站在鏡子前我都要哭了,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帥!

 

那天開始,爸爸媽媽真的完全的 open mind了,他們開始讓我穿我自己喜歡的衣服,做我自己喜歡的樣子。

我的人生開始變成彩色的!

 

小學畢業典禮時,爸爸媽媽帶我們去百貨公司,讓我們自己挑一套喜歡的衣服送我們當畢業禮物。

我看了很多短褲和 T-shirt,都是平常我喜歡的,但是其實,我更想要一套小西裝,我看到很多套西裝都好帥,超級帥,但是我不太敢走過去看,我心裡想著:「女生也可以穿西裝嗎?」

這時候,媽媽走過來,她拿著一套條紋短褲西裝對我說:「這套好不好?」

我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她。

「你看,這套還有西裝背心,配襯衫一定會很帥!」媽媽邊說邊把整套衣服拿給我。

「喔~這樣穿起來會好帥喔!」爸爸也說。

我拿去試穿了之後超級喜歡,那天把它擺在房間地板上,到睡覺時還捨不得閉上眼睛一直看。

 

第二天我穿著我人生第一套西裝到了班上,結果很多人笑我,跟我說:「你穿那是什麼啊?」

 

「要是我是女生,我穿這樣,我媽一定會把我打死!」

我很悶的跑去找媽媽,跟她說很多人笑我,他們說我穿這樣很奇怪,結果媽媽噗嗤了一聲跟我說:「拜託,這麼帥耶!」

那天畢業典禮上台領獎時,我站得好挺,覺得自己是最帥的一個。

 

從那一天到現在,二十幾年了,可以在爸爸媽媽面前自在做自己的感覺好棒。

我真的,以我的爸媽為榮,不管什麼時候想到他們,我都可以感動得想要流淚。

 

 

媽媽說

裙子

 

沁婕、沁妤小的時候,我就很愛幫她們打扮,可能是小時候自己沒有漂亮的衣服穿吧,總是夢想可以生一個女兒,就可以好好幫她打扮。在知道自己懷了一對雙胞胎女兒之後,更是期待,一定要讓她們每天都穿得很可愛~

 

我很喜歡玩配色,一個白衣紅褲,另一個就紅衣白褲,然後搭配絲巾、小飾品,幫她們綁辮子,綁各種小女孩最愛的頭髮,好像在玩芭比娃娃。不是我在說,帶她們兩個出去大家都誇獎。

 

沁婕稍微大一點,比較開始會表達的時候,跟我說她不想穿裙子,她想剪短頭髮。我沒有想很多,只覺得女生就是穿裙子很可愛啊,看她常常頭髮梳不開,梳子掛在頭上就開始哭,也覺得這樣不行,她不應該遇到困難就發脾氣。所以我總是以為她只是不會梳頭髮,才想剪頭髮。

 

我跟她說:「等你會好好梳頭髮,我再帶你去剪頭髮。」但是好像很難有這一天。

 

隨著她們長大,沁婕跟我爭取她想要的穿著的次數也更多,那時我就改成讓她自己選擇。一個禮拜五天,她可以三天穿褲子,兩天穿裙子,要怎麼穿,她自己決定,但是我發現她對於自己想要的樣子有愈來愈強烈的反應。穿褲子的那幾天,她會蹦蹦跳跳的好開心;穿裙子的時候就好像整個人都沒有活力。

 

有一天她抱著我哭著拜託,說她真的不想再穿裙子了。看著自己的女兒為了自己想穿的衣服哭成這樣,突然笑了出來,我到底是何苦呢?她喜歡穿什麼衣服又沒有影響到任何人,我到底在堅持什麼?

 

記得以前,我有時也會被人批評我的外表,說我黑黑的、戴個眼鏡,又不愛笑,一點都沒有女生的秀氣、漂亮。我心裡好氣,為什麼一定要像你們說的那樣才叫漂亮?

我才發覺,也許沁婕的感覺就跟我一樣吧,到底是誰說女生就要怎麼樣才叫好看呢?

想通了之後,我就沒有任何殘念了,也開始欣賞她帥帥的樣子。

不是我在說,可不是每個人穿起來都這麼帥呢~

爸爸也完全同意我,其實我們家爸爸觀念一直很先進,她知道沁婕喜歡帥氣的衣服,還會自己去幫她挑帥衣服。

 

看沁婕每天穿帥帥的在學校開心的爬上爬下翻滾跳躍,像個快樂的小猴子,媽媽其實也好快樂。真對不起啊,沒有早點發現,害她悶了這麼久。

有時候的確會遇到親戚朋友不解的問我,為什麼讓女兒穿得跟個小男生一樣?

我都會回答:「她喜歡啊,她喜歡就好~」

 

只要覺得是對的事,我就不太在意別人想什麼,我想我們都體會過跟別人不同時所遭受的眼光和壓力,我希望自己不要再把這樣的感覺帶給孩子。

自在的做自己吧,爸爸媽媽會張開手,當你最大的後盾。

 

 

女兒說

喜歡女生

 

我喜歡女生。

第一次真實的意識到這件事,是在國三的時候。那時我們和隔壁班合班,以成績分成  A、B  段班,主科一起上課。

 

「欸,要認真上課!不要一直回頭找我講話哦!」

剛安排好座位,後面傳來一個女生的聲音,我回頭看了,覺得她好眼熟……

想起來了!

她常跟一群愛玩、愛打扮的女生走在一起,在學校很醒目。

她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拜託,憑我的智商,不用太認真啦!哈哈哈!」那時的我是個白目國中生,很愛講一些自以為是的話。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喜歡她的笑容,也許是我欠人噹吧。

 

那時在學校,我算是個風雲人物,很少有人這樣跟我說話。

就這樣,我開始期待每天分班的時候。想到她坐在我後面,上什麼課都充滿活力。

我可以開心的耍我的白目,因為被她唸很開心,被她打個一下覺得怎麼更開心。

有時我跟別人講話真的太欠揍,她會從後面偷偷用雨傘戳我一下,跟我說這樣不好笑。

我喜歡她看起來跟其他  A  段班的女生不一樣,她不是乖乖牌,她懂很多我不懂的事。

 

有一次我們上理化實驗課,每個人都要準備一瓶汽水做實驗,她忘記帶了。老師堅持要她打電話給媽媽,請媽媽送來。

下課後,我看到她好像不開心,想去逗她一下,但是她沒理我。

我蹲下來,才發現她皺著眉頭,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

「明明知道我媽工作很忙,為什麼一定要叫她特別請假送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哭。

我想起了前幾天她跟我說,她媽媽憂心忡忡的跟她爸爸說,怕她成績不夠好考不上公立高中,以後學費怎麼辦。

她在房間聽到了很難過,她不想讓家人擔心。

我很捨不得她的眼淚,但是真的喜歡她的體貼和堅強,那是我這個無憂無慮的白目小朋友沒有遇過的煩惱。

 

後來,她推甄上高中,可以提前放暑假,不用再跟我們一起留校唸書了。

我聽到這個消息晴天霹靂,沒有她,我根本不想留在學校。

雖然以前我總是覺得去補習班很浪費錢,但是這次我主動拜託我媽讓我去上衝刺班,因為我不想留在沒有她的學校(當然這個沒有跟我媽說)。

然後每個假日我都會騎腳踏車去她家,把一封寫得滿滿的信,放進她家信箱,看著她家信箱,想著她等一下會看到我的信,就覺得好像跟她有了連結,全身熱熱的,雖然也只是寫一些無關緊要的內容。

 

這是真的喜歡吧,我好喜歡好喜歡她。

我喜歡上一個人了,她是一個女生。

 

畢業典禮那天,大家嘻笑打鬧,嘲笑學校特別選的離情依依的歌。沒有人哭,我也假裝毫不在乎。

她送了我一束花,跟我說謝謝,說我給她的信她都有收到,還要我考試加油。

回到家,我就一個人趴在房間的地上大哭。

女生喜歡女生,是不是,永遠都不能說?

 

哭著哭著,我和那束花一起趴在房間地上睡著了。

 

 

媽媽說

喜歡女生

 

沁婕是一個藏不住話的人,聽她每天吃飯的時候跟我們說什麼,就知道她最近在迷些什麼。

國三的時候,我們晚餐的時間出現了一個女孩的名字,沁婕幾乎每天都會說到她,說今天女孩說了什麼,她回她什麼,被她打了一下也說得眉開眼笑。

有時她會憤憤不平的跟我們抱怨女孩受了委屈,她好生氣的說:「老師怎麼可以這樣!我要去幫她跟老師說!」

 

女孩推甄上高中,沒去學校了,沁婕常常假日就騎著腳踏車說要去送信給她。

送信耶,平常要她寫個一百字的小日記或週記都唉唉叫,竟然會這麼勤勞寫信,還親自送信。

 

這些事在從小看她長大的媽媽眼裡,當然感覺到一些不同,我的腦中第一次閃過「她是不是喜歡女生?」這個念頭。

那是二十年前,在那個年代,我可以想像如果她喜歡女生,會遭受到多少不友善的眼光,甚至更嚴重的歧視。

 

我的心中開始擔心,但是也覺得孩子年紀還小,一切都還不確定。

想到我讀師專的時候,也有很要好的同性朋友;有時看到沁婕和不同朋友相處好像也很好,又覺得自己多慮了。

於是我常常處在一下擔心、一下安慰自己的搖擺中。

雖然擔心,但我會提醒自己忍住,不要追問沁婕更確定的細節。

 

我總是覺得,如果孩子沒有主動跟我們說,就表示他還沒有準備好,這時候貿然把問題丟出去,孩子可能會把心關起來,之後溝通的路就斷掉了。

 

我想多聽孩子說,讓她願意講,才有辦法真正知道她內心在想什麼,所以我一直最珍惜的,是每天晚餐全家人無話不談的時光。

 

 

女兒說

做自己

 

常常有人問我:「你為什麼要把自己弄得像個小男生呢?」

其實,我只是喜歡自己帥帥的樣子,而剛好這樣很像大家認知中的「男生」。

我並不想要「變成」男生,也不是在「模仿」男生,我喜歡自己是個帥帥的女生。

 

雖然常常會被誤會,但是我只是做我自己喜歡的樣子。

 

從小我面對這些不解和質疑,爸爸媽媽總是輕鬆幫我回答化解。

家庭的支持,是讓我可以自在做自己最大的動力,但是很多事情,我還是要自己去面對;不理解,往往伴隨而來的是不友善的對待。

 

有一年暑假,我去應徵一個理化補習班的助教老師。大熱天的我因為要參加面試,特別穿了長褲和襯衫,結果走進補習班,負責面試的老師一看到我就皺著眉頭說:「你頭髮為什麼剪這麼短?」然後拿了一本講義給我,要我上台試教。

我拿著講義一個人在空蕩蕩的教室開始試教,那位老師連頭都沒抬起來看我。

我渾身發熱,但是為了一點賺錢的機會,還是硬著頭皮講下去,直到她揮手叫我停。

離開前她終於正眼看了我,那個眼神,讓我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那時的我,沒有能量去面對,也沒有能力去改變,我能做的,是不要讓這些事影響我太多。

我知道我並沒有做錯事,我知道這個世界無法總是像我們希望的一樣,如果改變不了,我選擇多花些時間在我喜歡的地方。

 

也許是因為經歷過這些,我常常提醒自己,絕對不要輕易的用自己的喜好,去批判別人的生命,那也許是我們無法輕易判讀、無法輕易理解,但是一樣勇敢、美麗的生命。

 

現在每當我上課跟小朋友說:「小朋友,昆蟲老師頭髮很短,但是我是女生喔!」

小朋友會問我:

「背上為什麼有畫圖?」

「腳上為什麼有顏色?」

我可以跟他們說那是我的刺青。

看到很多家長在一旁微笑看著我,這些笑容,我很珍惜,我知道這有多麼得來不易。

 

我們都要提醒自己,尊重跟我們不同的人好嗎?

衷心的希望,每一個美麗的生命,都可以自在的做自己:)

 

 

媽媽說

做自己

 

記得沁婕才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有一次在學校走廊上,我看到一個中年級的男生對著她說:「你是大笨蛋!」

當我還在想著這個狀況該怎麼辦的時候,她大聲的回他:「我不是大笨蛋,我是吳沁婕!」

我笑了出來,哈哈,好棒的回答。

 

看到孩子有能力去處理自己遇到的不友善的狀況,媽媽好開心。

這個回答比我想得到的任何方法都好,這也是我很希望孩子可以擁有的能力。

 

從小當孩子在學校被誤會,或是跟人起了衝突,回家跟我說,我會仔細聽她們說,接收她們的情緒,讓她們知道我懂她們的感覺,但是我會盡量避免跟著表露出傷心或生氣的情緒。

當家長也跟著情緒激動,孩子會真的覺得他遇到了一件很糟糕的事,他會真的很傷心、很生氣,這樣其實對事情沒有幫助。

我會跟孩子說:「怎麼會這樣呢?一定是那個人不了解你。」

「沒關係,我們做我們自己,知道自己沒有錯就好!」

要讓孩子知道問題不是出在自己。

 

我們不可能遇到每個人都了解我們、對我們友善,懂得看清問題不在自己,不讓別人的錯誤影響自己的情緒,這一點很重要。

有時一些衝突也許只是因為誤會或不了解,我們當然可以表達我們的想法,可以捍衛自己,但是不要把它看得太重,這樣很多事就不會放在心上,也不會讓自己煩惱、難過。

像我就不太喜歡用到「歧視」這類的字眼。

當我們用到「歧視」兩個字,其實就讓自己的立足點不平等了,也容易讓自己處於弱勢、委屈的角色,忘記自己的力量。

 

沁婕的外表像個小男生,從小的確會遇到一些親戚朋友問我為什麼要讓她打扮成這樣?不怕被認成男生嗎?

我會笑笑的回答:「做自己很好啊,被認成男生會怎樣嗎?」

當對方看到我的態度很堅定,不會受影響,通常就不再問了。

如果遇到真的比較白目的人,還要繼續問下去,我會很明確的把話題岔開,讓他知道我不想再講,或是乾脆直接面對。

 

有一次,我的一群老朋友來家裡吃飯敘舊,沁婕當時剛好在家,其中一個朋友竟然直接對著沁婕問:「你都沒有男朋友喔?沒有要結婚嗎?」

我馬上過去摟著那位朋友的肩跟她說:「厚!你不知道你這種問題,是最不受年輕人歡迎的第一名嗎?」

接著就把她帶開。

 

事後沁婕跟我說:「媽媽你好讚,幫我把白目阿姨帶走!」

我跟她說:「其實我也很怕你直接嗆她耶,哈哈!」

 

這樣不但可以讓孩子知道父母是跟他站在同一邊,也可以化解掉可能更難收拾的衝突。

 

聽過很多年輕人說因為親戚愛問東問西,弄到後來他們都不太想回家,我們真的要提醒自己,有些熱心留給自己就好。

 

我知道沁婕會因為她的外表和性向遭遇到一些不一樣的困難,但是我很喜歡她的態度:如果不喜歡,就試著去改變;如果改變不了別人,至少我們可以改變自己。不是要改變自己想要的樣子,而是改變自己的心境,做我們可以做的。

 

世界上最浪費力氣的事,就是一直抱怨而不做改變。

看到沁婕有這樣的智慧,看到她還可以帶給別人力量,我也從她身上學到了很多。

 

 

作者:吳沁婕

 

1981年生,台大昆蟲系畢業。

是一個大小朋友都愛的昆蟲老師, 是一個常常被認成男生的帥女生。

喜歡閱讀、寫作、畫畫、運動、旅行。

喜歡所有純真的人事物, 包括大自然、小動物、小朋友和真性情的大人。

喜歡開心時盡情的笑,感動時可以在路邊哭得很醜。

喜歡用心去感覺,不管快樂或悲傷。

喜歡用自我感覺良好的眼睛看世界, 所以看到的世界真的很美好。

世界上最愛的人是親愛的爸爸媽媽和雙胞胎妹妹, 他們是世界上最酷的爸爸媽媽和雙胞胎妹妹!

相信人生從來不是公平的,每個人都獨一無二。

愛做夢,也有實現的勇氣。

著有《More than Wonderful我的過動人生》、《昆蟲老師上課了!吳沁婕的超級生物課》、《勇敢做夢吧!:不走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厲害》。

 

個人臉書專頁「吳沁婕:勇敢做夢吧!」

 

 

宋慧勤

 

退休小學老師,主修兒童美術教育, 曾參與國立編譯館的美勞教學指引編訂。

因養育了一位死小孩──昆蟲老師吳沁婕, 成為家喻戶曉的昆蟲媽媽。

廚藝一流,平時以餵飽家人為樂,有萬能媽媽封號, 舉凡洗衣、打掃、裁縫、插花、砍樹、修紗窗、洗水塔、修剪寵物毛髮、爬上屋頂抓甲蟲、找出昆蟲老師走失的蛇,都難不倒她。現在忙碌於四處演講, 與大家分享「如何不被死小孩氣死」的實用心得, 是「師太也可以變師姐」的優秀代言人。

 

摘自 吳沁婕、宋慧勤《為什麼一定要一樣?》/遠流出版

Photo:jenny downing ,CC Licensed.

數位編輯整理:許資旻、王信惠

本站提供網路意見交流,以上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未來親子學習平台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