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18

Vol.72

別讓孩子變媽寶

banner
banner
1

媽寶是如何養成的?劉墉:爸媽可以疼孩子但不能寵,生活中這樣教,幫孩子「製造」7種成長機會 封面故事

「寶媽與媽寶是相互的,」寶媽愈是發現孩子這個不會、那個不會,她愈可能搶在孩子前面幫忙;或是孩子做事做一半、就放手不管,媽媽在後面幫忙收拾善後,這些都會造成孩子依賴、懶散、不承擔責任。

「媽寶」,是知名作家劉墉幾十年來作諮商時最常聽到的詞,他發現媽寶問題愈來愈嚴重。好多人向他抱怨,公司面試新人,不乏媽媽陪同前來面試的,最誇張的是,到任沒多久就突然不來了,最後是媽媽打電話到公司幫孩子辭職,到公司收拾東西;這就是十足典型的媽寶,「依賴、不負責任、做事虎頭蛇虎。」

劉墉的微博有高達240萬的粉絲,長期和中國大陸粉絲互動下來,劉墉觀察「中國推行幾十年的一胎政策,小孩集三千寵愛在一身,6個大人照顧1個小孩,媽寶問題又更為嚴重。」

劉墉曾看過一個奶奶,臉上被孫子打一把掌,不僅不生氣,竟然還笑說:「哎喲可疼了,你看他年紀小小、力量多大。」話沒說完,又被打一巴掌。

 

媽寶男V.S.爸寶女

「媽寶不是天生的,是養成的!」劉墉分析並歸納出媽寶的成因和特質,撰寫《千萬別養出個媽寶》一書,提醒為人父母小心「你是不是正在製造媽寶?」

為什麼「媽寶男」比「媽寶女」多呢?劉墉認為,爸爸普遍「疼」兒子、寵女兒,媽媽「疼」女兒、寵兒子。由於媽媽對孩子的影響大,作爸爸的就算看不慣妻子太寵兒子,也很難扭轉情勢。

至於女兒為什麼不容易被寵成「爸寶女」呢?因為就算爸爸再寵女兒,但成天在外忙工作,影響力遠不如媽媽整天耳提面命女兒:「妳不會做家事,將來怎麼嫁人啊…」因此,相對鮮少聽到媽寶女或爸寶女。

 

太忙、太窮的家庭養不出媽寶

劉墉認為,媽寶的養成有其背景條件,工作太忙或是為生計奔波的爸媽,比較不容易寵出媽寶;如果孩子太多,也不容易,媽媽疲於奔命、根本沒有餘力太寵小孩。

劉墉在《千萬別養出個媽寶》中寫到,「媽寶應該是富裕環境的特產,尤其是由全職媽媽照顧的獨生孩子。想要茶來伸手、飯來張口,有個先決條件,是得有端茶送飯的人,不自己動手就挨餓的人,不可能成為媽寶。

通常,媽寶的背後都有一個「寶媽」,或是其他會溺愛孩子的人,如:爺爺、奶奶、保母或姐姐,都可能是媽寶的製造者。

「寶媽與媽寶是相互的,」劉墉說,寶媽愈是發現孩子這個不會、那個不會,她愈可能搶在孩子前面幫忙;或是孩子做事做一半、就放手不管,媽媽在後面幫忙收拾善後,這些都會造成孩子依賴、懶散、不承擔責任。

劉墉以生活小事為例,當孩子發現衛生紙快用完了,他可能刻意留一點點紙,或是用完了,出來後卻不說,「不說就不必負後面的責任。」若是孩子有責任感,出來後會提醒家人或是直接自動補一卷衛生紙。從這個小動作,就可以觀察孩子是否負責任。

 

生活中刻意製造鍛練孩子的機會

劉墉強調,如果爸媽不希望養出個媽寶的話,從小就得刻意「製造」他成長的機會,讓他學會負責和承擔起責任。

1 自己的事自己做

就算是再小的孩子,也有能力自己的事自己做。劉墉指出,「孩子說話說一半,大人搶著幫他說完;事情做一半,爸媽幫他善後,這些都會造成問題。」久而久之,不僅會養成孩子依賴的性格,長大後做事也容易虎頭蛇尾,甚至是不做決定,「因為他從小由別人作主,習慣了!」

小一點的孩子,大人可以先帶著他收拾玩具,教他吃完飯後把碗盤拿去水槽放。漸漸地孩子大一點以後,教孩子自己收拾清理,如果孩子玩完玩具不肯收拾,屢勸不聽的話,大人要狠心一點,把玩具沒收或是扔掉、送給別人。「你這個痛手一定要下,孩子一定要教。」

2 學著自己面對問題

當孩子遇到問題,爸媽不要第一時間就出手幫孩子解決,而是教孩子去面對問題,問他要怎麼處理,然後教他如何解決。

有一次劉墉全家去澳洲玩,孫女買了冰淇淋、走出店外冰淇淋「啪地」整球掉地上,劉墉請她進店裡拿紙巾收拾乾淨,不然別人踩到會滑到。清乾淨後,孫女走進店裡丟垃圾,出來時手上多了一支冰淇淋,原來是店員特別送她的,「這就是很好的教育機會。」

3 一起做家事

劉墉過去長期住在美國紐約,兒子還小時,劉墉就會幫兒子製造機會、帶著他一起動手做,如:幫浴缸和房子裂縫補矽利康(silicone),否則天氣一冷,裂縫一結冰就會裂掉。

「媽寶最大的特徵是,沒有責任感,」劉墉說。而日常生活中訓練孩子責任感的最好方式就是做家事,基本上孩子會做家事,就不太會變成媽寶。劉墉偶爾幫忙看孫子和孫女時,他們吃完飯後會自己洗碗,劉墉因此跟兒子說不用擔心2個孩子會變成媽寶。

4 懂得關心別人

很多父母會把最好的東西都留給小孩,造成孩子誤以為自己最大、最重要。「媽寶多半自私,只知道別人要關心他,不知道自己也要關心別人,」劉墉說。

這種行為最常在吃東西的時候見到,孩子一看餐桌上有好吃的東西,問都不問、立刻挾走。劉墉認為,爸媽一定要教孩子:「你拿走最好吃的,還有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還沒吃呢。你應該先拿自己眼前的這塊,如果你要拿最大或最好的,必須問大人可不可以。」

要教孩子心裡有別人,凡事考慮到他人。例如:當你雙手拿著垃圾要出門倒的時候,教孩子幫忙把門打開;進出公共場合,注意後面有沒有人,才不會隨手放掉大門,打到後面的人。

常見父母在做事、抬東西,孩子在旁邊看,問孩子怎麼不幫忙?他們壓根沒有想到別人、不知道要幫忙。「孝順也是要教的,超人和神力女超人教不出孝順的孩子,因為什麼事情都是你幫他解決。」劉墉說。

5 尊重他人

很多親子會為孩子的房間太亂而起爭執。劉墉只有一個原則,「孩子的房間再亂,大人可以不管,因為那是他自己的空間,他對他自己負責。但是出了房間,你必須尊重別人、顧慮別人,維持公共空間的乾淨。」

6 學習對植物或寵物負責

劉墉指出,若條件允許,可以讓孩子養小寵物,「人有天生的同情心和同理心,絕大多數的孩子,看到小寵物都會心生憐愛,想要關心牠、照顧牠。」兒子和女兒小時候,劉墉讓他們養小寵物,全家一起照顧,教孩子對寵物負責任。

如果孩子對對寵物沒興趣或沒耐心,退而求其次,要求他對植物負責,若沒有好好照顧的話,植物會枯萎。若再不行,就改為要求孩子對東西負責,例如:腳踏車、電腦、手機等,必須愛惜它、負起保管好的責任。

7 讓孩子有機會獨立生活

想要培養出一個負責、獨立的孩子,首先你必須給孩子獨立的機會。劉墉指出,如果孩子從小都不曾離開家,連大學也在同一個城市、住在家裡,孩子怎麼有機會獨立呢?

「每個孩子需要兩次斷奶,第一次孩子小時候,第二次是孩子大了,但常常不是孩子賴著媽媽不走,而是媽媽捨不得孩子離開。」

很多父母在孩子離家或住校之後,發現孩子突然長大了。劉墉笑說,自己一直到美國念書才學會洗衣服,為什麼呢?「因為之前沒有機會呀。」換句話說,大人得先給孩子製造機會,孩子才可能脫胎換骨啊。

 

照片提供/劉墉

2

從2至20歲,避免養出媽寶的「分齡」教養法》就算是再小的孩子,也有能力照顧好自己,別剝奪孩子獨立的機會 封面故事

不想養出媽寶的話,爸媽必須掌握「父母角色的變與不變」。所謂的「變」是,隨著孩子的成長過程,調整自己和孩子的關係,當孩子漸漸長大,父母要慢慢放手;「不變」的是,孩子永遠都是爸媽心中的寶。

大學校園裡常上演「媽寶」現形記。實踐大學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助理教授王慧敏常常在學校門口,或是鄰近的捷運站,看到爸媽來接孩子下課。剛開始她很驚訝,後來已見怪不怪。

媽寶的背後,通常有「放不了手」的爸媽。王慧敏曾遇過媽媽打電話,問孩子的成績,她當場語塞,不知怎麼回答;有學生要出國交流,媽媽打來問機票和飯店安排的進度,煩惱孩子會住不好。

王慧敏觀察,這一代的父母一路陪伴、參與孩子重要的生命歷程,當孩子漸漸長大,父母卻沒有意識到這點,仍把孩子當成小朋友看待,像是大型就業、公職考試或語言檢定,可見一堆父母幫20多歲的孩子占位子或遞茶水、買吃的,「其實是父母不願意放手,不願意放棄被孩子需要和依賴的感覺。」

為人父母並不容易,最難的是要拿捏「父母角色的變與不變」。王慧敏指出,所謂的「變」是,必須隨著孩子的成長過程,調整自己和孩子的關係,以及親子間的互動方式;「不變」的是,孩子永遠都是爸媽心中的寶。

要如何避免養出媽寶呢?王慧敏特別針對孩子不同的發展階段,提醒父母注意各階段的教養重點,幫助孩子培養所需的能力:

 

學齡前

教養重點:別當「耶誕樹爸媽」,讓孩子動手做、學習照顧自己

王慧敏曾至托嬰中心參訪,對一幕印象深刻。有個不到2歲的幼兒背著小包包、拖著睡袋,自己走進來,爸爸兩手空手走在後面,一問才知道這位是日本爸爸。反觀其他的小朋友,有的是大人抱進來,有的雖然是自己走進來,但跟在後面的大人背著大包小包,活像一棵耶誕樹,搶去了孩子原本應該自己做的事。

孩子原本就有渴望獨立做事的本能,只要給他機會,孩子可以做很多事。往往是大人覺得孩子還小、什麼都不會,大人來做就好。這其實是剝奪孩子學習和成長的機會。

依據幼兒園的課程綱要,2歲至6歲的孩子進行的生活教育,包括:桌子怎麼擦、抹布怎麼摺、如何穿脫衣服以及整理書包(回家把三色碗和髒衣服拿出來,將學校的作品歸位等),教孩子學習怎麼照顧自己和屬於自己的東西、培養生活自理能力。

學齡前階段讓孩子動手做,自己綁鞋帶、自己整理書包,可說是很重要的自主能力的發展。王慧敏指出,「幼兒能自己做,在心理層面有助自信、獨立、耐心及細心態度的培養,以及懂得感恩的品格;在行為層面有助身體動作、認知、情緒、社會、生活自理能力的發展。」

在幼兒階段,孩子的「生態系統」最小的系統是自己跟自己、自己跟媽媽,以媽媽和家庭為堡壘,慢慢地向外擴張他的觸角。

如果媽媽沒有給孩子機會自己來,凡事都是大人代勞,孩子會慢慢變得退縮、守在堡壘裡,媽媽看似好像提供很大、很好的保護傘,但孩子會變得能力不足、沒有自信、不負責任。沒自信的孩子遇到挑戰會退縮,說「我不會,你幫我」;缺乏責任心的孩子最常說:「我不管,你幫我收」。

 

小學階段

教養重點:孩子遇到問題,不要急著幫他解決,剝奪孩子學習和負責的機會

王慧敏分析,小學階段的媽寶表現大致可分為兩部份:一種是生活上的媽寶,一種則是學習上的媽寶。

生活上的媽寶行為,包括:孩子沒有什麼生活自理能力,不會做家事,也不會整理自己的房間和書包,很多事情都是媽媽幫忙做的,媽媽成天跟在後面收拾爛攤子。

孩子最明顯的問題是,缺乏責任感。孩子到學校發現有東西沒帶,竟然跟老師說「都是媽媽害的,沒有幫我放書包裡。」或是打電話回家,叫媽媽趕快送來。

學習上的媽寶則是,大人過度參與孩子的學習,例如幫孩子「加工」作業。另外,當孩子在學校遇到任何問題,像是和同學發生衝突,大人忍不住跑到學校理論、幫小孩出頭。

王慧敏女兒念小學二年級時,有家長打電話罵王慧敏,「妳知不知道妳的女兒在學校搞幫派,聯合某某某不理我女兒。」其實這是很小的問題,可以讓孩子們自己去解決,這位媽媽卻大動肝火、直接插手介入小孩的人際關係。

王慧敏指出,「關於社會性、同儕和人際關係的互動,這些都是孩子必須學習的過程。」如果父母把這些問題攬在身上、當成自己的事情看待,介入太多,會讓孩子錯過原本可以學習的機會、失去解決問題的能力。

王慧敏強調,不是說孩子碰到問題,爸媽要袖手旁觀,而是不要立刻跳下去幫孩子解決。爸媽可以在家和孩子討論、了解問題,提出一些可能的方案,但最終還是要讓孩子自己面對問題,試著去解決問題。

「大人若直接介入,幫孩子解決問題,如此一來,孩子還是在父母的保護傘下面,在班級裡很可能會因為被另眼相看,而更退縮、沒有自信。」

 

青少年階段

教養重點:父母要慢慢放手、不過度介入,讓孩子有獨立自主的機會

青少年是發展獨立自主的重要階段。有些父母密切關注孩子的社群動態,不僅FB按讚、IG按愛心,甚至留言、代替孩子回答題,孩子的社交生活都看得到媽媽的足跡,孩子很容易被同儕取笑是個媽寶。

若青少年一直在父母的保護傘下,別人問孩子問題,媽媽搶著回答,或是孩子喜歡什麼、要什麼、參加什麼社團,都是大人決定,孩子根本沒辦法練習獨立思考。

Ausubel提出「青少年與衛星理論」,解釋青少年階段親子關係的轉變與青少年追求自主的過程。王慧敏解釋,「青少年就像顆衛星,在獨立自主之前,環繞父母而行,並逐漸社會化。」慢慢地,孩子會脫離衛星化,追求獨立、自主,這個過程為漸進式的,在父母支持下,孩子表現出符合年齡的適度自主性。

青少年想要獨立、掙脫父母的控制,父母卻緊抓不放,這時親子的衝突就會變多。很多孩子的心聲是「你可以用我要的方式來愛我,而不是用你的方式嗎?」

王慧敏強調,「所謂的獨立不是把他趕出家門,而是『心理上』的分離。」Hoffman所提出的「青年前期的心理分離」,包括4種獨立:

①功能獨立:具有行為自主能力,能夠獨立處理個人事務、自己照顧自己。

②態度獨立:具有與父母不同的價值觀、信念、思想,而不是什麼事都沒有自己的想法。

③情感獨立:不需要過度獲得父母的讚許或親密,得到情緒支持。

④衝突獨立:能夠與父母的情緒區隔,不會因為父母的情緒而歸因都是自己造成的,因此內疚、自責或焦慮。

王慧敏指出,對爸媽來說,最重要的功課是適度地狠下心,讓孩子為自己負責;若爸媽的保護傘太舒適,孩子遲遲不肯跨出去的話,接下來很可能就變成啃老了。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達志

3

父母把小孩愈養愈小?政大幼教所長李淑菁:「寶教育」是台灣社會發展最大的隱憂!「野放」長大的孩子,生命力比較強韌 封面故事

現在的孩子成長過程中備受保護,就像在溫室中長大;「有時候,父母以為的保護,其實是一種剝奪,剝奪掉他們學習的機會。你以為你給他很多的資源和機會,但其實他失去很多的生存和生活能力。」

開學季,不只國小和國、高中要開親師座談會,現在就連大學也在家長的要求下,辦起親師座談會,大學教授不禁感嘆「媽寶」學生愈來愈多。政大幼教所所長李淑菁認為,「『寶教育』是目前台灣社會發展最大的隱憂,父母把小孩愈養愈小。」

李淑菁指出,「如果父母一直預設孩子沒有能力、需要被協助,把他當成小孩的話,他就永遠是小孩。」曾有研究生跟爸媽說,想要去「越南」旅行,但爸媽反對,最後只能去「台南」。

 

許多孩子沒有探索環境的欲望和習慣

李淑菁有一門課為大學部的通識課「教育探索與自我學習」,她設計「一個人的漂流」作業,規定學生:一定要讓自己迷路、一定要「一個人」開始(過程中可以相遇)、不能開手機行動上網、不能使用Google Map或GPS(除非遭遇安全上的疑慮)。

六、七年下來,李淑菁觀察,有一半以上的學生會選擇安全的路線,不出學校或是家裡3公里的範圍。最讓人意外的是,有不少人選擇漂流到學校後山的貓空,李淑菁這才發現他們竟然沒有去過貓空,他們對生活環境無感、也沒有興趣探索,每天的生活「三點一線」,在系館、教室和家裡之間移動。

李淑菁指出,現在的孩子成長過程中備受保護,就像在溫室中長大;從小父母並不鼓勵孩子去探索,覺得那是危險的、可怕的、充滿未知,所以,他們對探索沒有興趣、也不習慣。

李淑菁設計「一個人的漂流」作業,就是希望讓學生突破舒適圈。頂大的學生有很大的比例來自中產階級的家庭,成長經驗和生活的世界很相似,「如果他們以為這個世界就是他們所理解的那個樣子,這是很危險的一件事。」透過做作業,李淑菁鼓勵學生走出舒適圈,挑戰不熟悉、不確定性、模糊性。

 

面對未來,需要「野」的能力

李淑菁不諱言,這門課學生的反應很兩極,不是很喜歡就是很不喜歡。不喜歡的學生,嫌課堂作業太浪費時間,不如把時間拿去補托福;或是為何不指派一些看書寫心得的作業就好?畢竟這是大部份學生從小到大最熟悉的學習方式。

李淑菁指出,因為過去的學習幾乎都是量化評量、有標準答案,因此,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無法忍受模糊、不確定性,希望所做的每件事都有確定的方向。

但未來的世界瞬息萬變,很難有清楚且確定的方向。李淑菁在《野力》一書中寫到,「學會優游於模糊之間,甚至淡定地享受過程,是一種重要的學習。」

比起在溫室裡被細心呵護的孩子,李淑菁認為,「野放」的孩子比較能夠培養出獨立自主的生存能力,生命力比較強韌。

李淑菁從小在雲林鄉下長大,和土地、大自然十分親近。她說:「大自然充滿不確定性,因此,野放的孩子接受大自然的滋養,比較不害怕改變和未知。」

「野,是將來生存很重要的能力。」李淑菁說,所謂的「野」是指,不怕挑戰、不怕改變的能力,能夠把未知當成有趣的體驗、不被既有的框架限制。李淑菁強調,許多年輕人習慣事事被安排好,旅行要跟團、出國留學和打工度假要找代辦業者,沒有探索環境、認識世界的興趣。

 

父母少做一點,孩子就能長出能力

李淑菁的求學、成長經驗,可說是野放長大的典型例子。62年次的李淑菁是家中的老大,下面有6個弟妹;父母的學識程度不高、只有小學畢業,加上沒時間管小孩,因此李淑菁的成長過程很自由。

因為家裡重男輕女,李淑菁國中畢業後繼續升學的前提是,必須念公立學校。於是,15歲的她開始研究台北、台南和嘉義等地各有幾所公立高中,報考哪一個縣市比較有利,最後她幫自己的人生做出第一個決定,到台北念高中。

李淑菁強調,父母做少一點,孩子就學得多一點、能力自然地長出來。「有時候,父母以為的保護,其實是一種剝奪,剝奪掉他們學習的機會。你以為你給他很多的資源和機會,但其實他失去很多的生存和生活能力。」

李淑菁觀察,許多大學新生渴望想要獨立,但家長卻無法放手;有家長只要孩子沒有接電話,就會奪命連環CALL。孩子在確立自我獨立、存在的過程,要同時處理父母的焦慮和自己適應新環境的焦慮,造成雙重的壓力。她建議父母適度關心,不要過於焦慮,對孩子來說反而是正面的成長力量。

 

不要成天在家耍廢,要有「玩」的能力

每學期開學,李淑菁會問學生寒、暑假做了什麼事,很多學生都說「在家耍廢」,什麼事也沒做。看在李淑菁眼裡覺得很可惜,她鼓勵學生,即使家裡經濟無虞,也要出去打工或是用很少的錢出去旅行,讓自己具備「玩」的能力,接觸社會不同的面向,增加自己生存和生活的能力。

李淑菁打從高中起,寒暑假就開始打工和家教,做過10幾20種的工作。包括:去夜市賣衣服,剛開始她羞於大聲叫賣,後來臉皮慢慢變厚,變得很會跟人哈啦;還曾誤入詐騙集團工作,原本以為是幫慈善機構募款,結果單位每天寫下每個人的「業績」,2天後她察覺這是詐騙集團就沒去了;大學時代在早餐店打工,常大清早6點上班,學會怎麼做法國土司、調飲料等。

李淑菁回顧這些打工經驗,過程好玩有趣,而且培養出生活和生存的能力。在大量與人接觸的過程中,她能夠細微地察覺人際之間相處的眉角,如何從對方的觀點看待事物,培養溝通協調、團隊合作的能力。

 

具備「玩」的能力,不用太擔心念什麼科系

李淑菁大學念的是台灣師大社會教育系新聞組。受限於家裡期待她念師大,但她不想當老師,經過認真研究師大哪個系不一定要當老師,最後折衷、選填社教系新聞組。

大學期間,李淑菁四處探索,玩很多社團、修許多外系的課,摸索興趣。大二開始自助旅行、「玩」上癮後,李淑菁在學校所修的課都和旅行有關,她笑稱:「我主修旅行系。」著迷於歐洲文化,跑去修歐洲人文地理、西班牙文等課程, 「只要你有興趣,學習完全不用人逼。」

大學畢業後,李淑菁不想被分發、當老師,跑去考自由時報的記者。當時財經中心列出的應徵要求必須具備二年工作經驗,李淑菁雖是社會新鮮人,但她主動跟人資爭取筆試的資格,「旅行者就是會不斷提出自己的要求。」

李淑菁用專題報導的方式寫履歷、介紹自己,用旅行貫穿經歷。事後,副總編輯告訴她,之所以破格錄取她的原因是,相信「一個可以獨立旅行的人,一定有獨立處理事情的能力。」

當記者第二年,李淑菁一邊在台大國發所社會政策組念碩士;因為對社會學和新聞聞有興趣,李淑菁就去社會所、新聞所修課。她常鼓勵學生:「你不要認為自己念的是政大教育系,你要把整個學校都看成是你的資源,想要修什麼(課)就去修。」

也因此,她認為「家長不用太擔心孩子念什麼科系,如果孩子具備探索、思考以及找資源的能力,念什麼科系其實沒那麼重要。」

 

北歐父母不是善於放手,而是一開始就讓孩子自己走

李淑菁常到北歐參訪交流,她很驚訝地看到,挪威幼兒園讓1歲多的孩子爬上爬下,訓練孩子能夠生活自理的能力。

和當地的老師、家長聊過後,李淑菁恍然大悟:「不是北歐父母善於放手,而是他們本來就覺得『那有什麼!』『有什麼危險?』『有什麼關係?』父母有自己的生活,孩子自然學會獨立,他們不需要掙扎放手與否,因為一開始就讓孩子自己走!」

李淑菁笑說:「想到自己成長的過程,父母輩沒時間理我們,於是被迫提早獨立成長,大自然的元素加上要求獨立長大的環境,這樣的成長過程還有點北歐味呢!」

 

圖片來源:ACphoto

4

「直升機父母」再進化,國小畢旅堅持跟去;「無尾熊父母」抱怨軍中食物有魚刺,讓軍中長官超傻眼 封面故事

父母對孩子最大的協助,就是欣賞孩子不同的特質,開拓孩子生命的經驗,讓孩子可以在不同的領域找到學習的意義。這時,孩子遇到的挫折才可能有成長意義。

光天化日下什麼怪事都有,什麼都不奇怪!日前就給我碰上一件笑到傻眼,卻也欲哭無淚,感慨萬千的離譜校園奇聞!

日前台北市一所國小在畢業旅行出發當天清晨,一名原以為已獲得校方同意隨行的家長,因發車前被拒絕隨同前往,讓他當場抓狂,在已經滿心期待,開心準備出發的孩子們面前,以一打二之姿抓狂咆哮,一路追打校長以及主任,三人上演大亂鬥劇情。

一場快樂的畢旅當場豬羊變色。雙方解釋,衝突原因在於旅費及是否隨行的溝通上有誤會。先不討論背後衝突原因。我真的很想問這位動手家長,你不知道所有的孩子〈包括你的孩子〉就在你眼前看著嗎?不能陪著孩子去畢旅會嚴重到必須出手才能解決?你不擔心孩子會因父親脫序的行為,遭到同學異樣眼光,甚至替你感到羞恥而自卑?

看著這位家長,我真的也很想說,「你們這些大人怎麼了,不覺得自己很噁心嗎?」

絕大多數的家長,在學生時代〈至少國小、國高中〉三個階段,大概都參加過畢業旅行,當年那種期待興奮的心情,旅行中的趣事,現在回想起來,相信大家仍會莞爾一笑,那都是我們的青春呀!

反問,如果當時各位的父母想要陪同隨行,不知當時年紀小的各位心中是何種滋味?是覺得高興?暖心?無奈?尷尬?其實,應該是抗拒又失望吧,想到有爸媽跟,心中的那把興奮期待之火,大概瞬間就被澆熄了。

孩子的心都一樣的。不管是哪個階段,能暫時脫離父母的掌控,盡情和好友出遊,是再難得不過的機會與人生經驗。孩子一生中難得的快樂回憶,可能就被父母的控制慾所破壞,而成為不願提起的惡夢。

很少有孩子會喜歡父母在身後當背後靈,隨時黏TT的看著自己的一舉一動,甚至像趕不走的蒼蠅一樣嗡嗡地在耳邊作響。我們都還是孩子時,都不喜歡父母這樣做,但等到我們成長後為人父母,怎麼就忘了當年的心情?還要走回頭路?

每到上半學年畢業旅行季節,我多少都會遇到周遭不少親朋好友,和我分享各校在籌備畢旅時,學校和家長間發生的怪象。「家長是否要隨行」這個話題,就是一個三天三夜都講不完的故事。

我家野孩子去年也經歷了他的人生第一次畢業旅行,即使只有短短二天一夜,我永遠忘不了,早在出發一個多星期前,他就將行李收拾好,每天幻想「未來」那兩天一夜中每一秒會發生的趣事,還要每天重複檢查行李後才放心上床。出發前一夜,更是興奮的整晚無法入眠。

不是只有野孩子如此,和其他家長一聊起,發覺每位小孩的反應都一樣,大人也紛紛七嘴八舌的聊著孩子那興奮的期待,「眼前的孩子,不就是當年興奮的我們。」我心想。

問題來了,不少朋友基於擔心孩子在外人身安全,都希望隨著班級前往。當然,大多數學校也都會順應家長要求,開放每班幾位家長隨行。美其名是協助管理秩序,實際上,不少學校卻是為了「安撫」無法放手的家長而採取這種措施。

果不其然,畢旅回來後,我興奮得四處問學校孩子們,希望能感染一下快樂難忘的畢旅,最後卻讓我大失所望,因為我聽到的抱怨聲反而大於欣喜聲,因為家長的存在,不只那位家長的孩子像關在籠子裡的白兔,其他孩子也如坐針氈,套句孩子們形容的「太慘了,好想重新再去一次。」

至今,老同學聚會時,大家仍樂此不疲,固定要將回憶當年畢旅那幾晚,大家在房間內吃喝玩樂、滾床、打牌、關燈說鬼故事、彼此互聊喜歡哪一位女生的情景再拿出來說嘴一番,好像只有那幾晚,才是大家同學多年來,真正彼此最坦誠的時刻。


邁向人生獨立自主的重要時刻

孩子的畢旅,不同於寒暑假時的營隊,因為,這是除了家人外,孩子在成長過程中,與最熟悉的友人與師長,難得可以共度一眠,獨立在家庭與學校外的環境遊歷,邁向人生獨立自主的重要時刻。

令人惋惜的是,還是不少家長不放心,捨不得放手,非要參與孩子的畢旅,家長們的積極介入,讓孩子準備在人生第一堂學習自主能力課程時就被迫受阻,未來,他是否仍會對這類活動產生興趣?我開始懷疑了。


別讓孩子承受不了挫折的壓力 而導致憾事發生

別說國小學生,之前我受某個軍事單位主官之託,寫了一條小新聞,希望能曝光部隊內某些困擾的問題,讓外界能了解軍方管理士兵的難處。

該部隊有一位士兵,嚴重缺乏自理能力與人際關係,難以適應軍中生活,所以他的母親便要求孩子,要每天告知站哨時間,時間一到,這位媽媽就一定會前往營區,在兒子的崗哨遠旁,看著孩子陪著他一起站,蔚為營區奇觀。

天下父母心,這位母親即便出自於深刻的母愛要呵護孩子,卻造成部隊的嚴重困擾。士兵有了母親當靠山便有恃無恐,動不動就向母親投訴,母親也時時盯著主官,了解部隊是否有滿足孩子的需求,結論是造成整個部隊從上到下對這位士兵視之如鬼神,造成人際上的衝突。

時間,還有另一對父母,因為孩子抱怨部隊午餐內的魚肉中有魚刺,多次到營區訓斥主官「你不知道我兒子從小到大都不吃有刺的魚嗎?部隊伙食這樣搞,發生危險你們怎麼負責?」

多年來,大家孩子探討所謂過份照顧、保護和介入子女生活的父母叫「直升機父母」時,其實直升機父母早已經與時俱進,進化成為更高層次的「無尾熊父母」,成天緊抱著孩子不放手。

我們經常呼籲,父母對孩子最大的協助,就是欣賞孩子不同的特質,開拓孩子生命的經驗,讓孩子可以在不同的領域找到學習的意義。這時,孩子遇到的挫折才可能有成長意義。

上述的話語,在無尾熊父母的身體力行下,往往就是「忽視」欣賞孩子的特質,「限制」孩子開拓生命經驗,「不知」孩子可以在不同領域找到學習的意義,最後就是「承受不了挫折的壓力導致憾事發生」

父母本來就該對於孩子全部的事情都掌握得鉅細靡遺,讓孩子感受到背後安全的後盾,但絕不是父母必須全部一肩扛起所有孩子必須負責的事。

父母需要的是當個「睿智的裝傻者」,時時要先做好孩子的心理建設,再看著孩子學習處理面對不知道、不清楚的事情,非必要千萬不要出手,頂多提點一下,孩子才會開始建立解決問題的自主能力,產生自信。

即使孩子的計畫不如預期,方法不能奏效,但靠著平日就強化心理層面,就已經幫助孩子提前預知、準備可能的挫折,而不至讓他們頓時無所適從。

當孩子在構築一個屬於他們成長過程中的美麗夢境時,我們應該想辦法讓夢境更多采多姿,別因為自己的私慾,讓他們的記憶出現空白。真正的愛孩子,就是將注意力集中在協助他們身心靈成長,而不是浪費精神在無能為力的抱怨中。

 

Photo By:戴志揚
數位編輯:黃小羽

 

全家旅行好困難?大灣高中的「府城故事屋」,讓孩子放下手機,愛上旅遊的快樂 教育快報

「快樂」會使孩子對一件事產生一做再做的渴望,快樂更是旅行的最大目的。現今越來越多孩子的心思被綁在手機上,「如何能放下手機,全家愉快且親密的出遊」,成為家長心中的疑慮。孔慶麗建議將旅遊行程以「任務」交給孩子,「這次由你當嚮導,要去哪、吃什麼,你來決定,我們就跟著你。」激發需求、啟動權力與責任感,也間接觀察孩子喜歡的事物。

青春期的孩子,對網路資訊如數家珍,當頭一抬回現實,對身處的環境有多少認識呢?台南市立大灣高中因應108課綱,由地理科和國文共同科聯手,開設「府城故事屋」高二選修課,孩子自此變身成為大灣地區的導遊,對於哪裡好吃、何處好玩信手捻來,他們也成為說書人,傳承著地方的動人故事。 


 

以可行的任務取代考試評分,用充足的準備建立真實勇氣 

「我們用『任務』取代考試,將目標分成在課堂上就可以完成的小任務,不會成為課後壓力,凸顯學習的愉悅感。」大灣高中地理老師孔慶麗與同事帶著同學一步步發想、採訪、蒐集、討論、彙整、報告,再將這些小任務依序串連,讓學生在不知不覺中完成了多采多姿的「故事屋」,大嘆「非常有成就感,從不覺得自己可以做到這麼多!」 

「108課綱是很好的機會,讓孩子的學習能實際與真實生活連結」,各校實地走訪的課程很多,「府城故事屋」主要的特色則在於思維訓練。教師會先從一段影片、文章或地圖開始,「你看到什麼?你有什麼想法?什麼地方讓你感到好奇?」啟動學生思考。設計問卷的時候,先問同學:「有沒有受訪經驗?」「印象好嗎?為什麼?」從自身的感受開始,再經討論,回溯歷程,歸納出造成經驗好與壞的原因,並完成採訪大綱。 

接下來是實際走上街頭訪談,「對高中生來說,要向陌生人開口的任務並不簡單,連平時活潑話多的學生都會膽怯」,因此事前準備要足夠,例如先演練「如果被拒絕該怎麼辦?」等情況,將學生的心態和行動調整妥當,畢竟勇氣不是無中生有,從正確方法中建立的才會持久。 

 

被安全感和信任環繞,每個孩子都有精彩的故事想說 

同學們以漏斗方式尋找府城故事,起始於大範圍的街頭問卷,從中選出幾位受訪者,再進行更深入的專訪。「過程中,我們不斷進行發散與聚斂的練習」,教師代入「世界咖啡館」的學習法,持續地藉著分組、換組的討論,以及抽籤上抬報告的方式,讓人人都是分享者、傾聽者和回饋者,「課堂裡看不到懶洋洋的面容,大家都精神抖擻、侃侃而談,這讓我們很意外,原來每個學生都是說故事高手!」 

為什麼連害羞的學生都能勇於表達?孔慶麗的答案是:安全感。如果學生覺得自己不是要被檢討,而是被接納,他會迫不及待的來上課,「腳步放慢,學得更多」是孔慶麗對這門課很深的體悟,「當學生在實作中發現盲點時,放慢腳步的陪伴,會讓他們知道求救並不丟臉,隨時有人可以幫助,不久後,『我會進步』、『我會學到』將成為學生堅定的信念。」不給評論,改以開放的心態詢問「什麼原因讓你這樣說呢?」是氣氛愉悅的關鍵。有快樂的老師才有快樂的學生,也才有快樂的學習,對此,孔慶麗曾聽學生說:「老師,妳上課有錢賺還可以這麼快樂,真好!」 

師生將「府城故事屋」最後的成果,都放上了google的協作平台。王同學回憶,從硬著頭皮作訪問,到深深被人物故事吸引;從不喜歡大灣市場的髒亂、沒踏進去過一次,因為不想拖累大家,又硬著頭皮去,到發現市場的人情味,聽完一個故事還想再聽一個。可見課程中的練習記錄、專訪故事、走訪影音,以及學生自行設計的「大灣小旅行」一日遊行程,在在影響著他們的思維態度與生命成長。 

 

讓孩子黏著父母一起旅行的秘密:快樂 

「快樂」會使孩子對一件事產生一做再做的渴望,快樂更是旅行的最大目的。現今越來越多孩子的心思被綁在手機上,「如何能放下手機,全家愉快且親密的出遊」,成為家長心中的疑慮。孔慶麗建議將旅遊行程以「任務」交給孩子,「這次由你當嚮導,要去哪、吃什麼,你來決定,我們就跟著你。」激發需求、啟動權力與責任感,也間接觀察孩子喜歡的事物。 

如果孩子一開始不願意呢?可以先照小孩屬性規劃「誘因行程」,例如喜歡冒險和吃肉,可以安排去爬山再吃當地特色牛排店的行程,「依據孩子的興趣,放慢旅遊腳步,多沉浸一會兒,用心製造家人互動、愉快回憶,孩子一定會期待下次,」教師也提醒,「父母要有實驗的心、能接受不完美的結果」,因為少點批評就多點信任,而快樂的關係自於彼此的信任。 

 

 

圖片來源:大灣高中提供

兒時好動,高中被教官列入黑名單、被迫轉學…德國幼教名師莊琳君:如果當年父母沒接住我,我可能會走偏 精采人物

在德國幼兒園任教近十年的莊琳君透露,她小時候很好動,並非老師認可的好學生,常被體罰,高中時甚至在教官的黑名單上,不但曾被記過,還被視為「列管對象」,逼得她最後轉學;成長之路遭逢挫折,莊琳君卻沒放棄自己,後來還是拚上英國名校,全因父母當時的支持。

擁有英國教育心理學碩士的莊琳君,曾在台灣當過七、八年的幼教老師,婚後移居德國,在漢堡的國際雙語幼兒園任職,至今已近十年,不僅曾擔任一線教師,目前她還是學校的教學長。

她的另一個身分是暢銷作家,曾在台灣出版多本關於德國幼兒教育的著作,最新作品《德國幼兒園的玩具極簡運動》,聚焦在「玩具過多」的教養壞處,並分享德國幼兒園是如何在少量玩具、甚至無玩具的狀況下,引導孩子進入「深層遊戲」的狀態,找回孩子的專注力,同時激發創造力。

德式教養的核心精神是「以孩子為主體」,德國老師最擔心的,從來不是孩子玩太多、太危險,而是玩不夠;德國父母最常叮嚀孩子的,也不是「上課認真聽」,而是「要玩得開心」。

 

德式教養「以孩子為主體」,練獨立與自主

莊琳君認為,對孩子來說,玩樂就是種「內功」,大人該做的,是守護孩子單純的玩心,讓孩子在玩樂的過程中,愈來愈專注、有耐心,進而有成就感;過程中,除了玩出創造力,也能養成語言表達力和問題解決能力,為孩子的獨立自主打下好基礎。

但,她也提醒,已有研究指出,過多的玩具會減低幼兒的注意力,玩具別過量、甚至刻意減量,孩子更容易進入深層遊戲的狀態,也能將「快樂不一定跟物質畫上等號」的價值觀傳遞給孩子。

德國教育的另一個重點,是尊重孩子的個別特質,當地並不流行「模範生」的概念,而是希望孩子學會珍視自己的價值,不一定得去迎合大人心中的理想標準;對德國的老師或家長來說,找到孩子發光發熱的特質,比讓孩子優秀來得更重要。

雖已定居德國多年,莊琳君至今仍很關心台灣的教育與教養,持續寫作和分享,希望貢獻一己之力,而這背後其中一個原因,是源自她自身的成長經歷。

 

小時候好動,高中時被教官盯上列入黑名單

外表文靜、舉止優雅的莊琳君,小時候其實非常好動,國小讀田徑班,國中則參加校隊,雖然學業成績不怎麼樣,但父母只有在她名次太差時,才會關心、瞭解一下她是否在哪兒碰到問題了,並不特別糾結於分數。

莊琳君的活潑好動,在國小、國中階段還沒碰到太大問題,「但上了高中後,課業愈來愈繁重,我成績不好,卻又讀校風很嚴的私立學校,反抗心就開始出來了。」

她回想,當時每天早晨上學時,教官跟糾察隊們都會在校門口站成一排,從頭到尾的打量進校學生,對服裝儀容要求很多,曾有同學髮帶是粉紅色的,就被當場扯下來。

「有一天進校門時,我被教官叫住,原來是因為我穿的襪子雖然是白色的,但有個Nike的勾勾是黑色的。」在那當下,莊琳君告訴教官,她認為自己穿的確實是雙白襪,符合學校規範,教官則堅持白襪應該連mark都是白的。

 

負氣離校差點被勒令退學,父母仍給予支持

一番爭論後,莊琳君轉頭離開,因為不假外出,直接被記了大過,還被教官列入「黑名單」,從此被百般刁難,甚至差點被勒令退學。

「那時候,我們每天都要留校夜自習,很晚才能回家,早上好不容易爬起來去上學,卻又在校門口被擋下,我是真的很生氣。」莊琳君說,她不理解為何教官要糾結在那一個小小的黑勾勾,試圖溝通也失敗,所以負氣離校。

但她也沒跑出去鬼混,而是直接回家,如今回頭看,莊琳君認為,是因為父母向來比較開明,讓她知道「我可以回家、可以跟爸爸媽媽講」,這在那當下是很重要的。

爸媽聽她述說了這一切之後,並沒罵她,而是問她:「那你接下來想怎麼辦呢?」莊琳君說出了希望轉學的想法後,爸媽也支持,她便開始著手準備轉學考。

她強調,爸媽並非盲目溺愛她,而是經過溝通、明白她的想法後,才支持她的決定,這般的處理態度,也讓她會更慎重的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在父母的信任下擺脫陰霾,還拿到英國名校學位

轉學之後,雖然不再被教官緊盯,少了一個壓力源,但莊琳君還是常因為成績不好被數學老師打;爸媽得知後,寫信給老師,「他們跟老師說,數學不會的孩子,不會因為被打了就學會了,希望老師別再體罰。」

結果數學老師真的不打莊琳君了,心情輕鬆許多的她,反而比較有讀書的心思,在聯考時成了黑馬,順利考上了想讀的外文系;大學畢業,工作一陣子後,又到英國的名校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攻讀教育心理學碩士。

莊琳君回想,台灣當年的教育環境,對不同意見的容忍度比較低,她偏偏又是比較有想法的人,所以成長過程磕磕絆絆,「幸好我發生了什麼事情,爸媽都願意理解我、傾聽我,這給了我很大的支持力量;如果當年負氣離校後,他們是用責難的態度,要我遵守教官的規矩,那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走偏、走歪。」

畢竟,如果家中的連結沒有建立起來,當孩子需要求救時,可能就找外援,萬一朋友的意見又不是那麼正向,孩子可能就會跌一大跤。

 

大人可以教孩子有規矩,但不能靠壓迫

這段過往,讓莊琳君很想為台灣的教育做些什麼,「我認為,老師的心力不需要花在那麼枝微末節的細節上面,教育的核心價值並不在這一塊;大人不是不可以有規則,但規則不能多到孩子什麼都不能發揮,或一點點自由都沒有。

教育的重點是學習,而學習本來就需要一股能量,短期或許可以靠壓迫的方法逼孩子學,但長期來看,靠壓迫並沒辦法把孩子帶進更深的學習歷程;莊琳君說,以她自身為例,被逼著學數學,不但沒進步、反而很痛苦,不再被逼後,她反而更有心思去讀她喜歡的文科。

相較起台灣父母或老師的慣性,德國的教育教養方式,有時看起來彷彿是「無作為」的,不會事事介入、樣樣緊盯;莊琳君說,這其實是教養路上必要的靜待與守望,過於頻繁且強勢地介入孩子大小活動或選擇,多半只是為了安撫大人自己的焦慮之心,但對於養成孩子主動學習的態度來說,不一定有必要。

 

看似隨興鬆散的德式教養,賦予孩子學習的養分

德國人看似隨興、鬆散的教養態度,其實賦予了孩子學習時需要的空間和養分,大人只要靜待萌芽的一刻;但,學習放手並不等於放生,孩子的成長過程,還是很需要大人的守望、陪伴,大人要當個如燈塔般的守護者。

這種精神,意外的呼應了莊琳君的童年時光,爸媽平日雖給予陪伴,卻不過度介入,「當年我玩的時間很多,也很愛看閒書、畫畫等,爸媽也不會一直叫我去複習功課,不會覺得『時時刻刻都要有產值』,我跟妹妹兩人常常坐在陽台看行經的路人或狗狗、曬太陽……」

教官黑名單中的列管學生,竟然最後以教育工作者為一生職志,莊琳君從此相信,每個人生曲折都有其意義。

照片提供:莊琳君

用心內化品德,溫暖自信好「石」在! 專題企劃

位於龍潭區的石門國小深耕品格教育多年,學校用心經營親師生關係,在小細節處處著眼,讓學生先感受愛,再透過豐富的活動參與、閱讀引導與課程的循循善誘,在校園內形塑出自信溫暖的品格文化,更榮獲109年教育部品德教育特色學校的肯定。

學生們稚嫩的臉龐中帶著專注,排著整齊的隊伍穿梭在三坑老街上,再分工合作,合力張開大海報,大方向同學簡報在地文化,毫不扭捏,這是石門國小的走讀課程。雖然遠離校園,學生們仍能自動自律、認真走讀在地,他們井然有序的步伐、自信有禮的舉止,在在展現了學校品格教學的碩果。

 

從認知開始,全方位奠定學習基礎

石門國小的品格教育相當扎實,全校總動員,先是集結校長、各處室行政人員、老師甚至是學生代表、家長等人,成立「品德教育推行委員會」,再凝聚教師的力量,組織品德學習社群,接著設計多元的活動,讓每位學生都能參與實踐,全方位且有系統的奠定學習基礎。

提及投入品格教育的第一步,陳秀惠校長認為對品格的「認知」是最重要的,她進一步解釋道:「一定要讓孩子先知道定義,如果孩子不知道這個名詞的定義、這個品格的準則時,他們很難權衡自己這樣的行為是不是對的。」為了幫助學生建立品格的認知,學校會以桃園市的12個品格核心價值為主題,分項展開扎實的認知教學。曾獲教育部閱讀磐石學校的石門國小,擅用閱讀輔助教學,在品格教育上也不例外,利用每月第一週週五晨讀時間,進行品格專書閱讀活動,並以專書內的故事為例,與學生進行討論。陳校長表示,學校教師會逐漸提高閱讀理解層次,引導孩子思考分析,這也是品格思辨的重要過程。

此外學校自治市學生也是推動品格教育的重要推手,他們會搭配不同的品格主題,規劃活潑的戲劇展演,用孩子們的語言傳遞品格的核心價值,再輔以石門TV電視臺的影片宣導,以及志工媽媽們的生命品格教育,加強認知與理解。

圖說:學生們循著白線玩攻城遊戲,學習合作與尊重。

 

用愛導引內化,串連多元活動實踐

陳秀惠校長表示,除了教學外,「要讓孩子願意內化品格,感動和關懷是必要的。」要讓孩子感到快樂、幸福,並感受到來自校長、親人與同學等很多人的關懷,校園內溫馨的氣氛就很重要。石門國小精心打造品格彩虹中廊等境教情境,學校的情境是硬體,氛圍則是軟體,要結合兩者,才能轉化、內化好品格。

因此石門國小在許多小細節裡費心琢磨,如邀請書法大師入校教書法,陪伴孩子靜心養性。又如學校負責午餐的營養師與執行秘書費心剪裁字的模板,在開學日用海苔粉在飯上撒出歡迎的標語,製造生活儀式感與驚喜。親職教育日則邀請家長入校,細細用雷射雕刻製作名為「成功之鑰」的鑰匙圈贈與孩子,讓他們感受父母的愛與期待。孩子們驚喜、開心之餘,感恩與感激也就自然在心頭流轉,成為驅動自己付出的力量。

圖說:石門國小以書法教學輔助學生靜心,培養耐心。(石門國小提供)

 

學校還以3H「Head、Heart、Hands」為概念,系統化的串連品格教育;先是Head,用頭腦認知行為準則,接著是Heart,指學生是否受到感動與關懷,最後是代表雙手與行動的Hands,在感動與心動後,進行實踐。

為了學生的實踐與練習,學校結合社區關懷據點,至社區進行服務與表演;也在校內發動募捐活動,幫助家扶中心等弱勢團體;或是結合走讀在地課程,關懷在地,並培養認真、合作的學習態度。

圖說:走讀社區,關心在地文化,也是品格教育的一環。

 

以認知與思辨奠基,用愛溫暖孩子的心,製造公平的練習機會,鼓動、激勵孩子成長,再給予多元的實踐時機,石門國小的品格教育暖心而實在。

 

●更多關於品格教育:https://bit.ly/3uk8qHR

神老師》等待、陪伴和相信,是身為媽媽的我,能為孩子做的最重要的事 名家專欄

國二轉出前最後一次月考沒有一科及格他也不在意,可是到普通班就明顯發現他是全班的最後一名,很多東西都看不懂聽不懂,尤其是數理真是一蹋糊塗。

上禮拜考完統測,我家高三弟弟顯得特別的悠閒自在,晚上不用晚自習,每天跟我們一起吃晚餐,昨天跟他聊起這幾年的轉變。


國中二年級結束了8年的體育班,轉入普通班時他遇到莫大的打擊,在體育班裡考幾分都無所謂,國二轉出前最後一次月考沒有一科及格他也不在意,可是到普通班就明顯發現他是全班的最後一名,很多東西都看不懂聽不懂,尤其是數理真是一蹋糊塗。


考高中時他考進了台北某高職的廣設科,光是換車早上就得換3班車,凌晨就得從家裡走一長段路去搭車,基隆常常下雨,實在擔心很難叫起床的他,每天早上趕車換車,還要背著畫具、顏料擠車。


所以跟他商量留在基隆的私立高職,從我們社區就有專車接送來回,星期三放學後還能去畫室補上他沒有基礎的製圖、繪畫。

 


利害分析加上重金獎勵之下,他終於同意留在基隆讀書,這私立高職管得非常嚴,進教室就得交手機,服裝儀容都有規定,遲到老師就立即通知,對成績非常要求。有學校和老師管,減少很多我和青春暴躁期孩子的衝突,一整天在學校不能玩手機都認真上課,回到家我就很少管他,只要晚上有睡覺、隔天有出門上學就好。


沒有學過畫畫,他剛開始讀得很心虛,說他都不會畫,我們找了專門教廣設的畫室學了3年,他的水彩油畫學得還不錯,學得最好的是圖學,每次考試都能有很好的成績,他說在高中裡上畫室的畫畫課大概是他最快樂的時候了。


他的學科成績一直都很不好,覺得自己沒救了也不太努力,不像哥哥每次週考都能拿到我的獎學金,他高一高二沒有領過他也不太在意,還好他的性子溫和,過一天算一天沒有太明顯的叛逆期,情緒穩定有正常作息就好。


大概是有一次模擬考他發現自己的成績在全國排名竟然還可以,圖學考滿分,落點竟然在國立科大,他訝異極了!原來自己有還不錯的學校可以讀!!光是那一次的模擬考獎學金我就付了1500元,一定要抓住寶貴的機會好好的激勵一下呀!!

 

努力是為了有選擇


從那時開始他會跟我討論未來,以後想要當設計師,還想過到高中或國中去教美術、教創課...有了想法和目標以後,他的週考、模擬考成績突飛猛進,最沒有興趣的數學都能考到85分以上。有一次模擬考竟然考了545分,落點除了在前五科大外,還能進師大!!那天拿著成績單跳進我的房間裡開心的跟我聊天。我跟他說,「努力是為了有選擇,這麼辛苦當然要讀自己喜歡的學校和科系,不管最後考幾分、讀哪個學校,都是你這三年努力的成果。」

他也不是每一次都考得那麼好,有一次模擬考掉了50幾分,所有設計類群都上不去,我們沒有責怪他,還跟他一起討論了從來沒有想過的那些落點學校科系,他覺得沒有考好想讀的科系都上不了,趕緊努力又拉上來。


上禮拜終於考完統測,他說他考得還不錯,應該跟模擬考差不多,我跟他說,「讀哪個科系和學校自己選擇,我們都尊重你。」


我想說的是,國高中青春期的孩子常常陷入徬徨,不知道為什麼努力,找不到夢想和目標,工程師高中時讀師大附中,我讀女中,但是我們從來不把自己的標準放在孩子身上,這兩個從小打球的孩子基礎都不好,讀高中太勉強,這三年我教不了他任何一科,在他的課業上完全幫不上忙,只是每天早上替他準備好暖暖的早餐,在他出門時跟他說聲再見。


把孩子放在對的適合的地方,低潮的時候沉潛等待,慢慢累積基礎和成就感,在孩子有成就感的時候大力的正增強鼓勵他,總有一天孩子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等待、陪伴和相信,是身為媽媽的我,能為孩子做的最重要的事。

 

 

 

圖片提供:神老師

數位編輯:黃晨宇

 

不要再讓孩子「只會唸書」了,做家事、關心家人、好好說話......任何一件事,都跟比考100分重要 熱門精選

「懂得知道自己要什麼」、「懂得為自己的學習找到方法」、「懂得安排自己的時間」,或者,「懂得、「具備旅行的勇氣與能力」....等,更是未來需要的「軟實力」。

讓孩子有樂高積木般的人生

堆疊與組裝積木,是很多孩子的童年經驗。我小時候沒有樂高(或太高級了家裡買不起),但玩木頭積木,也可以靜靜度過一個下午,因為積木的無限變化組合,是讓幼時的我不易玩膩的原因。

那天跟朋友聊天,聊到現在許多年輕人出來創業,或做自媒體,都很有特色與風格,百花齊放般的,真好。


 

然後再談到,如果一個人具備的技能越多,組合起來的能力,創造出來的價值,就會更多元,更與別人不一樣。

比如說,語言是一種強大技能。具備雙語公開演說的能力,人家若哪一天需要雙語主持或主播,就會找過來。又比如說,書寫也是一種技能,文字永遠是最好的表達與傳遞理念工具之一。

這是「硬技能」,當然若是更能兼具「軟實力」,那就最棒了。

和善但雙贏的溝通態度、自控力高的做事風格、不計較的人我相處......等等,更會讓對方在考慮許多人都同樣具備硬技能的當下,因出色的軟實力而選上你。

一個個硬技能、一個個軟實力,都像一塊塊不同顏色、不同造型,甚至是隱藏版配件的樂高積木,讓我們能夠組合出一個個,別人學不來也模仿不走的形體。

 

面對未來需要的「軟實力」

孩子更是這樣呀!

「很會讀書」、「很會考試」、「單字背得很好」等等,說穿了,頂多是個「硬技能」。

「懂得知道自己要學什麼」、「懂得為自己的學習找到方法」、「懂得安排自己的時間」,或者,「懂得怎麼跟爸媽師長說話,請求支援」、「具備旅行的勇氣與能力」....等,更是未來需要的「軟實力」。

所以,真的不要再讓孩子「只會唸書」了,洗碗、做家事、關心家人、好好說話....任何一件事,都跟考100分一樣重要,甚至更重要。

爸媽可以想成,要讓孩子具備很多塊「樂高」,當然或許深淺不同,有的大有的小、有的強有的普通。

都沒關係,就是讓孩子擁有很多塊「樂高」,他可以隨意組合搭配,做出不一樣的東西,而每一塊都不可或缺,都是他美麗人生的一部份。

100分只有那一次考試,但一次次生活經驗累積下來的「軟實力」,內化成為孩子的素養,比此刻的100分,對他的人生來說,更有價值。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晨宇

訂閱未來Family週刊

訂閱未來Family週刊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