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29

Vol.39

孩子睡得飽,學習會更好!

banner
banner
1

台灣中小學生普遍睡眠不足,比歐美平均少了1個多小時!睡不夠不但影響學習,還可能造成長期慢性傷害 封面故事

睡眠不足引發的問題,絕對不只是長不高、功課退步這麼簡單,還有更多長期、慢性的傷害,家長真的應該要想辦法讓孩子睡飽一點!

你的孩子每天幾點睡覺?平均一天睡幾個小時呢?根據美國國家睡眠基金會的建議,學齡期(6-13歲)孩子的睡眠時間為9-11小時;青少年期(14-17歲)的睡眠時間為8-10小時。不過,一份去年的調查顯示,台灣國高中的睡眠平均只有6.9小時,遠遠低於國際建議的標準。 


 

台灣上課的時間是七點半,比多數國家都早。包括美國、法國、德國、南韓都在八點到八點半,而日本、加拿大、澳洲和英國,則是九點才上學。據統計,台灣中小學生的睡眠比歐美少(美國約500分鐘,台灣則是400-450分鐘),更少於鄰近的日本與韓國。 

2016年就有網路發起,延緩國高中上課時間,當年教育部即規定高中一週有兩天可以八點到校,但各校施行不一。今年五月,有網友再度發起「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主張:全台灣國高中生普遍睡眠不足,上課常有打瞌睡的情況,希望教育部能延緩上學時間,從現在的七點多延後到上午九點半。 

這項提案在短時間內,立即獲得超過萬人的連署,通過複議成案,教育部在八月中還特別為此召開線上公聽會。 八月上旬,《未來Family》也在臉書平台以「大家覺得中小學生最適合到校的時間是幾點?」為題進行調查,迅速獲得上千則留言。 

儘管很多網友爸媽都舉雙手贊成延後到校時間,最多人支持8:30,也有人認為還可以更晚。但也有家長擔心,應從學習內容、評量機制等通盤檢討,否則延後到校也會延遲放學,造成惡性循環。而延後上課對於很多雙薪家庭來說,也有難度。不管未來如何發展,學童睡眠不足的問題,已經引發大量討論與重視。 

 

台灣學生的睡眠到底有多不足?破洞有多大? 

「熱血教師」黃益中曾經發文呼籲政府正視台灣學生的睡眠不足問題。他調查自己任教的高一學生,發現這群15歲的孩子,有七成週一到週五平均睡眠時間一天不到七小時;如果以班級為單位,每班都有三到四成的孩子告訴他,每天睡眠時間連六小時都不到!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兒童睡眠中心主任林建亨臨床觀察台灣兒童、青少年的睡眠狀況,發現兒童、青少年睡眠障礙的比例越來越高,攀升速度之快,讓他憂心忡忡,「台灣幾乎絕大多數中小學生都是睡眠不足的。」 

 

教學現場   孩子睡眠問題嚴重影響學習 

教學現場的老師們對近年來台灣孩子們的睡眠不足情況非常有感,甚至發現年齡有逐年下降的趨勢。 

在台南市公立幼兒園任教的黃老師發現,現在的學齡前幼兒普遍睡眠不足。儘管幼兒園沒有課程進度,但她發現睡眠不足的小小孩,情緒比較不穩,注意力也難以集中。 

小學生睡眠不足造成的學習情況就更嚴重了,從第一堂課開始頻頻打呵欠、沒精神、恍神、注意力不集中在課堂上越來越常見;老師們一問之下,這些孩子前一晚都是十一點以後才睡覺! 

 

3C電玩、補習、寫功課是晚睡的罪魁禍首 

「沒睡覺不見得是在寫功課,」新竹市某公立小學的林老師發現,3C、線上遊戲也是孩子們睡眠不足的罪魁禍首之一,「如果是補習班、安親班,回家大概也是6-8點,寫功課的時間還算充裕。不過現在學生大多沈迷線上遊戲,我們班還有學生,半夜4:00爬起來打遊戲的。」 

她記得前兩年學校有個隔代教養女孩,因爲阿嬤管不動,女孩每天打電動打到快天亮才睡覺,早上根本起不來,女孩的班導師本來每天早上打電話叫她起床,後來叫不動了,就每天到她家接她上學,一直到畢業。 

這些睡眠不足的孩子們,在課堂上最常見的就是上課頭一點、一點地打起瞌睡,林老師會請學生乾脆趴下來睡,後來又怕影響班上其他學生的學習情緒,就請孩子到健康中心睡一下。更嚴重的,還有人考試時寫沒幾分鐘就直接趴下來睡著的,成績自然不理想。 

對於小學生來說,功課寫不完或是寫太慢,也常常是晚睡的原因。「家長其實不用因為擔心孩子功課寫不玩隔天會被罵,所以影響就寢時間。其實現在的小學老師,都是可以商量的。」高雄市郊區漁港小鎮梓官的公立小學高年級老師陳美喬表示:「如果孩子有幾天真的是作業寫不完,隔天來學校完成也可以,但這種情況不可能天天發生。如果某個孩子長期都是這樣的狀況,我就會去了解沒寫完的原因。」如果發現孩子很認真寫但就是寫不完,她會減少孩子機械性練習的作業量,比方全班生字寫六遍,這位孩子就可以寫三遍就好,「讓他早點完成、早點休息,生活品質好一點,才是真的良性循環。」 

兒童、青少年睡眠不足可能引發慢性傷害 

睡眠對於青少年來說,更是項挑戰。因為賀爾蒙分泌的關係,他們的生理時鐘產生改變,晚上較晚時可能還保持清醒。而由於課業壓力,甚至睡前使用電腦所產生的藍光,讓他們更不容易入眠,造成睡眠障礙。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兒童睡眠中心主任林建亨說,「14-17歲的青少年需要8-10小時的睡眠,但台灣有70-80%都睡眠不足。12點睡、清晨6:30起床,在台灣好像變成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台灣家長們都認為美國國家睡眠基金會建議的睡眠時間,對台灣學生來說根本是天方夜譚。但睡眠不足引發的問題,絕對不只是長不高、功課退步這麼簡單,還有更多長期、慢性的傷害,家長真的應該要想辦法讓孩子睡飽一點!」林建亨語重心長地呼籲。 

 

 

photo:shutterstock

2

長不高、食慾不好、無法專心、情緒低落,都可能因為「睡眠不足」!怎麼知道孩子睡眠亮起紅燈?中西醫共同解答 封面故事

臨床上很少看到因為「睡眠不足」的原因來就診的兒童或青少年,除非真的很嚴重,否則對大多數兒童、青少年來說是沒有自覺的。但在看轉骨、食慾不好、頭暈目眩或是過敏的小朋友身上,就會常常發現睡眠不足是這些孩子共通的問題。

兒童、青少年睡眠不足的問題,已經成為這個世代孩子們的挑戰,全球的醫師們注意到這個現象,2007年開始有世界兒童睡眠醫學會(International Pediatric Sleep Association, IPSA);台灣投入兒童睡眠領域的醫院、醫師也越來越多,都可以看得出這個問題的嚴重程度。 

到底小孩睡眠不足會帶來什麼影響?何時家長需要諮詢醫生?《未來Family》整理歸納重點,給家長參考: 

 

1.什麼是兒童、青少年「睡眠障礙」?常見哪些症狀? 

中國醫藥大學兒童醫院胸腔科 (兒童睡眠中心) 主任林建亨醫師: 

在台灣,我們認為有20-30%的兒童、青少年有睡眠障礙的問題,卻不重視以為沒有大問題,或是不知道可以就醫。 

台灣北中南的教學醫院,包括台大兒童醫院、林口長庚、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國醫藥大學兒童醫院、成大醫院等等,都有兒童睡眠門診或是兒童睡眠中心。我們發現這幾年來求診的小病患越來越多,一部分原因是家長觀念開始轉變,比較有警覺,想了解孩子的睡眠出了什麼問題。 

除了學業壓力、3C產品造成的睡眠不足,其實包括打鼾、白天嗜睡、睡眠不足、失眠、磨牙、晚上睡覺亂動、夜驚、半夜起來走動(夢遊)都是臨床上常見的兒童睡眠障礙。 

 

2. 小孩睡眠不足,可能導致哪些問題? 

中醫師林子翔: 

其實臨床上很少看到因為「睡眠不足」的原因來就診的兒童或青少年,因為除非真的很嚴重,否則這對大多數兒童、青少年來說是沒有自覺的。但在看轉骨、食慾不好、頭暈目眩或是過敏的小朋友身上,就會常常發現睡眠不足是這些孩子共通的問題。 

睡眠不足的學童中,有很多是因為課業壓力,學校下課後參加安親班、補習班,回家後寫學校、補習班作業,準備考試、報告,不得不犧牲睡眠時間來應付這些課業上的壓力;或是3C產品、網路遊戲、社群軟體,佔據了學童多數的課後時間,不知不覺就超過了應該睡眠的時辰。 

另外,也有些小朋友是因為像過敏的問題,半夜因爲鼻塞而中斷睡眠,或是皮膚癢到睡不著,也是造成睡眠不足的原因。 

 

3. 美國國家睡眠基金會建議學齡期(6-13歲)的睡眠時間為9-11小時;青少年期(14-17歲)的睡眠時間為8-10小時,顯然絕大多數台灣的學生都睡眠不足。兒童、青少年睡不好會怎麼樣?家長如何發現? 

林建亨醫師: 

深睡期會分泌許多荷爾蒙,包括:甲狀腺素、生長激素、性荷爾蒙,甚至抗利尿激素等等,所以小孩在成長發育期的睡眠不但要足夠,而且要有夠多的「深睡期」。 

如果睡眠沒有進入REM快速動眼期,也會影響情緒和記憶力,因為REM和記憶力固化、長期記憶力有關,每天規律睡眠,荷爾蒙的分泌就會規律。常常有人說:「週間上課睡眠不足,週末補回來就好了」,其實睡眠是「補不回來」的! 

很可惜,孩子的睡眠障礙被發現時,常常都已經累積好長一段時間了。經常是孩子學習、記憶力、情緒有問題,像是課業一直落後,或是本來很好相處現在跟同儕、家人的衝突越來越多、出現焦慮、憂鬱這些比較嚴重的情緒問題,家長帶到醫院才會發現,原來都跟睡眠不足有關係。 

經常性的晚睡也會造成些心血管或呼吸等問題,血壓容易飆高;更嚴重的像是打呼、打鼾,也是睡眠障礙的症狀;如果打呼是因為缺氧,記憶力就會變差,腦袋瓜就不好。 

我常常看到父母面對小孩睡眠不足,以為罵一罵孩子,或是強迫孩子上床睡覺就會改善,但有時候並不是孩子的問題,也許是他的身體出了狀況,睡眠不足是個「警訊」。 

前幾年有一個國二(八年級)的女生,因為白天在學校一直昏睡被同學笑、被老師罵「不服管教」,成績一落千丈又被爸媽責罵,轉到資源班還是沒辦法跟上,最後被轉到特教學校,家長不知道該怎麼辦,轉介到我們這裡來做睡眠檢查才證實她有嚴重的猝睡症(Narcolepsy),終於真相大白。配合藥物治療,加上充足的睡眠,女孩很快恢復正常作息。如果沒有發現她的猝睡症,孩子就被冤枉了! 

 

中醫師林子翔: 

以中醫的觀點,除了睡眠長度外,睡眠的「時間點」也很重要。我常在診間跟患者說,同樣是睡八個小時,從晚上十一點睡到早上七點和從凌晨三點睡到中午十一點對身體的意義絕對不一樣。 

中醫的經典書籍《靈樞》提到「陽氣盡,陰氣盛,則目瞑;陰氣盡而陽氣盛,則寤矣」。中醫認為,人體的陰陽消長決定了睡眠與覺醒的生理活動,如同大自然的晝夜交替出現,晝屬陽以動為主,夜屬陰以靜為主,所以我們應遵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然規律,白天認真工作、唸書,晚上休養生息。 

尤其是晚上十一點到凌晨三點,是十二經脈運行到膽經和肝經的時間,這段時間一定要好好休息,身體才會健康。所以我認為,無論是在青春期前或後,孩子們最晚十點一定要上床睡覺。 

「臥則血歸於肝」,這段時間若持續唸書、聊天、接受聲光刺激,容易鼓動血行,使血無法歸肝,造成肝血虛。孩子若肝血不足,一開始不會像大人一樣直接出現體力不足、疲累的感覺,反而會出現心急躁動、注意力不集中、容易生氣,或是長痘痘、頭髮出油、口苦口臭等等影響外觀、人際關係的症狀,時間久了便會影響脾胃的營養吸收,從而造成身高發育不足、身形過瘦或過胖、鼻子或皮膚過敏等現象出現。 

 

4. 如果孩子有失眠問題該怎麼辦?需要服藥嗎? 

林建亨醫師:

如果孩子有失眠問題,首先要做的是:找出失眠的原因,或是改善造成睡眠障礙的不良生活習慣,而不是單獨只治療失眠本身。幫忙孩子建立較好的睡眠衛生習慣,才能真正改善睡眠障礙。 

臨床上遇到因為功課壓力大到睡不著、失眠的孩子,專業醫師視情況會開含有苯二氮平(benzodiazepines)或者非苯二氮平(nonbenzodiazepines)之安眠藥物成分的藥物,短期協助孩子舒緩症狀,但也不會超過一、兩個月。無論如何,失眠都不應該靠藥物長期治療,很多失眠或其他睡眠問題需要會診身心科,由身心科醫師來決定最適合的治療方式。 

 

5.如何評估孩子有「睡眠障礙」? 

林建亨醫師:

孩子只要到睡眠中心過一夜,利用專業的儀器,包括錄影、心電圖、血氧、呼吸監測、腦部監測進行完整的睡眠檢查,觀察白天、晚上睡眠的變化,專業醫師便可以診斷出造成孩子睡眠障礙的原因為何,便可以對症下藥,分辨是否需要介入服藥、行為治療等等。大部分其實不需要治療,只要從父母、孩子的衛教就可以改善。 

舉例來說,孩子打呼、打鼾的問題,有些真的長大就會好,但也有部分在睡眠檢查中發現是睡眠呼吸中止症(Obstructive Sleep Apnea),導致睡眠品質差,早上起床就睡眠不足,白天在學校會明顯不專心、精神不佳,甚至過動坐不住、學習落後,情況比較嚴重的,需要轉到耳鼻喉科做腺樣體扁桃腺切除術;如果不是構造而是神經肌肉性的問題,則要戴正壓呼吸器(CPAP)來減少睡眠時缺氧的問題。 

另外一種評估失眠患者的睡眠狀態,即有晚睡爬不起來疑睡眠節律問題之青少年,可配戴腕動計(Actigraphy) ,一種24小時戴在手腕上的移動偵測器,可偵測睡著沒有移動的時間以及醒來活動的時間,再配合睡眠日誌一同評估記錄兩週,來幫助診斷是否為晝夜節律紊亂引起。 

 

 

photo:shutterstock

3

睡得飽,精神好,學習更好!養成睡眠好習慣5個方法 封面故事

睡眠的質量對孩子的身心健康至關重要,卻很容易被忽略。多數專家都建議父母應該正視這件事,掌握5個重點,陪孩子養成良好的睡眠習慣。

醫學界已普遍證實,在影響健康的各項因素之中,睡眠是最為關鍵的。然而,台灣的小孩卻常見睡眠不足的問題。近日就有調查發現,台灣的國、高中生每天平均只睡6.9小時,低於國際建議的8~10小時,長期下來,恐造成身心失衡,還會降低學習力。


 

兒福聯盟近日發布一份關於台灣學生的睡眠調查,結果發現,全台的中學生平均在晚上11點15分入睡、隔天早上6點12分起床。在長期積欠「睡眠債」的情況下,有七成的孩子近一個月曾喝過能量飲料或咖啡來提神。

 

睡不好,記憶鞏固就不會好

睡眠,是學習成效如何的關鍵因素。長期研究睡眠議題的台灣應用心理學會理事長蔡宇哲說,學習之後,短期記憶要變成長期記憶,大腦得做資訊重整,「把重要的事情記牢、不重要的事情剪掉,腦的空間才會清出來,而這件事是在睡眠時做的。也就是說,如果睡不好,『記憶鞏固』就不會好。」

睡眠的質量對於孩子的身心健康至關重要,卻很容易被忽略,多數專家都建議,父母應該正視此事,不妨現在就開始掌握以下重點,陪著孩子養成良好的睡眠習慣:

tip1. 訂好起床時間,回推睡覺時間

不同年齡層所需的睡眠時數也不同,對此,美國國家睡眠基金會有明確的建議。其中,6~13歲的孩子每天最好睡9~11個小時,14~17歲每天最好睡8~10小時,「其實多數孩子都沒有達標,尤其,青春期的睡眠需求量顯然比成年人多,但我們大多不覺得青少年得睡那麼久,很容易忽略,」蔡宇哲直言。

他建議大人跟孩子慎重討論,訂好起床時間後、回推上床睡覺時間,先從孩子的行程中把睡眠所需時數「卡好位」。例如,要6點半起床、目標是睡8小時,那就得在10點半之前入睡。

當然,要準時上床睡覺的阻礙很多,例如到家時已經很晚、書讀不完、功課太多……等等。親職專家、《STEP高效能父母學》作者李顯文強調,這需要親子間有共識、有決心,充分了解睡眠的重要後,共同「優化家庭的生活流程」,討論出可行的作息表。

tip2. 建立睡前儀式,確保「緩衝期」

對孩子來說,上床是件痛苦的事。「他們心中沒有『明天要早起,所以幾點要睡』的概念,就是喜歡玩到斷電或撐到斷電,然後直接睡著,」李顯文說。所以,在訂出入睡時間後,大人就得建立一套睡前儀式,拉出一段彈性緩衝期。

比方說,親子之間商議好10點之前要睡著,可以9點半上床,開始睡前儀式,大人陪孩子在床上做點他喜歡的事,例如看書、聽故事、玩玩具、聊天等。李顯文說,這能讓孩子不排斥上床。當然,睡前儀式的活動要偏靜態、能讓孩子平靜下來以便準備睡覺的類型,別太動態、例如玩枕頭仗或蹦蹦跳跳等。

大一點的孩子,睡前可能愛玩手機、或仍忙著課業。蔡宇哲強調,睡前玩手機會影響褪黑激素的分泌,忙課業則容易心中焦慮,對睡眠都有負面影響,建議改做能讓心情平靜的事。

最佳狀況是,睡前半小時都不滑手機,若真的做不到,至少也要有10分鐘的緩衝期。李顯文說,比較可行的方法是,請孩子在睡前10分鐘把手機放到書桌上或書包中,別放在床頭,比較不容易大滑特滑。

tip3. 想要早睡早起,先調整作息

想陪孩子調整作息、開始早睡早起,蔡宇哲建議,實務上較有效的方法是先從早起開始。例如,先提早半小時到1小時起床,白天不要小睡太久,把很睏的感覺留到晚上。如此循序漸進的調整,理想狀況下,一星期左右就能調整1~2小時。

早睡早起對青少年來說,特別不容易。蔡宇哲說明,青春期時,松果體分泌褪黑激素的時間原本就會變晚,加上孩子課業又變忙、常用手機等,自然容易晚睡。他強調,儘管青春期對睡眠不足的耐受力看似很高,但睡不好還是會造成行為損害,就像嗑藥一般,對孩子情緒、認知都有負面影響,不可不慎。

tip4. 午睡確實有益於「快速充電」

很多孩子不愛睡午覺,其實,午睡還是挺有助益的。蔡宇哲說,現在所有年齡層的人都睡眠不足,午睡多少有補眠效果。此外,有針對國中、小學生的研究證實,有午睡的孩子,下午的學習、情緒穩定度都比較好。

為了避免影響夜晚入睡,午睡最好在下午1、2點之前,至於長度,幼兒跟長輩建議約1~1.5小時,國小與中學生30分鐘,大人則約20~30分鐘。

tip5. 暗一點、冷一點,只調一個鬧鐘

《為什麼要睡覺?》一書建議,臥室燈光調暗一點、溫度降低一點,都有利於睡眠。另外,為了保護心臟,不建議連續設好幾個鬧鐘,最好還是調一個鬧鐘就好,盡量練習一次醒來。

儘管父母準備好一切,上床時間到時,孩子難免拖拖拉拉。李顯文提醒,此時也別劈頭就開始罵孩子,而是盡量溫和實施「時間到了,就關燈、睡覺」。如果孩子做到了,別忘了肯定孩子,營造好的氛圍,讓孩子對「準時睡覺」有正面感受的連結。

睡眠不是可有可無,值得大人努力

兒福聯盟調查指出,如今的孩子晚睡,最主要的原因是忙課業,包括讀書、寫作業、準備考試等,比重高達33%,其次才是玩手機、看平板等等。

台灣睡眠醫學學會也發現,大台北地區的學生,平日上課、補習的時間,多於其他區域的學生,上床睡覺時間也較其他地區來得晚,多半介於晚上 11~12 點之間。

蔡宇哲強調,睡眠不是可有可無,睡眠課題絕對需要、也值得大人的努力。他指出:「父母要先放下,孩子的學習是條漫漫長路,與其追求眼前的成績成效,不如先讓孩子安頓好身心;未來孩子要做的事情會愈來愈多,睡得好,會有更好的工作效率跟學習策略。」

 

睡眠不足的壞處

睡眠不足的危害,比想像中還多。以孩子來說,睡眠不足最直接影響的就是生長發育。風澤中醫診所中醫師吳多加說,現在的孩子常晚睡,但生長激素在10點到凌晨3點這段時間的分泌卻最旺盛。禾馨醫療兒童內分泌科醫師陳奕成也說,固定時間睡、而且睡得好的孩子,成長狀況也會比較好,臨床上已經看過太多案例。

睡眠不僅讓孩子「一暝大一寸」,也直接影響身體健康。《為什麼要睡覺?》一書引用美國加州大學的研究:接觸到感冒病毒時,前一晚睡7小時的人感染率是18%,前一晚睡5小時的感染率則增至50%。顯然,睡愈少愈可能感冒。書中還提及許多研究,都證實睡眠是維持身體健康的最佳處方,能讓人較不容易得到流感、癌症,甚至心血管疾病。

有意思的是,睡眠還直接影響情緒。蔡宇哲說明,腦造影研究顯示,睡不飽時,前額葉功能也會受影響,而前額葉負責「自我控制」,包括要做好情緒管理、安靜下來看書等,都得靠前額葉。正因如此,小小孩睡不飽時,常會很「番」,即便長大一點了,青春期的前額葉又正在成長與整合,睡眠不佳時更容易脫序。

 

4

3C玩太晚,日本小孩罹患「睡眠不足症候群」人數日增,研究指出,足夠的睡眠讓孩子思緒清楚、專注力集中,家長千萬別輕忽 封面故事

日本小孩罹患「睡眠不足症候群」的人數日增,台灣也有相近問題。國內外研究指出,足夠的睡眠讓孩子思緒清楚、專注力集中,千萬別輕忽。

日本小孩罹患「睡眠不足症候群」的人數日增,台灣也有相近問題。國內外研究指出,足夠的睡眠讓孩子思緒清楚、專注力集中,千萬別輕忽。

 

手機遊戲寶可夢風靡全球,台灣也躬逢其盛。但是,兒童和青少年如果玩到日夜顛倒,「很可能引發焦慮症,」台安醫院精神科主任許正典警告,他援用日本的例子,希望台灣家長注意。日本的兒童和青少年,看到別人擁有稀有的寶物,自己卻抓不到,寧可徹夜不睡抓寶,造成睡眠不足,引發了許多身心方面的後遺症。


近年,日本中小學生罹患「睡眠不足症候群」的人數日增,讓教育機關和家長十分頭疼。罹患症候群的孩子們,在情緒上常感到不安、情緒低落、容易動怒,甚至有攻擊別人的行為,或罹患腸胃炎等。


「以前,罹患者以中學生和高中生居多,但是最近,年齡層顯著開始下降,」神山潤憂心忡忡的表示。神山是公益社團法人浦安市川醫療中心的負責人。他說:「症狀最大的特徵是,孩子們對自己睡得不夠毫無自覺。而且,多半以為自己的疲倦是學習過度引起,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生病了。比起失眠,這種症狀更難治療。」


睡眠不足會傷害腦

對成人而言,睡眠不足的後遺症包括:提前老化、罹患慢性病的危險提高、智能減退、情緒不穩等。但是,對腦和身體仍繼續在成長的孩子來說,影響則更大、更深遠。


教育學家成田奈緒子講了一個實例。有所學校帶小學生到森林裡上戶外課,老師要求五個人分成一組一起活動。有個五年級的男生,沒人找他組隊而落單,結果,這名學生因為受到的刺激太大,竟然休學了。


「這個孩子的情況較嚴重,有幾個原因。除了雙親過度保護和本身的性格以外,還有他在嬰幼兒時期,就養成了晚睡的習慣。晚睡,造成他腦部的發育也跟著遲緩。結果是,當他遇到衝擊大的事情時,根本無法壓抑內心所萌生的不安,」成田教授如此分析。


睡眠不足會延緩腦的發育?相信不少人是第一次聽到。後來,那個男孩實踐了早睡早起吃早餐的習慣,努力促進腦部的發育,中學以後,就沒再缺席,也成功克服了不擅長的人際關係。後來,成績還挺進全校前10%。


學習能力攸關腦

根據專家研究,睡眠時間因年齡而異。成人至少要睡7小時,中學生8小時,小學生9小時,幼稚園生則需要10小時。其中雖有個別差異,原則上,至少在中午以前不睏,都算符合睡眠良好的標準。


一般而言,大腦皮質分為新皮質(新腦)與舊皮質(舊腦),新腦顧名思義是比較晚演化出來的,而舊腦則是比較早演化出來的。新腦主掌智能和語言等屬於心靈的機能,以及複雜性的費力思考;舊腦掌管呼吸、食慾、自律神經等,維持生命必要的機能,以及本能性的、快速且直覺的反應。


成田教授表示,如果把人腦比喻成一棟房子,那麼,負責身體機能的腦是一樓「舊腦」,主掌智能和語言等機能的是二樓「新腦」。舊腦在嬰幼兒期就很發達,而新腦發達的時期較晚,會在學齡期,甚至一直到國中。


晚睡往往會削減睡眠的時間,嬰幼兒時期睡不夠,就會影響舊腦的發展,不但情緒容易不穩、脾氣不好,智能也受影響。有研究指出,少數孩子在嬰幼兒期受晚睡、早上起不來的影響,結果連三角形的圖形都畫不出來,走路時兩隻手無法大幅度的搖擺。


腦神經學家洪蘭教授曾經指出,人在睡眠時,大腦會分泌多種的重要神經傳導物質,如血清張素和正腎上腺素。這兩種單胺類的神經導物質和記憶有關,所以睡飽了,早晨起來背英文生字背得好、記得牢。


小學生或中學生時期睡眠不足,記憶、思考及學習能力就易變差。但是,並非無法補救。只要孩子有睡眠充足、飲食正常的規律生活,新舊腦的發展就不會完全停滯。


令人擔憂的是,因為孩子睡眠出現問題,而前往診所求診的案例與日俱增。


2004年,神山潤在醫療中心設立睡眠外診科以後,經常面對睡眠不足的孩子們。「來診所的,無論是家長或學校、補習班老師,常訴苦孩子早上起不來,上課時打瞌睡,然後,動不動就要求我開藥,」講到這裡,神山的聲音提高了:「給孩子藥吃,等於是要我拿毒品給孩子服用!」高亢的聲音和憤怒的心情,主要是針對過度輕忽孩子睡眠問題的家長和社會。


小孩晚睡,大人要負很大的責任

和洋女子大學教授鈴木美幸曾做過一個研究。她以350名5歲的幼稚園生作調查後發現,容易動怒而且問題行為較多的孩子,生活習慣幾乎都很紊亂。


神山醫師從醫學的角度證實:「那是因為晚睡和早上起不來,降低了腦部血清素的濃度。血清素一旦產量不足,孩子就顯得沒有活力。」


事實顯示,許多孩子睡眠不足的原因,在於大人的不良生活習慣。2014年,國際經濟合作發展組織(簡稱OECD)的調查顯示,日本人晚上10點以後還沒睡的人,在1960年代是32%,2010年代以後達85%,增加了3倍。


在日本,深夜的超商裡,帶孩子出現的大人增加;手機遊戲機當道;連居酒屋都準備了兒童菜單,甚至有大型藥商在提神劑的廣告詞上,醒目的寫道:「小、中學生們,加油!」


現實生活中,除了大人對孩子的睡眠過於寬容,社會也助長了風氣。像寶可夢遊戲、智慧型手機、攜帶式遊戲機等的普及都是。


如何分辨睡眠不足症候群?例如,中午以前就覺得很睏,或週末上午即使多睡2、3個小時,還是覺得沒睡飽。嚴重者,甚至會和老師起衝突、對同學行使暴力等。表現在身體上,則是身心失調,如果長期睡眠不足,則有可能罹患糖尿病或精神疾患。


在日本,青少年為了上好中學的升學壓力,造成睡眠不足,導致健康受損的案例,時有所聞。如何做,才能讓孩子在升學主義的壓力下,仍然保有學習能力與健康?


良好睡眠習慣養成法

成田教授明白睡眠和學習能力的關係,非常密切,因此決心改造女兒的作息。為了讓女兒養成晚上8點睡覺、早上5點起床的習慣,第一個決定是,不讓她去補習班,改聘家教。即使父母回家晚,女兒照常用餐、入浴,晚上8點就寢。後來,果然考上了想望的中學。


此外,根據最近的研究顯示,不做夢的睡眠,可以深化前日的記憶。研究也指出,睡不好,做太多夢,孩子的學習能力就無法提升。因此,針對睡眠習慣較差的孩子,成田教授提示了幾件必須注意的事項:


睡前,為了讓孩子容易進入夢鄉,絕不讓孩子碰觸電視、智慧型手機和遊戲機等;就寢前的燈光最好是螢光色;洗澡水的水溫不要太熱。


另外,即使睡眠不足,也要早起。努力讓生活的習慣慢慢切換至早睡、早起、吃早餐。早餐最好直接攝取含胺基酸(血清素的材料)的食物,像牛奶、香蕉、蛋黃等。鼓勵孩子多沐浴晨光,儘量不累積壓力和不安,養成適度運動的習慣。


如果能協助孩子做到這幾點,「不管從幾歲開始,都能培養出健全的腦,」她很有自信的表示,簡單的幾個做法,是讓孩子遠離睡眠不足症候群最強的自衛術。

 

 

photo:shutterstock

你是積極陪伴、旁觀或分心型父母?參與孩子的生活,才是陪伴的最大關鍵 教育快報

由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社會學家米爾克(Melissa Milkie)帶領的研究團隊發現,好的陪伴應該質量並重,但比起陪伴的時間長短,其實陪伴的品質更為關鍵。

很多小孩是樂高迷,知名演員隋棠的兒子Max也不例外。「為了想陪他一起去他的小宇宙玩耍,我也去找了另外一種專門給大人玩的積木來做,」日前隋棠在臉書分享陪伴兒子玩積木,兒子挑戰艾摩石像,而她自己奮戰了4個晝夜後,終於完成一隻4千多片的暴龍。


 

中央大學教授洪蘭也在文章中引用全球富豪比爾.蓋茲的父親的一句話:「孩子行為的好壞不在於管教的鬆或嚴,而是你有沒有參與他的生活」,提醒父母把人生的寶貴經驗傳給孩子很重要,「我的一些待人處世的觀念就是來自父親在吃晚飯時跟我們講的話。」

 

3C是陪伴不專心的最大原因

不過,根據兒童福利聯盟針對親子陪伴與教養狀況進行的調查,發現約有4成(40.5%)是「積極參與型」的陪伴,照顧者會積極與孩子互動、一起遊戲;約近3成(28.3%)屬於「旁觀型」的陪伴,照顧者只在附近看孩子玩,不會一同遊戲;超過3成(31.1%)屬於「分心型」的陪伴,照顧者主要是在做自己的事,注意力並沒有放在孩子身上。

兒童福利聯盟研發處督導邱靖惠指出,「旁觀型」和「分心型」都是屬於消極的陪伴,同時觀察到約有高達7成的照顧者之所以分心,都是因為使用3C產品的緣故,包括忙著滑手機(44.2%)、拍小孩或自拍(25.3%)。

此外,與其他大人聊天(22.6%)、大人獨自在玩玩具(5.2%)、閉目養神(1.1%)、講電話、看書等,則是其他分心的行為樣態。

邱靖惠坦言,該調查主要是在親子據點觀察照顧者的陪伴行為,而會帶著兒童到親子據點或其他公共場所玩的照顧者,通常是關心孩子的父母、親人,「如果能更專心地陪孩子一起遊戲、增進彼此的感情,那麼親子時光帶來的效果一定會更好!」

 

陪伴的當下是教養的最佳機會

「如何擁有好的陪伴品質,考驗父母的教養智慧,」邱靖惠認為,當出現教養情境時,比方說孩子不收拾玩具、橫衝直撞、和其他人搶玩具等,父母能否及時支持、引導孩子,是相當重要的課題。

該調查顯示,在親子據點中發生頻率最高的狀況是「孩子不收拾玩具」(67%),其次是「孩子在活動空間奔跑衝撞」(12.8%)和「孩子跌倒哭鬧」(8%)。其他如「孩子發生同儕衝突哭鬧」(6%),可能是因為搶玩具、發生碰撞或打人,或「孩子破壞親子據點的道具或玩具」(3.1%),以及「遊戲時間結束孩子仍不想回家」(3.1%)等。

兒童福利聯盟進一步觀察到孩子們出現這些行為狀況時,照顧者的反應大致可以分為「安撫引導型」、「忽略放任型」和「代勞型」等三類。

邱靖惠肯定,安撫引導型的照顧者在孩子發生狀況時,通常能夠即時發現,並對應當下狀況回應子女的需求。例如受傷、受挫難過時給予安慰及協助,或是把握機會教育,循循善誘孩子。

該調查發現,採忽略放任比例最高的教養情境是「孩子在活動空間奔跑衝撞」,有將近6成(57.8%)的回應方式是任由孩子奔跑。「但在室內空間裡有各類的物品、玩具,若在公共場所還會有其他家長與兒童,完全任由孩子在室內跑跳具有一定的危險性,也可能影響他人的使用權利。」邱靖惠說。

最後,代勞型的教養主要出現在「孩子不收拾玩具」的情況,約有4成多(44.1%)的回應方式是自己動手幫孩子收拾。邱靖惠指出,這類的照顧者有意識到使用公共設施的禮儀,值得給予正面肯定,「只是孩子有可能沒注意到爸媽正在以身作則,或誤以為收拾是爸媽該做的事」。

註:兒福聯盟於2017年2月7日至2月16日間,派訪員至親子據點觀察照顧者的陪伴行為。這次調查共進行了6個工作天的觀察,採取在每個整點時記錄全場照顧者的陪伴行為,此外,當兒童發生特殊狀況時,則記錄照顧者採取的回應方式。每處親子據點觀察兩次,每次觀察都是全天,並間隔一週進行。

 

圖片來源:Unsplash

 

從型男主廚變「貓爸」》蔣偉文:「不是孩子生下那一刻你變成爸爸,而是你這輩子都會是爸爸。」 精采人物

漆黑的房間裡,兒子依偎在蔣偉文身邊沉沉的睡去,聽著他均勻的呼吸聲,那一刻蔣偉文突然很感動自己的責任重大,「不是孩子生下那一刻你變成爸爸,而是你這輩子都會是爸爸。」

知名藝人蔣偉文三十啷噹時,是個料理的門外漢,從未預料自己後來的人生會與料理緊密地扣連。因為在電視節目《吃飯皇帝大》中每集PK做料理,近距離地向各大名廚學習好手藝,這幾年前後共出版7本料理書,並以廣播節目《蔣公廚房》拿下金鐘獎主持人獎。


 

年輕時候的蔣偉文,對家庭沒有什麼憧憬,一度抗拒走入婚姻;對他來說,廚房比較像是茶水間,愈小愈好。

當他開始下廚之後,整個人脫胎換骨,「做菜可以磨練一個男生的體力、耐力和意志力,」蔣偉文說。你得有體力早起去買菜,擠在人群中討價還價;若是失敗了,得有耐力重做一次,不氣餒;另外,還要有意志力,不斷練習以精進廚藝。

同時,他對家的想像也變得很具體,下定決心走入婚姻、組織家庭。從原本對廚房不屑一顧、害怕有小孩,到堅持廚房是一個家庭的重心,蔣偉文很感謝老天爺厚待,在他準備好一切、40歲時當了爸爸。

 

因為心疼孩子,儘量在家開伙

料理,構築一個家的味道,更承載許多珍貴的回憶。蔣偉文開始做菜後,許多小時候的記憶慢慢浮上心頭。蔣偉文念小學三年級時,有一次媽媽做糖醋排骨,誤把鹽當糖,變成鹽醋排骨,簡直難以下嚥,爸爸卻面不改色的說:「你做的糖醋排骨太好吃了,再多加點糖,就更完美了。」

除了創造餐桌上美好的回憶之外,料理其實也是父母對子女的愛。只要時間許可,蔣偉文儘量在家開伙,若工作忙碌,就事先燉一鍋料理,方便快速上菜。之所以不辭辛勞地下廚,主要一個原因是,大兒子很容易過敏,只要吃到不對的東西就會起疹子。

大兒子3歲時,有一天半夜突然大哭,喊著「我好癢」、不停地抓癢,蔣偉文當下很心疼也很愧疚「我怎麼把孩子養成這樣」,於是他開始一邊做菜,一邊詳細記錄放了什麼食材和調味料,降低孩子的過敏情況。

 

當爸爸是一輩子的責任

在當爸爸以前,蔣偉文以為會像電視劇演的那般,剛誕生的嬰兒小手握住你的指頭,眼淚立刻掉下來。他記得自己當時雖然很開心,「哇!我是爸爸了」,但內心有點不知所措,感受很複雜。

蔣偉文於是開始學著怎麼當爸爸,幫兒子換尿布、拍嗝、陪玩,十分稱職。直到兒子4歲多,有一天他做惡夢,跟爸爸說:「你陪我睡,我會做一個好夢。」漆黑的房間裡,兒子依偎在蔣偉文身邊沉沉的睡去,聽著他均勻的呼吸聲,那一刻蔣偉文突然很感動、感受到自己的責任重大,「不是孩子生下那一刻你變成爸爸,而是你這輩子都會是爸爸。」

身為2個兒子的爸爸,蔣偉文花很多的時間陪他們。孩子喜歡看卡通、玩PS5,他會陪孩子一起看、一起玩;30分鐘的卡通至少陪他們看15分鐘,了解他們喜歡的是什麼,「要和孩子對話,必須先了解他,」蔣偉文希望在孩子成長過程中,有爸爸陪伴的快樂記憶。

蔣偉文尤其重視陪孩子運動,如游泳、玩蛇板、騎腳踏車等。孩子從不會到會的過程中,遇到挫折或是跌倒受傷而想要放棄,只要能堅持下來、創造成功的經驗後,日後遇到挫折時,例如:字寫得不好看感到氣餒,蔣偉文會鼓勵他,「只要多練習,就像騎腳踏車一樣一定能學會的。」

 

貓爸加上虎媽,是絕佳的育兒拍檔

蔣偉文和太太兩人的育兒風格截然不同,蔣偉文是走溫和路線的「貓爸」,太太則是嚴格要求的「虎媽」。

蔣偉文笑稱,自己的廚藝之所以能夠不斷精進,太太可說是最大的推手。當時還是女朋友的她,指定蔣偉文做一道椰汁魚片作為情人節禮物;從沒下過廚的蔣偉文興沖沖的做出料理,結果她吃了一口就吐出來,說「怎麼那麼難吃」。

之前蔣偉文做福建炒飯,太座嫌他蝦仁切得太小、吃不到叉燒、勾芡湯汁太少,「這在以前,我會覺得你是不是想吵架?後來就知道,她只是誠實,你以為她是奧客,其實她是好客人,願意告訴你問題出在哪裡,」蔣偉文說。

兩人升格當爸媽後,初期常因孩子的教養而有摩擦。蔣偉文容易心軟,孩子事情沒做好,他會放水,給孩子機會,「你現在不行,那就下次再來。」但太太比較嚴格,堅持孩子要達到目標、把事情做好。

蔣偉文認為,「妳為什麼要這麼嚴格,孩子才這麼小。」太太則認為「你為什麼那麼愛放水,搞得我像個壞人一樣。」夫妻倆因此意見不合。但後來他們發現,兩人其實是絕佳的拍檔、發揮互補作用,蔣偉文說:「太太的嚴格,塑造孩子追求堅持;我的放水則為孩子帶來一點喘息空間、多一點機會再努力看看。」

當太太在教兒子時,蔣偉文會離開現場,「不忍心聽孩子被罵,」之後再安慰、鼓勵孩子。像兒子被媽媽罰寫生字20遍,孩子邊哭邊寫,蔣偉文安慰、同理他,「你現在手一定很酸,」「媽媽叫你寫那麼多遍,是想讓你的字變得更好看,就像玩蛇板,你摔很多次後終於學會了,只要願意努力、一定可以做得更好。」

 

努力讓自己變成更好的爸爸

蔣偉文是看著爸爸的背影,學習怎麼當爸爸的。蔣偉文說:「我為什麼是貓爸?因為我爸就是這樣的人呀!」在他印象中,爸爸幾乎沒講過什麼重話,不管是考試考不好或是做錯事,爸爸甚至不太罵他,只說:「你可以做得更好。」

從小到大,蔣偉文記得爸爸只打過他一次,至今難忘。小學4年級時,他在家撿到爸爸掉的1千元,到學校福利社買一大堆東西請同學吃,同學前呼後擁、好不拉風。弟弟回家後跟爸爸說,事情東窗事發,爸爸氣得不得了,拿衣架揍他一頓。事後爸爸一邊幫他擦藥、一邊掉淚,覺得自己沒有教好小孩。

除了有父親作為典範,蔣偉文還有一個厲害的顧問、可隨時諮詢,親子教養專家羅寶鴻正好是他的大學同學,兩家來往互動密切;蔣偉文不時向羅寶鴻請教孩子的教養問題,羅寶鴻教他如何正向教養,他教羅寶鴻太太如何做菜。

蔣偉文曾問羅寶鴻:「為什麼不能打小孩或威脅、命令小孩呢?」他小時候被打一次,以效果來看,蠻有用的。羅寶鴻說:「打小孩或恐嚇、威脅小孩,看似有效果,100個人被打可能97個沒問題,但你無法確定孩子不會被打出問題或造成反效果;如果有更好的方法,為什麼不試試看呢?」

在專家的指導下,蔣偉文積極地實踐正向教養,多說正向語言,不威脅、恐嚇孩子,有情緒時不要做教養,先讓自己冷靜下來。「我儘量做到快發脾氣時,只罵他幾句,如果發現自己控制不了情緒,會跟孩子說『我現在太生氣了,我晚一點再跟你說,』請孩子進房間,或是自己離開現場。」

蔣偉文說自己現在平均10次裡有3次可能控制不住,會對孩子生氣、兇他,但他後來也會原諒自己,因為這代表自己平均有7次是成功的。事後他會跟孩子道歉,「爸爸今天對你很兇,爸爸下次會努力不要這樣子,」和孩子約定,我們一起努力變好。

蔣偉文分享自己提高「成功機率」的方法是,改變自己的認知。「當孩子做錯事,像是打破玻璃、考試考爛、暑假作業拖到最後一天才寫,大人當然可以生氣,但如果你認知到這正是教育孩子的好時機,就比較不會發脾氣了。不然你什麼時候要教他呢?」

 

希望孩子善良和學會堅持

蔣偉文常畫畫、記錄兒子的童言童語和親子相處過程,去年並舉辦「Jackson & DiDi 日常家年華」插畫展。蔣偉文說,8歲的大兒子Jackson和5歲小兒子Leyton的個性十分不同,小兒子比較外向、容易衝動,大兒子遇挫折容易放棄。蔣偉文舉辦個人插畫展,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他想教兒子學會堅持、不要放棄。

蔣偉文特別帶著孩子一起出席畫展,現場來了許多媒體和貴賓,場面盛大。他特別趁機教孩子:「爸爸以前畫圖畫得不好,但每天畫就可以不斷進步,想要把事情做好就是要不斷的練習,就算是天才也要練習。」

蔣偉文說,從小父親對他沒有太大的期望,不期待他出人頭地或大富大貴,當他決定要走演藝圈時,父親對他說:「我真不希望你太紅,」「一個人要做到頂尖、最強或最紅,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也許會因此過得很不快樂,爸爸希望你工作做得快樂、錢夠用就好。」

這段話影響了蔣偉文,他對2個孩子也沒有太深的期望,「我希望他們是善良的人,」「人生快樂的來源是,懂得知足和為人善良;若能善良,快樂也就不遠矣。」

 

照片提供/蔣偉文

 

專注家庭 福斯商旅全新世代Caddy Maxi德制正七人座MPV 陪你走過生活的每一步 專題企劃

「坐好喔!我們出發囉!」本身從事貿易工作的張先生,為守護自己與家人的健康、安全,決定在解封後為自己與家人換上新車,為自己覓得一位工作神隊友之餘,也希望這輛新車得以載著不再能隨心出國旅行的家人們安心、自在的深入慢╱漫遊台灣。幾經比較後,福斯商旅Caddy Maxi成為張先生最後的選擇。

「坐好喔!我們出發!」坐在駕駛座的張先生發動引擎,帶著太太、父親、孩子和愛犬朝著郊外前行,這是新冠情之後久違的祖孫三代同車出遊一股雀躍、興奮的氣息在車漫開 
 

 

情襲世界,讓人們的生活一度走入了漫長無盡的封鎖時期。醫學逐步掌握、控制病毒的蔓延與肆虐後,解封漸進,然而後時代下社會的生活形態卻已然改變。 

 

本身從事貿易工作的張先生,為守護自己與家人的健康、安全,決定在解封後為自己與家人換上新車,為自己覓得一位工作神隊友之餘也希望這輛新車得以載著不再能隨心出國旅行的家人們安心、自在的深入慢漫遊台灣幾經比較後,福斯商旅Caddy Maxi成為張先生最後的選擇 

 

最美德制正七人座MPV 上班下班、上山下海使命必達 
 

福斯商旅於2021推出世代Caddy Maxi,張太太看著它靦靦笑說,「它真的很美。」全新世代Caddy Maxi有著時尚的表情全新LED頭燈蜂巢狀氣壩造型,搭配LED尾燈組,科技感十足的亮眼外型協會 的媽媽也為之驚嘆 

 

2021年全新Caddy Maxi擁有科技化、時尚感的搶眼外型設計,連一向在乎車子外型的張太太也為之驚嘆。

 

然而不僅設計出色,Caddy Maxi中看也中用。其使用福斯集團新世代MQB式底盤設計,圈狀彈簧後懸吊系統大大提升了乘車的舒適性與穩定性,「 尤其在顛簸不平的道路上,Caddy Maxi的彈性表現特別令我驚豔。 」張先生強調。 

 

因著工作的緣故,張先生常常載著貨品奔波各地,於是車也成了他的辦公室。數算一日與車子相處的時間可長達四、五個小時不等,這讓他格外重視車子的性能 

 

有逾二十年開車經驗的張先生觀察,Caddy Maxi有著低耗油的優點,加速、引擎、動力表現上也是可圈可點,加上電子線傳式雙離合器變速系統、按鍵式電子手煞車、換檔撥片等設計,於是Caddy Maxi無論是駕馭市區、高速公路、快速道路是小山路,都有絕佳的表現,尤其七速双離合器自手排(含Auto Hold)更是提升了張先生的操控感。 

 

 


電子線傳式雙離合器變速系統能夠敏捷換檔,輕鬆、流暢駕馭各種路況。

 

對於必須長時間、長途開車的張先生來說,Caddy Maxi駕駛座大幅提升了舒適性,而全面進化的「IQ.DRIVE智能駕駛輔助系統」包括ACC主動式車距調節巡航系統、Lane Assist車道維持及偏移警示系統、Front Assist車前碰撞預警系統、自動緊急煞車功能等,也為他分擔了不少駕駛負擔,大幅提升了長途開車的安全性,張先生笑著說道,「長途最怕塞車,一路走走停停踩煞車經常踩到腳抽筋,現在有了ACC,我只要上了高速公路就讓電腦幫我開車,這樣真的輕鬆很多。」

此外,駕駛導向的觸控面板、8.25吋大的觸控螢幕、APP Connect手機多媒體連結等設計,都在在提升了使用體驗與感受,「工作就是需要Caddy Maxi這樣的神隊友。」張先生如是說。

最懂你的需要 貼心照顧家中的每一個人

不過張先生看中Caddy Maxi不僅僅是為了個人工作需要,「舊車車齡大了,五人座車偶爾出遠門,載小孩就不能載爸媽。但時間不可逆,孩子會大,父母會老去,很多事如果現在不做,以後就沒有機會了。」為了創造家人更多相處的時光,製造更多關於家的回憶,張先生明確切分工作與生活,並將休息時間毫無保留的留給了家人,只要有空,便隨時打包行囊展開家族旅行。

疫情以後,出國旅遊不再容易,幾經考量後,張先生與張太太決定為家人「升級艙等」,這就是張家此次換車的真正原因。

「媽媽妳不要幫我,我可以自己開門上車!」Caddy Maxi不只注重駕駛的需要,面對不同使用者的不同需求,它也一一照顧到了。張太太說Caddy Maxi有很多貼心的設計,像是可輕鬆開啟的把手設計及輕量化車門;車身、後車廂與地面更靠近,對於孩子與身為銀髮族的爺爺來說更便於上下車與取物,「這個年紀的孩子,很喜歡什麼都自己來,不想要等待被幫助,並希望自己有能力幫助別人。在這一點上Caddy Maxi很貼心地滿足了孩子們的心理需要,讓他們在家族旅行上更有參與感,也讓他們學習成長,為家人一起分擔。

除了小孩需要考慮外,張先生與張太太最擔心的就是爺爺長途旅行中是否會因為久坐而感到不適,不過這個問題在換了全新世代Caddy Maxi以後也已然消失了。張爺爺說,第二排座椅可調整傾斜度,大幅減輕他久坐的負擔,加上第二、三排車頂獨立出風口設計,怕熱的他大讚,「夠涼很好睡!」以往張先生、張太太詢問爺爺是否要一起旅行,爺爺都有些抗拒,如今爺爺是越來越願意跟家人出遊走走了。

第二排座椅可依個人習慣調整不同傾斜度,提升乘座舒適感。


問起張太太最看重的需要,張太太則是毫不猶豫的說,「空間!」張先生經常臨時起意出遊,張太太開玩笑地說先生總在考驗她的反應能力。照顧家人無微不至的她,在旅行事前準備上也是細心備至,吃的、玩的、用的都會盡可能設想周全,「可是以前的車廂真的很小,不允許我什麼都帶,但自從換了全新世代Caddy Maxi後,真的是幫了我很大的忙。」滿載七人座還擁有446公升的寬敞行李箱空間,讓張太太準備行李時不再需要猶豫不決,凡是有需要的,就能夠都帶上車。

如今,正七人座的Caddy Maxi還能夠多容納家中的毛小孩,「我們家狗狗也有自己的位置喔!我們現在可以一起出去玩了!」五歲弟弟的幾句童言童語,讓人感受到全新世代Caddy Maxi為這個家所迎來扎實美好。

Caddy Maxi不僅化身為張先生工作上的神隊友,更成為張家的好旅伴。關於家的印象與美好回憶,隨著旅行的累積不斷在每一個人的生命中加疊,轉化為家的溫度,將常存於他們的心中。

 

▲Caddy Maxi是工作上的神隊友,也是一家出遊的好旅伴,其設計將家中不同年齡層的不同需求一一考量進去,深得家庭族群的心。

吳孟昌》和青春期兒女對話:我的結論是,各退一步吧!不要要求他們成為你眼中的「好」孩子 名家專欄

她既然還不確定自己的形狀,我們就退後一步觀察,看她如何「捏塑」自己,但也不要離她太遠,因為她總會試探性地詢問父母是否認可,我們就耐著性子聆聽她的說法,也適時表達我們的想法(不是評斷),讓她可以在與我們的互動過程裡,順利地「轉大人」。

給「不確定自己的形狀」的青春期孩子,多點理解、聆聽與等待

歌手劉若英的〈給十五歲的自己〉中,有一句歌詞這麼形容青春期的少年:「不確定自己的形狀,動不動就和世界碰撞」,把人在進入青春期時的徬徨無助,但又奮力想在外界給的框架下,為自己定位、塑型的傻勁,刻畫得相當生動。

 

最近,我就在小六的女兒身上,看到了這樣的影子。跟家人說話,冷不防的就劍拔弩張,一副既攻擊又防衛的樣子,讓人有點不知如何靠近。但哪天不知怎的心情突然大好,又主動跑來談天說地,直問我喜不喜歡某部動漫?欣不欣賞某種穿搭?好像期待從我的回應中尋求認可與贊同,又讓人陷入了某種尷尬的情境。

一個比較具體的實例是,最近我在她的聯絡簿上,發現老師針對她和同學之間的對話有一些提點。老師希望她講話不要那麼直接,因為那樣很可能會無意間傷害到對方。我問她發生了什麼事,她娓娓道來事件的經過,並且強調那只是她和同學之間開玩笑的話語,老師把它想得太嚴重了。

我在她的聯絡簿上簽名,並隨口說:「老師應該是善意提醒,我們就注意一下。」沒想到,她馬上認為我跟老師站在同一陣線評斷她,立刻擺出了防衛的姿態:「你剛剛都聽不懂嗎?我以後都不跟你講了啦!」還好我的心臟夠強,否則被這突然一擊,玻璃心就碎滿地了。

我清楚知道,進入青春期的孩子,會急著長成自己想要的樣子,但又會頻頻回首,看看父母怎麼解讀她。正是在這種急著往前衝,但又不時回頭看的狀態下,有時會讓自己進退失據,情緒就特別多。因此,我也就開始練習,不要針對她的言行太快給評斷,因為她的內在本身就是個糾結、紊亂的毛線球,她需要時間自我釐清,而我要做的則是更耐心地理解與聆聽。

 

父母眼中的「好」孩子

最近,她在課後美語班常常被留下來補考,我和太太都有點擔心她的學習狀況,不斷在觀察問題癥結究竟何在。「是每次都太晚進教室,以致試題寫不完?」、「還是每次都臨時抱佛腳,以致複習都不確實?」、「或者根本就是教材太難,她很難跟上老師的教學進度?」……。各種臆測在腦中盤旋,但詢問她卻又被全盤否認,真的不知道如何幫她。

她看我最近都在教室外頭等她很久,總會面帶愧色的說:「你等很久了齁!以後可以晚點再來接我,就不會浪費時間了」。有一次,可能是怕我等太久而生氣,一出來就笑咪咪的說:「爸爸,我今天『補考』考九十五分喔!」我當下其實沒有生氣,只覺得好笑又心疼,因為,她是多麼擔心我會對她失望,她是多麼害怕沒有成為父母眼中的「好」孩子啊!

所以,在確認她並非因為怠惰而導致學習成效不佳之後,我也就把焦慮轉換成默默支持、陪伴,心情不再隨她的分數高低而起伏。昨晚,她「照例」又因補考而晚下課了,我只問她:「你還好嗎?」只見她煞有介事地對我說:「爸爸,我終於知道我為什麼最近每次都要補考的原因了,原來我的準備方向錯誤,每次都只注意背單字,卻忽略要留意每個單字在使用時的例句,老師都會從那裡出題」。

我笑著說:「這樣啊!那下次準備的時候,可以換個方法試試看」。這可是她摸索了好久,在學習的歷程中不斷「鬼打牆」而得到的結論,我不再評斷,就只是理解、聆聽並等待。還記得騎車回家的路上,她在後座迎著晚風,輕輕地哼著歌,突然發現,青春期的孩子其實也很可愛。

很多人在回想青春期的自己時,常會用「青澀」二字來形容。青澀的果實,不再是稚嫩的種子,需要全心的呵護,但又尚未成熟,因此也不能全然置之不理。如何拿捏與青春期的孩子的距離,對父母真的是個考驗。就我和女兒的互動經驗,我的結論是,就「退一步」吧!

她既然還不確定自己的形狀,我們就退後一步觀察,看她如何「捏塑」自己,但也不要離她太遠,因為她總會試探性地詢問父母是否認可,我們就耐著性子聆聽她的說法,也適時表達我們的想法(不是評斷),讓她可以在與我們的互動過程裡,順利地「轉大人」。

如果能在親子之間拉出這樣的彈性空間,或許,那個動不動就和世界碰撞的孩子,某天在你眼中,就突然變可愛了。


作者簡介│吳孟昌

六年級生,現為大學教師。在學習親子對話、與人溝通的過程中,深覺安頓自我的內在,比鑽研外在的形式、技巧更為重要。深信唯有關顧好自己的心,才能與他人及世界產生美好的連結。

 

Photo By:shutterstock
數位編輯:黃晨宇

同學把我當空氣,上學變成我最痛苦的事》別讓孩子覺得跟大人講了,等於沒有講一樣,孩子脆弱時需要的只是你的傾聽 熱門精選

為什麼不跟老師講、不跟大人講?在那個年代,跟老師講了,等於沒有講;跟大人講了,說不定還因為「你怎麼這麼脆弱?怎麼會被欺負?」而挨罵。

那時,上學變成了我最痛苦的一件事

 

記得去年年底,我剛演講結束,承辦人立刻就跟我約了下一場講座,主題是「校園霸凌防治」。承辦的老師問我,有沒有受過霸凌防治相關的訓練?

老實說,我沒有特別受過霸凌防治的訓練。不過,午休一覺醒來之後,班上所有同學瞬間都把我當成透明人,後續整整三年沒有人給過我好臉色看的日子,我倒是印象非常深刻。


 

當我試著想找人詢問到底發生什麼事情時,那種唯恐避之而不及的表情、擔心被我碰到的肢體閃躲、刻意忽略我說話的時刻,都像是一根一根長著倒刺的針,一旦扎進心裡便難以拔起。

有好幾年的時間,上學變成了我最痛苦的一件事。我彷彿成了透明的空氣,我開始學會跟自己說話,也練習忽略自己的情緒。

我會帶零食和玩具到學校,看看有沒有人會因為這樣與我說上一句話。每當有人要我去福利社跑腿、去打掃他們的區域、把體育課的器材拖回器材室,我都甘之如飴,因為,終於有人願意「理」我了。

為什麼不跟老師講、不跟大人講?在那個年代,跟老師講了,等於沒有講;跟大人講了,說不定還因為「你怎麼這麼脆弱?怎麼會被欺負?」而挨罵。

每一天,在走進校門口之前,我都會刻意停下腳步、深呼吸,為自己打氣:「沒事的,你一定可以渡過這一天。」回家之前,我會再度提醒自己:「沒事的,跟課業無關的事情,也不用特別說出來。」

在痛苦中,生命經常會自己找到出口。

我更認真在課業上取得好成績,企圖不讓自己再被打倒。這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內在的情緒沒有獲得理解與宣洩。這些情緒並沒有昇華,只是壓抑。我變得害怕衝突、也害怕與人互動。

不過,這些同學並不是壞人。或許是因為們在跟我相處的過程中,也遭受了不舒服、覺得不被尊重(大概是因為我從小就是一個很愛講話、有時候講話也很犀利的人)說穿了,他們也用他們的方式找到如何與我相處。

 

大人只要願意傾聽就足夠了

多年之後,這些人紛紛成了各行各業很棒的角色,在臉書上看到他們為社會盡心盡力、認真經營自己的工作、成為很好的父母親。

到底誰該負最大的責任,好像也找不到了。只是每次想起這段往事,心,都還是難免揪一下。而這段經驗在我心中的保存期限,遠遠超乎我的想像。

那麼大人在這過程中,到底該扮演什麼角色?

每一次想起那個炎熱的午後,我都好希望有一個老師可以敏銳地覺察到我的笑容變少了、我在某些場合顯得很彆扭、我有幾次在學校掉了眼淚。

我不需要他們幫我解決問題,只希望他們可以不要每一堂課都要求我們分組、當我在團體活動中落單時試著幫我找台階下、有時候當我一個人愣在原地時可以陪我說幾句話。

當我覺得自己好像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時候,至少有一個人願意伸出援手,聽我說說話。這樣,其實就夠了。
 

 

本文經 遇見嘿狗狗-胡展誥心理師 同意授權轉載 

 

圖:photoAC
數位編輯整理:陳宣雯

訂閱未來Family週刊

訂閱未來Family週刊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