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15

Vol.76

當孩子的生涯教練

banner
banner
1

有一種苦是「媽媽覺得你苦」?生涯輔導專家:別用你的經驗幫孩子決定未來!用4方法1表格,幫孩子選學校、找方向 封面故事

青少年階段是生涯發展很重要的探索期。如果孩子只是一直讀書,沒有機會做各種試探、不了解自己的能力和興趣的話,就沒辦法決定自己到底要念高中或高職,對於將來想要做什麼也回答不出來。

如果問孩子「長大後想要做什麼?」小學孩子的答案常天馬行空,從警察、科學家、太空人到總統,充滿想像力。同樣的問題拿去問青少年,很多人講不出來,最常聽到的答案是「我不知道」「隨便」,對未來的生涯發展沒有什麼想法。

新北市大觀國中校長羅珮瑜所學專業為教育和心理輔導,曾擔任輔導老師和主任,同時也是教育部「生涯發展教育暨技藝教育專案」協同主持人。她指出,常被引用的生涯發展理論之一為,金斯伯格(Eli Ginzberg)將人的生涯發展分為三個階段,分別是:幻想期(10歲以前)、嘗試期(11至17歲)、實現期(17歲以後)。

另一個著名的生涯理論為Donald Super提出,0至14歲屬於成長期,15至24歲屬於探索期。

 

不宜再用分數,決定孩子念什麼學校

綜合來看,青少年階段是生涯發展很重要的探索期,孩子開始發展對自己和職業的認識,以及生涯的覺知。

對青少年來說,生涯發展所面臨的第一個重要選擇就是,國中畢業後究竟要念高中或高職?念高職的話,要選什麼科?之後,所要做的生涯選擇,還包括:高一下決定要念社會組或自然組?高中畢業後大學要念什麼科系?

過去,大部份的升學決定多半以「分數」為依歸,分數可以念哪裡,就按照分數高低、依序填志願。但如今這個方法已不太行得通,從大學休、退學率居高不下來看,不少年輕人對未來感到迷惘,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念什麼、想做什麼。

羅珮瑜觀察,若孩子從小只是讀書,國中沒有提供機會進行各種試探、不了解自己的能力和興趣的話,很多人可能就沒辦法決定自己到底要念高中或高職,對於將來想要做什麼也回答不出來。

 

讓孩子盡可能地做職涯試探

生涯發展最重要的基礎在於,認識自己。在國中端,學校積極地推動生涯發展教育及技藝教育,希望幫助孩子認識自己、知道自己的天分和興趣在哪,也認識不同的職業。

學校推動的職業試探教育包括:舉辦演講、邀請達人分享職涯和工作甘苦談;國二到高職參訪,讓學生了解原來高職分為15職群,並實際體驗操作設備;國三提供技藝教育課程,每周有半天至一天到高職進行體驗。

這些活動提供孩子試探的機會,引導孩子思考自己對這些職業有沒有興趣、能否勝任。有些孩子參訪某個職群後,確認自己沒興趣,「這也很好,與其念了高職,才發現不是自己想要的,不如讓他早點知道,」羅珮瑜說。

羅珮瑜指出,幾乎所有的學校必開「餐旅群」的探索,「很多孩子自以為對餐飲有興趣,想像得很美好,」但實際去體驗之後,才發現自己受不了廚房高溫悶熱的環境和不斷反覆做同一件事。

 

用生涯發展規劃表,決定要念什麼學校

羅珮瑜指出,美國伊利諾大學教授Swain博士提出生涯規劃的「金三角」:做生涯決定時需考量個人、環境及資訊三個因素。「也就是要知己、知彼,」除了瞭解自己,還要認識環境、檢視自己與環境的互動關係,並蒐集足夠的資訊,做出最適合的選擇。

面對到底要念高中或高職,或是選學校的問題,可以運用「生涯發展規劃表」(見表1),從個人、環境及資訊三個層面的相關問題,評估自己最適合念哪一間學校或是未來要走什麼方向。

羅珮瑜建議,如果孩子的性向和興趣「分化」不明顯,看不出他的潛能在哪裡、對什麼特別有興趣,「沒有關係,代表他這個年齡還沒有走到明顯的分化,」不妨先選擇讀高中,利用未來3年再深入去探索、了解自己,到底想要念什麼。

 

青少年心智未成熟,需要大人協助引導

羅珮瑜提醒,畢竟國中孩子才15歲,心智並未完全成熟,關於生涯的選擇,還是需要爸媽引導和陪伴。她建議,爸媽可以用以下方法幫助孩子找生涯的方向:

觀察

平日裡觀察孩子喜歡做什麼事或擅長什麼,「如果孩子沒有機會做一些試探,學校的學習表現也可以做觀察,」在國、英、數、社、自、藝術、綜合活動、科技等科目裡,孩子哪一科的成績和學習狀況比較好?學習是相對輕鬆且表現好的?做哪科作業時是投入且開心的?「當孩子做什麼事情不累,才會一直PLAY,」羅珮瑜說。

傾聽

傾聽,看似簡單,但其實很多家長做不到,一來可能沒時間,二來可能不贊同孩子的想法。羅珮瑜指出,當孩子說想念某一科別或是某個學校時,爸媽不要立刻開口罵小孩或是否定他,先問問他為什麼有這個想法?傾聽他的意見,並確認他是否真的清楚未來三年要學什麼,以及該科系將來對應的出路和工作。

3 分享

羅珮瑜指出,爸媽可以多分享自己的工作和職場上的所見所聞,讓孩子對工作有更多的具體認識。她觀察,有些孩子在耳濡目染下,想從事和爸媽一樣的工作,例如當廚師,但爸媽因明白工作有多辛苦而反對,「爸媽不要光阻止,而是和他分享你的感受和想法、這一行的甘苦,讓他自己做選擇,如果他知道很辛苦但還是很喜歡,他就不會怨。」

很多孩子因為是大人幫他做決定的,一遇到困難,就開始埋怨當初幫他做決定的人。可是如果是他自己做的決定,就算咬牙他也會撐過去,不會把責任推給別人。」羅珮瑜說。

4 鼓勵

羅珮瑜看過太多的孩子,對學科沒有興趣、也沒有自信,學得很痛苦。但如果孩子找到專長的話,眼睛會散發出光芒,「因為他得到成就感,有成就感就有自信,有自信就會肯定自己;當孩子覺得自己被肯定、被愛,他才有可能去發展自己。」

爸媽儘量多鼓勵孩子去探索、不要打擊他,如果孩子對學科沒興趣,提供其他的試探機會,「孩子接觸得愈多,眼界愈廣,他的選擇也會變得愈多。」

羅珮瑜認為,「現在的孩子不是沒有學習能力,而是缺乏學習動機和自信!」有很多孩子國中成績不好,念高職的表現卻非常優秀、成為技藝競賽選手,因為他找到興趣、自己比別人厲害的地方,自然而然產生學習的動機和自信。

 

有一種苦是媽媽覺得你苦

很多親子之間因為生涯選擇而起衝突。「如果孩子充分了解將來所學及工作的難處,也能夠接受,你為什麼不成全孩子的選擇呢?」羅珮瑜說:「有一種苦是『媽媽覺得你苦』,」問題是,孩子一點都不覺得苦,甚至樂在其中。

羅珮瑜觀察,很多家長用自己的經驗套在孩子的身上,認為念高中比念高職好,或是念某個科系才有出路,擔心孩子如果不按照自己的期望,以後會養不活自己。她聽過一些悲傷的例子,有些孩子按照父母的期望、念完大學,就頭也不回地去追求自己想要的,跑得遠遠的。

「人生很長,我們要教孩子的不只是『會考』會考的事,而是『人生』會考的事,」羅珮瑜說。將時間軸拉長來看,不會因為你今天選了高職,以後就沒辧法走學術的路,或是選了高中或是念了某校,人生因此一帆風順。

關鍵在於,讓孩子找到他自己想要、也喜歡且能夠勝任的方向,他就能夠走出屬於自己的路。「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羅珮瑜強調,不要拿孩子跟其他人比較,也不要期待他和別人一樣,「他就是他,」爸媽要做的就是,接受孩子獨特的樣貌,並且幫孩子找到屬於他的光芒!

 

表1、生涯發展規劃表

國中畢業後適合念高中、職或五專呢?先寫下自己想讀的學校及科別,而後評估各項考慮因素的符合程度,填寫0至5分,5分代表非常符合,0分表示非常不符合,最後加總分數,找出最適合自己的學校和科別。

升學選項

考慮因素

校名      

科別      

校名      

科別      

校名      

科別      

校名      

科別      

個人因素

符合我的學業表現

 

 

 

 

適合我的性向(專長能力)

 

 

 

 

適合我的生涯興趣

適合我的工作價值觀

 

 

 

 

適合我的個人特質

 

 

 

 

適合我的健康狀況

 

 

 

 

其他(         )

 

 

 

 

環境因素

適合目前家庭經濟狀況

 

 

 

 

符合家人期望

 

 

 

 

社會潮流與評價

 

 

 

 

通勤距離及時間

 

 

 

 

其他(         )

 

 

 

 

資訊因素

生涯試探結果

 

 

 

 

學校入學管道與方式

 

 

 

 

學校多元社團及發展特色

 

 

 

 

未來升學就業管道

 

 

 

 

其他

 

 

 

 

總計

 

 

 

 

資料來源:教育部「國中學生生涯發展紀錄手冊」

 

有助於青少年做生涯選擇的網站平台:

1 「111國中畢業生適性入學宣導網站」:可以查詢「全國高級中等學校及五專」的資訊。

2 「學生生涯輔導網」:提供「認識我自己」、「我是國中生」、「認識高中職」、「認識大專校院」等豐富資訊,連大學18學群需要哪些能力、生涯發展都有。

3 「大學選才與高中育才輔助系統」:可以查詢目標科系所看重的學科和能力。在選高中時,可以去看看屬意的那些高中有沒有開這些課程?有助於更聚焦,做交叉、比對。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達志

2

過來人經驗》出身平凡、大考失利,仍圓夢赴巴黎當動畫師,炸蝦人:父母的尊重與擔憂,都是生涯探索的養分 封面故事

談到生涯規劃,旅歐動畫師炸蝦人認為,要先有方向,再去找方法,「走向目標時,可能不會有地圖、可能得轉很多彎,有時前方的路甚至是黑的,但當你抬頭時,就能看到遠處有座山,鼓起勇氣朝著那座山走,就對了。」

從小就喜歡畫畫的人,不在少數,但若要能以此維生,甚至旅居國外,就是另一回事了。

在網路上被暱稱為「炸蝦人」的范姜仲萱,是個圖文作家,也是動畫師,五年前到法國發展,一邊跟當地的導演合作動畫長片,也一邊圓自己的創作之夢,不但漫畫作品《擔心戰士》在網路上引發瘋傳,近日她還將出國打拚的經歷,集結成《一個人的巴黎江湖:炸蝦人在法國》一書出版。

炸蝦人在到法國工作前,曾赴美國與愛爾蘭求學,這樣的經歷乍看之下,難免讓人推測她是富家女,但,她其實生長在一般人家,爸爸是書法老師、媽媽在銀行上班,「兩人都從鄉下北上打拚,而且還是客家人,一直秉持著勤儉的傳統美德。」

出身平凡,卻能走出不凡又精彩的生涯之路,炸蝦人很感激父母的尊重,放她去探索、去嘗試、去跌跤,找到自身主觀的喜好;也很謝謝父母的擔憂,讓她能夠權衡現實環境,考量各種客觀的因素,務實追夢。

 

炸蝦人的創作《擔心戰士》中的一幕。

 

從小熱愛畫畫,考美術班時卻失利

從炸蝦人有記憶以來,她就愛畫畫,「我媽說,我還很小時,只要有紙、有筆,就會很安靜,後來我也去了才藝班,學畫畫、美勞等等,家裡很尊重我,讓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例如,雖然我爸教書法,但我學過了,不喜歡,他們也就不逼我。

國小時,炸蝦人讀台北市中心名校的美術班,大家的術科都很厲害,學科也很拚,那時她一心一意的相信,自己就該考進美術班的第一志願、金華國中美術班,也卯足全力去準備。

結果,她落榜了,「那時打擊真的很大,因為原本同學們都會一起畫漫畫,一個本子邊畫、邊傳來傳去,我沒考上,就代表我得跟大家分開,沒辦法繼續畫漫畫了。」

但因學科也不算差,炸蝦人很快就決定要轉移重心拚課業,而且還秉持著「復仇心態」不斷參加畫畫比賽,希望狂電大家來證明自己。

 

中學時代狂跳街舞,考大學竟又失常

沒讀美術班的炸蝦人,在中學時代除了讀書,也迷上了跳街舞,組成的街舞社團不但參加大型比賽得獎,還是金馬獎最佳紀錄片《街舞狂潮》的拍攝主角之一,意氣風發。

因為當時狂拚課業,在校成績也挺好,炸蝦人原本以為,大學可以考好,把目標設在台大外文系,「結果,放榜後又大受打擊,現實跟理想實在差距太大了,我當時一度認為,自己再也沒辦法站起來了。」

媽媽看到炸蝦人絕望地把自己關在房中的模樣,曾試圖安慰,告訴她再繼續努力就好,卻被轟出來,「那時我總覺得,大學一定要考台大,如同美術班一定要選金華一樣。」炸蝦人笑稱,現在看來,升學失利也沒什麼,但在學生時代,很容易以為成績就是一切。

 

決心出國走藝術路,務實考量現實因素

痛定思痛的炸蝦人,邊讀大學,邊思考人生方向,那時她確定了兩個大方向:第一,想畫畫,尤其想做動畫;第二,想出國讀書、甚至生活。

這樣的夢很美,但炸蝦人跌過跤,格外謹慎。她想著,畫畫在台灣,大致就是教書、自己接case、進公司上班三條路,賺的錢都不多,所以,她不能讓出國為自己帶來太多的負債,因為她負擔不了。

務實考量後,炸蝦人選了最經濟實惠的方式圓夢,在台灣先考進南藝大的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動畫組,拿了個碩士,再申請教育部的海外菁英計畫,用公費赴美國南加大擔任動畫碩士拜訪學者,完成學業後,再到巴黎找工作。

剛到巴黎時,炸蝦人根本不會講法文,又要跟當地的社會新鮮人競爭,也沒有業界人脈,「那時有一切歸零的感覺,未來一片黑暗,又快沒錢了,但就是死不放棄,撐下去就是。」

 

父母支持卻也擔憂,反而促使她堅持到底

炸蝦人的父母,雖然也支持她,還借了她一些生活費,但難免會擔心,「我媽就會直接問我,到底賺了多少錢,好幾次都問到我生氣喔!我知道她沒有惡意,只是會擔心,只是想關心,但也因為這樣,讓我更想撐下去。」

今年是炸蝦人在法國的第五年,她簽證也搞定了、生活也穩定了,工作愈來愈順、法文愈來愈好,活成了自己喜歡的模樣,並且,也讓父母安心。

 

炸蝦人在法國從事動畫創作的日常。

 

生涯規劃善用「刪去法」,心理韌性也是關鍵

如今回頭看,炸蝦人對於生涯規劃,有了更多、更清晰的體悟,她歸納,自己這一路走來,大致把握了兩個大原則。

第一,是運用「刪去法」。她坦言,當年根本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辦法在畫畫或街舞上有什麼成就,但,就是有興趣,而且,她很明確的知道自己「沒辦法做什麼」。

比方說,她知道自己沒辦法當老師,因為對口語表達不大有自信;也知道自己沒辦法當外交官,因為曾研究過外交官要怎麼考,發現自己的歷史、政治都完全不行,就能把這個人生選項刪掉了。

第二,是練心理韌性。在經歷升學失利後,炸蝦人說,她學到了別把目標訂得太高,真的跌倒時,也得用平常心面對,「爬起來就好,沒讓你死的,都算是擦傷。」後來她在出國時即便很絕望、無助,也都告訴自己,要勇敢,要繼續走下去。

「在人生的旅途中,你可能不會有地圖,可能得轉很多彎,有時,前方的路甚至是黑的,但當你抬頭時,就能看到遠處有座山,鼓起勇氣朝著那座山走,就對了。」

照片提供:炸蝦人

3

不愛念書、成績不好才去念高職?學歷不保證成功,能力更重要 !會考結束,升高中或高職3重要指標 封面故事

面對孩子人生中的首次分流,究竟該念高中或高職? 什麼樣的路才最適合孩子?家長可以如何幫助孩子做生涯選擇?

國中升高中、職,是孩子人生中第一個生涯進路選擇,很多父母和孩子煩惱該如何選擇,很擔心做錯決定。但其實,「生涯發展是一個動態的過程,人的一生會持續面臨生涯的選擇,即使是大人也會有生涯發展的疑問,」敦化國中教學副組長溫春琳說。 


 

生涯規劃沒有「最好」,只有「最適合」 

以生涯發展的歷程來看,國、高中階段是很重要的探索期,認識自己、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的人,天分及興趣在哪。生涯規劃貴在「適性發展」,沒有什麼「最好」,只有「最適合」,人才放對了位子,就能發光發熱。 

面對孩子人生中的首次分流,究竟該念高中或高職?什麼樣的路才最適合孩子?家長可以如何幫助孩子做生涯選擇呢?以下有3個重要指標。 

 

指標1:測驗結果 

教育部為協助國中階段孩子了解自己的潛能和興趣,新生一入學都有一本生涯輔導紀錄手冊,在學期間進行性向測驗、興趣測驗。「性向測驗」主要測的是優勢能力和學習潛能,「興趣測驗」則是測試孩子對什麼事情感興趣,較能投入並得到滿足。各校所採用的性向和興趣測驗不一,其中,以台師大心測中心的適性化職涯性向測驗、情境式職涯興趣測驗為最大宗。 

大安國中輔導組長羅華倩表示,學校採用心測中心的版本,學生國三下學期進行志願選填試探(模擬志願選填)時,系統會自動交叉分析志願是否符合性向和興趣測驗結果。測驗協助孩子漸進式的探索自我,模擬志願選填則讓孩子練習如何統整、最後「做決定」的過程。 

 

指標2:生活經驗 

測驗結果雖具參考性,但輔導老師都建議,解讀結果時必須結合生活經驗和表現,例如對哪些科目或事情特別喜歡或感興趣。一來測驗無法涵蓋所有層面,二來可能當時沒有認真做測驗。 

建中輔導老師鮑順聰指出:「測驗應為探索工具,而非診斷工具,還是要回到生活中來看。」曾有學生測驗結果顯示文科能力高於理科,很苦惱是否該選文組,鮑順聰說既然想念理組,且自然科成績比社會科高,就無須受測驗所限制。 

廣泛的生活經驗能夠幫助孩子探索自我。大同高中學務主任周明蒨鼓勵孩子,多方嘗試、參加營隊等,唯有真正接觸之後,才會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興趣、能不能做得好,而且有很多能力必須透過活動才能發掘,例如領導、溝通協調能力。很多時候,孩子不知道自己有什麼性向和興趣,是因為未曾接觸過,空有潛力卻無從發揮。 

 

指標3:職業試探 

高職分為6大類、15職群,近100個科別,對國中生來說,不容易知道如何決定未來的方向。因此國中生涯教育其中一環是,國二學生必須到社區的高級中等學校專業群科及技專校院參訪,認識各職群的課程及設備等。 

常有家長問:「我的小孩要念高中,幹嘛參訪高職?」周明蒨指出,人生的試探很長,未來高中升大學還是要面臨選科系,這段時間的探索經驗可以做為未來選擇的依據。她指出,「很多孩子對這些科別的了解只是想像,若接觸後發現不喜歡也很好,減少以後選錯的機會。」 

若計畫念高職,國三可以參加「技藝教育課程」,為抽離式的技藝教育,學生每週有半天至1天可以到高職去上課,深入試探。大安國中輔導室資料組組長梁婉琪表示,「實際到高職去上課,透過真正的課程學習與實地操作,避免想像與實際間的落差。」例如,喜歡做小點心和一天要做100份是兩回事,當成職業的話還會喜歡嗎? 

大同高中強制要求國中部學生必須參加職涯試探的活動,寒、暑假時須參加高職開辦的「職業輔導研習營」,如果沒有,就必須參加校內的職涯講座或參加實際的職場體驗活動。周明蒨表示,「希望透過學校的制度讓孩子去試探,對職業世界多一些了解和體驗,不管是喜歡或確定不喜歡都很好。」 

另外,國二時學校會邀請家長到校分享職涯,介紹工作內容、需求條件和甘苦談,增加孩子的視野和對社會的了解。以最受歡迎的空姐工作來說,學生發現原來工作不如表面光鮮亮麗,十分辛苦。周明蒨認為,現今多數小孩生活經驗太少,主要心力全用在讀書,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連爸媽工作做什麼都不清楚。雖然選擇念高中可延緩生涯選擇,但國中是生涯探索很重要的階段,最好能及早展開。 

 

讓孩子「選你所適,愛你所選」 

有些家長認為念高職就是矮人一截,無論如何都要求孩子考高中。羅華倩說,有些孩子拚了命的念書,但成績一直不見起色,背負著爸媽要求念高中的期待,很讓人心疼。大安國中老師劉儷琪指出,12年國教推免試入學,就是希望孩子適性發展,「選你所適、愛你所選」,突破傳統的升學觀念。 

什麼樣的孩子適合念高中?梁婉琪指出,高中學習內容與國中相同,適合對國中課程有興趣、至少不排斥,學術傾向明顯的孩子。而高職則適合喜歡動手做的孩子,學習內容除了基礎學科之外,重視實際操作的實習科目。 

曾任教松山工農10年的鮑順聰說:「不愛念書的小孩就去念高職,是一種錯誤的刻板印象。」他在高職做生涯輔導的一大重點是,教學生不要妄自菲薄,念高職不代表不會念書或以後沒有出路,人生充滿無窮的可能。 

鮑順聰指出,高職和高中差別在於,國英數上課時數較少,這些時間拿來做實作;以學習歷程來看,高中的學習是先抽象再具體,高職則是先具體再抽象,學生的操作能力強。就長遠發展來看,高職生不見得比較差。 

高職和五專都是以操作為主,比較適合喜歡實作的孩子,五專有許多科系是高職所沒有的,如視光科(專業為眼科學和光學)、護理科等,因此會吸引對特定領域有興趣的孩子。 

由於五專學習年限較長,梁婉琪建議,要審慎考慮是不是真的有興趣,以免志趣不合時面臨進退不得的困擾。 

 

學歷不保證成功,能力更重要 

梁婉琪曾遇過家長打電話問:「小孩念什麼學校比較好?」小孩喜歡什麼、性向和興趣測驗卻一問三不知,測驗結果統統不知道。「爸媽應該先了解小孩喜歡什麼、擅長什麼,而不是拿著成績問能念什麼?」梁婉琪說,以成績選學校不難,但小孩喜不喜歡又是另一回事。 

另外,爸媽也需要多了解社會脈動和發展趨勢,像是高中、職近年開設哪些新的科系,有照顧服務科、電競專班等。更重要的是,明白這世界瞬息萬變,學歷並不保證成功,能力更為重要。 

鮑順聰建議,父母的角色退後一點,先聽孩子說他的想法,確認他是如何思考這些事,如果過程有不完整的部分,幫忙補足不足,但千萬不要幫孩子下決定,在大方向沒有問題的情況下,讓孩子自己去探索生命。 

父母行動三部曲:觀察、評估、尊重 

如何協助孩子做選擇?大安國中輔導室資料組組長梁婉琪建議,爸媽可以這樣做:

1.觀察:了解孩子的生活興趣,是否喜歡動手做。
2.評估:與孩子討論喜歡的學校科系,了解孩子的意願與想法。
3.尊重:評估後,尊重孩子的選擇。

「高中、職只是人生中的3年,也許孩子選擇不如家長期待,但尊重其選擇,讓孩子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是他一生最重要的學習。」 

另外,有爸媽覺得看不出自己孩子的興趣或能力,怎麼辦?大同高中輔導主任周明蒨認為,孩子看似對什麼都沒興趣,不見得是真的沒興趣,有幾種可能。一種是學習成就低,連帶對其他領域都顯得沒自信,不知道自己能幹嘛;一種是過去經驗讓他對學習冷感,什麼都提不起興趣;還有一種是從沒有接觸過,無從得知自己到底有沒有興趣,或誤以為自己沒興趣。因此,建議讓孩子有嘗試的機會、多方涉獵接觸,實際做了後才知道喜不喜歡。 

還有一種困擾是,若孩子的興趣和能力落差很大,該選興趣還是性向?生涯輔導時,多強調以能力為主、興趣為輔。興趣和能力落差很大時,例如孩子對演藝工作有興趣,但未有明顯天分,站在輔導立場,周明蒨不會跟他說不要選這條路,而是鼓勵他先去做一些嘗試,比如去上課或參加社團,看看是否可以學得好。「只要去做,所有的困難都會變得真實,而不再只是幻想。」 

有時候,也可能高職沒有和孩子的興趣、能力相對應的科。梁婉琪表示,曾有學生對攝影很有興趣,但高職沒有以攝影為主的科系。站在輔導老師立場,和學生一起討論攝影可能應用在哪些職業,再回頭思考,這些職業可能需要的能力還包括哪些,從中去找到相關的科系,符合興趣。 

 

5A成績選擇念餐飲科 

桃園平興國中107學年畢業生謝楷傑以5A好成績,選擇念育達高中餐飲科,打破傳統升學的觀念。謝楷傑認為:「不是成績不好才去念高職,應該以自己的興趣為主。」他從小六起就幫忙爸媽煮菜,現在要做出一桌菜完全難不倒他。 

考出5A之後,他一度猶豫是否念高中,但最後仍決定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所幸爸媽也很支持他的選擇,希望他能發揮自己的天賦。謝楷傑計劃畢業後考高雄餐旅大學,他建議,如果不確定自己的興趣,可以先選擇念高中、大學再選科系,倘若已確定興趣,不妨念高職,將興趣結合能力,成為自己的專長。 

 

照片提供/大安國中輔導室

※延伸閱讀>>

學習歷程檔案是什麼?課綱懶人包教你如何準備! 

 

 

 

4

念高中或高職?選高職、把目標放在國立科大,好嗎?專家建議選校的6個思考點 封面故事

有些家長認為,升學也得講求策略;考慮到未來升學,如果念高職、3年後考台科或北科等國立科大,比起念社區高中、考上頂大的機率似乎更高。這樣子的想法好嗎?有哪些風險需要考量呢?

會考成績出爐,家長和孩子立刻面臨選校、填志願的問題。對於廣大的中段學生來說,難題在於,落點預估範圍有太多的選項;首先第一個問題是,要選高中或高職?

 

過去,就讀高職的學生超過一半,108 學年度出現反轉,高中人數逆轉超越高職,高中生比例占50.38%(107年48.58%),高職生比例49.62%(107年51.42%)。

很多家長糾結選高中或高職的「點」在於,考慮未來升學,選擇讀高職、將來考取台科或北科等國立科大,比起念社區高中、考上頂大的機率,似乎更高一些。

念高中或高職,是孩子人生的首次分流,該如何做出選擇?若考慮未來升學進路,選擇念高職、瞄準國立科大,這樣的策略好嗎?是否有什麼風險?

 

思考1  是否有明顯性向或興趣

就業情報資訊顧問臧聲遠常受邀到各級學校演講,一年近200場。臧聲遠指出,108新課綱上路之前,讀高中、高職的分流點分別為18歲(升大學時決定念什麼科系)和15歲(國三畢決定念哪一科);新課綱之後,高中和高職的分流差距已縮小至16歲和15歲,「因為要上傳學習歷程檔案,因此最好高一就對將來想念哪個學群有大致的概念。」

高職有15學群、近100個科別,每一科都是不同的專業,3年內學習的專業科目也不同。若要念高職,建議孩子對自己的能力和興趣有清楚的認知,確定自己適合哪一科,是否真的有興趣。

臧聲遠指出,「若未考慮清楚,一旦選錯科,可能陷入進退兩難的情況。」他看過許多學生以為自己對餐飲科有興趣,念了一年才發現根本沒興趣;想轉科,但學校規定不能轉科,「念高職想要轉科是有難度的。」

高職生考科大、考的是「統測」,考試分為20群(類),考科包括:3科共同科目(國、英、數)和2科專業科目(專1、專2);如果沒學過專業科目,很難通過統測。有些人為了升學,於是選擇「將錯就錯」,硬著頭皮念下去。

 

思考2  對學科是否感興趣

升上高中後,學習內容比國中更深、更難。以英文科來說,國中三年學2000單字、高中4500單(新課綱之前,英語單字數上限為7000),如果沒有一些學力基礎的話,念起來會比較辛苦。建議學術傾向或是至少對國中所學的學科不排斥,比較適合念高中。

還有另一種情況是,孩子不見得成績很好,但是明顯偏科,例如:對國文、社會科很感興趣,適合走社會科學、人文法政等領域,而這些是普通大學才有的科系,科大並沒有。

 

思考3  喜歡實作或是從小展現手做天賦

什麼樣的學生比較適合念高職?臧聲遠指出,喜歡實作、動手做的孩子適合念高職,特別是講求手藝技巧的,如:料理烘培、美容美髮、美工、設計等,從小就展現出天分和興趣。而且這些領域就業不重學歷,看重的是手藝和作品。

講究手藝的領域,完全以「實作」為導向、不重理論。臧聲遠指出,「有些領域如機械、資訊等,有理論派、也有實作派。」有些孩子可能不太會讀書,但從小喜歡拆解家裡的機器或家電,或是喜歡玩電腦、寫程式,甚至無師自通當駭客,這類型的孩子也可以考慮念高職。

 

思考4  技專校院某些科系招生已被控管

餐飲科是許多學生念高職的首選,此外,近年有些高職設立新科別,如:寵物美容、電競、表演藝術等,也吸引不少學生。

臧聲遠提醒,教育部104學年起宣布禁止技專校院增設餐旅群科系,同時控管調降招生名額;109學年再禁止高職與技專校院增設表演藝術相關科系,「建議這些科系能避開,儘量避開。」

 

思考5  普通大學科系的選擇性更多

如果孩子還在摸索性向和興趣的話,臧聲遠建議選擇高中,「普通大學科系的選擇性比科技大學來得多。」

簡單來說,科技大學沒有開設、普通大學才有的科系有很多,包括:文史哲學群的歷史、哲學、宗教等;法政學群的法律、政治、外交等;社會與心理學群的心理、社會;數理化學群的數學、物理等;地球與環境學群的大氣、地質等。

而且,「國立大學的數量,也比國立科大多,」臧聲遠說。如果孩子性向遲遲未明的話,臧聲遠指出,自然組傾向的可以考慮電子電機,社會組傾向可以選擇企管,兩者都有一些次領域可以做選擇,不失為「進可攻、退可守」的方法。

 

思考6 是否鎖定科大特定科系

有一種捨高中、念高職的情況是,孩子的志向非常明確,就是要念獸醫或藥學系。考量普通大學獸醫和藥學系的分數不低,錄取難度較大,因此改走技職體系、鎖定科大。

臧聲遠指出,有些科系是普通大學沒有、科大才有的,例如:電競、寵物美容、美容美髮造型設計、化妝品應用管理(普通大學有化妝品科學系,偏化妝品研發)、能源與冷凍空調工程、車輛工程、飛機修護(普通大學有航太工程系)等。

以就業出路來說,臧聲遠表示,念航太工程系一樣可以做飛機修護工作,機械系一樣可以做車輛工程相關工作,電機系一樣可以做能源空調工作,其實沒有什麼差別。

究竟孩子要念高中或高職?建議家長和孩子一起做功課、研究各科所學為何,討論什麼才是適合孩子的、孩子真的有興趣嗎?想清楚之後,再做決定。

 

圖片來源:photo-AC

一場疫情使全球5.4億孩童閱讀力驟降,抹滅了20年的教育成果,5-7歲影響最嚴重 教育快報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調查指出,疫情之前,全世界有4.6億的學生缺乏基礎閱讀能力,疫情重擊校園一年後,人數飆升至5.4億,相當於抹滅了這二十年來的教育成果。研究者對此提出警告:大家必須優先拯救我們的教育,否則將導致一整個世代的災難。

2020年初開始,COVID-19疫情的勢力張狂地襲捲各國,不僅成人世界的工作受挫,病毒無情,更侵入校園,擾亂學生的學習進程。全世界的校園像被施展了壞魔法,停停走走、腳步蹣跚的度過混亂的兩年。 

 

2021年3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簡稱UNESCO)的一份調查中指出,疫情之前,全世界有4.6億的學生缺乏基礎閱讀能力,疫情重擊校園一年後,人數飆升至5.4億,上升超過20%,相當於抹滅了這二十年來的教育成果。研究者對此提出警告:大家必須優先拯救我們的教育,否則將導致一整個世代的災難。 

 

拯救閱讀力,避免一個世代的學習災難 

疫情最嚴峻時,學校平均停學6.25個月,其中拉丁美洲、哥倫比亞區域、中亞以及南亞受到的學習虧損最大。2021年年初,仍有30個國家的學校停學,1.65億學生受影響;70個國家的學校讓部分學生回來上課,但普遍出席率仍低,影響了全球2/3的學生,近十億人。 

這份2021年初的報告表示,要恢復到病毒流行之前的教育常軌,恐怕需要十年時間,如果積極實施有效的補救教學課程,則於2024年有望出現復甦的契機。根據另一份研究,補救教學目前只能幫助1/4的學生改善學習成就。UNESCO呼籲重新開放校園,同時給予教師們良好的支持,主動避免學生輟學,並加速數位學習工具的取得與應用,才能有效強化補救教學的結果。 

 

識字能力受影響,情緒辨別能力也不佳 

根據<紐約時報>今年3月發出的警訊:美國的幼稚園和低年級學生的閱讀能力嚴重落後。2021年有上百萬的5歲兒童沒有機會在課堂內學習,導致1/3的低年級學生的閱讀能力低於基礎,不學習閱讀而處在高風險的孩子也比前一年上升了8%,而整體閱讀能力也落在20年來的最低處。 

閱讀力的研究顯示,疫情對正值識字期的5-7歲孩子影響最大。在2021年秋季入學評估中,K-2(相當於5-6歲)高達35%的學生分數低於預期水準,差距最大;分數不符合預期的二年級學生,相較去年高出9%,三年級學生則高出7%。貧困地區的黑人與西班牙裔學童最令人擔憂,有間學校高達60%的學生都出現閱讀困難。在這些閱讀評估驟降的數據裡,預藏著未來學習的大危機。

教小學一年級的老師Garensha John用「非常緊急」形容此刻的識字危機,「學生原本要來學習閱讀的時間,卻因疫情而消失在課堂上」,孩童無法充分獲得早期口說和閱讀技巧的學習刺激,所以許多小學一、二年級仍在教導與複習屬於幼兒園的課程內容。必須如此的原因是,若在小學沒有培養出閱讀能力,高中輟學的比例很高,薪資微薄,更容易涉入犯罪案件中。 

疫情只是加劇了美國原本就逐年下滑的識字危機。多數美國教師沒有受過專業語音學和音標的訓練,無法有系統的教導學生「口語發出的聲音」和「書頁上的文字」之間的連結。不過,嚴峻的閱讀危機,讓更多人關注到幼稚園和低年級的語音學教育,特別是英文非母語的孩子。

另一方面,紐約市前20名早期教育機構也提出聯合訴求,希望市長取消幼稚園老師戴口罩為2-4歲的孩子上課。雖然有身體健康的疑慮,但戴口罩遮住半張臉對於正在學習「口語表達力」和「觀察表情線索」的孩子來說,將無法觀察到人的表情、表情代表的情緒,因此失去培養社交、表達、學習和同理能力的機會,特教老師Talia告訴<紐約郵報>,「我的學生對於要理解同學和老師的情緒,出現了困難。」 

 

教師離職潮 

除了學生的學習之外,教師的教學是另一項議題。根據美國聯邦政府的調查,近一半的公私立學校面臨教師嚴重不足,使得許多學生必須由非專業領域的人員教導。即使是受過良好訓練的教師,仍得不斷面對停課、線上資源不足等干擾,就算回到面授的課堂,病毒的陰影依舊影響著日常課程、心理壓力以及就學習慣。

體制內的困難不斷湧向專業教師,聯邦政府將部分地區的教師薪水從一小時15美金上調到40美金,也不足以留下一批擁有語音學專業的教師。畢竟教學內容相同,但成為有錢孩子的家教,時薪可高達200元美金。一位離開正式教職的老師說:「但一想到以前學校裡的那些孩子該怎麼辦?罪疚感就會覆蓋著我……」這樣的矛盾在美國教職中並不罕見,也逐漸受到相關人士更多的討論和關注。 

 

 

圖:shutterstock

成績平平、重考一年才踏上醫生之路...阿包醫生:當了爸爸後,我才成為真正的小兒科醫師 精采人物

在網紅當道的世紀,絕對不能不提到擁有豐富醫療背景的網紅醫師們,他們也可以稱作是「知識型網紅」,而小兒科醫師「阿包醫生」便是其中一位。他擅長將複雜的兒科知識製作成淺顯易懂的圖表,讓家長可以快速掌握小兒照護重點及秘訣,因此累積了近14萬的忠實粉絲。

社群平台對閱聽人的影響日以俱增,與家長相關的親子類內容包羅萬象,但其中專業度不可或缺,像「阿包醫生」這樣的知識型網紅存在是必須。 


 

阿包醫生現任禾馨醫療體系兒科專任醫師,育有一名10歲的兒子及2歲的女兒。曾在2021年被評比為育兒/親子類網紅TOP10,靠的就是他有別於一般嚴肅醫師,用著詼諧的口吻及簡單明瞭的圖表,向家長傳遞專業的小兒科醫療知識,幾乎每篇貼文都能引發上千人迴響,流傳力十足。不僅如此,阿包醫生以自身小兒科背景,同樣也是二寶爸的經驗,出了一本與粉專同名的《阿包醫生陪你養寶包:養育孩子不輕鬆,暖爸兒醫幫父母解決育兒難題》育兒書,讓爸媽了解自己並不孤單,期盼能用正能量帶給徬徨無助的父母們一個解方。 

 

「阿包醫生」給人一種很強的親切感,唸起來順口又好記,也因此很多人誤解阿包醫生姓包,其實他的本名叫「巫漢盟」。阿包醫生笑言:「我從小因為臉圓被同學們叫『肉包』,娶了老婆後岳母經常阿包阿包的叫,就順理成章變阿包醫生了。」 

 

出生醫生世家,重考一年才踏上醫生之路 

阿包醫生小時候經常會到父親的中醫診所及中藥行走走看看,也因為這樣的環境讓他從小就立志要當個醫生。國小成績普普尚未開竅,國中才開始認真唸書考上師大附中,選擇第三類組為考醫生做準備,卻沒想到大學聯考失利,現實告訴他:「離醫生還很遙遠」。因此阿包醫生狠下心天天到補習班報到,自認是苦讀派的他,比起天才型的醫師預備生,他必須花更多的時間整理筆記、反覆演練,壓力更大到爆瘦,一年後終於如願考上長庚醫學系。 

 

醫學系最後一年必須到各科實習,包含外科、內科、婦產科、小兒科等,當時阿包醫生對每一科都有興趣,至於為什麼最後選擇小兒科呢?「小兒科是一個相對歡樂的科別,每次看到孩子們從生病到恢復健康的過程,都覺得充滿生命力,甚至是罹患癌症的病童,都有可能經過妥善治療而痊癒,這種帶給人『希望』的感覺,讓我非常嚮往。」阿包醫生笑著說。  

 

從小身兼父職,卻是長大後才開始認識「父親」這個角色 

常聽到小兒科的前輩說:「你一定要自己成為爸媽後,才真正是一位小兒科醫師」當了爸爸後,阿包醫生才真正了解這句話的意義。阿包醫生的父親很年輕就因鼻咽癌過世,媽媽接手經營父親的中藥行,一肩扛起一家三口的生計,當時他才8歲,弟弟4歲,被媽媽賦予「小爸爸」的責任,必須照顧弟弟的起居,有時也要自己煮飯,到哪兒都必須帶著弟弟。但小小年紀的他,哪裡知道「如何當一個父親?」因為愛玩,也時常把家裡搞得亂糟糟,到了正喜歡跟同儕玩樂的階段,常忍不住覺得弟弟是個拖油瓶。 

 

直到兒子小肉包出生後,才開始真正學習當一個爸爸。阿包醫生坦言:「從小沒有父親當榜樣,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雖然阿包醫生本身是小兒科醫師,很熟悉孩子生病時的診斷及藥物選擇,但照顧嬰兒唯一拿手的,就是在嬰兒室學到的餵奶及包尿布技巧,但孩子的成長過程,很多狀況是無法用醫學解決的,面對育兒難題同樣也會束手無策,他回憶:「在小肉包1歲持續超過一年的不明原因半夜哭鬧時,各種檢查都沒問題,我就他帶去廟宇收驚、找老師問事。別懷疑,醫生也是會信這個。」 

 

當另一個身份變成爸爸後,阿包醫生不諱言:「雖然以前在病情解說很謹慎,小病人的家長給予的回饋也很好,但有時遇到病人很多,診間的家長問題不間斷時,偶爾也會感到焦慮不耐,但自己當爸爸後,由於能感同身受,也完全可以理解家長焦急的心,所以現在一不小心門診時間就拖很長。」 

 

「學習是自己的工作」,父母學會放手,孩子才能學會獨立 

阿包醫生的母親平時忙於顧店,讓小兄弟自立自強,母子間相處的時間並不多,母親唯獨對成績比較要求,每科分數若沒有達到90分就會處罰,表現好也會有獎賞,教育態度賞罰分明。 

 

身為長子的阿包醫生總是會特別在意母親的情緒,時常從神情及語調中觀察母親的心情,而自己為了不讓母親擔心,不論在課業上、生活上都想要有好的表現,無形中給自己帶來龐大壓力,心思也變得早熟。或許也因為這樣,讓阿包醫生特別懂得察言觀色。正因為阿包醫生是在凡事靠自己的環境中長大,他更希望兩個孩子培養獨立性格、對事情有責任感,出社會必須靠自身力量養活自己。 

 

阿包醫生是醫學系出身,老婆琦琦則是政大碩士,兩人都師出名門,阿包醫生坦言曾因此對兒子抱持很高的期望,認為他的學習力應該很強,但當兒子上小學後,才發現他比較被動,理解力偏弱,需要花很多時間解釋給他聽,很考驗阿包醫生的耐心,甚至在陪他寫作業的過程屢屢發脾氣,「不過後來我想通了,求學階段也就只有小學是相對快樂的,漸漸地我也不太過要求成績,放手將教學的事交給專業老師,當父母只能適時提醒。我也告訴孩子一個觀念:『學習是自己的工作,爸媽不可能永遠陪著你念書。』」阿包醫生說。 

不用當一百分的爸媽,但要做個盡力陪伴的爸媽 

阿包醫生提及,很多老公都會自認會在家裡會「幫忙」帶小孩就是神隊友,但這句話會讓許多家庭主婦爆氣,孩子是夫妻一起生的,照顧的責任當然也是兩人都有份,怎麼能說是「幫忙」呢?所以他會盡可能在下班後趕快回家,與老婆分工完成育兒及家務事。 

 

當醫生說不忙是騙人的,阿包醫生是家庭的經濟主力,常常下門診後都已經很晚,陪伴孩子的時間並不多,不過他很驕傲地說:「當我跟老婆同時在家,兩個孩子很明顯都會來黏我,哥哥以前還曾因我一大早要出門上班而哭鬧。」令人不禁好奇,這是怎麼辦到的呢? 

 

「傳統爸爸在孩子面前是一個威嚴的存在,有很大的距離感,但我希望自己能成為在孩子心目中很親近的爸爸」阿包醫生這樣說,他認為親子陪伴是重質不重量,雖然他平時很忙,但只要下班一定馬上回家,有時間絕對認真陪玩,像是唸故事書、踢球、堆樂高、玩拼圖、追逐遊戲、教兒子學騎腳踏車等,「其實很多爸爸內心都像個孩子,不像妻子那麼成熟,但我喜歡爸爸這個角色可以跟孩子玩在一起,所以常常陪孩子玩一些很幼稚的遊戲。」 

 

阿包醫生最後提醒家長,當你決定孕育下一代時,就多多花時間陪孩子吧!「很多爸爸因為是家庭經濟支柱,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幾乎把心力放在賺錢,但孩子正可愛、需要父母陪伴的時間只有短短幾年,等到他長大就必須放手,做離巢的準備。我相信當爸爸的不必強求自己要做得很完美,但一定要勇敢跨出第一步,因為孩子需要愛的陪伴。」 

 

阿包醫生臉書:「阿包醫生陪你養寶包- 小兒科巫漢盟醫師」 

照片/阿包醫生提供

環境教育多元、國際化,澎湖為新世代築起永續發展基礎 專題企劃

四面環海的澎湖,近年來為了跟上「2030永續發展目標」的腳步,不僅積極推動觀光產業、海洋運動和打造低碳島,也致力從教育扎根,向學生傳遞環境永續的理念。

「你覺得我們故鄉最美的是什麼呢?」影片中,女孩以台語問著身旁好友。「當然是這片海最美啊!」只見好友沒有遲疑,直指眼前那片蔚藍大海。

這是澎湖縣首部環境教育微電影「珊珊來池─澎湖縣109年度特色環境教育紀實影片」裡的內容。細看這支八分鐘的影片,一方面透過龍門國小學生的鏡頭,展現澎湖的地理特色、族群文化、產業發展、環境教育實施概況和面臨的環境挑戰;另一方面則潛入海底,記錄了學生復育珊瑚的過程。影片裡的每個鏡頭,都訴說著澎湖縣在教學中融入永續發展目標(SDGs)的成果。


 

「我們要為下一個世代,打造永續發展基礎。」對於澎湖縣在環境教育上的永續推展,澎湖縣縣長賴峰偉道出初衷。

2015年,聯合國宣布的「2030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包含了17項核心目標,以指引全球共同邁向永續。而四面環海的澎湖,做為文化底蘊豐厚的國際島嶼,近年來,為了跟上環境永續的腳步,澎湖致力推動號稱「無煙囪工業」的觀光產業、海洋運動並打造低碳島。在積極帶動產業轉型的同時,澎湖也從教育扎根,向學生傳遞永續的環境教育概念。

事實上,為了將氣候變遷、保育海域和陸域生態等各項SDGs目標融入教學,澎湖從教育處、教師到社區,幾乎是全縣總動員。像是教育處處長蘇啟昌便負責統籌,廣招對環境教育有熱忱的學校成員,以籌組縣內的環境教育輔導團;同時也積極向中央爭取補助,讓教育單位共享在地化的資源,以持續推動環境教育。

在教育處積極爭取資源和教師精心設計教案下,如今,澎湖縣擁有多元的環境教育內容。例如平日常見海龜誤食塑膠袋、鼻孔卡了吸管的新聞,師生們想多加了解保育海龜的知識,便發揮創意,共同開發出全台首套海龜保育的桌遊「泳者無敵」,以理解海龜的棲息、與生態的關係,也對家鄉的土地與海洋產生更進一步的情感。興仁國小的學生則走入社區,向耆老學習海菜洗滌、體驗高麗菜耕種與採收等活動,將課程融入社區永續發展中。

環境教育從澎湖出發 鏈結國際

此外,環境保護、永續是所有地球公民的責任,縣內的環境教育也秉持著從澎湖出發、接軌國際的精神。例如龍門國小、合橫國小進行的潮間帶珊瑚復育行動研究,在理解珊瑚對海洋生態系的重要並產出相關研究後,師生們會將成果上傳至國際平台「珊瑚觀察(CoralWatch)」,與全世界關心珊瑚的公民分享。
圖說: 龍門國小潮間帶珊瑚復育行動

正因為縣內的齊心努力,讓澎湖縣內環境教育獲得各方肯定。110年,龍門國小師生團隊以「珊珊來池,潮池珊瑚復育與研究」為題,參加教育部第三屆學校環境教育實作競賽決賽,榮獲全國第三名;位於澎湖最南側寧靜小漁村裡的風櫃國小,98年起便帶領全校四至六年級的學生,組成「水環境巡守隊」,學生們每個月會到社區清潔打掃、參與淨灘活動,深耕已久的環保能量,在109年度全國優良水環境巡守隊競賽中,獲得特優肯定。
圖說: 風櫃國小水環境巡守隊,參與風櫃社區的淨灘活動,共同維護海岸線的潔淨

對澎湖來說,先天環海的條件,讓所有產業的轉型都與環境息息相關,勢必要更加注重永續議題。隨著2030年愈來愈近,在環境教育的逐步深化下,澎湖的學生、居民,不僅能及早因應氣候變遷帶來的衝擊,未來甚至有能力領導永續環境教育的推動,最終完成縣長賴峰偉口中「為下個世代打造永續發展基礎」的願景。

 

彭菊仙》遠距教學時,父母先學會「孩子好好活著」就好開始;面對青春期的孩子,在家也要像丟掉! 名家專欄

我只跟孩子說:「該上的課要自己負責,不上,我也不會知道,我也無從幫你負責,因為,段考還是會來,成績還是照打,後果自負,能不能畢業,只能靠你,不能靠我。」

疫情期間面對國高中以上的大孩子:在家像丟掉,出去要撿到

疫情期間,到底是難得尋回一個全家緊密團聚的稀珍時光,還是如每天從手機不斷傳來爸媽痛苦指數暴衝、只得苦中作樂的一幅幅悲情梗圖?


真心的說,幾乎已經非常習慣在空巢世界裡優游自在的我,現在反而要來大幅度自我調適,以重新適應一堆臭漢回巢令人窒息之「高人口密度」、牽一髮動全局之高緊張狀態。


好不容易步上規律健康生活作息、自律神經失調也稍好的我,如今,又被作息步調完全不一致的一隻隻「夜行性動物」攪亂一池春水!


面對青少年,我早練就「出去像丟掉,回來像撿到」的斷捨離新功夫,如今,這一隻隻不知何時會突變成炸藥的「大量失物」一起被撿回來,我不知道要付出的代價會不會就是再度要丟棄現在彌覺珍稀的寶物:自在瀟灑、無事一身輕?


停課至今除了廚事更加倍繁忙(因為回巢的失物都變高變大了、胃口更猛),居然,西線無戰事!


想想為什麼明明三十多坪的房子擠滿壯漢還能維持一屋子寧靜、各自奔忙、各取所需、各自為政?


原來,那是因為,老木我,似乎已經把「出去像丟掉,回來像撿到」徹底內建到骨子裡、骨髓裡,牢不可破了吧?!


如今我的境界已經是:青少年在家也像丟掉!


因此,過去那個「甜蜜的負擔」即使不再如兒童期般黏踢踢、甜蜜蜜,但也沒啥感到負擔。


事實上,就像最近廣為流傳、安撫父母的至理名言:
「雖然孩子在家很恐怖,但是外面疫情更恐怖!」

孩子能安全健康在家,絕對已經是上天賜予的大恩大德,其他諸如能自律上課、上課還能不動如山專注如一、能不過度玩手機、能作息規律、更能保持平和心情不亂發青少年壞脾氣、不作怪,那都已是福上加福。


這段特殊期間本來就是像世界大戰時期「躲防空洞」,全家人居然在疫情吃緊、兵荒馬亂之際,還能三餐吃飽、起居有時、沒事還能看看梗圖苦中作樂、真的熱昏頭也不管電力吃緊地大開冷氣。


其實,此種避難模式根本是豪華六星級。


想想,我讀齊邦媛在「巨流河」一書時,她曾提到在戰爭期間,她和同學們都是有家歸不得、甚至有同學是連家都全毀了,一堆青少年跟著深負使命感的老師到處找破廟、尋空地機動性教學、隨時避難,堅苦卓絕,能讀就讀,保命為要。


事實是:真正的大難臨頭時,孩子出去了,根本是撿不到的啊!


就如我在《家有青少年之爸媽的33個修練》開宗明義第一篇就說到:
如果父母能學會從「孩子好好活著」這件事當成一個起點,那麼不論孩子做什麼都值得加分。


前天,我敲了小子房門三聲之後,便走進小子房間拿東西。


沒想到小子上課已跑錯堂,跑到「周公教室」去了,整個人趴在桌上幾乎都要流出口水。


你說為媽的我氣不氣?


居然,我只有說:「你這麼累啊,上到睡著囉?」


小子立即抬頭,揉揉眼睛。我只回:「以後早一點睡,比較有精神喔!」就走出房門。


我壓根沒生氣、沒嘮叨,因為,我想,若是平常在學校上課,他是要睡、要放空、要滑手機、還是看教室外面的鳥兒飛,我是根本看不到也管不著。


在地球上的任何角落上課,青少年硬是要跟老師平行時空,稍許提點之後,我的原則就是:後果就交由他自行負責。


於是,心一橫,就當他在教室吧,就當他還是「出門被丟掉」,眼不見,心為淨,在家,也要當成被丟掉。


所以,我就啟動了我的「加分機制」
早上能自動起床,八點準時在電腦前報到,加分。
每堂課都有乖乖出現被點到名,加分。
隨堂考試都有在線上題題作答,加分。
下課後,不亂發脾氣,加分。
補習班課程有沒有專注也不是我的責任,但準時線上入座,就加分。


他們自己覺得非常重要的課程,就告訴媽媽不會跑到「周公教室」,兩眼真的就圓睜以對。哇!那,大大大加分。


想想,已經懶得跟爸媽多說話的青少年,又不像小小孩、小學生,一下課還會自動黏到爸媽身旁來,和他們覺得超有趣又超重要的爸媽互動玩耍,
青少年從早上八點一直死盯著電腦獨自上課,這真的也是史無前例的一種學習體驗,這難道不需要適應嗎?尤其是調適那獨自一人跟機器奮戰的超級孤寂芳心。


畢竟,平常在教室連打呼都有人作伴吧,上個體育課還可以兼喇賽!


如今,連體育課都是獨自對著螢幕做體操,你說,比起戰爭期間還有一大票實體人類一起在破廟席地而坐、聲息相聞地聽課、真實的眼神相對,你說,哪一種比較折磨?


說實在,傍晚若是太陽正好,我寧願小子們到人煙極少的河堤旁樹蔭下,戴著口罩在綠葉環抱下,邊聽音樂邊慢跑。


一整天從早到晚正襟坐著對著機器螢幕,即使裡面人影晃動、也有小組討論、老師說得口沫橫飛且不會交互傳染,但也絕對非常之「非人性化」。
因此,除了學校已經妥善安排已及本來就有補習的線上課程,我絕不會再要求孩子還要再額外多上什麼「超補超值超人氣」的線上課程,除非我希望疫情結束後孩子眼睛破大洞。


他們需要安插的是更多的「離線時間」,他們需要減少的是不斷的上線時間。


但爸媽說,不管上課下課,青少年都離不開手機好煩人。


我只能說,這段期間大概連爸媽都在不停使用手機的失速列車上了,又怎能嚴苛要求孩子?


那麼就全家一起斷捨離,全家來個離線時間,先問爸媽你自己做得到做不到?


但手機挪開了青少年要做什麼呢?


我覺得「不做什麼」比「一定要做些什麼」沒有更不好、或更沒價值!


畢竟,大人小孩在沒有疫情的承平期間,幾乎都是鎮日奔忙、馬不停蹄,這段時光緩緩悠悠耍耍廢何嘗不好?


或許這個大疫情的一個最大啟示就是,要給人類有機會慢下腳步。


從工業時代發明機器,就想用大量生產的方式讓人類工時變少;資訊革命之後,更希望用AI與機器人讓人類少折磨自己一點,但是,結果呢?


從農業革命、工業革命到資訊革命,證明了一點 :

人類只會活得愈來愈累,學生學得愈來愈多愈來愈繁及煩,全世界愈來愈不快樂、全地球都走向憂鬱。


所以,不做什麼,很好,非常好,太好了。


或者,胡亂聊天、全家看電影追個小劇......,彈性一點、放緩一點,慢慢悠悠,安於當下,就很好。

 

能不能畢業,只能靠你,不能靠我

爸媽,面對疫情期間在家的大孩子,就只管大方向、大原則吧!
不是只要少根筋,而是只要抽出一根筋,讓他們有吃、有睡、有大致按照規定上課就好。


這段期間,青少年在家就要像丟掉;出去,反而要撿到。


否則,對外,爸媽要面對不能停歇的工作壓力、經濟壓力,以及愈來愈駭人的疫情;


對內,還要繃緊神經緊盯孩子有沒有認真上課、過得充不充實,那麼全家窩一鍋的這段時間,絕對是大人小孩的最大夢靨。


經過這段時間,不是疫情把家庭搞得妻離子散,而是緊繃的情緒讓家庭本身就是噩夢。


我只跟年輕人說:
「該上的課要自己負責,不上,我也不會知道,我也無從幫你負責,因為,段考還是會來,成績還是照打,後果自負,能不能畢業,只能靠你,不能靠我。」


另外,我也並非完全甩鍋,我第一天就言明,家事人人都要分擔做,但爸媽絕對不要期望太高,不要給青少年超過負荷或是會讓他們翻白眼的工作量。


適度、有分擔、有動一動就好!

更重要的一點是,提醒他們作息正常,然後,爸媽請先顧好自己吧。
面對普遍變種為「夜行性動物」的大孩子,我當然比他們早早入睡,睡前,我都是非常溫柔又暖心的以提醒取代斥責:
「同學們,早一點睡喔,這樣明天上課才不會沒精神,自己注意時間喔,媽媽我先睡了,晚安。」


然後,門一關,再度把青少年們全部都丟掉,清清淨淨的進入我美好的周公夜間課程。


我當然期望疫情趕快結束,因為,我早就比較喜歡「空巢」的無憂與自在,


但這不得已的「滿巢」期,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來應對每天、每個人的小混亂、小荒廢、小停頓、小不可思議吧,試著把每個「驚嘆號」變成「句號」。


這樣換來一個在充滿負面消息、緊繃擔憂中寧靜平和溫暖的一處「六星級防空洞」。


相信,疫情過後,青少年不僅更熟悉、更適應線上學習,更懂得自主學習的眉眉角角,也將更珍惜這小小斗室避難所的日日相挺、種種相依與相偎。


【延伸閱讀】家有青少年之爸媽的33個修練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87768?sloc=main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晨宇

勒索者和被勒索者都是缺愛的人 ,爸媽請不要再用複製上一代的教養,把自己的情緒丟到孩子身上 熱門精選

我們這一代被勒索的後遺症。我們小時候不被允許表達自己的負向情緒,因此當看到孩子展現他的負向情緒時,我們對這種情緒是處在陌生又漠然的疏離狀態。這種陌生,讓我們慌張無助,那種我們過去不被允許的經驗,現在在孩子身上展現時,彷彿要吞噬了我們。

和大家說個故事,這是有一次我在上班的途中觀察到的,帶給我非常多的感觸,所以時至今日我還記得。

那天我在走路的時候,我看到我前面有一對母女,女孩大概六七歲左右的年紀,非常活潑,非常可愛,在走的時候對於沿途每一花、每一草都充滿著非常多的好奇跟興趣,所以她三不五時可能就停下來看看花,然後聞聞草。


那位媽媽可能是在趕時間,所以我看見她其實沿途不斷地在催促著孩子動作快一點。


“你動作快一點,我再跟你講一遍,你動作給我快一點”

孩子當然有一搭沒一搭地跟上,但是一不小心可能注意力又會被周邊的環境所吸引。

媽媽之後就是有點不耐煩,然後她直接就惡狠狠地跟她說:“我跟你說,你如果再給我這個樣子的話,你小心明天就把你送到別的地方去,我讓你體會一下,沒有家的感覺是怎麼樣,你現在給我好好走”。


說到這邊我看到孩子的臉色突然就變了一下。變了一下之後,大概不知道她腦袋裡面想到了些什麼,然後她就開始比較緊張地跟著媽媽上去了,然後也沒有說話,沿途就這樣子默默地就跟在媽媽後面走。

我就在後面看著這一切發生了,我看見孩子的背影,其實我在那個時候有一種還蠻心疼的感覺。

因為我在想我已經開始有一點深入到孩子的心裡,我那時候在想孩子心中的感受,應該有一種心理,其實她並不是很情願和害怕的,她想要看路邊的花花草草但她仍然不敢這麼做,她並不想要像媽媽那樣走那麼快,但她不敢違抗。

我就在想那種感覺,就是:我為了要回應你的要求而做了我不願意做的事情,因為如果我不這麼做,不順從你的要求的話,我會處在一種很焦慮的感覺,我會處在一種很害怕的這種感覺。
 

情緒勒索

這是我們今天想要跟你分享的主題,她是美國一位心理學家叫蘇珊福沃爾,提出來的一個名詞叫做情緒勒索,叫emotional blackmail,國內的周慕姿心理師也針對我們的文化輿情,寫過一本同名著作,相當值得一讀。

情緒勒索其實它指的就是如同我們剛剛的例子裡面,它說的是有時候我們為了維持跟某一些重要的他人的關係,在過程當中對方有一些言行讓我們會有一種被貶低,被威脅或者是被勒索的感覺,為了降低心中這種焦慮的感覺,我們會去刻意地去做出一些我們不想做,但是配合或符合對方期待的事情,這個叫做情緒勒索。

所以對很多家長來說,情緒勒索很可能是我們從小長大的過程當中曾經被對待過的方式。而勒索我們的人可能來自我們的家人,可能來自我們的配偶或伴侶,也可能來自配偶或伴侶的親人等等,或者是來自同事、學校或求學時期的任何人都有可能。

當你感覺到那種你為了要回應對方的期待,如果你不這麼做,你將會處在非常巨大的焦慮跟恐怖的時候,很有可能它就是一種勒索的情況。

而這種勒索,他常常會用不同的方式出現在我們的生活當中。

第一種是在對話中出現。

比如說可能爸爸或媽媽會跟孩子說:

「我養你這麼大,你看看你現在做的這些事情,你是怎麼回報我的?我真的是實在是很後悔,你這樣做,我寧可當初沒有生下你」。

或者是:「你要是敢再給我頂嘴,你再給我多說一句話,你就給我出去,我就當沒有你這個孩子」。

再或者是說:「嘿,你再給大吼大叫試試看,你再給我在那邊再這種態度試試看,我等一下馬上叫員警來把你抓走,你再試試看,你再給我試試看」。

第二種是沉默的冷暴力

像是當孩子不順從時,大人在家裡就不理孩子,把他當一整晚的空氣,把門甩的乒乒乓乓的響,吃飯也不叫孩子,用這些行為去威脅孩子答應他回應。

類似像這樣子,你會發現,勒索的人,通常都會是我們生命當中對我們有重要意義的人,而你會發現他們往往只需要一句話,就能夠很大的去左右我們的情緒。勒索的人往往會用好幾種方式來達成他的目的,包含貶低你這個人的價值,要讓你覺得你是很糟糕的,你這個人很不值得,否則就是增加你的罪惡感。好像我們剛剛前面那個例子的媽媽,增加她的罪惡感。或者是透過對安全感的威脅,比如說一開始我們說的小故事的媽媽說把你送到別人家,這種安全感的威脅,來達到讓對方不吵鬧的目的。
 


為什麼我們不經意間對孩子使用情緒勒索?

我們通常在面對孩子不順從、不受教或是不規範的行為時,我們都會生氣,生氣孩子不聽話,違抗我們,有時候我們沒有太多的耐心去思考孩子的狀態,但是孩子的行為的確就在當下造成我們的困擾,這種困擾可能是對孩子行為的不順眼、對孩子不長眼的厭煩、對孩子不順從的憤怒等等,這些失控讓我們不舒服,所以最快奪回控制權的方式,就是用匱乏的方式讓孩子就範。什麼是匱乏呢,就是讓你面臨一個缺乏的處境,然後引發你的擔心或害怕,逼你就範,所以送去別人家、不要你了、不給你吃東西、或是情感上的冷淡不理睬,都是讓孩子處在匱乏的狀態,讓它就範。

這個方法因為對人類來說是莫大的焦慮或恐懼,因此效果很好,事實上我們自己可能就是這麼走過來的,因此用出來也不覺得有什麼怪。

但是,為什麼我們就是不經意展現勒索呢?

(1)我們這一代被勒索的後遺症。我們小時候不被允許表達自己的負向情緒,因此當看到孩子展現他的負向情緒時,我們對這種情緒是處在陌生又漠然的疏離狀態。這種陌生,讓我們慌張無助,那種我們過去不被允許的經驗,現在在孩子身上展現時,彷彿要吞噬了我們。

(2)我們這一代成長中的被勒索,讓我們對負向情緒是存在一種認知上的偏誤;認為負向情緒是不好的,是有破壞性的、是危險的,所以孩子展現出負向情緒是不對的、是危險的,這種「危險」或「不好」讓我們本能地想要「淨化」它,而忘記情緒沒有好壞之分。

(3)依據我們自己的經驗,情緒勒索相當快速有效,幫我們迅速處理眼前失控的狀態,減少焦慮,因此它不僅能控制眼前的狀態,也能減緩我們內心的慌張,那些是我們自己過去不被允許體驗的情緒。


情緒勒索可能是在不經意之間就產生了,作為家長的我們有可能及時覺察,及時叫停嗎?

或許有一個思考的方向,是我們可以在親子關係當中試著去覺察的。就是覺察對方(孩子)如果拒絕我們,他是不是需要承擔我們施加在他身上的威脅,如果對方的順從是因為要降低威脅帶來的擔心,那我們可能已經踩在勒索的黃線上。

因此,我們一起練習自覺;覺察孩子是不是正在為你的情緒負責,當你不把自己的情緒丟到孩子的身上,讓他去承擔不接納的後果時,或許我們就開始在一個自覺的路上前進。


親子共好參考
https://reurl.cc/A1Zm3K


心理照護團隊
https://reurl.cc/jdyK3M

#米露谷心理治療所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小羽

訂閱未來Family週刊

訂閱未來Family週刊

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