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8

Vol.36

學霸的讀書密技

banner
banner
1

建中任教40年》名師陳美儒:想養出學霸,父母請先做這2件事 封面故事

在建中任教近40年的退休教師陳美儒,教過許多學霸,自己的兒女也都極優秀,分別在大學電機系任教與擔任醫師。陳美儒觀察,想成為學霸,除了先天的資質要夠,後天的努力也很重要,其中,有兩件事是特別需要父母在家從小養成的。

說陳美儒是全台灣最瞭解學霸的人,一點也不為過。師大國文系畢業的她,在25歲、還是菜鳥教師時,就到建國中學任教,當時建中很少有那麼年輕的女老師,她的到來引發全校轟動。


 

在建中任教近40年,陳美儒桃李滿天下。她的學生中,光是政壇名人,就有賴清德、林佳龍、鄭文燦、黃偉哲、吳志揚等等;當醫師、教授,或在商界發展良好的人,更是不勝枚舉。

除了教國文,陳美儒還長期擔任導師,近距離的輔導這群大男孩們,對於青少年心裡頭在想什麼瞭若指掌;她曾獲十大傑出女青年、SUPER教師獎、教育大愛菁師獎等,出過40多本書,範圍涵蓋國文教學、升學攻略、諮商輔導等等。

退休後她繼續寫作,近日出版新書《資優生的祕密:任教建中40年 陳美儒的青春期孩子陪讀哲學》,帶領家長窺探優秀孩子們關於學業、家庭、戀愛方面的煩惱。

 

學霸要先天資質好+後天很努力

在建中近40年,陳美儒說,過往,還有些孩子是出身比較貧寒,但靠著自身努力拚上第一志願的,「例如以前有些學生的爸爸是開計程車或賣飯糰的,也有學生媽媽是在萬華擺攤賣內衣褲的,但在多元入學實施之後,這十多年來,學生大多家庭環境不錯。」

陳美儒說,她並不是認為父母一定要砸錢,才能養出會讀書的孩子,但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父母若能用正確的態度多參與、多陪伴,孩子的發展也可能會好一些。

教過數千位學生,陳美儒直言,學業成績到極其頂尖的孩子,大多是先天資質就很好了,後天又很努力;而如果要分析學業成績好的孩子有什麼共通特質,那有兩點是最明顯的,第一是專注度高,第二是閱讀力強。

「誰的屁股在椅子上黏得愈久,誰念書就愈厲害。」陳美儒說,這是從以前到現在不變的定律,專注度好、耐得住寂寞,別人在網路上打怪、你可以不打的,讀書效能自然好。

至於閱讀力就等同於學習力,原本就至關重要,如今隨著大考題目愈來愈長,閱讀能力對考試成績的影響也愈來愈顯著。偏偏有很多孩子沒有閱讀的動力,「打怪時可以三餐不吃,但800字的文章就是讀不下去!」陳美儒嘆道。

 

培養閱讀習慣的同時,也提升專注力

專注度跟閱讀力,都不是一蹴可及的,若父母能從孩子還小時就開始養成,最能事半功倍;陳美儒強調,兩者還相輔相成,可以透過閱讀、養成專注。

她回想,自己的一雙兒女,小時候都很愛看書,出去旅行時,孩子都會自己帶上兩、三本書,得空時能看。有段時間,她的孩子很迷漢聲小百科,「某一天,我在煎白帶魚時,他們突然跟我說:『媽媽,魚上面銀色的部分,你要刮乾淨喔,裡面可能有重金屬。』那時讓我嚇一跳!孩子看童書,是真的能夠吸收到很多知識的。」

所以,陳美儒總建議父母們,在孩子小時候,家中最好有個「閱讀角」,閱讀角要舒服、光線要足夠,裡面要有些有趣的童書,可以引發孩子的興趣,讓孩子願意窩著看書。

有些父母很苦惱孩子不愛看書,陳美儒認為,關鍵在於得讓孩子覺得有趣,如果只是死板板的把書給孩子、要求孩子看,當然不容易成功。

父母可以多跟孩子聊聊書中的內容,例如:「在睡美人中,如果王子當時並不喜歡睡美人,不願意吻睡美人,該怎麼辦?」又比如說:「鐵杵磨成繡花針,乍聽之下是很認真努力,但是不是也挺浪費資源的呢?」透過聊天,誘發孩子對書本、對故事的興趣。

父母自己的身教也要注意,如果大人自己從不看書、一直在追劇,卻又叫孩子去讀書,那孩子怎麼可能專心呢?陳美儒強調,從小就讓孩子養成閱讀習慣,並在閱讀的過程中,培養專注力,未來孩子在讀書時會很吃香的。

 

練習看到孩子的優點,陪孩子找到潛在的能量

不過,即便在學生階段是學霸,也不保證未來的人生就能一帆風順,陳美儒說,每個孩子都有他優秀的一面,也都有脆弱的罩門、內心的黑洞。

通常來說,成績好的孩子,思想比較獨立,內心也比較敏感,有時甚至會有點玻璃心,陳美儒舉例,有時只是旁人說句:「你這次考97分?好可惜喔!」,就傷害到這位孩子的內心了。有些孩子則是自尊心很強,碰到挫敗時,反而會更受傷。

陳美儒建議,父母還是要盡量多關懷孩子,青春期的孩子有時不見得願意跟父母說心事,這時可以看看有沒有其他值得信任的大人,能給予孩子一些陪伴、指引;無論碰到任何教養難題,只要將心比心、同理孩子,就能找到解方。

「每個孩子都有潛在的能量,是大人想像不到的,父母的任務,就是用好的觀念、正向的言語、溫暖的態度,陪著孩子成長。」陳美儒說,在過程中,父母自身也必定會有豐碩的收穫。

 

照片提供:陳美儒

 

2

高效讀書術》北一女學霸李政澐:我同學都有這3個學習好習慣 封面故事

「天生就有『學神』體質、屬於天才型的人,真的不多。」剛升上北一女二年級的李政澐觀察,能在每個學習階段都拿到好成績的人,大多是靠著好的讀書習慣跟態度,她也不例外。

李政澐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到介壽國中時期,成績都一直名列前茅;進入北一女之後,花了些時間適應高中生活,第一次段考班排19名,第二次段考開始又恢復了班排前幾名。

 

旁人聽到這樣的成績,都會覺得李政澐就是聰明、有天份,但李政澐自認,自己並非「天才型選手」,而是「刻苦自律型」;比較幸運的是,她從小就在父母的陪伴之下,養成了自律的習性,為她的學習之路打下了好基礎。

李政澐回想,父母從小並不會緊盯她的考試成績,而是告訴她「自己該做的事情就要認真做好」,只要她有好的態度就好。

她在小一、小二時的成績不算頂尖,小三後比較開竅,才第一次考了第一名,「我還記得,那時同學們都覺得『你好厲害喔』,我自己也蠻開心的。後來我就開始自己為自己設定目標,希望能有好的表現。」

一路成長的過程中,李政澐難免偶爾會鬆懈,但只要她沒那麼認真了,成績就會差一點,這更讓她決定要全力以赴,因為她不喜歡「對自己失望」的感覺。

進了北一女之後,李政澐花了段時間適應高中生活,也見識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第一次段考成績不優,讓她開始思考對策。

家住內湖的她,後來決定放學後先到學校附近的奶奶家讀書,過了交通尖峰期後,再去搭車,爭取更多讀書時間,也更要求自己的專心程度。做了這些調整後,第二次段考果然恢復好成績,也讓李政澐發現「原來我還可以更努力」。

 

李爸爸:父母要做孩子的教練、防護員與啦啦隊

李爸爸分享,自己並沒有要求孩子讀書一定要頂尖,在李政澐小時候,也曾讓她多元探索,接觸過鋼琴、打擊樂、舞蹈、攝影等等,但李政澐並沒有對特定才藝或領域特別有偏好,他便告訴孩子,那就把課業先顧好,未來在思考生涯方向時,會更有選擇權。

「每個奧運選手的背後,都有教練、防護員與啦啦隊予以支持,我覺得父母也該成為孩子的教練、防護員與啦啦隊。」李爸爸說,教練是最瞭解選手的,而家長也應當好好瞭解孩子,給予最佳指引,尤其要陪著孩子養成良好態度,學會為自己負責,更得讓孩子明白「每個人的未來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至於防護員的角色,則是確保選手身心健康。例如,李政澐原本就喜歡打排球,又不喜歡被同儕戲稱為「書呆子」,李爸爸就很鼓勵她多運動;當李政澐比較低潮、心情不好時,父母也就盡量陪著她、開導她。

啦啦隊的功用在於幫選手加油、打氣,李爸爸認為,這是父母最能使力的部分,只要真誠的欣賞孩子、多用正向言語肯定孩子,就能讓孩子更有自信、更勇敢的面對各式挑戰。

 

》李政澐的5個讀書心法

李政澐常受邀向學弟妹分享讀書方法,她將自己的學習觀念與習慣歸納成以下5點:

1、踏踏實實,把握每一天:

以國中三年為例,李政澐在剛升國中時,就決定「把國一當國三讀」,並不是說要神經緊繃的度過三年,而是要很踏實的念書;畢竟,對會考來說,每一科、每個章節都是重要的小螺絲釘,不能輕易放過。

有不少人在國一、國二時會比較鬆散,國三才開始拚,容易又累又緊張;相較之下,李政澐自認在國三複習時還算順利,每個段落都能「依稀記得」,就是因為之前有打好基礎。

2、耐心弄懂課本,包含古文:

念書紮不紮實,關鍵在於耐心,李政澐強調,一定要靜下心來弄懂在讀的東西,不要覺得不耐煩就停下來或跳過去。

就連國文中的古文,也是如此。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古文,其實,只要碰到時,耐著性子把古文翻譯成白話文,看看自己解析的意思跟作者想表達的是否一致,真正用心去理解,就能有效克服;會考時,國文選擇題的選項有時會節錄古文中的某一句,如果曾紮實讀過,自然就不怕了。

3、確實訂正,自製「錯題本」:

每次考試完都確實訂正,最能檢視自己哪個環節沒弄懂、哪種類型不熟悉、或哪些地方容易粗心。李政澐很推薦自製「錯題本」,把錯的題目抄下來或剪貼下來,把詳解與正確觀念等等都寫在題目旁,有助於加深印象,也避免自己一錯再錯。

她分享,在國三模擬考時,有次數學手寫題考到圓面積,她答案算對了,但最後沒加上pi(圓周率符號),被扣了1分,她就在錯題本中記下「有圓面積的手寫題要加pi」。去年會考數學的最後一題手寫,又考了圓面積,這次她就記得加pi了。

4、彙整出屬於自己的筆記:

現在各種學習資源很多,各大補習班或出版社都會出講義、評量、隨身讀等等,但李政澐建議,還是要自己做屬於自己的筆記,印象深刻,而且最好能彙整在一起,等到需要複習時,才不會花太多時間找筆記。

李政澐自己是從國小開始就有做筆記的習慣,她喜歡以課本為主,寫題目時如果有遇到新的重點或考點,需要再加註筆記時,就直接寫到課本上,一目瞭然好查閱。

5、做讀書計畫,誠實面對自己:

在國小階段,李政澐都是跟著學校班上與安親班的學習進度,國中之後,她才開始做讀書計畫,練習自己規劃讀書進度。

她建議,讀書計畫可以「以週為單位」,剛開始規劃時,一定會很難拿捏一個禮拜要分配多少的量,但一個禮拜很快就過了,屆時又能重新調整,只要誠實面對自己、做了計畫後不要摸魚,很快就能找出讀書的節奏。

 

》北一女學生常見的3個好習慣

進了北一女之後,李政澐觀察到,同儕之間普遍有以下3個學習好習慣:

1、課前預習:

李政澐自己平常不一定會做課前預習,有時間才做,但她進北一女後發現,每次上課後、老師要大家翻開課本時,同學們的課本上大多已經有畫重點了,很多人都有課前預習的習慣。

她強調,高中階段每堂課的內容都蠻多的,如果沒預習就去上課,確實會比較難完全吸收老師講的東西,現在她也養成了課前一定預習的習慣。

2、善用時間:

高中有很多自己能運用的時間,包括午休、自習課等等,李政澐觀察,多數同學都會善用這些時間來讀書,而且會「小時間做小事情、大時間做大事情」。

比方說,比較零碎的時間,就背點單字、做些功課,可以減少回家後的負擔;比較完整的時間,就讀讀某個單元,或把某個概念搞清楚等等。

3、專注力很高:

相較起國中,高中的學風更自由多元,李政澐說,每逢下課、午餐或自習時間,常見同學在教室裡聊天、彈吉他、打鼓等等,但想讀書的同學,只要戴上耳機就能專心,不需要太多「暖機時間」,馬上就能切換進讀書模式。

現在很多人抵擋不住手機的誘惑,李政澐分享,她有同學就把手機交給她、由她為手遊APP設密碼,雙方約定好在一個月後、段考結束後,李政澐才能幫同學輸入密碼、解鎖那一個手遊APP。

李政澐強調,成績是不是頂尖,雖然不能決定未來成功與否,但有沒有上進心卻可以,不能只是覺得讀書煩就不去讀,還是要為自己的現在與未來負責,「為自己而讀」才是最重要的。

照片提供:李政澐

3

金牌學霸》清大電機郭柏辰全大運奪冠!他用4原則兼顧課業與田徑,嚴苛自律只為追夢 封面故事

郭柏辰從小就嶄露田徑天份,在鉛球的表現突出,曾經想專攻體育,但因功課也很好,後來下定決心雙軌並行。在學業方面,他讀資優班、考上清大電機,於田徑場上也屢屢奪金;成功兼顧現實與夢想,郭柏辰的致勝關鍵是什麼呢?

前陣子,台灣選手在東京奧運表現亮眼,引發一陣討論體育賽事與關注運動選手的浪潮。在多數人的既有觀點中,「選手」與「學生」的角色重點完全不同,在現實考量下,當要進行生涯規劃時,兩者似乎只能取其一。


 

曾經,郭柏辰也面臨了這樣的選擇,後來他做了一個勇敢的決定,兩者都選,一邊在體制內讀書、考試、拚升學,一邊進行田徑場上的訓練,也持續比賽。

在過程中,他也曾經遭逢挫敗、曾經找不到平衡點,更得冒著兩頭落空的風險。但後來,他考上了清大電機,在學術專業持續深耕;也在去年的全國大學運動會中摘下一般組男生鉛球與標槍兩面金牌,鉛球項目更創下14.79公尺的佳績,打破大會紀錄。

文武雙全,讓郭柏辰在學霸雲集的清大校園成為風雲人物,曾獲頒校內最高榮譽的「行健獎」,清大校長賀陳弘還曾公開表揚他,向他請教投擲標槍的技巧。

 

從小好動愛玩,被教練找去比賽一鳴驚人

郭柏辰從小就很好動,愛玩躲避球、籃球、網球。國小五年級時,因為體格好,被體育老師相中,找去參加鉛球比賽,後來又因比賽表現亮眼,被網羅進田徑隊,「當時我對田徑也不太瞭解,只是想到如果去練習,中午就可以不用午休了,好像不錯!」

在訓練的過程中,他漸漸發現,自己在投擲這塊似乎挺有天份,能丟得比別人遠、比別人好,還挺有成就感的,也很喜歡「東西在天上飛很久」的感覺,就愈來愈投入練習。

國小畢業後,功課原本就不錯的他,在家人的期待下,順利考上了新竹實驗中學的資優班,他一邊讀書,也一邊在校內體育老師蔡明憲的協助下,繼續利用中午休息時間練體能,蔡明憲還帶著他到成德高中找教練杜茂生精進投擲技巧。

如此持續努力,讓郭柏辰在國三時拿到了全中運鉛球第四名的好成績,成為台灣田徑界受矚目的新星。

 

國中讀資優班強者環伺,曾對課業鬆懈

但,課業方面就沒有那麼順利了。郭柏辰回想,剛進新竹實中資優班時,發現每個同學都好優秀,自己再怎麼努力,頂多就是跟大家差不多而已,也考不贏別人,就有點鬆懈了。「那時常常滑手機,打『神魔之塔』,有時手機一玩就是一、兩個小時,高中也沒有考好,考上了建功高中。」

成績不如國小時頂尖,比賽表現卻亮眼,此時的郭柏辰,動了要專心練田徑的念頭,最後卻還是放不下家人的期待。

「國中玩比較兇的那陣子,父母當然會唸一下,但也沒有很天崩地裂的罵我;從小到大,他們其實也沒有明講過什麼,也沒有叫我不要練田徑了,但我能感覺到他們希望我定下來,好好讀書。」在乎家人的他,最後決定在高中階段要努力衝刺學業,也兼顧自身的田徑夢。

 

選手訓練原則,其實也適用於讀書

靜下心來思考、規劃高中三年的對策之後,郭柏辰發現,在選手訓練的過程中,其實有不少原則也適用於讀書,就開始身體力行,朝著目標邁進。

原則1:先設定明確目標,再思考如何達成

好的運動員都會思考,自己在這個賽季想要達到什麼成績。「以鉛球來說,我平常練習就知道自己能丟到哪裡,那能不能再遠一點點?再進步一點點?有了目標之後,就能去想該如何達成,有相應的訓練計劃,例如重量訓練怎麼加強、投擲技術如何再精進等等。」

郭柏辰為高中三年設定了大的目標:至少要考上清大。然後再訂出小目標,例如要加強數學、英文等等,並根據目標擬定讀書計畫。

原則2:記錄自己做了什麼,滾動式調整

運動選手都有訓練日誌,把每天做了哪些訓練記錄下來,掌握自身狀況。郭柏辰把這一套也用在學業,每天記錄讀書狀況,除了能盤點進度,也有助於讀書計畫的滾動式調整。

量化、視覺化的具體記錄,能讓自己更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郭柏辰說,這有助於他把心定下來,更能專注前進。

原則3:練習自律,對自己嚴苛一點

有目標、有方法之後,執行意志也很關鍵。郭柏辰的每日讀書計畫很細,每科會排一至兩個小時,讀完後休息10至15分鐘,再繼續讀下一科,讀書期間他不會碰手機,只有在休息時間簡單瞄一下,把手機當成蒐集資料的工具。

他也維持每週三、四天,每次大約三小時的田徑練習,加上讀書、補習,時間排滿滿,「其實蠻累的,但我不想輕易放棄田徑,所以就對自己嚴苛一點、自律一點。」

原則4:持續「練心」,讓內心更強大

郭柏辰認為,在努力的過程中,心態是最重要的,一切的經歷都能化為心性的養分。比方說,他在國中資優班的同學都很厲害、考高中時表現不如預期等,這就能讓他磨練如何面對挫折感。

又例如,當田徑練多一點時,功課可能就會掉下來一點,該怎麼抓到平衡頗為挑戰;郭柏辰後來將心態調整為「我課業顧好,時間夠時,用田徑來放鬆、抒發,用興趣當成我努力的動力。」

他強調,無論為了什麼目標而努力,都要一直「練心」,讓自己的內心更強大,要相信自己是做得到的。

 

為了心中的夢想用盡全力,吃苦當吃補

「這一路走來,我慢慢的抓自己的能力在哪裡,慢慢的進步,慢慢的達成一些小目標,雖然這些目標都看似很小,但累積久了,就會發現它比你想的多很多。」

順利考上清大電機之後,郭柏辰還是延續高中三年的模式,繼續一邊讀書、一邊練田徑,同學在休閒或玩樂時,他總在操場練習,吃苦當吃補。

在教練周宜辰的指導下,郭柏辰也開始練標槍;他大一時就在全大運奪下鉛球冠軍,去年也摘下鉛球、標槍雙金。

電機系課業繁重,很多人都好奇郭柏辰怎麼應付得來,他說,其實練田徑跟讀書這兩件事情是能相輔相成的,「我在訓練中,可以學到專注面對事情、抗壓性等等,課業上的學習則能讓我邏輯好、更瞭解自己的特性等等,這對訓練很有幫助的。」

開學後要升上大四了,郭柏辰還想在田徑路上繼續努力。一般來說,田徑選手的黃金期在25到30歲之間,以此來看,他還是很有機會的;郭柏辰說,今年東奧羽球男雙金牌的選手李洋,大學就是乙組的,卻持續打球,堅持到底,就是一個蠻好的例子。

郭柏辰有位很喜歡的田徑選手,是2016年里約奧運標槍金牌、德國的Thomas Röhler,他在大學時是讀經濟學的、碩士則唸工商管理,邊讀書邊練習,也成了世界級的頂尖選手,「如果我就是很喜歡投擲,那是不是可以效法他,同時做好兩件事情呢?」

「喜歡東西在天上飛很久」的郭柏辰,為了這份喜愛,已經努力了十多年,他還繼續前行,故事未完待續。

郭柏辰在奪金後與老師周宜辰(右)、張祐華(左)合影。(郭柏辰提供)

主圖:《敢動傳媒》林嘉欣/攝影
 

4

聰明不是成功的唯一條件!台大醫學系 王郁翔》決定一個人成就高低的,主要是他的好習慣 封面故事

王郁翔的經歷,很容易被貼上「會玩、會讀書、就是聰明」等標籤。深入探究後發現,對自己負責、廣泛學習等習慣,讓他人生的主線、支線都精采。而這些習慣都是從小日積月累養成的。

「自律帶來自由」,這句話聽來老套,但在王郁翔身上,卻再度驗證。他自己的詮釋是:hold住人生的主線,才能盡情的開支線;想要任性,前提是別脫序。


 

台灣大學醫學系六年級的他,是今年台大開學典禮致詞代表,這是由台大優秀青年中甄選而出。他也擔任過台大醫學院學生會長、台大醫學系學生會長等職位,還曾是「台大三大夜」中「南友之夜」的總召。

 

從小開始、日積月累養成的好習慣

王郁翔曾在大五時選擇延畢,給自己Gap Year當禮物,選修有興趣、但與醫學無關的課程。目前進入臨床學習階段,他除了在台大醫院實習,週末也如同前幾年般的排滿家教,以求經濟獨立。他還經營自己的podcast頻道、分享觀點,甚至跑到學長的新創公司打工,拓展視野。

瀏覽王郁翔的經歷,很容易貼上「會玩、會讀書、就是聰明」等標籤。

深入探究後則發現,對自己負責、廣泛學習等習慣,讓他人生的主線、支線都精采。而這些習慣是從小開始,日積月累養成的。

 

好習慣1.愛閱讀

王郁翔是台南人,父母僅專科畢業,在鹽埕市場賣水果。「我小時候最愛看書,老是跑圖書館,看亞森羅蘋、歷史故事,小三前就把金庸都看完了!」他說,爸媽在家中常看書,還常傳達「看書是好事」的訊息,他在耳濡目染之下,便愛上了閱讀。

「我還記得小學時曾在書店哭,拜託爸爸買一套《吳姊姊說歷史故事》給我,大約要價五千元吧,後來爸爸真的買給我了,」這件事,王郁翔至今仍印象深刻。他看書總是一發不可收拾,非看到個段落不可,常常看書到半夜。凌晨兩點、爸媽起床補貨時,他就躲進被子繼續用手電筒看。

當然,他之所以能盡情看書,前提是顧好了學校課業。做好了該做的事,就能做想做的事。

 

好習慣2.樂在學習

廣泛學習的種子,也在王郁翔的童年階段就埋下。他回想,以前父母賣水果是在早市跟晚市,中午之後就有段休息空檔,爸爸會陪他一起算數學。起初是算學校的功課、評量等等,後來都算完了,爸爸就開始買奧林匹亞考古題之類的題本給他。

「那時他是真的陪著我、一題一題的算數學,不是只坐在旁邊看,也不是用『上帝視角』指導我,而是真真實實的討論『這題要怎麼解』,一起研究原理、導證公式,」王郁翔說。這段陪伴,大約持續到他小四,也讓他真正愛上學習。

升上高年級後,他開始準備國中資優班的考試,後來也順利考上建興國中資優班。從鄉下小學進到台南最知名的資優班,「本來覺得我可能被電慘,結果我還是常常考全校第一。」後來,他又考上台南一中的科學班。

 

好習慣3.主動積極

高中三年,王郁翔開心、主動的嘗試許多新事物。例如,他發起辦給小學生的科學營,還曾在校慶時去「堵」學長王金平,成功募到3萬元贊助。後來這科學營成了南一中的傳統。

但同時,他的學業成績也變成倒數過來比較快。當時因家中經濟考量,王郁翔已決定考醫學系,但最後只考上高雄醫學大學牙醫系,「我知道是因為過去幾年太安逸,於是決定重考。」經過一年閉關,他順利進入台大醫學系。

 

好習慣4.對自己負責,做生命的主人

這段重考經歷,讓他深刻體會到「對自己負責」的重要性。

也如同知名作家柯維在《與成功有約》一書中所言:對於錯誤,主動積極的做法不是悔恨不已,而是承認、改正,並從中汲取教訓,這樣才能真正反敗為勝。

上大學後,王郁翔的生活主線是讀醫學系,支線則是繼續體驗各種想做的事,包含接家教、玩社團、當國際志工、到高中辦科系分享會,甚至還在臉書的高中職課業社團「自願駐站」、固定回答網友的課業問題。

最近則錄起了podcast,「我做事不看CP值,雖然當下並不確定這些經驗的用處,但都是自我的探索。」

他也曾因為太忙,決定進入臨床階段時透過延畢、給自己一年的Gap Year,選修一些與醫學無關、但自己喜歡的課程。

王郁翔認為,他能對自己負責,是因為爸媽的信任與放手,「從中學之後,他們就不太管我,讓我漸進式的獨立。我對自己的要求也高,會認真對待投注的事。」他用行動證明,在高度自律、顧好人生的主線之後,就有任性的餘地,開展各種支線。


王郁翔的好習慣

身分:
台灣大學醫學系六年級、今年台大開學典禮致詞代表

好習慣:
・愛閱讀、樂在學習・對自己負責、做好想做的事

大學上課也能像吃Buffet?台大首創「學習規劃辦公室」,協助孩子打造自己的學習路徑 教育快報

108課綱啟動新教改,希望成就每一個孩子,自我探索的學習歷程成為一大關鍵。高中降必修、增選修,催生了課程諮詢教師,大學也回應日益複雜的人才需求,提供更多元彈性的學習空間。

「你大學讀的是哪一個科系?」這在日後恐怕是愈來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現在大學不再只能乖乖讀一個科系到畢業。

當年參加大學聯考的父母,很難想像現在多元的大學入學管道,以及日益打破框架的學習生涯。除了較熟悉的「雙轉輔」(雙主修、轉系、輔系)之外,多所大學紛紛搶辦「不分系」、跨領域或跨校課程,開啟學習的更多可能性。


 

台灣大學去年提出「未來大學」的目標,希望以學力取代學歷,轉型為「以學習者為中心」的開放大學,並於近日提出具體行動方案,包括探索學習計畫、領域專長、創新領域學士學位學程、設計你的課程、設計你的大學等,已陸續上路中。

 

以學習者為中心,設計專屬的學習模組

有人認為擁有較大的選課彈性,是好事,因為真實世界本來就是多元的,大學生也該有更多可以獨立做選擇的空間;但也有人提出擔憂,當學生有太多選擇的時候,會不會感到更茫然?

為此,台大率先借鏡國外「學術建議」(Academic Advising)的經驗,在教務處成立「學習規劃辦公室」,透過校級的專業學習引導網絡,幫助學生因應日漸多元的學習管道,打造專屬的學習模組與路徑。

「傳統的系導師通常會跟學生聊聊天,談談該科系的未來發展、選修哪些課程,但這已經無法滿足學生的需求,」台大副教務長、學習規劃辦公室主任詹魁元做了生動的比喻,以前學生從大一到大四只有一條路走,但現在就像置身在一個操場,可以自由選擇往哪個方向走。

詹魁元觀察,台大內部也有一股渴望改變的動力。他談到,行政團隊年輕化,很多系主任僅40多歲,關注改革的影響力可能是未來20年,更容易順勢打破嚴重的科系藩籬;近年發現學生也變得不一樣了,不論考試、報告或做專題,「他們不怕苦、不怕難,就怕做得沒有意義」,對教學創新無異是一大挑戰。

他舉例說明,在機械系最難的就是做車子,但台清交成紛紛成立賽車隊,賽車隊很花錢、花時間,要去拉贊助、功課可能不好、又沒有人喜歡,卻仍發展得十分蓬勃。

這可能與國高中教學的改變有關,愈來愈多學生有進行專題研究、參加競賽等經驗,對於在大學的學習很有幫助。」詹魁元說。

 

1/4的學生覺得受限,希望能夠為未來而學

據台大108學年的統計資料,約有11%的學生在大一時提出轉系申請,全校申請轉退學的學生比例更高達13%。調查也顯示,將近1/4的在校學生對於自己有清楚的目標,但覺得受限於現行的制度環境。

詹魁元表示,當學生對於學習感到困惑,包括對於目前科系沒有興趣、找不到自身的學習方向、不確定修習哪些課程銜接未來的生涯發展等,都可以向學習規劃室尋求協助。

學習規劃辦公室就像是熟悉各種學習路徑的串聯調度站,連結校內現有的學習軌道與新設的路線,進一步協助同學選擇適合的學習管道,也會陪同學生一起打造自己想走的新路徑。

學生只需線上申請,就能夠進入學習規劃辦公室的輔導流程,包含預約面談、進行評估、提供建議、協助找到資源等,而且結案的決定權是在學生身上。

比方說,專業人力就是其中一項重要的資源。詹魁元指出,學習規劃辦公室除了引導學生發掘自身興趣外,也將整合跨領域專家智庫,例如原系導師、跨領域導師、同儕、業師、校友等資源,都是辦公室的合作夥伴,可以借重他們在該領域的人生經驗,引導學生適性發展,支持學生發展個人化的學習模組。

就讀台大電機系的陳懷璞,在高中時曾以「魚能發電」專案獲得英特爾國際科展獎,因而保送進入台大。透過創新領域學士學位學程,他有機會實現自己的夢想,以「魚能發電」科技創業,幫助進行海洋探勘與魚類探勘,而學習規劃辦公室將協助他在電機系之外,尋找適合的海洋所導師及海洋探勘業師。

由於一切還在草創時期,很多時候仍需要「摸著石頭過河」。詹魁元坦言,不只學生要學習,老師、行政人員也在學習,但令人欣慰的是,他常常收到老師來信主動表示願意幫忙,「這就代表成功一半了」。

 

照片:台大賽車隊提供

 

黑幼龍:最快樂的人是會欣賞別人優點的人;最輕鬆快樂的父母,是會欣賞小孩的父母 精采人物

黑幼龍比喻,養育孩子就像種樹,是長期的工程;「父母所要灌溉的養分和水分,很簡單,只要給他肯定、欣賞、鼓勵、讚美、陪伴,而不是過多的補習或才藝班。」

中文卡內基訓練創辦人黑幼龍參加一位親戚的兒子婚禮時,他對黑幼龍說:「你的名氣我不羨慕,你的學問我也不羨慕,我最羨慕的是,你有4個這麼好的孩子。」


 

黑幼龍育有3子1女。老大黑立言是台灣卡內基的執行長;老二黑立國從小常闖禍,現在是華盛頓大學醫學中心副院長;老三黑立琍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畢業,現為全職媽媽;老么黑立行為史丹佛碩士,曾做過產品設計工程師、創業,目前從事創投。

黑幼龍養育孩子,奉行「慢養哲學」:不要太緊張、不要太急,不以當下的表現評斷孩子,給他們多一點空間和時間。4個孩子成長過程中大大小小的問題不斷,無論是黑立國中學成績慘不忍睹、不時惹禍,或是黑立琍法學院念了一星期就不念了、黑立行大學想念戲劇系,黑幼龍都忍住不干涉,放手讓他們自己做決定。

現年81歲的黑幼龍有10個孫子女,慢養哲學也延續到第三代的家庭教育。黑幼龍近距離觀察台灣和美式教育,加上長年的教養經驗,有感而發地說:「要忍住,不說教、不管教孩子,比管孩子還難!」

 

管或不管孩子?依孩子成長階段而不同

黑幼龍指出,所謂的管教,必須依著孩子成長的階段,做出不同的調整。嬰幼兒時期,喝奶、換尿布什麼都要管;進入小學階段,不少爸媽緊盯孩子寫功課、準時洗澡和上床睡覺,甚至有媽媽在孩子刷牙時計時,規定刷滿3分鐘,「什麼都幫孩子想好、什麼都盯著他,他永遠學不會主動,沒有自主能力。」

到了青少年階段,和13、15歲的孩子相處,最好的方法是「把他當成大人,傾聽、問問題。」黑幼龍觀察,許多華人父母像管軍隊一樣管青少年,不能打電動、不能交異性朋友,但根本沒有用。

黑幼龍舉例,爸媽不喜歡女兒交男朋友,一味批評或禁止只會有反效果。不如問問她,這個男生有什麼優點和缺點?「讓孩子自己分析、做決定,效果一定比你直接管他,要好得多。」

爸媽不妨捫心自問,交朋友時最不喜歡和哪種人往來?不外乎愛嘮叨、愛說教、講大道理的人,「偏偏父母和老師最愛講道理。」黑幼龍強調,每個人最想交往的朋友,一定是專心傾聽自己講話、對自己說話感興趣的人,「想贏得孩子的信任,爸媽必須專心聽孩子說話,就算裝也要裝出來,只要不要太假就好。」

隨著孩子年紀愈長,對孩子的尊重程度必須提高。「青少年孩子需要尊重,和他溝通後,讓他練習做決定,做自己的決定負責任。」

黑幼龍很能理解父母的心情,「對孩子,要做到不指責,還要尊重,的確很不容易!」他安慰父母,往好處看,父母愈是尊重孩子、和孩子好好互動,大人發脾氣、責備孩子的次數會愈少;反而是愈常管教孩子的,發脾氣的次數會多得多。

黑幼龍在《不管孩子,比管孩子還難!》一書提到,「當孩子18歲以後,父母該擔任的是『顧問』的角色。所有的顧問都不會替客戶做決定,當孩子和我們討論完,他們必須自己做決定,而且父母還要鼓勵他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老么黑立行進史丹佛大學後,一直對戲劇很感興趣,但不敢決定念戲劇系,黑幼龍也不替他做決定,「尊重與干預之間,只有淡淡的一線之隔。」到了第三年非選系不可,兒子自己決定念機械系;但大學畢業後仍懷抱演員夢,黑幼龍也沒有阻止他,最後闖不出什麼名堂,他自己乖乖地回史丹佛大學唸研究所。黑幼龍說:「你要忍住,畢竟這是孩子自己的人生。」

 

千萬不要比較孩子,會讓他自卑

黑幼龍從小對待4個孩子一視同仁,「千萬不要拿孩子跟手足或是親戚的小孩來比較,這是最容易造成孩子自卑的對待方式。」黑幼龍強調,孩子犯錯固然要教,但他從來不會因此改變對孩子的態度,孩子所受到的待遇也都和其他手足一樣,沒有差別。

關於這點,黑幼龍很感謝父母,從小不比較他們6個小孩,或許是當時生活太艱困,爸媽完全不管小孩。黑幼龍考初中時考差了,念了一間不怎麼樣的學校;相形之下,哥哥念師大附中、弟弟念成功中學、妹妹念一女中,黑幼龍並未因此自慚形穢,「我從不覺得他們比我高人一等,和他們吵架、打架,沒有在讓步或退縮的。」

其中最大的關鍵在於,爸媽從來不會說「你看你哥哥念師大附中、弟弟念成功」,對6個孩子同等看待,無論是態度或是待遇,如衣服、鞋子、腳踏車等,都是一樣的。黑幼龍說:「父母並不覺得我沒出息或是沒希望,對我的關心和態度,不僅沒有比其他兄弟差,甚至更好。」

黑幼龍強調,「孩子的成績好壞,和他是你的孩子完全是兩件事,表現再不好也是你的小孩,要平等對待。」

「我們有太多的stereotype(刻板印象),好孩子就一定要功課好嗎?」黑幼龍指出,長遠來看,20、30歲以後你念什麼學校就沒有那麼重要了,靠的是你的本事、做人做事的態度和溝通能力。

 

想像一下,你想要孩子成為什麼樣子

黑幼龍演講時,常對家長做調查,「你希望孩子將來長大後,成為什麼樣的人?」是功課很好、念第一志願但個性退縮自卑、常和人吵架?還是希望孩子功課沒那麼好,但充滿自信、待人真誠、有不少好朋友呢?

絕大多數的父母都選擇後者。但弔詭的是,多數父母實際上選擇的卻是前者,追求孩子的課業成績,要求他們用功讀書、考最好的學校。

黑幼龍認為,「坦白說,書念得好、工作好,這些當然很好。但父母費盡心思培育小孩,最終不都是希望孩子將來能更幸福嗎?」「你希望孩子將來長大後,成為什麼樣的人,現在就開始朝這個方向引導。」

「決定孩子一生的是性格,而不是考試成績。」幫助孩子更有自信、態度積極正向,才是他一生最需要的。

 

父母要學著欣賞、讚美孩子

黑幼龍比喻,養育孩子就像種樹,是長期的工程;「父母所要灌溉的養分和水分,很簡單,只要給他肯定、欣賞、鼓勵、讚美、陪伴,而不是過多的補習或才藝班。」

黑幼龍強調,「爸媽看孩子的聚焦點,應該去看他的優點;更重要的是,在他有好表現時就給他讚美,這對他一輩子都有好影響。」

例如:孩子不喜歡做家事,當他洗了自己的碗,你一定要讚美他「好有責任心」「你真棒」,再加一個擁抱,下次孩子會想做更多。相反地,如果你嫌棄洗不乾淨,或是說「洗自己的碗是應該的吧,怎麼沒有拖地板?」他以後再也不會洗了,更不會去拖地板。「批評、責備,會傷害孩子的自尊,他就不想改變了。」

卡內基鼓勵,給予真誠的讚賞與感謝。黑幼龍說:「人的天性較偏向嫉妒,所以我們需要學習、練習、再練習,才能具備欣賞他人的能力,進而表達出來。」為人父母,更需要好好學習,「最快樂的人是會欣賞別人優點的人;最輕鬆、快樂的父母,是會欣賞小孩的父母。」

黑幼龍前後在美國住好幾年,他發現華人地區的家庭、學校很少給孩子讚美,在美國的父母和老師很習慣讚美孩子的好表現。卡內基有個班別為「慢養父母班」,學員最常問的問題是,「如果我讚美小孩,小孩會不會因此變得驕傲、自以為是?」黑幼龍指出,這些爸媽過去沒有得到讚美,因此以為讚美孩子很危險;但其實正好相反,讚美孩子會產生好影響,「除非是虛偽的讚美,才會對孩子造成危險。」

 

照片提供/發光體文化

尚瑞君》考試太多讓青春正盛的孩子變得面無表情,孩子,我無法改變教育制度,但希望你能這樣生活... 名家專欄

剛念八年級的祐亨跟我說:「跟我們教室隔著走道的對面,有兩個九年級的班級。每次看見他們下課,就覺得他們好可憐!因為考試太多」 青春真的有必要浪費在這樣反覆的考試上嗎?這是多少學子的吶喊!

孩子,我無法改變教育制度,但希望你能這樣生活

沒有一種教育制度可以適合所有人,除了衝撞或是離開現有制度,我們還可以怎麼選擇呢﹖  

父母傾聽孩子的心聲,並給予支持與陪伴, 是孩子能生出力量,並肯定與發展自己的定心錨。

跟孩子聊天,最能貼近孩子的內心。 


 

有天晚上,剛念八年級的祐亨跟我說:「跟我們教室隔著走道的對面,有兩個九年級的班級。每次看見他們下課,就覺得他們好可憐!因為考試太多,每個人都考得面無表情了。真的有必要這樣考試嗎?」 

青春真的有必要浪費在這樣反覆的考試上嗎?這是多少學子的吶喊! 

沉默了片刻,我回答:「因為現在你們面對的教育制度,還是得透過考試的成績來做篩選。」 

他說:「我看簡媜的《老師的十二樣見面禮》,還蠻羨慕美國的教育制度。」 

我說:「對啊!他們比較鼓勵孩子,會挑孩子的優點強化。不像我們的教育,比較習慣挑孩子的缺點批評。只是每一種教育制度,都有各自的優缺點。」 

他有點感慨地說:「不知道等我到九年級的時候,會不會也變成像他們那樣面無表情。」 

祐亨是個成熟、善思考、也懂事的孩子。但是當他憂心自己將來也會成為無感的考試機器時,我的心情突然很重、很沉,也很想吶喊,是什麼讓青春正盛的孩子變得不會笑、變得面無表情,變得讓看見這種情況的學弟妹們,不敢期待自己長成他們應該有著神采飛揚的模樣? 

沉思了一個晚上,親愛的孩子,媽媽想跟你說:我們目前都沒有辦法改變你現在所面對的升學考核,但我們可以給自己一些精神上的食糧,讓自己更有勇氣與能量,去面對該來的一切。 


一、人生只是經歷,終將都會過去。 

快樂、痛苦、成功、失敗,是我們常常要面對的,這些都是生活的一部分,所有的事件都會過去,過不去的往往是自己的情緒,你要學著讓它過去與放下,不要讓自己被情緒干擾太久。 

高中時我的國文老師就說:「聯考很苦,但一咬牙,就過去了!」在苦澀中偶爾想想開心的事,會好過一些。 


二、愼重面對每個選擇的機會。 

考試與升學,交友與就業,這些都是選擇。每一個機會,都有一種可能,你要慎重面對每一次可以選擇的機會。 

在機會來臨前,要先培植自己的能力和實力。多讀書、多運動,把身體和心靈都養得強壯與強韌,在選擇與放棄時,盡量讓自己做出明智的取捨。 


三、樂於接受挑戰。 

在成長的路上,要珍惜每個豐富自己的可能,多嘗試與多接受挑戰。人生沒有回頭路,時光不可逆,寧願現在揮汗努力,也不要日後流淚後悔。 


四、交幾個談得來的好朋友。 

要珍惜談得來、心意相通的朋友。朋友也許不會一輩子在一起,但要讓彼此在可以相處的日子裡,都留下溫暖而真誠的回憶。 


五、常常問問自己究竟追尋什麼。 

考試很多?煩惱很多?青春痘很多?這些都是生活的表象,要常常問問自己的內心,到底在追尋什麼,想要靠什麼餵養自己的生活和夢想。當你的動機夠強,宇宙都會釋放出幫助你的能量。 


六、不要計較成敗得失,但要全力以赴。 

青春最美好的,是有犯錯的時間和修補的機會。不要害怕犯錯與害怕失敗,也不要太計較得失,但一定要全力以赴。 


七、家庭是你永遠的港灣。 

家庭是你最溫暖的依靠。現在是父母給你的家,以後當你有自己的家庭,也要讓家庭有溫暖的愛在裡面流動,讓自己和家人的心靈,都有可以放心停泊的港灣。 


八、照顧好自己。 

家人、朋友,都不會永遠陪在你的身邊。我們不可能、也不可以總是依附著別人來過日子,只有你自己,可以對自己做到不離不棄。

永遠都不要背棄自己的初心,要保持善良與真誠。想讓生活更美好,就多對自己微微笑,告訴自己:「我可以的、我做得到。」 


九、讓未來的你,感謝現在努力的自己。 

時光不可逆。不要讓自己在過往的回顧中,留下太多的後悔和遺憾,要謹言慎行,善待每一場相遇。做了,就不要後悔,也不要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 

要讓以後的自己,感謝現在這麼努力的你,不要成為自己也不喜歡的人。 


十、相信自己,無愧靑春。 

世界很大,天下事也無奇不有,你可以帶著好奇和疑惑,去叩問世界。 

要積極熱情地參與生活,但也要保持冷靜的思考與觀察,不要被似是而非的言論所混淆。要有判斷的智慧與理性,不要做盲從的跟隨者,要有自己的主見和想法。 

親愛的孩子,生活不盡然都是美好,生命更是充斥著不美好,但我們要努力做到問心無愧,了無遺憾。我們無須追求完美的人生,但要努力完成每件該做好的事。 

 

讓孩子只帶著你的愛,勇敢走自己的路 

成長沒有回頭路,國中時期對孩子而言就是個人生的分歧點,他們努力想長大,卻又還不夠成熟,這段時間會有很多的衝撞與嘗試,考驗著父母的愛與耐心。

但父母的愛會是孩子人生路途上的行李,還是孩子急於想要甩開的包袱呢?這需要父母的智慧去分辨,孩子現階段需要的是什麼,需要的幫助又是什麼。

給孩子安定身心的力量,而不要變成擋在前面的阻礙,讓他們想要抗拒或逃避。你的信任就是對孩子最好的祝福。 

 

摘自 尚瑞君《剛剛好的管教》/ 時報出版


尚瑞君

為了陪伴孩子成長,曾經讓職涯停頓,現在分享陪孩子長大的歷程與省思,集結十幾年的母職與九年多的代課經驗,將教養與教育的想法、心法、方法與作法,化成平凡如所有親子日常、卻充滿母性慈愛的文字。

 

Photo by Monstera from Pexels

數位編輯:吳佩珊

為什麼孩子有心事都不跟你說了?當孩子把他珍貴的禮物(心事)交給你時,請你一定要珍惜 熱門精選

有時家長可能護子心切而想用自己的例子來「教育」孩子,但教育需建立在「情感連結」之上。必須先有情感連結,才有足夠穩固的關係基礎來陪伴、或進一步教育對方。 簡單來說,如果我不覺得你會聽我說話,我為什麼要跟你說話、聽你說話?

有一次在外用餐時,無意間聽見隔壁桌孩子與家長的對話
家長似乎想多關心子女的近況,問孩子:「你這些負面情緒從哪裡來的?」
我心想這個問題不容易回答,除非關係夠穩固。
接著便聽見孩子說:「小時候就有這種感覺,覺得不想活了,」


 

家長似乎心頭一驚:「小時候怎麼了嗎?」
孩子故作輕鬆的說:「我覺得應該是考試壓力大吧?有一次考社會,不知怎麼了,考不好,然後一直累積,最後就覺得壓力很大」


孩子其實分享了一個很深很深的挫折感,也是一個很私密的脆弱感,我聽到這裡,驚訝的想:「哇!這對親子關係一定很好!孩子願意跟家長分享如此私密且脆弱的感受」。

一般我們不會把自己最私密的生活公諸於世,也不會輕易把我們最脆弱的身體袒露在外,都是為了保護自己。其實感受也是如此,即使是面對至親家人或好友、另一半,談到感受,多半也不那麼容易表達出來,往往談「想法」是比較容易的,想法可以訴諸價值、觀念,怎麼談都可避開談自己內心深處的真實心情,不那麼貼近自己脆弱的那面,也顯得安全自在。

但談到情緒/感覺/心情時,往往一丁點尷尬就足以讓場面顯現出一絲絲不自在,這時就很容易出現轉移話題、講笑話、打岔等。

所以當我聽見孩子不只是分享感受,且是分享一個極其脆弱私密靠近自己生命谷底經驗的感受時,我由衷覺得驚訝,猜想這對親子的關係應該很深厚穩固,能給予孩子如此足夠的安全感來分享自己。

可惜的是,家長接著說:
「我真的不懂現在孩子在想什麼耶,面對考試這不是很平常的事嗎?我小時候看到我爸爸離家出走,我跟我姊姊是跪下來求他欸,我現在也好好的啊,我反而沒什麼感覺!」

孩子沉默了一會,他說:「每個人感覺都不一樣」


聽到這裡,我既為家長難過、也為孩子感到難過,或許家長想安慰孩子、讓孩子趕快振作起來,但似乎也錯失與孩子情感交流的機會。


當孩子把他珍貴的禮物(心事)交給你時,父母不要錯過

一個人很脆弱、很私密的感覺,就很像一個人的一部分,很像是我把自己很珍貴的水晶球,小心翼翼的從我的收藏櫃裡慢慢的捧出來給你,它平常是用柔軟的絨布層層包裹、收藏在最深處的保險櫃裡保護著的,現在我相信你可以好好欣賞和對待它,所以我小心翼翼的把它拿出來與你分享,但當水晶球沒有被接住,往下墜落是會碎的。

我不是說孩子玻璃心,而是溝通其實很像拋接球,當我願意冒險把我自己的一部分與你分享,這個冒險是你有可能聽不懂、不理解,但我願意相信你、嘗試看看,一旦球拋出去,就有可能不被接住,沒有被看到、被理解、被接納,這都是一個冒險。

而人是會從經驗中學習的,很像科學家,我們會從每天的生活事件裡去體驗、去感受、去發現,關於自己是什麼樣子的、別人是什麼樣子、世界是什麼樣子……以至於我要怎麼做才可以生存下來。

如果我知道,我在我最親愛的家人面前,我的感受都不會被理解時,我下次還要冒這個風險去分享自己的感受嗎?我下次還要冒險去揭開我自己最私密的那一面嗎?我還能夠在你面前袒露我最脆弱的感受、相信你是可以理解接納這麼脆弱的我嗎?

有時候,家長的目的在於減低孩子的沮喪,但卻可能不小心讓孩子更退縮。

先有情感連結,情緒疏通後再陪伴教育

有時家長可能護子心切而想用自己的例子來「教育」孩子,但教育需建立在「情感連結」之上。必須先有情感連結,才有足夠穩固的關係基礎來陪伴、或進一步教育對方。

簡單來說,如果我不覺得你會聽我說話,我為什麼要跟你說話、聽你說話?


先有「聽」、才會「懂」

如果我們沒有「聽」,我們就沒有機會去「懂」對方;如果我們沒有「懂」,我們就沒辦法「理解」對方;沒有理解,就很難去「接納」對方。
這是層層相關、相輔相成的,聆聽其實並不容易,我誠實的說,但聆聽其實也可以很容易。
聆聽是,我願意放下自己、倒空自己,讓對方的生命故事可以進來我的裡面,所以我這個容器裡裝的不是我,裝的是對方。當我可以涵容對方的故事時,才有機會去體驗、感受對方的感受,體驗了,才有機會貼近對方的感受與生命經驗。
 

面對沈重情緒的不知所措是正常反應,也是同感的正常感受

有時候,面對別人這麼深、這麼沈重的負面情緒,我們會不知道如何回應好正常喔!其實我們也可以很誠實的面對自己的「不知所措」,告訴孩子:「聽到你這樣說我好驚訝(自己的真實感受),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自己的真實行為反應),但謝謝你願意跟我說(感謝型鼓勵)。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會在這裡聽你說,看看我們可以怎麼一起面對這件事(發出邀請但不強迫對方)」,這其實就是聆聽。



打開自己的心、讓對方的感受進來

在這樣的表達裡,同時接納了對方的感受,我不否認、也不評價你的感受,也誠實的在當下面對自己的感受,我不迴避你、試著接觸你的感受,即使我說不出話,但這說不出話也來自於我聽到你和感受到你了,這其實顯現出我正在聆聽跟接觸孩子,這其實就是同感的功夫。

其實接觸負面情緒是不舒服的,所以我們常常下意識想要把情緒拉回來比較高(正面)的地方,但也往往因為這個拉回正的舉動,而錯失情感連結的最佳時機:是與對方一起浸泡在那沈重又泥濘不堪的感受了,這就是同感。


當情緒被接住、被理解,自然就有機會疏通

同感有時並不舒服,但神奇的是,當我們願意去理解感受,感受就也就有機會被理解、被接納和梳理,梳理開來,情緒自然就疏通了,當情感可以被理解,關係甚至可以更靠近和厚實。
 

本文經心曦心理諮商所/楊雅筑心理師 授權轉載

 

 

Photo By:photo-ac
數位編輯:黃晨宇
訂閱未來Family週刊

訂閱未來Family週刊

本期目錄